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郑恩宠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上海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张赞宁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709被捕律师的妻子们
·709高月律师助理被取保候审
·徐翔案涉上海高层黑幕
·众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王宇律师生日快乐!
·屈振红律师恢复执业
·刘律师到上海我被限出
·攻上海帮收集证据人人有责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王宇35岁人权律师划破夜空利剑
·江泽民连续7次缺献花圈“”露面
·王宇律师获国际人权奖
·800律师严正声明!
·三律师夫人在津举牌抗议!
·我与60律师声明:天津警方莫做替罪羊
·上千律师公开站到正义一边
·收集吴志明证据人人有责
·聂树斌案几代律师前仆后继努力
·雷阳案的双方都离不开律师
·习王定调上海反腐将有大动作
·2016年5月中国律师20件抗争记录
·我与82律师谴责津警方滥权
·聂树斌案持续21年律师前仆后继
·夏霖律师被关19月后将开庭
·上海女裸死父母上访14年无果
·四律师赴全国律协维权无人接待
·中纪委步步逼近上海帮好景不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转载来源:
    参与首发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日期:2015-07-27]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程星
   


   
   
    最近,中共当局锁定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和近年来坚守在公民维权运动第一线的大批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展开了大规模的传唤与拘捕。央视、新华社、环球时报、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轮番轰炸与抹黑,于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就这样被泡制出来了。那些空泛的措辞和就范者的影音,大概只能暂时骗骗不明就里、平时把新闻联播当新闻看的人。但我还是想在此写下对这次事件的看法,尽管不明就里的人也可能照样看不到。
   
   
    作为法律界的从业人士,他们中规中矩行走在你定的法律之内,他们身体力行维护着你许下的尊严,正义在这个国度里一直苟延残喘,但它历来也会生生不息。谁在疲于奔命,谁又在前赴后继。刀把子可以拉出一时的行情,但它挥不出道义的光辉,更斩不断无形的求索。追求公平的力量,只会蔓延在差距的鸿沟里,你们只能借黑色的夜,掩饰心里的慌张和脸上的狰狞。愤怒却埋伏在阳光里,只等暴风雨的来临。
   
   
    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精英,敢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勇士,他们既有法的理念和法的依据,在职业操守和公益怜悯的完美结合下,努力付出法的实践。他们既可单兵作战,又能抱团会战,他们没有文人相轻的劣根,也没有同行是冤家的竞争环境,面对强大的公权力,维权的路上同行的人才多多益善。他们秉持的是法的精神和人权的理念,他们的人数虽然不是很多,正因为人数不多,他们更会抱团取暖,同气连枝,他们同忧相救注定会为彼此辩护,他们被轰过、被打过、被拘过、甚至被判过,以致他们习惯了和恐惧同行。他们就是一群维法的“惯犯”,拘留所、法庭与监狱的大门,以辩护人、“罪犯”、亲人、等各种不同的身份进进出出已经成为他们的生活。他们承受了恐吓的负荷,也领教过酷刑的折磨,甚至赔上家人连坐,这些痛苦挣扎和身陷囹圄的经历以及应对的经验,正好成就了他们坚忍不拔的品质,具有了能接受一切后果的成熟准备,这次为了同仁他们必将义无反顾义辩忠奸。尽管历来维权的官司也很少羸过,也正因为如此,维权才变得更有意义。屡败屡战,不是更能唤醒更多心存侥幸冷眼旁观的待宰羔羊吗?
   
   
    可以负责地说,只要这个行业不被取缔,在司法不公的社会里,维权律师是打不完的,只会越打越多,他们学的是共产党的法律,引用的也是共产党的法条,从事的也是共产党许可的职业,只要这些都还存在,他们就会选择据法力争,拒绝做法庭的附庸,拒绝做执政党“依法治国”的陪衬。只要法官敢于偏私地执法,他们就会当庭喝止,要求你们也须作法自缚。只要公权力在他们的眼皮下跨过自设的红线,蛮横地挡住他们践行的路,他们就会底气十去冲撞,一丝不苟的死磕,哪怕是螳臂挡车。公共权力越是粗暴干涉司法公正,越是阻挠他们执业行权,就等于不停地往他们法眼里头掺沙子,无论是出于人的本能,还是职业的反应,他们都会反击自卫。他们是一群较真的刁民,也是一群舞着法律之剑的圣斗士。有领导人时常自诩依法施政,一再强调“依宪治国”,有向国际人权组织承诺的国际信用,他们就会举起这支令箭去“畅行”,尽管走得跌跌撞撞碰得头破血流,虽然这支令箭他们使用起来犹如鸡毛,但也举得庄重。
   
   
    他们有圈内人的力挺,圈外人的关注。不要忘记,他们背后都有很多结实的追随者,这些大多都是他们帮助过的受众,和对他们道德勇气的崇拜者,及互通有无合作无间、又患难与共彼此护助过的同仁好友。而不是一些潮流大V上面花里胡哨华而不实的粉丝,他们随时都会转化成有力的后援。正因为他们不能正常履行法律人的职责,不能维护委托人的权益,迫于无奈才“炒作”声援,来引起社会的关注,给故意刁难的法官施压,也向不公展现了他们的能量,让害怕民意的当局如芒刺在背,怀恨在心。但这也没有超出宪法赋予公民权利的范围。
   
   
    在这个体制内,再混得如鱼得水的达官贵人,也会有需要透气的时候,鲤鱼跳龙门也有跳到险滩的机会,不只是弱势群体才需要他们。当你们当中有人受到迫害的时候,只要你们委托他们,即便你们打压过他们,他们也一样不计前嫌,竭力保护你们应有的权利,忠实的为你们发声。不会等到宣判落下,在推出法庭的时候,才大呼上当。所以,不要轻易通过各种手段辗转注销他们的律师牌。越敢于死磕的律师,越会成为你们落马后的基本保障。
   
   
    也有一些世故的律师长年游走在既安全又好赚钱的业务上,但他们的职业使他们时常会面对各种性质的案子,虽然当中也拒绝过一些过于敏感的。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怕保守的执业人士,偶尔也会拿不同类型的案子练手,偶然的就会正义那么一两回,也难免和公权发生抵触,一旦遭到暗里的掣肘和明里的打压也会据理力争,短兵相接。当局想当然的就会武断的把这些律师置于对手或敌人的位置,他们索性顺着你们宣传的方向放开脚步,在你们想要的方向上逆行,切身体会权力傲慢的嘴脸与镜头下和颜悦色的伪善之间的反差,你们不愿意当弱势群体的救星,又把这些维过权的律师当扫把星统统赶下水,也就很容易让他们走上“不归路”,也人为的扩编了维权的队伍,“培养”了维权的领头羊。
   
   
    电视游街,未审先判的做法,对一般人来说,首先是人格上的侮辱,然后才是法律程序。但对律师们来说,更是对法的亵渎和对法律人的蔑视。他们必会一个个站出来护法,为荣誉而战。虽然他们已经欣然接受当局通过央视,人民日报等媒体刻意的丑化与冠以污名,也更加说明他们早就不屑与当局追棒的各种模范为伍,也使得他们对这个制度意兴阑珊。
   
   
    维权律师们行走在体制内外,活在当下,活在弱势群体的苦难中,一起体会这个社会阴暗面里的冷酷,及时为他们争取被吞噬的权益。从法律的角度用法律的语言来针砭时弊。他们是这个社会大森林能最低健康成长的啄木鸟,在民主与专制之间企图用法治调和的正能量。消除当局从来言行背离的陋习,立起执政党应有的承担和信用,还这个社会一点希望,也减缓社会矛盾对体制的直接冲击带来的社会动荡,敦促他们要想一党专政就必须自我改良没有退路。如果当局哪怕还有那么一点小聪明,最少都会虚应故事的善待这些维权律师,不然更多走上街头维权的人群就在暴力维稳下定会四处开花,这样只会让当局日愈被动,每当维稳的力度越大,累积的民愤就越多,维稳的成本越高,那无疑就是在火山口上撒钱,就像熏起动荡要来时的狼烟,这不就是在烧钱买井喷吗?
   
   
    这几年,当局平常时不时的露着膀子关一两个维权律师,吃相还算“斯文”,这次大规模的对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展开的一连续行动,无疑是向世界脱去了“法治”的伪装,露出
(2015/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