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郑恩宠
·董建华在反占中所扮演的角色
·美参议员支持香港普选诉求
·港人驳斥党喉舌!
·梁振英秘收百万英镑下台呼声高涨
·香港抗争中国官方隐瞒多少真相?
·香港学联与政府对话未实现
·香港反占中召集人属搞色情业出身
·港府搁置对话10万人集会抗议!
·香港17岁学运领袖在教会中长大
·香港文化界架起帐篷为学生挡子弹
·香港三地万人坚守占中阵地
·金泳三为中共作出示范
·鲍彤:“非法占中”是胡编乱造
·香港多处集会至少23人被捕
·香港学联斥政府拒撤退
·中共的信息腐败
·香港梁振英望与学生对话
·港立法会辩论10区议员辞任抗议
·广州逾万辆出租车罢工
·港九千人聚集集会区警方清场失败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鉴于郑恩宠律师近日两次被抄家,博客暂时由团队操作。郑律转告各位送来的旧手机和旧电脑,望各位将原有的信息予以删除 ,手机不要留芯片。援助的资金郑律不收,望直接援助被围剿的律师家属们。上海部分访民要好好想一想是律师帮助访民,还是律师靠上海访民出名?
    那些贬低律师、排挤律师、打击律师而抬高自己的访民以及访民中的能人、精英、领袖们不也被当局长期冷处理、谁跳得高当局就处理谁?这就是骄傲得连律师都看不起的人,应有的咎由自取结果,一点都不奇怪。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大午声援维权律师:面对恐怖你能怎样
    (博讯2015年07月18日发表)
   
    编者按:本文为孙大午先生于日前发布于互联网。
   
    2003年5月27日,我接到徐水县一个政协副主席的电话说,新来的县委书记请我去鸿雁大酒店吃午饭,到了酒店后我就被便衣警察抓起来了,也许这算不上恐怖;当公司把这个信息报告给在400公里以外的邯郸考察的我弟弟二午和副总刘平,当他们终止考察赶快回来的时候,在高速路口被抓捕,这也不算恐怖;当我的三弟孙志华知道两个哥哥都被抓起来,去公安局打听情况的时候,也被抓起来了,这还不算恐怖;那么接下来几十辆警车(包括政府部门办公车),上百名警察、政府人员封锁了大午集团,抓了企业二十几个人,拉走了微机,撬开了保险柜,这算不算恐怖?还有比这更恐怖的是,我的妻子被追捕,为了逃生,被朋友装到汽车的后备箱里;当警察要带走我长子孙萌的时候,我八十多的老母亲站在警车前说:“我的三个儿子都抓被起来了,孙子得给我留下一个吧?要不你们就从我身上压过去。”我就想,孙大午一个人犯罪,为什么要抓这么多人?为什么要把这个气氛渲染得如此恐怖?他们要达到什么效果?是想要摧毁人的意志吗?由此我联想到满清入关、日本鬼子入侵中国,在军队投降城池被攻下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要摧毁的是人的反抗意志,让人们恐怖而畏缩,像蝼蚁一样屈辱地活着。
   
    前两天看到了杨金柱律师慷慨赴京的消息(我不认识杨金柱律师),他千里赴京,为周世峰律师辩护。说如果因此被捕,会绝食而死,表现出慷慨就义的情怀。而有些曾经很勇敢的律师、学者却不再发声,江平、茅于轼老先生说话了,但表示他们的心中有一种恐惧感,很绝望的感觉。我也有这种感觉,之所以恐惧是因为害怕,是因为自知无罪但是必须要承担责任被有罪。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罚,用什么方式处罚,处罚到什么程度,这些都是未知的,恐惧来源于未知!因为在短短的几天内,突然之间抓捕、约谈、警告了一百多名律师,给全社会造成了恐怖的氛围。即使个别律师有问题,也不能几十、上百地抓捕,而且被抓的这些律师大都是为弱势群体说话,或是为敏感事件出来发声的人。
   
    2003年事件,大午集团受惠于当时的律师救助,有三位敬业的律师为我们辩护。当我们突然面临灭顶之灾,干部员工在那种恐怖氛围中,之所以还能坚守下去,就是因为还可以求助律师,还有精神支柱。如果当时我们求助公安局,去一个抓一个;求助检察院,连我妻子也被追捕;求助法院吗?他们要从重从快从严判处!如果没有律师的帮助,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今天的大午集团。大午集团有没有犯罪?历史会有公论,事实在那里摆着。不管怎么说,当时这也是敏感事件,由于当时律师的帮助,社会的声援,大午集团度过了难关,又走到了今天,现在已经是一个3000多人的企业。假如说我们被判了实刑,几年出不来,企业垮了,对这个社会有什么好处?
   
    我又想到杨佳、胡文海他们的暴力行为,如果有律师的申诉渠道,抗争渠道,会不会缓解一些?或者说,这些类似的暴力犯罪,会不会少一些?如果我们消灭了这些不同的声音和这些维权的律师,以后没有敏感事件,全社会都沉默起来,是不是万马齐喑的时代来临了?是不是暴力犯罪会上升为暴力革命?共产党的革命史不就是从暴力犯罪走向暴力革命再走向成功的吗?我是搞企业的,我不愿意看到暴力犯罪演变成暴力革命,我愿意社会稳定,能够依法有序的解决问题。2001年胡文海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说到:“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等企业上交的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我只能以暴易暴,我不后悔!”这些话至今仍振聋发聩!
   
    贪官污吏,有特权的人们不会相信法律,也不会在乎律师是否存在。因为他们生是组织的人,死是组织的鬼。而平民百姓却愿意这个社会有序,有规矩。不管是经济纠纷、离婚案件,还是涉及到刑事侵害,以前或许都会去找关系、找后台,而现在人们大都首先想到的是求助律师。这是社会的进步,平民的觉醒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律师成了高风险职业,我的三位律师朱久虎、许志勇和张星水,其中朱久虎、许志永都曾经被捕,朱久虎已经出来了,许志永还在监狱里,张星水信了佛教。现在看到杨金柱律师赴京的这段声明,确实担心他身陷囹圄,所以我想发个声明:我不会赞助杨金柱,但是我会赞助下一位给杨金柱辩护的律师,如果将来谁给他辩护,我会赞助十万元,表示我一点态度。律师这种前赴后继的壮举让人揪心,让人绝望,也会让人们发出求救声,毕竟社会还有良知的体现。但是面对恐怖的时候,咱们这些平民百姓又能怎样?惊惧地睁开眼睛,冒叫一声,这不仅是动物的本能,也是现代人残存的良知,更是人类追求生存的底线——免除恐惧的自由!2003年事件人们就猜测我是因言获罪,我希望我说出的这些心里话,不要再给我带来麻烦,也不要再给大午集团带来麻烦。如果因为我说了以上的话一定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好了,处罚我个人不算恐怖!
   
   
   
   
(2015/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