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郑恩宠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中共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
·中国无罪判决万分之八西方20%
·向10万党员律师要免费法律援助?
·李强主政上海是合适人选
·习近平与韩国人权律师总统达成和解
·十九大后祝圣武律师行政复议公开
·中国律师权益关注网办的好!
·习近平将推出律师调查令制度
·文东海是不怕丢饭碗的人权律师
·地方文革史交流网办的好!
·王宇等70律师709家属等15人联名信
·台湾四人权律师
·越南废除户籍制度欢迎习近平
·十九大后各地老虎相继落马
·关注上海律师欲跳黄浦江暴司法黑幕
·上海法院丢失起诉人诉状黑幕重重
·十九大后黑龙江6厅官同日被捕
·美国是律师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
·网络禁不住翻墙并不难
·上帝拣选律师缔造了美国
·不修订《国家赔偿法》难得人心
·中共高层论亡党和被历史淘汰
·民众期盼中共虚心学习越南改革
·有关台湾《政党法》信息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鉴于郑恩宠律师近日两次被抄家,博客暂时由团队操作。郑律转告各位送来的旧手机和旧电脑,望各位将原有的信息予以删除 ,手机不要留芯片。援助的资金郑律不收,望直接援助被围剿的律师家属们。上海部分访民要好好想一想是律师帮助访民,还是律师靠上海访民出名?
    那些贬低律师、排挤律师、打击律师而抬高自己的访民以及访民中的能人、精英、领袖们不也被当局长期冷处理、谁跳得高当局就处理谁?这就是骄傲得连律师都看不起的人,应有的咎由自取结果,一点都不奇怪。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大午声援维权律师:面对恐怖你能怎样
    (博讯2015年07月18日发表)
   
    编者按:本文为孙大午先生于日前发布于互联网。
   
    2003年5月27日,我接到徐水县一个政协副主席的电话说,新来的县委书记请我去鸿雁大酒店吃午饭,到了酒店后我就被便衣警察抓起来了,也许这算不上恐怖;当公司把这个信息报告给在400公里以外的邯郸考察的我弟弟二午和副总刘平,当他们终止考察赶快回来的时候,在高速路口被抓捕,这也不算恐怖;当我的三弟孙志华知道两个哥哥都被抓起来,去公安局打听情况的时候,也被抓起来了,这还不算恐怖;那么接下来几十辆警车(包括政府部门办公车),上百名警察、政府人员封锁了大午集团,抓了企业二十几个人,拉走了微机,撬开了保险柜,这算不算恐怖?还有比这更恐怖的是,我的妻子被追捕,为了逃生,被朋友装到汽车的后备箱里;当警察要带走我长子孙萌的时候,我八十多的老母亲站在警车前说:“我的三个儿子都抓被起来了,孙子得给我留下一个吧?要不你们就从我身上压过去。”我就想,孙大午一个人犯罪,为什么要抓这么多人?为什么要把这个气氛渲染得如此恐怖?他们要达到什么效果?是想要摧毁人的意志吗?由此我联想到满清入关、日本鬼子入侵中国,在军队投降城池被攻下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要摧毁的是人的反抗意志,让人们恐怖而畏缩,像蝼蚁一样屈辱地活着。
   
    前两天看到了杨金柱律师慷慨赴京的消息(我不认识杨金柱律师),他千里赴京,为周世峰律师辩护。说如果因此被捕,会绝食而死,表现出慷慨就义的情怀。而有些曾经很勇敢的律师、学者却不再发声,江平、茅于轼老先生说话了,但表示他们的心中有一种恐惧感,很绝望的感觉。我也有这种感觉,之所以恐惧是因为害怕,是因为自知无罪但是必须要承担责任被有罪。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罚,用什么方式处罚,处罚到什么程度,这些都是未知的,恐惧来源于未知!因为在短短的几天内,突然之间抓捕、约谈、警告了一百多名律师,给全社会造成了恐怖的氛围。即使个别律师有问题,也不能几十、上百地抓捕,而且被抓的这些律师大都是为弱势群体说话,或是为敏感事件出来发声的人。
   
    2003年事件,大午集团受惠于当时的律师救助,有三位敬业的律师为我们辩护。当我们突然面临灭顶之灾,干部员工在那种恐怖氛围中,之所以还能坚守下去,就是因为还可以求助律师,还有精神支柱。如果当时我们求助公安局,去一个抓一个;求助检察院,连我妻子也被追捕;求助法院吗?他们要从重从快从严判处!如果没有律师的帮助,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今天的大午集团。大午集团有没有犯罪?历史会有公论,事实在那里摆着。不管怎么说,当时这也是敏感事件,由于当时律师的帮助,社会的声援,大午集团度过了难关,又走到了今天,现在已经是一个3000多人的企业。假如说我们被判了实刑,几年出不来,企业垮了,对这个社会有什么好处?
   
    我又想到杨佳、胡文海他们的暴力行为,如果有律师的申诉渠道,抗争渠道,会不会缓解一些?或者说,这些类似的暴力犯罪,会不会少一些?如果我们消灭了这些不同的声音和这些维权的律师,以后没有敏感事件,全社会都沉默起来,是不是万马齐喑的时代来临了?是不是暴力犯罪会上升为暴力革命?共产党的革命史不就是从暴力犯罪走向暴力革命再走向成功的吗?我是搞企业的,我不愿意看到暴力犯罪演变成暴力革命,我愿意社会稳定,能够依法有序的解决问题。2001年胡文海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说到:“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等企业上交的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我只能以暴易暴,我不后悔!”这些话至今仍振聋发聩!
   
    贪官污吏,有特权的人们不会相信法律,也不会在乎律师是否存在。因为他们生是组织的人,死是组织的鬼。而平民百姓却愿意这个社会有序,有规矩。不管是经济纠纷、离婚案件,还是涉及到刑事侵害,以前或许都会去找关系、找后台,而现在人们大都首先想到的是求助律师。这是社会的进步,平民的觉醒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律师成了高风险职业,我的三位律师朱久虎、许志勇和张星水,其中朱久虎、许志永都曾经被捕,朱久虎已经出来了,许志永还在监狱里,张星水信了佛教。现在看到杨金柱律师赴京的这段声明,确实担心他身陷囹圄,所以我想发个声明:我不会赞助杨金柱,但是我会赞助下一位给杨金柱辩护的律师,如果将来谁给他辩护,我会赞助十万元,表示我一点态度。律师这种前赴后继的壮举让人揪心,让人绝望,也会让人们发出求救声,毕竟社会还有良知的体现。但是面对恐怖的时候,咱们这些平民百姓又能怎样?惊惧地睁开眼睛,冒叫一声,这不仅是动物的本能,也是现代人残存的良知,更是人类追求生存的底线——免除恐惧的自由!2003年事件人们就猜测我是因言获罪,我希望我说出的这些心里话,不要再给我带来麻烦,也不要再给大午集团带来麻烦。如果因为我说了以上的话一定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好了,处罚我个人不算恐怖!
   
   
   
   
(2015/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