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郑恩宠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从韩国《辩护人》到中国“辩护人”
·十九大后律师进村(居)任专职顾问
·关注云南两律师将被吊照?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四周年
·毛立新律师为死刑犯申诉获无罪
·人权法教授任最高检副检察长
·穆峰律师为15年案犯申诉获无罪
·有刘建军律师帮助访民被取保获释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人员调整
·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吴爱英倒台709案会平反?
·习近平高度肯定舒晓琴对访民政策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中共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
·中国无罪判决万分之八西方20%
·向10万党员律师要免费法律援助?
·李强主政上海是合适人选
·习近平与韩国人权律师总统达成和解
·十九大后祝圣武律师行政复议公开
·中国律师权益关注网办的好!
·习近平将推出律师调查令制度
·文东海是不怕丢饭碗的人权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郑恩宠点评:
    每一个上海异见人士、维权人士、访民等,比比乔忠令七十岁还被关在精神病院中,你那受迫害又算得了什么?比比乔忠令你还是什么英雄?那些用政治包装自己,喊打倒共产党,实际希望共产党给自己几百万补偿的人,共产党会向你下跪吗?只有当公安特务,出卖律师,出卖他人,共产党才会给你一点好处,可是有人天天投共产党所好,配合他们打击律师,可是共产党根本看不上这些人,给他当狗也不要,做你的上海访民梦吧!当局看不起你,民众看不起你,越来越多的访民也看不起你。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红色恐怖下的精神病院:乔忠令自述视频
    (博讯2015年07月08日发表)
   
   
    日前,博讯记者西诺从上海医生马锦春那里获取一批资料,这些资料详细记录了中国著名异议人士乔忠令先生的被“精神病”的相关证据。年逾7旬的上海民运领袖乔忠令先生,他曾与民运人士魏京生齐名、有“北魏南乔”之称的乔忠令被秘密关押在精神病院已逾5年。据马锦春医生介绍说,乔忠令正被强制灌服改变大脑思维的药物,已经出现四肢颤抖等症状。他呼吁外界关注,防止再出现下一个李旺阳。
    该资料的内容如下
    1.乔忠令先生的“几点声明”的视频
    2.乔忠令先生的“致人权组织”的声明视频
    3.乔忠令先生的自述
    其他相关资料,博讯网稍后几天内整理后发表。
   
   
   我 的 自 述
   
    乔忠令
   
   一、工人的后裔
    江苏省巡抚李鸿章办洋务,在上海市南市区江边码头兴办江南制造局(江南造船厂前身),曾祖父弃农务工,在制造局炮厂当一名铸造工,成了中国第一代产业工人。曾祖父养育两子两女,祖父为长子,制造局学徒满师不久,跳槽到国民党官营企业中华掘井公司上班,很快担任领班,每月工资大洋六十元,一家老少温饱有余。抗战前夕,中华掘井公司部分骨干内迁重庆,祖父榜上有名,为这在当时是谁也不能告诉的国家机密。祖父走后,同老家联系甚少。他在重庆参加共产党,曾是西南军区著名劳动模范,担任重庆炼油厂负责人。1956年夏季,重庆多雨,嘉陵江水暴涨,祖父在指挥抗洪救灾中不幸船倾人亡,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祖父养育六子,父亲为长子,195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工人提拔担任干部,最高职务为上海市第二锻压机床厂厂长兼党总支副书记。父亲养育四子一女,我为长子,下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
   
   二、华东师范大学
    中学时代,我的偏课现象已经相当严重,喜爱文史哲,厌憎数理化,到了格不不入的地步。总算熬到高中毕业(其中有班主任老师陈可贞送的“人情”,在数理化补考仍不及格的情况下,送我一个高中毕业),填写高考志愿时,我第一志愿填写南京大学历史考,古专业,第二志愿填写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后在老师的启发下,第一志愿改填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
    1963年7月,高考作文名试题《唱国际歌时所想起的》、《一篇日记》,任选一题。我选择前题,高分录取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一名新生,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华东师大当时属于高教部直属的全国重点大学,党委书记兼常务副校长常溪萍,曾经担任中共山东分局副秘书长,协助康生炮制“山东分局血案”,成了康生安插在上海
    高等院校的一名代理人。常溪萍脸容清瘦,性格沉稳,生活简朴,作风辛辣,1957年夏季略施小计,将四百余名师生打成右派分子,主持拍摄电影《大风浪中的小故事》全国反映,顿时声誉鹊起,受到市委书记柯庆施青睐,升任上海市委委员。
    1963年的华东师大,仍然笼罩在反右派斗争浓浓的阴影下,中文系五年级百余名学生,一个个两眼下视黄泉,看天就是傲慢,满脸装出死相,说笑便是放肆。教师不敢教,学生不敢学。有两件事必须写一下。第一件事,毛泽东与邓小平斗法,在1963年相继提出要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邓小平改为“四清”运动。毛泽东主持制定《前十条》,邓小平主持制定《后十条》,邓小平的许多提法比毛泽东更“左”,对农村、城市、阶级斗争的估计比毛泽东更严重。第二件事,邓小平、彭真联手,发一个文件,在全国高等院校内清查反动学生。虽然说,清查反动学生的事一直都在进行,但作为一次运动,全国高等院校一体动员,全力以赴,这是第一次。所以,形式非常严峻。
    我是一个晚熟的人,各方面都晚熟,性格直爽,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而且绝不撒谎。上课时,老师讲的观点,如果不同意,我会举手发言,同老师争论起来。举两个例子,《文学概论》老师楼昔勇,上课时说“社会主义社会不可能发生悲剧”;《政治经济学》老师王某上课时说“中国的资本家,无一例外,都是剥削起家的”等等。我不同意上述观点,当场同老师争论起来,这在当时是件非常犯忌的事情。
    中文系党总副书记过琪鋆找我谈话,命我主动退学。我不同意。这种尴尬局面维持到1964年10月,学校开展“四清”运动,我被列为中文系重点批判对象,批判三个月,多次作检查,打成右派学生,停止上英语课,寝室调整时搬出本班寝室,同外班学生同住一室。
    1965年9月-1966年8月,我们中文系三年级学生远赴安徽省滁州专区定远县,参加为期一年的农村“四清”运动。第一期“四清”运动在九子公社,第二期“四清”在三和公社。滁州军分区副司令员丁亚,担任三和公社工作队党委书记。丁亚,湖北人,早年投军,参加长征,有“老红军”美誉。解放后,丁亚担任南京军区某部师长,常驻苏州。丁亚好色,同多名女子乱交,其中一女有“敌特”嫌疑,判刑收监。丁亚受其牵累,降级降职,从野战部队师长降任滁州军分区副司令员,已是闲职,无足轻重。当时,已是“文革”的初期,刘少奇、邓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为了应付毛泽东,下令各级党委抛出一批犯过错误、受过处分的老干部,打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交给群众批斗。滁州地区抛出丁亚,交给三和会社工作人员批斗。我挺身而出,反对把斗争矛头指向军队干部。我们年级一百二十余名学生,迅速分成两派。
    1966年8月未,回到学校,当了四个月造反派,1966年12月未,宣布退出华东师大文化大革命。1967年开始,私下反对文化大革命,攻击林彪、江青、张春桥一伙,当了一年“逍遥派”。1968年初,学校开始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我被打成“恶毒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丧心病狂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的现行反革命革命分子,关押批斗。
    1968年秋季,张春桥批示“粉碎乔忠令阶级能量”,受了处分,毕业分配内蒙古中苏边境莫尔道成林业局接受再教育。我在林场劳动一年。1970年初,借调牙克石林业管理局政治部文工团,担任琵琶演奏员。1970年初,举国开展“一打三反”运动。华东师大革委会,向牙克石林业管理局发来公函,要求再次审查我的现行反革命罪行,我被关押拷打灌咸盐水,不了了之。
    1972年秋,正式调入牙克石林业师范学校,担任语文教员,教了一年书。1973年秋季,开展:“批林批孔,痛击教育战线右倾翻案风”运动,我害怕再次挨整,仓皇逃回上海(1969年9月,我在莫尔道成林业局接受再教育时,遭遇一次车祸,摔伤腰部,有后遗症,逃回上海以“养伤”为名)。
   
   三、1973年—1978年的五年读书时期
    我在华东师大读中文系,读得好的却是历史 ,我读过史记,尤其喜爱明清史,比较熟悉。我以为,历史学是一门专门研究错误的学科,批判和批判的讨论,是我们接近真理的唯一途径。为此,我认真学习明清封建历史,学习鸦片战争以来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历史,学习班1921年中日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党史,学习1949年以来的当代史,相互作了比较,收获很大,理清了许多复杂的原来说不清党的问题。
   
   四、关于“上海民主讨论会”
    1978年未,北京相继召开中央工作会议和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重新成了核心人物,作了重要发言,批判华国锋提出的“两个凡是”等。上海的社会形势比较混乱,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日夜聚集在闹市中心人民广场,打出横幅“我们要户口,我们要工作,我们要吃饭,我们要活命”等,开辟“社会主义民主论坛”,公开贴大字报,发表演讲,形成一股思潮。主要出头者有应荣耀、温定凯、李芳、杨週、王辅臣、李建民、傅申奇等。
   
    1978年2月上旬,应荣耀等二十多人在复兴公园茶室聚会,商量:“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我当时好奇,在离他们稍远处旁听,很嘈杂,也听不清楚他们说些什么,一会儿,我的大学同学胡安宁突然来茶室找我,塞给我一张字条,要我站起来对正在开会的知识青年,念一下。我推辞不过,就站起来发言,念了那张字条,大意是联合起来,成立上海民主讨论会,推选应荣耀担任召集人,“做党中央革新者邓小平、胡耀邦的尖刀连,争取中间力量华国锋,孤立打击顽固派汪东兴”等,字条内容就是这些。既然我是民主讨论会发起人,就应该贴大字报,发表演讲。我在淮海中路茂名南路转角处的民主墙贴出一份长篇大字报《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究竟是什么》,几乎每晚都到人民广场发表演讲,呼吁改革开放,经济多元化、政治民主化,呼吁总结文化大革命乃至反右派斗争以来二十多年的历史,要作出一个决议,解决社会和人们思想问题。举几个例子,我提出“六个现代化”,在“四化”之外,首先增加政治现代化,最后落实为人民生活现代化。只有“六化”才能救中国,“四化”
    不能救中国。我提出,中国宪法的总纲,应该增添以下一段文字:“中国共产党是建立在批判和自我批判基础之上的无产阶级执政党,中国共产党领导全中国人民,全中国人民监督中国共产党”等等。我在民主墙贴出多首短诗,其中一首诗影响很大,一共七节,一节三句,前几节如下:
    我爱你,但不喜欢你
    你总是欺骗我
    我怎能相信你
   
    你热情地逗引我
    我流着泪投进你怀抱
    然而,你抛弃了我
   
    我站着活生生像个大问号
    滚烫的腮颊变得死一般冰凉
    亲吻的唇印变成青铜镣铐
   
    父母骂我
    兄弟姐妹们歧视我
    我在风雨中流泪痛苦难熬·········(后三节忘了)
    民主讨论会是个没有组织的组织,任何时候都可以自称:民主讨论会的人参加民主讨论。骨干只有五六个人,除了我,还有应荣耀、温定凯、沈海凛、陆国富、李放 、等。陆国富是公安相关安插在民主讨论会内部的卧底特务。由于我的的加入,时间把知识青年的经济诉求上升成了政治诉求。我提出一个口号“坚决彻底批判共产党”。当时很天真,以为中国共产党处在执政地位,同时也就处在被批判地位,这里的批判,是指它的本意,亦即哲学上的“扬弃”。有一段时间,场面十分火爆,演讲的人很多,每晚聚在人民广场的人将近十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