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蔡楚作品选编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8/2015 分享到推特! 分享到臉書!
   
   作者: 龙戈铤
   
   七月大抓捕,人们看到中共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更应该看到中共此举是其为生存续命苦苦挣扎的野蛮暴行,说明了其末日行将来临的惊恐与焦虑。习氏上台后,无论是“七不讲”,还是“男儿论”,无论是对内比江胡时代更加疯狂地打压异议人士,还是对外在南海向周边国家亮胸肌,无论是扶植指鹿为马的周小平之流,还是大举文字狱、强化网络封锁,频频在电视上搞未审先判,都只能让人想起汉代主父偃的名言:“日暮途穷,不如倒行逆施”。我们在为大抓捕、大逼迫的中国公民呼吁、祈祷的同时,也不妨稍安勿躁,等待历史长河大浪淘沙,看中共黑暗魔君与民主自由仁人志士谁笑到最后,谁来为中共的棺材钉上最后一颗钉子?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七月酷暑,中国的政治气候极度压抑、恐怖,数以百计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被抓捕,被传讯,被喝茶,被警告,红朝的黑暗魔君索伦——中共统治者把末日山的毒焰吹向中国大地,极权的宣传机器——新华社、CCTV彻夜轰鸣,如同《魔戒》中被索伦驱使的戒灵,用谎言书写的报道,把黑暗延伸和覆盖到每个公民心中。
   
   中共突然在全国范围内大抓捕,时值中国出台国安法,和网安法酝酿中,两道魔绳在空中挥舞,以国家庄严的名字,抽打的将是个人人权和尊严。数百人的恐怖遭遇,给还相信“以法治国”和“政治改革”的人士又上了一课:如果谁还相信中共有改革的诚意,还等待暴君们洗心革面,那就是等待老母猪上树和太阳西边升起;如果谁还听不到街头运动和颜色革命的由远及近的脚步,那么就太缺乏敏感了。
   
   海内外纷纷猜测大抓捕意欲何为,是否像墨索里尼进军罗马,像希特勒的水晶之夜、长刀之夜,像毛氏“文革”时期的《5•16通知》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大抓捕是否拉开习特勒的新文革序曲?其实中共的法西斯化和纳粹化,60多年一以贯之,比法西斯和纳粹的残酷和血腥过无不及,至少,法西斯和纳粹没有把所有国民土地据为己有,法西斯和纳粹没有如中共对自己的民族下如此狠手,镇反杀掉几百万,大饥荒又饿死几千万。
   
   中共虽然借中国经济崛起之势,对外对内似乎都气壮如牛,但这一切都不过是虚华的表象。中共红龙,早已在风烛残年中苟延残喘;大厦将倾,露出末日的迹象。的确,我们无法预测中共灭亡的准确时间,我们也无法预测民众大规模爆发,和平或血腥倾覆中共的临界点;然而,对中国问题稍有客观理性观察的人,不难看出:现时的中共,已经今非昔比,危机四伏,仅靠暴力和谎言死死支撑,时刻提心吊胆危机的突然爆发。正如俄国前副总理盖达尔在《帝国的消亡》一书中指出:“预测帝国何时崩溃是困难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崩溃开始,其速度比想象的要快得多。”
   
   七月大抓捕,人们看到中共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更应该看到中共的此举,是其为生存续命苦苦挣扎的举措,说明了其末日行将来临的惊恐与焦虑。习氏上台后,无论是“七不讲”,还是“男儿论”,无论是对内比江胡时代更加疯狂地打压异议人士,还是对外在南海向周边国家亮胸肌,无论是扶植指鹿为马的周小平之流,还是抓网络封锁,频频在电视上搞未审先判,都只能让人想起汉代主父偃的名言:“日暮途穷,不如倒行逆施”。
   
   现在,中共正奔行在主父偃指引的道路上:日暮途穷,倒行逆施。一切的谎言,只不过好施行罪恶的勾当;一切残酷的暴力,只不过为维护其摇摇欲坠的政权。看看新华社、人民日报、CCTV对维权人士和人权律师连篇累牍的抹黑报道,正像看一群流氓惊恐无日、血口喷人的自白书。先抓超级低俗屠夫,再抓王宇、周世锋、王全章、刘四新、黄力群等人,下的罪名是“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勾连紧密,有策划、推手、行动等等层面的人士。一方面,对枪杀徐纯合事件真相的追问,动了维稳力量的奶酪,一方面,体制外知识分子与访民的结合,群众领袖的产生,正是中共最忌讳和最惊恐的。中共靠动员群众造反起家,焉能不知此种结合对其权力垄断的致命危险,所以,必冒头就打,诛杀在萌芽之中。胡佳不是经常给访民送温暖吗?许志永不是不断帮助访民维权吗?都大牢伺候了事;现在屠夫和周世锋要与访民结合,中共惊恐警惕的眼睛里决揉不进沙子。
   中共七月大抓捕目的有三:
   
   其一,切断体制外追求民主自由、反抗暴政的知识阶层,尤其是有策划和行动能力的律师们与访民的结合。上访制度是中共设置的一虚伪陷阱,一根虚假的救命稻草,诱使成千上万在极权凌辱下的冤民走上“上访”的不归路。但近年来,访民们成批的觉醒,不相信邪恶的极权体制和权力垄断型政党能解决其问题,相反,制度和中共才是访民苦难与问题的根源。新华社的报道无意中透露这一事实,在翟岩民的圈子里,以自称访民为耻,以自称公民为荣。当无数访民不再相信中共的上访制度,转而寻求公民权力时,这些底层被凌辱的公民纷纷成了中共掘墓人队伍中的一员,“极权与民主力量的对比”(卡尔•魏特夫的观点)就在发生变化。中共不仅快速丧失在其夺权和建政过程中的知识分子盟友,其赖以夺权和固权弄权的底层民众基础也行将丧失殆尽。
   
   其二:通过制造恐怖,进一步恐吓中国人民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孟德斯鸠说:“专制国靠恐怖,君主国靠荣誉,共和国靠品德”,真是透彻的名言。中共的血腥土改,财富和土地掠夺,镇反有杀人指标,成千上万地处决,反右有指标,几百万人沦为国家贱民,文革的大批判,六四后的清查清理,“维稳时代”的逮捕、冤狱,无不是在制造恐怖,一方面恐吓勇敢独立的人士不要追求民主,一方面加速中华文明的道德、人心、信仰全方位堕落,在末日山的烈焰中,中共黑暗魔君的魔戒才能驱动整个国民为奴,强兽人,半兽人,戒灵们才能把神州大地变成中共予取予夺、为所欲为的地狱,成为索多玛与蛾摩拉,成为巴比伦与亚速,成为奴役生灵的法老王帝国。
   
   其三:通过全国大抓捕,锻炼其飞鹰走狗,熊猫国保,不仅为即将到来的危急时刻预演,而且透过这些国保参与黑暗肮脏的勾当,个个手上有血,人人屁股上有屎,来捆绑高层、中层、底层走卒和打手的忠诚。中共维稳机器上的这些螺丝,这些朝廷捕快,一方面受党洗脑多年,为身家饭碗考虑,不能不当打手;一方面他们也对自己的事业早没有荣誉感自豪感,也知道自己奉命所干,全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只不过这个有组织的政党和国家犯罪帮派,犯罪团伙所行的集体践踏人权行为,一定要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冠冕堂皇的旗帜下进行,一切的恶人坏人,凶手与谋杀犯,一定会不断地为自己寻找光荣的借口,才能使自己不是从里到外看上去像地狱猎犬。如果他们自认为伟光正,又为什么要恐吓这些人不要声援屠夫与王宇,为什么要屡屡制止一些被喝茶的人对外披露其详情,说明他们都知道干得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中共在其通向黑夜和衰亡的不归路上,用疯狂大抓捕来延缓其衰亡的节奏,目的能否达到?短期看,对中共可能是强心针,是止痛药;从长期看,中共继续饮鸩止渴,在快速通向衰亡的道路上,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其不做不死、越做越死的剧目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中共想要达到的几个目的,如切断各不满和反抗阶层的结合和勾连,通过恐怖进一步阻吓民主异议人士的行动,锻炼自己的队伍,都存在一定副作用。恐惧也如同疫苗一样,喝过茶、抓进去过的人思想几无被中共改造的可能,只能培养出更多的民众领袖,促使更多的人走出恐惧,而中共的维稳队伍完全靠利益勾连,疲兵劳师,一战再战,在陷入对全国追求自由民主的公民们的旷日持久“战争”中,这支中共的虎狼之师,终有一天会显出其树倒猢狲散的原形。
   
   中共的道义资源已经全无,在道义和思想的高地上,民主自由阵营将居高临下,势如破竹;中共的金钱资源、经济资源,随着经济的放缓、股市危机一再经受考验;中共的谎言宣传机器,是中共维稳大阵中最薄弱的地方,热爱自由与真相的人们对谎言机器的作战,近年来斩获甚丰;中共的暴力机器仍在疯狂运转,无论是对付环保抗议还是其他抗议,打手们疲于奔命,总是站在抵挡民众的最前线。道义,金钱,传播,武力,中共正在快速丧失其得以哄骗天下夺权掌权的法宝,国之宝器——这新四维不张,中共欲不衰亡,其可得乎?
   
   我们在为大抓捕、大逼迫的中国公民呼吁、祈祷的同时,也不妨稍安勿躁,等待历史长河大浪淘沙,看中共黑暗魔君与民主自由仁人志士谁笑到最后,谁来为中共的棺材钉上最后一颗钉子?
(2015/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