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文集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习近平:(竖起右手拇指,场外评论)了不起!只有善施阴谋诡计、工于权术而且心狠手辣的伟人,才能当得起人民领袖的称号,才能披挂“伟大、光荣、正确”的华衮,才能接受万民顶礼膜拜,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权力斗争就是你死我活!“仁义礼智信”的传统价值,早已被批得臭不可闻!
   
   毛泽东:(吟诗)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幕后男人声音:饿饿饿饿饿、、、、.
   [幕后女人声音:饿饿饿饿饿、、、、.
   [幕后老人声音:饿饿饿饿饿、、、、.
   [幕后儿童声音:饿饿饿饿饿、、、、.
   
   毛泽东:(霸气绝世)这是鹅叫,不是百姓啼饥!毛泽东说话,一言九鼎!
   
   
   
   
   
   
   [幕后传来刘少奇的声音: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人相食,要上史书的!
   
   毛泽东:要上史书?(如数家珍)《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记载:春秋时,齐国大夫崔杼把国君杀了、、、、.
   
   [身着古装的崔杼佩剑上,洋洋得意,顾盼自豪;身着古装的齐国太史(史官)紧随其后,双手捧简(古代用以写字的竹片),向崔杼及全场观众示之——赫然大字“崔杼弑其君”!
   
   崔杼:(命令)毁了它。
   
   太史:万万不可!
   
   崔杼:(怒目)你难道不怕死吗?!
   
   太史:小人不怕死。秉笔直书,是小人的职责和使命。
   
   崔杼:你有几个脑袋?
   
   太史:只一个——为秉笔直书史实而死,是小人的无上荣光。
   
   崔杼:(狞笑)好极了——我成全你!(拔剑刺死太史,并用剑毁掉简)你死了,你的简毁掉了!
   
   [身着古装的齐国太史之长弟上,双手捧简,向崔杼及全场观众示之——赫然大字“崔杼弑其君”!
   崔杼:你是何人?
   
   齐国太史之长弟:小人是齐国太史之长弟。
   
   崔杼:(恼怒地命令)毁了它。
   
   太史之长弟:万万不可!
   
   崔杼:(怒目)你难道不怕死吗?!
   
   太史之长弟:小人不怕死。秉笔直书,是小人的职责和使命。
   
   崔杼:你有几个脑袋?
   
   太史之长弟:只一个——为秉笔直书史实而死,是小人的无上荣光。
   
   崔杼:(狞笑)好极了——我成全你!(拔剑刺死太史之长弟,并用剑毁掉简)你死了,你的简毁掉了!
   
   [身着古装的齐国太史之次弟上,双手捧简,向崔杼及全场观众示之——赫然大字“崔杼弑其君”!
   崔杼:你是何人?
   
   齐国太史之次弟:小人是齐国太史之次弟。
   
   崔杼:(恼怒地命令)毁了它。
   
   太史之次弟:万万不可!
   
   崔杼:(怒目)你难道不怕死吗?!
   
   太史之次弟:小人不怕死。秉笔直书,是小人的职责和使命。
   
   崔杼:你有几个脑袋?
   
   太史之次弟:只一个——为秉笔直书史实而死,是小人的无上荣光。
   
   崔杼:(狞笑)好极了——我成全你!(拔剑刺死太史之次弟,并用剑毁掉简)你死了,你的简毁掉了!
   
   
   [身着古装的齐国太史之幼弟上,双手捧简,向崔杼及全场观众示之——赫然大字“崔杼弑其君”!
   崔杼:你是何人?
   
   齐国太史之幼弟:小人是齐国太史之幼弟。
   
   崔杼:(恼怒地命令)毁了它。
   
   太史之幼弟:万万不可!
   
   崔杼:(怒目)你难道不怕死吗?!
   
   太史之幼弟:小人不怕死。秉笔直书,是小人的职责和使命。
   
   崔杼:你有几个脑袋?
   
   太史之幼弟:只一个——为秉笔直书史实而死,是小人的无上荣光。
   
   崔杼:(无可奈何地苦笑)好极了——我、我、我、、、、.饶了你!(叹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罢了,你这个太史之幼弟,你不必死了,你的简流传后世吧。
   
   [崔杼垂头丧气地下。齐国太史之幼弟如青松挺立,双手捧简,无比骄傲地全场观众示之——赫然大字“崔杼弑其君”!
   
   [身着古装的南史氏急匆匆地上。
   
   齐国太史之幼弟:(警觉地)你是何人?
   
   南史氏:在下南史氏。
   
   齐国太史之幼弟:你来干什么?
   
   [南史氏双手捧简,向齐国太史之幼弟及全场观众示之——赫然大字“崔杼弑其君”!
   
   南史氏:(慷慨激昂地)我听说崔杼相继杀了齐国太史及其长弟、次弟,我担心他杀人毁简,使历史真相不能流传、、、、、、
   
   [齐国太史之幼弟如青松挺立,双手捧简,无比骄傲地向南史氏示之——赫然大字“崔杼弑其君!”
   
   南史氏:(松了口气)我终于放心了;头可断,血可流,历史真相不能丢!
   
   [齐国太史之幼弟与南史氏如同两棵青松挺立,双手捧简,无比骄傲地向全场观众示之——赫然大字“崔杼弑其君”!
   
   毛泽东:(轻轻摆手)够了,你们几位都下去吧。
   
   [畏于毛泽东咄咄逼人的气势,齐国太史之幼弟与南史氏垂头丧气地气下;三具死尸——齐国太史、太史之长弟、太史之次弟爬起来,灰溜溜地下。
   
   毛泽东:(两手按着太阳穴,惊悸地)还有,还有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
   [赫鲁晓夫昂首阔步地上,站在舞台中央,面向观众。
   赫鲁晓夫:(宏亮地)同志们,我现在宣读《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报告……(所有重音都押在“斯大林”这个名字,从而造成激浪般的语言效果)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斯大林时期的大镇压……消除斯大林专断独裁……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把斯大林的遗体搬出列宁墓,火化……
   毛泽东:(烦躁地)下去吧,你这个苏联的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昂首阔步地下。
   
   毛泽东:习娃娃,你看明白了吗?
   
   习近平:(故作糊涂)似懂非懂。
   
   毛泽东:(深沉老辣地)用剑杀人、毁简不可能生效!防民之口,矫饰历史,要有大手笔!(大手一挥)一下子划出55万右派,余者噤若寒蝉!谁还敢说,谁还敢写?历史从来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失败者无权写历史。这就是世界历史的铁的定律。
   
   [刘少奇上。
   
   毛泽东:(没有站起来)噢,少奇来了,坐,坐。
   
   刘少奇:(平静地)主席好;您找我有事情?
   
   毛泽东:找你随便谈一谈。平平的腿好了吗?
   
   刘少奇:(苦笑)根本没这回事,是个骗局。主席,这次我犯了大错误;这次路线错误的责任在我。广大干部是好的,许多老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主要责任由我来承担,尽快把广大干部解放出来,使党少受损失。我要辞去国家主席、中央常委和《毛泽东选集》编委会主任职务,我要和妻子儿女去延安或者老家种地,以便尽早结束文化大革命,使国家少受损失。
   
   毛泽东:(旁白)咦,我还没有发话,他倒先打来一耙!什么意思嘛,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他自动退出政治舞台,实际上却是一种规谏,甚至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抗争!我并不想把让文化大革命草草收兵;再说,国家主席带着老婆孩子回农村种地,也不好向老百姓交代。他的党内外职位,只能开除,不能辞职!
   【毛泽东沉吟不语,不住地抽烟。
   毛泽东:(避开刘少奇的话题)少奇呀,最近看了什么书?
   刘少奇:我终日闭门思过,一直在看您的雄文四卷。
   毛泽东:光看我的书不行呀;我劝你认真读几本书,比如德国学者海克尔写的《宇宙之谜》、法国哲学家拉美特里写的《人是机器》,开卷有益!
   刘少奇:我懂了——(旁白)主席没有批评我的错误,很客气;但是这种客气里面包含杀机!我永远无法破解毛泽东之谜,我只能充当一架任凭毛泽东拆卸甚至毁灭的机器!
   刘少奇:(黯然)主席,我走了。
   毛泽东: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刘少奇下。
   
   习近平:(场外评论)性格决定命运。刘少奇也算得上是聪明人;但是,他没有与智力相称的权力,就只能给自己安排悲剧命运!
   
   [暗转。
   
   [毛泽东:(胸有成竹)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幕后男人声音:打倒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幕后女人声音:打倒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幕后老人声音:打倒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幕后儿童声音:打倒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毛泽东:(笑嘻嘻)看哪,看哪,好戏开场了——古有霸王别姬,今有少奇别光美!
   
   [刘少奇、王光美上。两人悲悲戚戚。
   
   
   刘少奇:光美,咱们俩要准备分开了;我帮你收拾行李吧。
   
   王光美:少奇,平生第一次,你帮我收拾行李呢。
   
   [两人互相凝视。
   
   刘少奇:咱们怎么跟等着上花轿一样?
   
   [两人相对苦笑。
   
   
   王光美: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这次咱们俩真的要分别了。
   
   刘少奇:(悲愤地)党内斗争,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不严肃!
   
   毛泽东:(慢条斯理地点评)这个少奇,死到临头还不开窍——任何严肃的党内斗争,都不可能拿下少奇,我只好搞个不严肃的文化大革命!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习近平:(场外评论)一不做,二不休!心慈手软,半途而废,等于政治自杀!
   
   刘少奇: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毛泽东:(嗤之以鼻)荒唐。历史是胜利者写的!人民没有发言权。“春來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刘少奇、王光美如丧考妣,下。
   
   幕后声音:1969年11月12日,刘少奇在开封去世,终年71岁。
   
   毛泽东:(抛开黑皮书,喜洋洋地)冻死苍蝇未足——"奇"!今天吃红烧肉,辣椒要多!
   习近平:(击掌赞叹,场外评论)这段历史,大家耳熟能详;重新演一遍,我还是惊诧万分!毛泽东灭掉刘少奇,就像灭掉一只老鼠!了不起呵,把一个国家主席变成了一只老鼠!让你三更死,就不能拖到五更!
   习近平:毛伯伯,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毛泽东:言者无罪。
   
   习近平:我听说您那三年不吃肉了。
   
   毛泽东:我宣布不吃肉,是特指不吃猪肉;保健医生说猪肉胆固醇含量高,建议我改吃牛羊肉。我也吃虾肉和鱼肉,一度还喜欢吃西餐。
   
   习近平:噢,知道了。
   
   毛泽东:(严厉地)习娃娃,我把你们全家赶出中南海;你,不记仇?
   习近平:(诚恳地)近平不记仇;家父也从不怨恨您老人家;没有您老人家,我们老习家世世代代只能在陕北老家种地。
   毛泽东:(目光锐利,考察对方的诚意)邓小平搞修正主义,不敢彻底否定我毛泽东,就拿我的堂客江青出气,把她拉出来公审公判!看起很解恨,其实很卑鄙 !也很可笑!唔,你上台以后,说了一句“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我很满意!
   习近平:(旁白)我说不上对毛泽东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但是肯定不记恨他!我自幼崇拜父亲——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毛泽东一句话就把父亲打倒了,甚至用不着给出一个像样子的理由!毛泽东是中国第一人!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习仲勋给他提鞋都不配!
   
   毛泽东:(满意地)很好。习娃娃,你守着这个摊子,就要替我把那三年(右手伸出三个指头,然后用左手捂住)包下来;等挨过饿的人死光了,这事也就一笔勾销了!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