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 賽金花和洪鈞]
半空堂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賽金花和洪鈞

   
    ——王亞法
   
    少年時讀過曾樸先生寫的《孽海花》,因此對賽金花的印象頗為深刻,前年初秋和一位朋友去常熟旅遊,參觀了曾樸先生的故居——虛廓園。
    曾樸先生的紀念館就設在園中的“君子長生室”裡,這裡的擺設和大陸所有的名人紀念館一樣,進門陳列着曾樸先生的半身銅像,墻上貼着介紹他的平生事跡的文字,玻璃櫃子里陳列着各種《孽海花》的版本。最顯目的是,進門柱子上的一副楹聯:“絃歌百里古亦少,文學千載今猶傳”。


    曾樸先生以《孽海花》一書盛名,百年後在常熟老家還佔居一席之地,供後人憑弔,然而他筆下的賽金花賽二爺卻沒有那麽幸運了,連她在北京陶然亭的墳塋,也已無跡可尋,據說赛金花的墳墓,原由大理石砌成,墓碑高一米八十,碑文是齊白石所題,另外还有记述赛金花生平的三块石刻:《彩云图》、《前彩云曲》和《彩云后曲》,《彩云图》是張大千为赛金花画的仕女像,《前彩云曲》和《彩云后曲》是著名文人樊樊山作的长诗。然而時過境遷,不知是“破四舊”還是“向荒山要土地”的政治運動作的孽,如今已芳跡湮滅,春過無痕,想來也令人鼻酸。
    據《孽海花》和稗官文字所載,賽金花嫁給洪鈞做小妾時,才十四歲,洪鈞出使俄、德、荷、奧等國欽差大臣時,攜帶在側。曾樸在書中渲染她在外交場合活躍的鏡頭,一場舞罷,向眾人鞠躬,頭上的白金鑽石髮夾墜地,視若芥子,也不撿拾,並說他跟隨洪鈞,進謁過維多利亞女皇和德國的威廉皇后,也見過俾斯麥鐵血首相。
    賽金花跟隨洪鈞五年后,洪鈞遽然逝世,她被洪家驅逐出門,把和洪鈞生的女兒,叫“德官”的,送往母家撫養,另外還生下一個遺腹子,不幸出生十一個月后夭折。
    那時賽金花十九歲,離開了洪家,便在上海二马路的彦丰里租了房子,买了两个姑娘,挂牌開书寓,改名曹梦兰,花名傅彩云。用状元夫人和公使夫人的招牌開妓院,時称“花榜状元”。那時上海正逢小刀會作亂,時局不穩,她又輾轉北上,在天津認識了一個叫孫作舟的混子,兩人合伙去北京,先後在西单石头胡同、高碑胡同和陕西巷開設妓院,這時她結識了京城名儒、巨商卢玉舫,倆人结拜,排行老二,因而人称“赛二爷”。
    其時,北京剛被八國聯軍佔領,軍紀混亂,一天夜裡,幾個德國軍官前來嫖娼,發現賽金花能講一些德語,於是回去向統帥瓦德西匯報。第二天,瓦德西派車接她去軍營。見面後,瓦德西問他去過德國沒有,她敘述了跟隨洪鈞去德國的經過,並說了個謊,説洪鈞是自己的姐夫,瓦德西聽後大喜,就此兩人親密往來。
    北京被洋兵佔據,市面一片混亂,街上店鋪均不營業,聯軍糧食匱乏,但店商又不願意跟洋人做買賣,無奈之下,瓦德西只好把採辦軍糧的事儿,托賽金花辦理。
    由此,賽金花騎著洋馬,由洋兵陪著,跟聯軍司令瓦德西騎馬在北京街頭并轡而行,招搖過市,人皆呼其“賽二爺”,一時名聲大振,許多因支持拳匪而被洋兵抓去服苦役的王公大臣的家屬,紛紛前往賄賂,求她在瓦德西面前說情。據說,被義和團殺害的德國公使克林德的夫人,堅持要慈禧給他丈夫抵命,也因由她勸說,才使情勢緩和,最后同意在克林德遇害的地方建造一座紀念碑了事。
    八國聯軍撤離后,賽金花在京城又重操舊業,她在妓院的大廳裡掛洪鈞的像片,亮出狀元夫人的招牌,一時嫖客們沖着他的名氣,前來捧場,生意紅極。不久班子里一位小女孩因不肯賣淫,服毒自殺,傳說是被她所害,接著官司纏身,被拘刑部,家里人花錢打點,行部官員和訟師勾結,從中敲詐,待她出獄時,家產幾於殆盡,馬廄中的三十餘匹馬,也被伙計和傭人們乘機分光。
   同時洪鈞的同鄉,蘇州狀元陸潤庠(陸潤庠的女兒是洪鈞的偏房,兩家有秦晉之好)和洪鈞的好友孫家鼐等清室大臣,覺得賽金花在北京掛牌,有失洪家的顔面,便利用各種關係,將她驅出北京。
    賽金花無奈到了上海,想再操舊業,已是人老珠黃,沒有當年賽二爺的風采了,只得從良,嫁給滬寧鐵路的總稽查曹瑞忠作續絃,(又有一說,是嫁給一個姓黃的職員),六年後曹氏染時疫死亡,旋即又和在南洋經商的魏斯靈同居,數年後魏斯靈也歸西,她又被魏斯靈子媳趕了出門,搬入北京天橋附近的居仁里棲身。
    當年採訪他的童軒蓀先生是這樣描寫她的居所:“居仁里這一巷中,僅有四、五戶人家,其實就是貧民窟。她的門口貼著‘江西魏寓’小紅紙條,住院內只有南北屋,窗格子貼滿着舊報紙,室內堆著箱篋傢具,淩亂不堪。東北角有個香案,供著磁觀音,高燭檯燭淚狼藉,想是香火不斷。那一天她穿着麻綢單旗袍,外罩一件舊皮襖,看上去都是明元時代的式樣,顯得老敗不堪,室內光線黯淡,顯得淒涼……(筆者注:時年賽金花六十歲)”
    許多年前,我讀過另一位民國記者寫的,採訪賽金花晚年的文章,因時隔已久,已不記得作者的姓名了,說賽金花住在貧民窟,陪伴她的只有昔日的女傭顧媽,和顧媽的低能兒子。記者採訪她時,她躺在汙穢泛味的帳子里,用低啞的聲音向記者討鴉片抽,在過足煙癮后,神志不清地亂侃一些前言不對後語的話儿,隨後又跟記者討月餅吃。記者叫顧媽的低能兒子買來月餅,賽金花吃完,又鬧著要上馬桶……反正那次的採訪是一鍋亂粥,叫人無法卒讀。
    據說,賽金花在青春色艷時,頗積得一些錢財,可惜經過三次劫運,晚年落得一貧如洗:第一次,洪鈞的遺囑中,她有五萬元的份額,卻給洪鈞的族弟洪鑾侵吞了;第二次,義和團鬧事時,她把所有的積蓄換了金子,買進時金子很貴,拋出時正是金價的最低點,損失慘重;第三次,她逃難時,把值錢的珠翠等物,放在一個茶葉罐里,在通州到北京的路上,被亂兵搶走。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三日,賽金花在北京逝世。
    從富貴到貧困,從煊赫到潦倒,賽金花的一生跌宕起伏,實在是造化弄人。她死後,有人給他送了一條挽聯,很能概括她的一生,讀罷也很淒涼:
    “救生靈於塗炭,救國家如沉淪,不得已色相犧牲,其功可歌,其德可頌;乏負廓之田園,乏立錐之廬舍,到如此窮愁病死,無兒來哭,無女來啼。”
    說罷賽金花,不能不簡略說一說,對她一生影響最大的洪鈞。
    洪鈞(1839-1893) 字陶士,號文卿。江蘇吳縣 (今苏州)人,清末外交家,一八八九年至一八九二年任駐俄、德、奧、荷四國公使。我曾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去蘇州探訪畫家朋友杭青石,他是陳從周的學生,就住在王洗馬巷,洪鈞的舊宅裡。那時的所謂狀元府,經過文革的破壞,已經淩亂不堪,偌大的幾進廳堂,住滿了幾十戶人家,杭青石的一家就擠在一間窗門歪斜,地板裂縫的破樓上。昔日輝煌的客廳,變成了公共廚房,十幾只煤爐共同冒煙,炒菜時鑊鏟共同發出的碰擊聲,伴隨著誘人的香味,倘若有人拿著筷子站在爐臺上,指揮一曲《中國狀元府鑊鏟交響曲》,這節目一定使維也納的交響樂團自嘆弗如。
    洪鈞在擔任四國公署的任上,對蘇俄試圖侵吞中國領土的精闢分析,深得光緒的青睞,可惜最后他不懂俄文,中了俄國佬的姦計,在公使任上,受人串掇,買進一張中俄邊境地圖,結果,若干年後,兩國在中俄邊境談判時,清方拿出洪鈞買來的地圖,上面帕米爾是劃入俄方的,為此清政府吃了啞巴虧,由此洪鈞遭到彈劾,激憤之下,不久病逝,時年五十五歲。
    洪鈞的死,成就了賽金花的後半生生涯,反之又把洪鈞的名聲襯托得更響亮,人世間事,實在是詭異無常,不可琢磨,昨日的陝西寇民李自成,可闖進北京城,掌玩乾坤;今日的天潢貴冑崇禎,可逃出玄武門,挂縧煤山……
    敲鍵至此,不免又引出題外話來,洪鈞的遭遇,證明數百年來俄國佬一直在覬覦中國的領土,中國人受其荼毒不可勝數,聯想起李鴻章那句:“中華首倭是俄羅”的感嘆詩句,可見此鄰邦之凶險,無奈中國的子孫們,屢屢遺忘前事,認賊作父,每念及此,不由為之一哭!
   
    二〇一五年七月五日
   
(2015/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