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无聊的蚂蚁]
槟郎文集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聊的蚂蚁

   无聊的蚂蚁
   槟郎
   
   无聊的时候我看蚂蚁,
   觉得蚂蚁也很无聊。


   这群生灵中的一个突然失常,
   便被一群同类撕咬,
   直到化为碎片。于是,
   一切恢复正常,
   正常得与我一样无聊。
   
   我看到草地上的一群蚂蚁,
   似乎分工很明确。
   从不外出的少数权贵,
   不知隐藏在哪个洞穴深处。
   我只看到兵蚁监督着,
   工蚁在辛苦地劳作。
   
   忽然,一只工蚁似乎开窍。
   它质问苍天的不公道,
   停止苦役,向其它同伴说教。
   工蚁们聚集,议论纷纷,
   附近监视的兵蚁不知所措。
   一个兵蚁跑开又回来,
   一队兵蚁紧跟着它袭来。
   
   在兵蚁的围困中,
   聚集的工蚁逃散,死伤。
   最后只剩下那只最早开窍的工蚁,
   被重重地围剿,
   宣布罪状,然后被撕成碎片。
   一阵纷乱之后,战场已无痕迹。
   
   无聊的时候我看蚂蚁,
   这群生灵中的一个突然失常。
   一阵纷乱之后,战场已无痕迹。
   但我看到正常的劳作中的
   工蚁的屈辱的眼泪,
   它们嘴里暗念一个词:屠夫。
   我突然觉得蚂蚁并不无聊。
   2015-7-17
(2015/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