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无聊的蚂蚁]
槟郎文集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聊的蚂蚁

   无聊的蚂蚁
   槟郎
   
   无聊的时候我看蚂蚁,
   觉得蚂蚁也很无聊。


   这群生灵中的一个突然失常,
   便被一群同类撕咬,
   直到化为碎片。于是,
   一切恢复正常,
   正常得与我一样无聊。
   
   我看到草地上的一群蚂蚁,
   似乎分工很明确。
   从不外出的少数权贵,
   不知隐藏在哪个洞穴深处。
   我只看到兵蚁监督着,
   工蚁在辛苦地劳作。
   
   忽然,一只工蚁似乎开窍。
   它质问苍天的不公道,
   停止苦役,向其它同伴说教。
   工蚁们聚集,议论纷纷,
   附近监视的兵蚁不知所措。
   一个兵蚁跑开又回来,
   一队兵蚁紧跟着它袭来。
   
   在兵蚁的围困中,
   聚集的工蚁逃散,死伤。
   最后只剩下那只最早开窍的工蚁,
   被重重地围剿,
   宣布罪状,然后被撕成碎片。
   一阵纷乱之后,战场已无痕迹。
   
   无聊的时候我看蚂蚁,
   这群生灵中的一个突然失常。
   一阵纷乱之后,战场已无痕迹。
   但我看到正常的劳作中的
   工蚁的屈辱的眼泪,
   它们嘴里暗念一个词:屠夫。
   我突然觉得蚂蚁并不无聊。
   2015-7-17
(2015/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