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无聊的蚂蚁]
槟郎文集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聊的蚂蚁

   无聊的蚂蚁
   槟郎
   
   无聊的时候我看蚂蚁,
   觉得蚂蚁也很无聊。


   这群生灵中的一个突然失常,
   便被一群同类撕咬,
   直到化为碎片。于是,
   一切恢复正常,
   正常得与我一样无聊。
   
   我看到草地上的一群蚂蚁,
   似乎分工很明确。
   从不外出的少数权贵,
   不知隐藏在哪个洞穴深处。
   我只看到兵蚁监督着,
   工蚁在辛苦地劳作。
   
   忽然,一只工蚁似乎开窍。
   它质问苍天的不公道,
   停止苦役,向其它同伴说教。
   工蚁们聚集,议论纷纷,
   附近监视的兵蚁不知所措。
   一个兵蚁跑开又回来,
   一队兵蚁紧跟着它袭来。
   
   在兵蚁的围困中,
   聚集的工蚁逃散,死伤。
   最后只剩下那只最早开窍的工蚁,
   被重重地围剿,
   宣布罪状,然后被撕成碎片。
   一阵纷乱之后,战场已无痕迹。
   
   无聊的时候我看蚂蚁,
   这群生灵中的一个突然失常。
   一阵纷乱之后,战场已无痕迹。
   但我看到正常的劳作中的
   工蚁的屈辱的眼泪,
   它们嘴里暗念一个词:屠夫。
   我突然觉得蚂蚁并不无聊。
   2015-7-17
(2015/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