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当官、搞贸易、权钱交易、趋炎附势的昔日学友们见到我就摇头叹息、退避三舍、绕道而行……我诚惶诚恐了——难道我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即阿尔茨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
   于是就去看专科医生。

   专科医生是我大学老朋友。他对我先望、闻、问、检,了解一下过去现在来龙去脉,然后拿出一张问卷,要我老老实实回答问卷中的“十问”。
   
   第一问:你记忆力有显著退化吗?比如你会重复问同一个问题吗?越来越记不起最近发生的事吗?
   我答:
   最近发生的事会越来越不记得?
   不!最近几个月的缅北残杀,老出现在我眼前,非常清晰:
   *缅军用陆军空军、坦克车、战机狂射滥炸——要赶尽杀绝果敢联军、若开军、德昂军、克钦军!
   *烧、杀、抢、掠、奸——无恶不作!
   *炮弹肆无忌惮地打到中国境内——对瑞苗胞波的一再警告一笑了之,对中国实兵实弹演习也嗤之以鼻!一心隔海遥盼美日激赏与多方面援助。
   
   这让我还追忆到48年前——1967年6月末,改穿民服的缅军带着一群持凶器暴徒:
   *火烧仰光华侨教联总会,把三十几位男女教师活活打死烧死!
   *在唐人街明目张胆打家劫舍,烧、杀、抢、掠华侨工商企业!
   *包围中国大使馆嬉笑怒骂,爬墙入内杀死援助缅甸的中国专家!
   *我恍恍惚惚——误把果敢当仰光,果敢汉族当仰光华侨。
   *我喃喃自语——不是佛国佛门子弟吗?何故这么惨无人道?
   
   不瞒你说:不论最近或最远的事,我都历历在目,都记忆犹新!
   至于重复问同一个问题,我也常犯。比如:
   老朋友老战友老同学之间、大缅族与少数民族之间常为“真假缅甸联邦”争吵不休、面红耳赤。
   我就重复传达前掸民主联盟秘书长赛万赛(Sai Wansai)在海牙国际法庭附近UNPO总部告诉过我的话:
   *彬龙协议是68年前——1947年签的。
   *1962年奈温军政府政变、非法夺权上台,废除了彬龙协议所诞生的缅甸联邦,建立了军事独裁政权。
   *从此,1947年彬龙协议的“缅甸联邦”就解体了,不存在了。
   
   我无休止地重复转告赛万赛的话——若有人无休止地一直重复争吵。
   
   第二问:你退出日常活动吗?你对你的第二代第三代、周围人事、日常活动等依然关心、感兴趣吗?
   我答:
   *虽然大缅族主义者见利忘义,想参加美日反华包围圈,但我至今还是关心着中缅两国人民的友好——唇亡齿寒,休戚与共,同饮一江水哟!
   *我孩子各忙各的,孙辈也自顾不暇——即使三代欢聚,我一唠叨“想当年”,他她们就说“又老调重弹了”,于是他她们就各自埋头玩弄手机——间接告诉我“此一时彼一时也”、“不要一本通书读到老”、要懂“时过境迁”,以前的什么“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瑞苗胞波”……都已被大缅族主义嘻皮笑脸弃若敝屣!
   *老战友老同学们呢?病重的病重,战死的战死,归天的归天,越来越少了——我辈“战斗的孔雀”旗,早已交给88代ABSDF学弟们了!
   *在病魔与子弹之前幸存不死者,多已不想谈过去,也避谈现在——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要明哲保身过余生了!
   *跌跌撞撞爬行的我这糟老头,唯修心养性——静坐、打太极拳、坐禅、参禅、遁入空门,去参透四大皆空了。
   
   第三问:你弄得清时间与地点吗?你一觉醒来,知道身在何方吗?知道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吗?知道自己年纪吗?过去、现在、将来界线分明吗?
   答:
   *是十三四岁——我在南中上课、打篮球、边集体劳动边喊“劳动光荣!集体主义万岁!”。
   *是在体力劳动后的疲劳美梦中——我常高喊“学习好、身体好、工作好”,“为人民服务”,还常高唱校歌,醒来时还在哼“震撼南洋、照耀伊江….在民主的烘炉中,锻炼得更坚强….”。
   *是1962年初——我考上仰光大学了!是该年7月7日——在“战斗的孔雀”Khut Daung旗飘扬之下,我在校园和振臂高呼的同学们齐喊民主!齐喊自由!
   *是恶梦——突闻枪声大作,同学们倒在血泊中了…、、我惊醒时口中还在喊 “鲜血!鲜血!鲜血!”。定定魂,我知道自己在床上,望窗外——只见东方红,太阳升。
   *是1968-69年——我们在德累斯顿大学勇敢地成立了“缅甸留学生会”,接着在7月7日勇敢地纪念“仰光大学生七七惨案”——结果我们留学生会的四领导全被逮捕回国了,会员们只得逃亡西柏林大学勤工俭学去了。但每年7月7日,我们从不忘出版“战斗的孔雀” Khut Daung刊物,口诛、笔伐、声讨独裁军政府打内战!祸国殃民!
   *是 8888大惨案黑夜——伸手不见五指!88代学弟们同样在“战斗的孔雀”Khut Daung旗 下,振臂高喊民主!自由!突然枪声大作,88代学弟们同样倒在血泊中了!接着听到88代学弟们也同样喊 “鲜血!鲜血!鲜血!”。……我定定魂,意识到自己在床上,知道又在做恶梦,望窗外——只见雄鸡一唱天下白。
   *是8888惨案发生后——88代学弟们高举“战斗的孔雀”Khut Daung旗,成立了全缅学生民主阵线军ABSDF ,一直在泰缅边境与克钦邦KIA/KIO控制区反对独裁军政府。
   *是去年8月份——全缅学生民主阵线军ABSDF与政府签订了全国和平协议草案,并一直参加和平协商至今。
   *是前几天——7月20日,88代学生组织领导哥哥基、梭奈、米奥丹等共20多人,宣布代表民盟参加2015年11月大选。
   
   第四问:你能识别图文与空间吗?读懂、听懂、看懂吗?出门能自己回家吗?
   答:
   *君知否50年代缅甸是东南亚最富国?珍惜中缅友谊?也不歧视华侨?
   *我年轻时,缅甸国名是沿用英国时代的英文Burma, 。而“中国”,缅文写为Tayoup 国,用p收尾——意思是“面貌相同人之国”,即“瑞苗胞波”同胞兄弟之国也。
   *是缅甸社会主义独裁军政府,把Burma 改为Myanmar,,把“中国”改写为Tayout 国, 用t 收尾——影射的是元军蒙古铁骑“突然侵犯蒲甘王朝之国”。
   *是缅甸社会主义独裁军政府,把华侨学校、企业、商店,甚至中国银行,无偿收归军有,一夜之间把华侨财产抢劫一空,扫地出门——华侨全变无产者,从此任人宰割。
   *是缅甸社会主义独裁军政府,严限华侨华族上大学、做政府公务员、任要职,并严禁准华侨华族子弟学中文(最近又在果敢“去中国化”了)。
   *是缅甸社会主义独裁军政府,把华侨华族打压迫害成任人宰割的海外孤儿——和印度贱民同等级!
   *是缅甸社会主义独裁军政府,让佛国与佛的儿女们穷困潦倒——鱼米之乡空前大闹饥荒!日常衣食用品奇缺——要用布票、粮票、油票限购!
   *食品昂贵?米饭难求?街边食品虽不是用地沟油煎炸烘烤的——但民间都说煎炸烘烤食品易上火,现代人证实是Acryl Amide 丙毒致癌要命。
   *我会不会自己回家?哈哈!我出门从不带黄帝发明的指南针,也不带民用或军用地图。只要饥肠辘辘,我就会准时抄短路急步回家补充能量——真要感谢军政府上世纪60-70年代大饥荒大炼狱的千锤百炼!
   
   第五问:你书面表达能力与口头沟通能力有下降吗?有让读者听者怪责词不达意或不知所云吗?
   答:
   *我中学大学时期,抽空苦读革命宝书,理论联系实际,一言一行自然而然不离真理——喜欢我的,无不褒我;不喜欢我的,才贬我。
   *经几十年“战争中学战争,游泳中学游泳”后,真理+实践更让我精益求精了,铁炼成钢了——我遵真理+实践细述内在道理,引人入胜,被人人盛赞“句句珠玑”;我遵真理+实践写文章,都被誉为“言简意赅”,还被横批:“一句顶一万句”“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第六问:解决困难与计划能力有衰退吗?
   答:
   *解决困难与计划能力?呵呵!——理论联系实际+真理指导实践,当然有困难就有办法了!眉头一皱,就计上心来了!正如读洋校的老战友老同学所说When there is a will,there is a way!
   *以前欧美日印经济制裁缅甸,缅甸就喊中缅友好万岁——就立刻获得瑞苗胞波大输血。
   *为了反华——现在美国重返亚太,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看!大缅族主义者也故意板着脸孔对瑞苗胞波态度粗鲁傲慢了,于是美日援助就滚滚而来了——要知美日就是想利诱缅甸进入其反华包围圈也!
   看!昨天缅甸法庭空前重判了153名中国籍伐木工人终生监禁,在国际舞台上重重打了中国一巴掌——赢得了美日击节赞赏,对缅甸的多项援助将可能加倍了!据伐木商说,他们已经向缅甸政府付了山价,签了合同、又给克钦邦交了缅甸关卡说——显然是拿无辜的中国籍伐木工人开刀,让权钱交易的地方军阀与贪官污吏逍遥法外。
   *看!以夷制华,左拥右抱,各方通吃,有奶便是娘——不是当今大缅族主义独裁将军们解决缅甸困难的好办法吗?
   *看!“一丝一路”,亲美媚日的大缅族主义将军们与政府不出钱不出力却可能坐享共赢同富——这么好的计划天下难找哟!
   
   第七问:你个性变古怪吗?疑神疑鬼吗?情绪变暴躁吗?不近情理吗?
   答:我十五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姜虽越老越辣,我却越老越温顺、合情、合理、合法、与时俱进、越活越忘年。
   
   第八问:有否经常忘这忘那或乱放东西?你健忘而把 “饭碗”说成“盛饭的那个”吗?甚至把所有物件都说成“那个”、“这个”吗?
   
   答:
   *我不会把拖鞋放进保险箱而到处找,也不会把盐巴当白糖冲咖啡泡奶茶——事后找替死鬼赖这赖那或向张三李四大兴问罪之师。
   *我绝不会把缅甸共产党白旗,缅甸共产党红旗、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缅甸法律与秩序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缅甸全国民主同盟……善恶不分,一律等量齐观——错误地认为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或用“这个”“那个”代名词指鹿为马、指桑骂槐。
   *健忘?我这糟老头倒有——比如忘带钥匙出门;比如忘记经济是基础,政治文化是上层建筑;比如忘记缅甸是中国直奔印度洋的西南战略通道;比如忘记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比如忘记缅军老祖宗是1941年由日本皇军训练出来的,缅军是1942年初在泰国建立后,引导日军长驱直入缅甸打杀英军、破坏滇缅公路、扼杀中国抗日的;忘记1944年日本兵败如山倒,缅军摇身一变又成为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军等等等之类。但经“批评与自我批评”——这类健忘就剧减、也不重犯了。
   *现在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要鼓足浩然正气、再睁大火眼金睛,就看出大缅族主义独裁将军们唯我独尊、自私自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们反彬龙协议、反人类、打种族灭绝战争——誓要把所有少数民族赶尽杀绝而后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