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诸葛先生
[主页]->[新会员区]->[诸葛先生]->[天理不公啊!]
诸葛先生
·读《再次提醒》有感
·心性和境界见证一切
·千万不要相信所谓的网上捐助
·踏踏实实的抓紧时间救人
·善恶有报分毫不差
·迫害修炼人罪恶极大必遭天谴!
·元凶江氏四面楚歌将受控告审判
·站在正义一方为自己创造美好未来
·中共的喉舌就是这样造假的!
·江氏一定会在全民起诉的浪潮中灭亡
·最终面临被彻底清算的下场
·善恶有报的天理谁也更改不了
·善恶有报的天理谁也更改不了
·一人做恶全家遭殃
·能全身而退才是聪明人
·迫害佛法者罪不可赦必遭天惩
·人类生命的真正幸福之路!
·中共难道不是自曝其恶吗?
·中共迫害走向了穷途末路
·最大的民意
·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
·千万别相信欺世谎言
·我不会有事我有师父
·讲真相有利法器使更多世人得救
·将江氏绳之以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迫害给他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
·将迫害元凶江氏送上法律的审判台
·任你铁打的江山逃脱也是枉然
·从一个罪恶走向另一个罪恶
·不要因为处理不周影响法轮功的名誉
·那才是你将来最痛心的事!
·必将受到正义和法律的制裁
·江氏就与中共被定下要灭亡了
·诉江表现出了中国民众的勇气
·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上上策
·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上上策
·将江氏推上历史审判台势在必行
·这场悲剧不能再重演了!
·还人类一个公道
·让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都获得拯救
·国际朝野齐发声:中共必须停止活摘
·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呼吁政府切实采取行动制止这一罪恶
·这又能够说明什么呢?
·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太可恨了!
·生命就是受苦吃点苦算什么
·恢复精神信仰中华民族才会有希望
·我们帮助你们请继续努力
·把反活摘反迫害进行到底
·看看美国普通人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不要再做中共的陪葬品了
·正念对待一切
·中共完全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上了
·法轮功运动是现在人类最大的希望之一
·人们都应该来关注你们做的事情
·绳之以法还法轮大法公道
·抵赖也无法掩盖中共的罪恶
·历史将见证这一切
·应立法以便不助纣为虐
·请珍惜转瞬即逝的机缘!
·控告江氏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控告元凶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揭开中共“活摘”暴行的利器!
·罪魁祸首必将被绳之以法
·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赶紧停止逆天而行的迫害
·我们不接受中共的欺骗
·将这个迫害法轮功的首恶绳之以法
·热切盼望神韵更加发扬光大
·应当干预中共的国家恐怖行为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这是一台令人难以想像的舞台巨作
·中华儿女将永远记住这辉煌的一幕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法轮功很有感召力
·坚定相信师父不要再三乱法了!
·你们做的真好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谢谢您让我知道这件事
·要用行动来支持反对活摘器官
·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这是无法用人的头脑想象得出的罪恶
·看着你们就知道你们很好
·只有人心向善才会给人类带来希望
·我谴责中共的做法
·那只有听天由命了吗?!
·你们要坚持下去
·我要学法轮功
·这一日必将载入史册
·难以置信
·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这种情况仍然持续进行中必须阻止
·不能让它再继续发生
·选择了美好光明的未来
·回家还要好好看看
·非常不可思议
·你们是神界中国的代表
·让欧盟成员国为制止中共活摘暴行而努力
·做一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
·你们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支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理不公啊!

   天理不公啊!
   
   近年来,中共“喉舌”推出一位新的御用文字打手田雨为迫害法轮功鼓舌。称采访“自焚事件当事人”的情况,文中“自焚”参与者“薛红军表示,‘说我们是假的,天理不公,我们修了多少年啊,我从1994年就开始练。’”
   “策划天安门自焚事件主谋之一的薛红军,对自己当初如何与王进东等人密谋到天安门广场自焚记忆犹新。他说:‘当时我与王进东等一批法轮功弟子练功一年多了,从来没有出去过宏法’”,并称薛红军不断接到“网上发来指令”,最终决定自焚。
   然而给中共添麻烦的不仅仅只是不懂事的文字打手们,还包括不受中共控制的外国记者。美国著名的《华盛顿邮报》在2001年2月4日的头版头条发表了调查报道《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当众自焚的动机乃为加强对法轮功的斗争》。邮报记者菲力蒲.潘亲自到“自焚”身亡的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练法轮功。由于《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导迅速传遍海内外,影响到当政集团的声誉和“喉舌”报道的可信度。


   事实上,“喉舌”记者们给“组织”上添麻烦,也不是从“自焚”案开始的。在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为了配合中共在法轮功创始人的“生日问题”上做文章,田雨的“前辈”、新华社记者徐家军在《人民日报》1999年7月29日第一版报道,现年80岁的老人潘玉芳声称1952年为李洪志先生接生,并对47年前的这件日常往事“记忆犹新”,还记得当时的日期,并指责李先生“改生日”。为了加强可信度,徐家军还在报道中写道,潘玉芳还称当时注射了“催产素”。
   然而,催产素应用于临床,是1953年以后的事。不知这位老人1952年采用什么先进技术制造的催产素?据《不列颠大英百科全书》记载,科学家于1953年发现了催产素的分子结构,同年,在实验室成功地合成了催产素。首次人工合成催产素的美国科学家 Vincent du Vigneaud因此于1955年获诺贝尔化学奖。既然“喉舌们”言之凿凿地宣称潘玉芳老人“记忆犹新”,这恐怕也只能麻烦“组织”上和诺贝尔化学奖评选委员会商量补发诺贝尔化学奖给早在Vincent du Vigneaud就是用催产素的潘玉芳了。
   近年来,中共“喉舌”们又重新推出早已被揭露得破绽百出的天安门“自焚”旧闻,只不过凸显随着海内外了解迫害真象和“喉舌”造假内幕的人越来越多,中共的谎言也越来越难以为继,不得已只能冷饭重炒。
   替田雨们想想也是,中共谎言越扯越大,越大越难圆。不过这也是常识,即将被历史淘汰的中共当然知道,只不过骑虎难下,能拉一个陪葬的是一个;这个常识田雨们想必也清楚,不过为了眼前利益,宁可舍弃良知,把自己的未来与走向灭亡的中共绑在一起。这却让人想起那句老话:利令智昏。不知道田雨们深夜独自面对自己的良知,是否还有清醒的时候?
(2015/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