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曾节明文集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对南宋以来三次亡国的反思
   
     自南宋后期开始,中国本土王朝在外交上越来越僵硬,丧失了求生存的耐力和灵活性:南宋王朝,本在岳飞等人能战的基础上,靠了宋高宗赵构的“以战求和”战略获得生机、站稳脚跟,奠定了一百五十年的偏安格局。
     以议和得生的南宋,到了末年,竟不分青红皂白地以议和为耻:贾似道力主蒙元议和,并两次作求和尝试,不仅得不到南宋皇帝的支持,反而成了他后来遭弹劾下狱的“大罪”之一。


     试问贾似道有什么错?在军队打不过蒙元、连防守都捉襟见肘的时候,求和是唯一的生存之道。因为北胡的骑兵机动性和集权制度的高效率,长期战争是更不利于本土王朝的。况襄樊战役之前,忽必烈顾虑代价的高昂,并无灭宋的决心,大汉奸刘整两次吞宋的动议,在大都廷议上,都遭到蒙古贵族的否决。
     这时候贾似道求和有什么错?真正遗憾的应该是:贾似道求和没有成功!因为贾似道的求和若成功了,南宋就不会亡于蛮族之手。比南宋更弱的朝鲜,就是一个向游牧民族求和得生的成功范例。
     贾似道求和为什么不成功?是因为宋理宗暨后任皇帝都不支持他,且众多大臣都以议和为耻。宁可身死国亡,也不愿议和得生,就这么荒唐。由此可见:当时南宋朝野的观念和思维方式,已僵硬到什么地步!完全丧失了北宋暨之前“重名节更重生存”的灵活性。
     明朝就更加僵硬了,僵硬到连“南迁”(把首都迁回南京),也是见不得人的“羞耻”的地步,崇祯为了“名节”(面子),亡国丧家统统在所不惜,放着多条生路不走,一溜烟地上煤山自寻短见,终于成就了他“庄烈帝”的名节。
     只是,“名节”就那么重要吗?求生就那么耻辱吗?试问,如果“名节”徒然导致灭亡的化,“名节”还有什么意义呢?
     为什么自宋末以来,中国士大夫阶层的观念和思维僵硬到了荒唐的地步?主要是理学的影响:宋理宗崇尚理学;忽必烈别有用心的第一次把理学列为官学;明朝则尊奉理学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带来了为了“名节”,不惜亡国”的反智反生存效果。理学的“以理杀人”属性,导致了人道主义在中国的不断滑坡,在清朝催生出以曾国藩、李鸿章、叶名琛为代表的嗜血成性官僚。
   
     显而易见,人事以生存为首要原则,人死了,事业当然就终止了,且没有翻盘的机会,因此,死亡是最彻底的失败,而自杀就是自取最彻底的失败;而如果以妥协换取了生存,虽然暂时失利,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作为人事之一的政治,当然也以生存为首要的原则,如果妥协能够保住政权,则日后仍有翻盘制胜的机会:没有赵构对金的忍辱称臣,就没有赵昀的联蒙灭金雪耻;朝鲜李朝国王李倧当年若不对皇太极下跪称臣纳贡,首先遭薙发易服的,必是高丽民族,而今日韩国对中国也不会有更纯正汉文化的倨傲了。。。邓小平若不是数番对毛泽东检讨自辱,则根本没有“复出”的机会,必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生存既是人事最高原则,则所谓“名节”、“廉耻”都要服从生存的原则,为了“名节”自己寻死,或为了“廉耻”宁可亡国,都是错误的。以“忠孝廉耻”的名义,自取灭亡,正中外族入侵者下怀,满清为什么那么推崇南明的理学名臣刘宗周?就是因为拒遵薙发令的刘宗周,没有参加南明军队和抵抗义军,而是护发卫服在家绝食而死,刘宗周此种消极死法,与其说是“殉国”,不如说是“殉名”,满清推崇刘宗周,恰恰希望抗清的人效法刘宗周去殉名自尽,满清这种阴险的推崇,既可收减少了征服中国的阻力的目的,又做出了一副遵从理学的面目。
     生存既是人事最高原则,则议和不一定是耻辱,如果议和能够换来国家和政权免遭野蛮势力征服,则议和就是光荣。以这个道理看:历史上的主和派,不一定是卖国派(有可能是护国派),而历史上的主战派,也不一定是爱国派(有可能是害国派)。
     实事求是地看:身被骂名的主和派贾似道,其实是能臣和真正的爱国者,而决不是卖国贼。作为督师,贾似道亲自指挥鄂州保卫战取得了胜利;作为宰相,贾似道把南宋内政经济治理得井井有条,他的能力和智慧都高于文天祥,其实,没有贾似道,南宋根本支撑不了那么久;郑虎臣擅杀贾似道,才是真正的不忠不孝,郑虎臣道貌岸然地宣布:为天下而杀贾似道,实际上是为了他自己报私仇。贾似道死了不到一年,南宋就灭亡了。
     南宋末年,不遵从生存的最高原则,而是片面以议和为耻,所以导致中国第一次为蛮族彻底征服;尊奉理学登峰造极的明朝,更不遵从生存的最高原则,所以明朝亡国之彻底,也到了空前的地步——亡得连头发和衣服和汉语的口音(改为京腔),都被入侵的蛮族改了!
     以文天祥为偶像的蒋介石,一定程度也不遵从生存的最高原则,死硬不向斯大林求和纳土,结果错失了釜底抽薪挫败中共、保全中华民国大陆半壁江山、大半壁江山的机会,三年之间由二战大国领袖,沦落至台湾岛主的境地,诚可叹乎!
     七十年代,老蒋又坚持“汉贼不两立”的僵硬廉耻观,毅然退出联合国,结果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拱手让给中共国,诚可叹乎!
     1992年,邓小平对江泽民失去信任,只要软禁中的赵紫阳写给检讨,就让其复职总书记,但赵紫阳为了个人“名节”拒不检讨。。。结果让江贼民转忧为喜,睡梦都笑醒几回。。。诚可惜乎!
     2010年,流亡新西兰的民运人士贾甲声称要“回国面对中共”,毅然购票飞回北京,结果一下飞机就被国安抓走,押至山西判刑八年,为了“名节”,贾甲主动实现了中共对民运人士想要的“不准乱说乱动”的专政目的,诚无谓乎!
     这个沉痛的教训,反对派不应该忽视。要想搞垮中共,首先自己能生存、能“乱说乱动”才行。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六月二十四日于夏日清爽纽约州
(2015/06/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