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曾节明文集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许多人习惯性地以为:得民心者得天下,并由此出发,认定造反成功的刘邦、朱元璋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得民心,而造反失败的吴三桂、洪秀全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失民心;这种看法大错,其实得民心者未必能得天下,而不得人心者未必不能成功:
   
     战国时秦国大搞法家严刑苛法治国,在七雄中以野蛮著称,秦国得什么人心?但就是不得人心的暴秦消灭了东方诸侯六国;蒙元之入中原,屠杀掳掠甚于女真金国,把占领区人民分四等,赤裸裸大搞种族歧视。。。蒙元得什么人心?但就是不得人心的蒙元,消灭了优容的赵宋;“十月革命”后,列宁布尔什维克邪教匪帮共产杀人如麻,又大搞“余粮征集制”狠抠农民嘴里活命的口粮,是以市民、农民无不恨之入骨,列疯子一伙得什么人心?但就是这个不得人心的邪教匪党,得了俄国的天下,还赤化了整个东欧和中国。


   
     认定刘邦、朱元璋造反集团,比他们的造反对象得民心,确实在理;说满清比洪秀全得民心,仿佛有理;而说满清比吴三桂得民心,则明显没有道理:
     1673年吴三桂起兵反清时,广东、广西、贵州、湖南、江西、福建、四川、陕西。。。超过半个中国本部的官僚或士绅都闻风响应,甚至满清统治的心脏地区——河北,都一度密谋反叛,这能说明吴三桂不得民心吗?
     1673年已经是满清入关的第二十九个年头,这时南明灭亡已有十一年,此时吴三桂的造反,仍然得到多省官民的踊跃响应,它除了反映出满清对中国的薙发、易服、圈地、投充、闭关锁国、大兴文狱等等阴毒暴虐的统治,是何其不得人心之外,还能反映什么呢?
     
     其实,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之成败,除开“天命”的因素(既人无法把握的偶然性因
   素)以外,皆在于其造反战略的正确与否。
   
     刘邦之所以成功,首先是因为秦末起义联军采取了正确的反秦战略:前207年陈胜、吴广大泽乡首义后,虽则关东多地义军跟进,但秦朝仍有悍将章邯统领的七十万大军,且章邯统军接连消灭吴广和陈胜起义大军,气势汹汹。面对此险恶形势,项羽、刘邦等各路起义军没有采取割地称王的偏安战略,而是会盟联合,奉前楚威王之子熊心为共主,号楚怀王,并同心戮力、马不停蹄向关中进攻——直捣秦帝国的中枢大脑。
     这个战略采取,是灭秦的关键:因为当时虽然多路反叛,但秦帝国并为失去各个击破、镇压起义的能力,如果造反的诸路诸侯,起兵后采取割据一方、各自为战的战略,没有联合起来、乘热打铁、第一时间大举进兵关中咸阳,则随着时间的推移,优势将转到秦朝一方,因为秦朝是个高度中央集权制的帝国,不尽快将它斩首,它就会逐步调集全国的人力和资源进攻起义者,而起义各诸侯所割据的地盘,其资源并不足以抗衡秦帝国的进攻,因此必然被各个击破。
     而如果各割地称王的造反者自相内斗、火并,则会输得更快。
     吴广、陈胜死后,各路反秦起义军没有退缩、没有保守,而是前仆后继第一时间合力猛攻秦朝,令秦廷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而章邯所统帅的七十万大军,由于苦战不停、疲于奔命、损耗严重,终于在巨鹿为项羽军全歼。章邯大军的覆灭,意味着秦朝的灭亡成为定局。
     这才是刘邦后来制胜项羽,夺得天下的基础。若没有会盟、立共主、马不停蹄直捣关中的大战略,则断没有秦朝的灭亡,若秦朝不倒而形势逆转,刘邦恐怕死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当皇帝了。刘邦和项羽的汉楚相争,幸亏发生在秦亡之后,如果章邯还在镇压时候,刘、项就火并起来,那么历史也肯定会改写。
     由刘、项灭秦的例子,可以得出一个规律,要推翻一个中央集权制的大国政权,造反者就必须一鼓而上、乘热打铁、一举摧毁他的中枢大脑(即“斩首”)——即攻占首都,而一般不能搞割据,与其分庭抗礼、打持久战,除非你割据的地盘,比它统治的地盘更大、更富,因为造反势力基本上无法与中央政权拼资源、拼消耗。
     
     那么,为什么先割据火并、后北上灭元的朱元璋成功了呢?
     的确,朱元璋是先割据南京周边地区逐步扩张,然后先消灭了占据两湖地区的陈友谅集团、后消灭割据江、浙、苏北沿海地带的张士诚集团,再北上灭元。
     朱元璋这样做为什么行得通?难道蒙元不是中央集权制的大国政权吗?蒙元是中央集权制的大国政权,但请注意,蒙元在朱元璋割据扩张的时候,已经丧失了镇压江南起义军的能力:
     1354年,元军统帅脱脱指挥五十万大军(号称百万)镇压张士诚起义军,连战连捷,把张士诚军围困于高邮城,但元顺帝听信谗言,临阵撤换脱脱,导致元军军心溃散,反被张士诚打得大败,元气大伤,元朝从此丧失了镇压江南起义军的主动优势,只能被动防御。当时元朝在中国的统治,除华北数省之外,基本上分崩离析,元朝已经没有各个击破镇压起义的资源。
     所以,朱元璋可以放手割据、扩张、与陈友谅、张士诚火并,不再有元军主动来攻的忧患,也不存在与元朝拼消耗的问题。而且,在元朝从此丧失了镇压江南起义军的主动优势的情况下,朱元璋夺天下的主要障碍,已经不是蒙古人,而是陈友谅和张士诚了。因此,朱元璋必要先火并陈友谅和张士诚,才能北上伐元,否则,在一旦朱元璋伐元不顺,而陈、张在两肋捅刀子,朱元璋必死无葬身之地。
     在等到朱元璋消灭了陈友谅和张士诚集团后,他已经获得了富庶的长江流域大片地区,其手握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已经大大超过了元朝。他北上灭元已经胜券在握了。
     秦朝没有丧失镇压起义的能力,而元朝已然丧失镇压起义的能力,这就是刘、项起兵时和朱元璋起兵时的重大区别;因为秦朝没有丧失镇压起义的能力,所以刘、项起兵时不能搞割据,必须一鼓作气直捣黄龙,而元朝因为已然丧失镇压起义的能力,天下割据的局面已形成,所以朱元璋先割据、扩张,再北上灭元。
   
     
     朱元璋反元,先割据而后得天下;但三百年后吴三桂反清,企图效法朱元璋恢复中华,却落得个身死族灭的下场,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因为吴三桂起兵后的形势,与朱元璋当年起兵时的形势大不同,但在此形势下,吴三桂采取了错误的战略:
     吴三桂起兵后,连接击败清军,气势如虹,势如破竹,迅速取得两广、湖南、陕西大片地区,天下多地群起响应,驱除鞑虏,西安一役,吴军歼灭八旗军十万人,击毙满将蒙洛,清廷大骇,甚至有满洲权贵建议康熙北逃。半年时间内,吴三桂已占据了小半壁中国本部江山。
     但在此种大好的形势下,吴三桂却停止北进,差人致信康熙媾和,约以长江为界,与满清划界而治,而后,吴三桂又建都四川成都(国号周),对清帝国完全采取了割据的战略。
     另一方面,满清虽连战大败、丧师失地,但并没有丧失吴三桂镇压起义的能力,当时已经腐化的八旗军虽然已经打不过吴军,清廷仍有五十万绿营军(汉军)可供进攻吴军,而且满清握有的地盘、资源、人力仍然比吴三桂掌握的多得多。
     因此,吴三桂对割据的战略,就注定了他必败的结局,因为吴三桂割据的地盘,远无法与握有全国的清朝持久拼消耗。
     虽则吴三桂在建都成都后,仍打了一系列的胜仗,但战术的胜利,是无法弥补战略错误的损失的。吴三桂在第一阶段大胜、康熙一伙统治意志动摇的大好形势下,停止北进,给了满清以宝贵的喘息和调整之机,从而错失了推翻清朝、光复中国的机会。
   
     1674初的时候,在彼时清廷被打得晕头转向,其嫡系八旗兵已腐化不堪战,而汉族绿营兵因长期受防范节制,一时来不及调集遣用的情况下,如果吴三桂携第一阶段大胜之危,乘热打铁,统帅大军疾趋关中,再出陕西直捣北京的话,清廷根本没有能够阻挡吴军的部队,如是,康熙一伙除了逃出北京,窜回辽东,没有别的办法。满清是高度中央集权制,又是少数民族殖民伪政权,一旦皇帝和朝廷中央跑了,其地方政权必迅速土崩瓦解。
   
     可见吴三桂反清之败,不是没有获胜的机会,而是输在战略大错。所以,闻知吴三桂企图与康熙划江而治的消息后,正在云南的谋士刘玄初急信吴三桂,大声泣血疾呼吴三桂及早北伐,翻译成白话文即:
   
     诚值直捣黄龙痛饮之机,何故屯兵不进、河上逍遥,坐失良机,等待清四方之兵集结!?。。。如说待世子(指吴应熊)回来吗?我以为朝廷宁可失掉四海疆土,决不会令世子回归云南!夫弱者与强者斗,弱者之利在于行动迅速,而强者利于较量实力。。。如今云南系一隅之地,抵不上东南一郡。而吴越(指江浙地区)之财货,山(西)陕(西)之武勇,都集中在荆州、襄阳、长江、汉水之间,王按兵不进,想与清兵久持,这与弱者同强者较量实力、贫者与富者比赛财富有什么不同!
     但吴三桂对此大智慧泣血劝谏,置之不理、无动于衷,自知吴必败的刘玄初仰天长叹:“愿早生圣人,以安中华!”反映出他认识到:吴三桂非其人也!——吴徒有将才而无帅才,不是那种能够拯救中华的人。
     
   
     更加令人遗憾的是,吴三桂之后,洪秀全、杨秀清竟犯了与吴三桂一模一样的战略大错:
     1851年洪秀全金田起兵,太平军自永安突围北上,沿途响应者踊跃,攻占武昌后,一路摧城拔寨、连败清军,1853年春攻占南京,全歼守城满、汉军队,击毙两江总督陆建赢。此时,太平军总兵力已发展到五十万人、战船数千艘,清廷已经闻风丧胆。
     在此种大好形势下,洪秀全、杨秀清再次采取了割据的错误战略。杨秀清力主建都南京,一副偏安的姿势,洪秀全主张北进河南建都,比杨秀清要强一些,但最终“九千岁”杨秀清说了算,建都南京取偏安势。
     不是说不可以建都南京,南京乃“三吴之会”,宋以后一直就是中国经济文化人才最发达的地区,钱粮富足,能予政权有利的支持,问题是洪、杨在1853年春定鼎南京后,没有第一时间派主力大军北上,直取幽燕,而是只派林凤翔、李开芳,于当年五月统率偏师两万五千人自扬州出师北伐,在事关能否推翻满清这样的战略大行动上,只派少量偏师出战,可见洪秀全、杨秀清在战略上的昏聩!
   
     尽管只派少量偏师北伐,但林凤翔、李开芳的北伐军,仍然差一点就将咸丰驱逐出关外,北伐军的战鼓,将清廷震得摇摇欲坠!1853年八月,北伐军打进河北,满洲贵族胜保统帅的十万八旗军,竟然被两万多太平军打得落花流水,北伐军兵锋距北京近四百里,北京城一片混乱,一夕之间逃走三万多家,伪咸丰帝一度准备逃往承德,满洲权贵纷纷出逃、或作出逃准备,此时的清廷,无兵可用,无将可派,只得急召科尔沁草原的蒙古亲王僧格林沁率数万蒙古起兵,前来救驾勤王。。。可惜这时候林凤翔犯了一个大错,没有抢在僧格林沁蒙古兵到来之前,第一时间进攻北京,而是改攻天津,打算攻下天津后,再由天津进攻北京,林凤翔的错误,给了满清宝贵的喘息之机,导致战局逆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