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逼格”問題》]
逸风文集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任協華:逃亡的征程--—逸風詩歌評論
·逸风:中国鬼子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逸風译诗之Sharing The Booty
·感想之一
·《掩面而過》
·《幫兇者必無所救贖》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為什麼說啟蒙是一種可笑的行為?
·《我观徐水良----談談一具中了毛毒的海外僵屍的持續醜陋表演》
·大陸啟蒙運動已喪失任何意義!
·假基督徒阿珍的婊子文化的表演力问题!!
·谈一下那些追求“食色”的垃圾国民!
·中国人的优秀基因基本上已经丧失完毕
·实践不能检验真理
·作为垃圾中的战斗鸡的克氏!
·十面霾伏,如何淡定?------聊一聊万里尘飘的中国梦?
·《從烏坎事件觀看正義和公平問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逼格”問題》

《“逼格”問題》
   
   “逼格”和“活摘”一樣都是現代語境裏的產物。華佗的那個時代,小喬大喬都很魅力無窮,引發多少文人騷客的讚美,男人也很蛋定,女人的逼格也很高。男人可以做到樂不思蜀,劉嬋之類的男人們,的確給我們當代的男人們樹立了一個高大上的形象。所以,李剛們都很擔心自己的孩子們被高大上了!男人們的這種傳承數千年來絡繹不絕,前赴後繼,蔚為壯觀。
   
   剛才提到華佗的那個時代,其實,做大夫做醫生的良知還未滅,和今夕的無良醫生們對比,羞煞古人!其實現在想來,當年華佗大可不必被曹操砍頭,可以穿越到今天,看看當今盛世的醫生們的所作所為,當場羞死,倒是一個不錯的場景設計。

   
   所以,建議諸位不要學貫中西,也不要縱論古今。比較一下古今中外,深切感到今不如昔,中不如外。此時就是自己給自己過不去。如今被洗腦的和自幹五的,都會說我的思維存在巨大的問題!“錦衣衛”還會認為我屬於陰謀山巔罪,交給寶寶們處理我。
   
   所以,諸位經常見不到我的文章,被和諧是主要原因。我希望取得認同我觀點的人們巨大的諒解,謝謝諸位!謝謝海內外的來賓兩岸三地僑胞和關心自我建設的朋友們!
   
   其實逼格乃是一種自我的牛逼哄哄,表示自己在領導們的無微不至的關懷下正在茁壯成長。
   
   我們的領導人念著身邊秘書寫好的稿子,晚上睡著楚楚動人的小秘們,搖晃著腦袋,拿著大把的鈔票送人(就是不送你們這個逼民屁民們),他們高大上了,偉光正了,你的逼格頓時也高大上了許多,是不?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論述的內容的是“國學”也是一個陰謀。有根有據的,讓人不得不相信,國學果然是一個陰謀。最近經常談到前後三十年的互不否定的問題,我覺得也真沒有什麼可以否定的!前後一貫始終的,何必多此一舉!你以為魔鬼擺個天使模樣的POSE,就變成你的上帝了?
   
   最近喜歡看北朝鮮的小學教科書,感受一下當年我在西朝鮮時候所受到的從小學到大學裏的教育,真是好像又回到了從前,再回首,荊棘密佈,雲遮斷歸途!
   
   我們最親愛的朋友、偉大的導師金正日同志說:
   
   “我的工作還很緊張,全世界都需要我,也需要你們。美帝國主義在臺灣的走狗陳水扁正在積極策劃侵略中國,中國人民是我們的友好鄰邦,當年美國入侵中國時,我們朝鮮人民曾經給予他們無私幫助,中國人民現在還是感恩的。”
   
   原來金正日他們家才是高大上偉光正的發源地!世界人民都原來被蒙在鼓裏了!
   
   想當年我是學習著《誰是最可愛的人》長大的,當時義憤填膺,激動的淚水從我的髒乎乎的小臉蛋伴隨著鼻涕哈喇子一起流了下來。現在回頭一想,我是要感謝作家魏巍還是要感謝孜孜不倦的老師們?這的確也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不過,自從上次我從高大上的臺階上摔倒後,我感到我的腎功能急劇減弱,本來還想著領導身邊CCAV的女主播意淫一下,現在全然力不從心了。所以我的近期目標就是:盡力保護好自己的腎功能;但是看了以下一些文字,我還是感到很擔心自己不甚強大的腎的安全。保護腎的確已經成為一個很嚴肅的正經的問題了!
   設置一個命題:如果領導的確需要我的腎的時候,我是否有不服從的權利?
   
   哈耶克的理論唯利是圖是個體人的價值觀的體現。這與當下領導所提倡的人生價值觀完全相左,又是一個選擇題的問題。領導讓你發揚高度的集體主義精神,做共產主義事業的接班人,當年入隊入團入黨的時候,你不是舉起了拳頭宣過了誓的嗎?除了為高大上的事業奉獻終生之外,還要隨時為了保衛組織而犧牲。如果組織要你獻出你的腎,按照組織的要求,你應該必須遵照執行的!
   
   現實的情況是,我看到很有組織的人耀武揚威,而且最近我們的原國家領導人紮堆進了秦城,與我的一些朋友們關在一起,真不知道我的朋友們是否受寵若驚?其實,他們本瞧不起我們這些不願意與之同流合污的屁民們。
   
   你要知道,他們真的對我們沒有多大興趣,除了你的服從和你的腎。
   
   在專制體制下每位個體都是犧牲品,服從就意味著你就是奴隸,做奴隸的不僅僅是肉體上被奴役,靈魂上的奴役對個體的傷害更深。他們對地球的專政以及對於人類思想上的改造津津樂道,他們更多地利用普羅大眾為其目標服務。所以,其他的意識形態的存在必然成為他們的威脅。基督教是他們的頭號敵人,因為被奴役被改造的人有很多的疑慮都會在聖經裏找到最強有力的支持。比如,羅馬書十三章九到十節“ 像那“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貪婪”,或有別的誡命,都包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 愛是不加害與人的,所以愛就完全了律法。”按照這些教導,就不應該傷害任何人。但是依照他們的說法,那些地主富農就應該槍斃,那些知識份子就應該被搞臭搞死。聖經裏教導我們不可拜任何偶像,但是他們卻要樹立各種偶像標兵榜樣讓我們學習效仿!
   
   所以,在這片土地上的每個人都已經成為暴政體制下的犧牲。不管死掉的還是活著的,都深受其害。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員警城管可以隨意侵害人權,黨衛軍的作用就是將槍口對著學生們,對著自己的國民。有一個兵種叫做武警部隊的主要作用乃是對內的不是對外的!不是最近國防部發言人回答記者時候聲明?他們所製造的武器不針對任何別的國家;隱含的意思就是這些生產出來的武器只能針對自己的懦弱的國民了!畢竟,這些屁民逼民真他媽的賤,逼格本身就不高,人家非要把你們當回事,還要製作更多的精尖武器煞費苦心對付,感覺的確有被看重的感覺!感覺有了,就期待這個抽送過程後的高潮了!
   
   其實,我們這些被他們提高逼格的逼民們,腎的功能本身就可能會有弱爆的危險。包括你身上造血的脊髓,也已經很微小了。君不見越來越多的小孩子們得白血病糖尿病嗎?知道原因嗎?因為家長很驕縱孩子們喝飲料,喝所謂的乳製品。這些工業食品有幾個沒有超標的添加劑?
   
   此時,面對廣大的可憐的逼民屁民們,說一聲:活該!
   
   為了獲得暫時的安穩,為了獲得暫時的土地賠償費不惜出賣良心和賴以生存的寶貴土地以獲得暫時的腰包和口腹的快感,沒有鑒別地往自己的肚腹裏填充著天朝的食品飲料垃圾;沒有大腦的人,不要在這裏哭哭啼啼博得人們的憐憫。因為你們本身就不值得憐憫。你們只配充當這個體制的犧牲品。
   
   可憐的是這些犧牲品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充當了犧牲,這種弱智型的犧牲上帝不會很喜歡的!
   
   所以,現在我已經站在了他們和他們治下的十數億人民的對立面了!
   
   他們會高聲聲討,並罵你是賣國賊,漢奸走狗。這個讓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時代熱火朝天的景象何其相似。
   
   其實,我和你們不同:因為,我一直在努力爭取我的良知決定權!
   這些高逼格的屁民們,當你們連自己的腎也決定不了的時候,不知道你們還能決定什麼?自己身上的腎就不是你自己能夠決定的。所以,我們稍微觀察一下周圍,可以發現: 學者老鬼在南方週末發表文章《李九蓮案始末》,講述了李九蓮被活體取腎的悲慘結局。其中提到一件令人極為震驚且痛恨的事情:
   
   “除了一群蟻螻在這具屍體亂爬亂鑽外,沒有人理會這具血肉模糊的殘骸。……最後還真有一個人對這具開始發臭的屍體產生興趣,是贛南機械廠的退休老工人何康賢。他把李九蓮的乳房和陰部割了下來,帶回家享受。”
   
   其實,我想在這裏鄭重告訴大家的一個事實就是,我們這個專政國度裏,患有奸屍嗜好的人還有很多!所以,我說“抗日”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你無法抗日,連你死後也有可能被日的可能!你如何抗?小兵張嘎子的子孫的抗日能力很值得懷疑!
   
   還有一個女同胞名字叫做鐘海源的,也因為我們的領導需要她的腎被活體摘取。看看下面的記錄:
   
   “醫院通過部隊領導轉告行刑的一位副營長,不能一槍打死,要留活體取腎。
   
   據行刑人員講:他把鐘海源提上卡車時,覺得她體重也就五六十斤,象個七八歲的孩子。因長期缺少陽光,她的皮潔白的幾乎透明,臉上淺藍色的毛細血管都能看見。
   
   為了保護好她的腎,遊街時,一個頭戴白口罩的軍人示意押解人員按住她,從後面給鐘海源左右肋下個打了一針。那針頭又長又粗,金屬針管,可能是給大牲畜用的,直紮進她的腎臟……竟然連衣服也不脫,隔著短大衣就捅進去,鐘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劇烈地顫抖。
   
   到了刑場,架到指定地點,副營長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槍,然後由早已等候在那的幾個醫務人員,把她迅速抬進附近一輛篷布軍車,在臨時搭起的手術臺上活著剖取鐘海源的腎,一縷縷鮮血溢滿了車廂底版,滴滴嗒嗒濺落在地上。也許是車廂裏太滑,一位軍醫用拖把來回擦著底版上的血,之後又擠進一個塑膠桶裏,幾次之後,竟盛滿了半桶血。”(來源:南方週末)
   
   當我們的領導們日理萬機,尤其是本身腎不能不能招架CCAV眾多的女主播的時候,腎功能衰退甚至衰竭的時候,其實是很需要我們的腎頂上去的。所以,有國罵說,頂你的肺。我覺得還是頂住自己的腎要緊,也不對,如果領導要求要的是你的肺的話,你還是頂好自己的肺吧!
   
   如果說上面兩則關於腎的故事是在偉大英明的前三十年的時候發生的事情的話,現在有個光輝偉大的指示說,後三十年不否定前三十年。我覺得我後三十歲否定我前面30歲的成長經歷,的確有很大的難度,何況我自身是一體的,如何否定我前三十年所經歷的一切事情? 不過後三十年裏發生諸如此類的事情也不少。網路上有一篇名叫《“活摘”謠言追蹤》的報導,徹底地否定了法輪功分子對我黨我國人民的污蔑,起因是這樣的:
   
    “2006年3月9日,法輪功大紀元網站重磅推出了對所謂證人皮特(PETER)的採訪稿《瀋陽集中營設焚屍爐售法輪功學員器官》,掀起了“蘇家屯集中營”謠言的幕布。這篇採訪稿聲稱在中國瀋陽蘇家屯血栓病醫院(即遼寧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療中心)內,有一個秘密集中營,裏面關押著6000多名法輪功人員,其中三分之二已經死亡,並被割取身體器官後投入集中營內的焚屍爐焚燒。他們的身體器官隨即被非法出售到全國各地以及境外。”
   
   然後,我們的媒體馬上進行的闢謠,並要求全國各地的領導幹部死後要捐獻器官。這一舉措的確讓很多人匪夷所思,一個老死的領導幹部的腎器官肺器官不知道裝到另外的領導幹部身上是否還能支撐幾日?不知道他們認真計算過!
   
   最近網路上爆出的聶樹斌案件,讓更多的線民認為目前當年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英文老師章含之的腎就是來源於聶樹斌體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