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叶国强
[主页]->[现实中国]->[叶国强]->[义愤填膺指控中共伪政权]
叶国强
·叶国强和常诚北京峰会留念
·95事件受难者叶国强要求国家赔偿
·95事件受难者叶国强要求国家赔偿
·国殇民难
·国殇民难
·抗议谴责以民为敌的共产党
·党国拆迁砸抢百姓我屡成罪囚谁之过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敬请领导审处
·敬致奥组委取消中国申办冬奥会资格的血书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敦请国家机关纠正冤假错案
·诚邀中共各级领导扪心自问
·诚邀中共各级领导扪心自问
·打倒祸国殃民的共产党
·党国拆迁砸抢百姓我屡成罪囚谁之过
·公民叶国强的指控与宿愿
·寄托军民阻遏中共倒行逆施的倡议
·寄予中共新一届首长建树功德
·敬告社会各界人士
·境遇政府残害的叶氏三家控诉冤屈事实简介
·抗议游行静坐示冤申请书
·控诉声讨祸国殃民的中共
·匡救危如累卵的中共政权
·《朋党丹墀行》
·普世价值人权大于主权;世界共识消灭专断暴政
·请不要做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自杀行为
·请中共执政党明教人民的质询
·人民憎恨政权裙官倒行逆施
·探析以残暴著称的中共政权
·痛斥中共敛财惯例:“打砸抢”的屠民暴政
·维权人叶国强诉求心愿
·闻听共产党又来了民众就心惊肉跳
·叶国强诉求说明
·我陈诉事实原委呈请党和各界义士酌定是非
·维权人叶国强诗29首
·写给党和政府各有关部门的一封公开信
·严正抗议官府暴政虐民的声明
·叶国强致中共各级党和政府的通告
·愿中共吏治认罪悔改弃恶从善
·质询党中央及一府两院的敦促书
·致党中央政治局、北京市委、市政府请愿书
·致中共党首胡锦涛的公开信
·致中共各级党和政府的严正声明
·中共极权施政贯彻白色恐怖
·请鉴识中共党和政府的实质
·义愤填膺指控中共伪政权
·投诉书
· 致党和政府救助申请
·叶国强向赤胆捍卫人权的律师们致敬
·致中共中央和国家司法机关的进谏
·请求奥巴马总统准许我赴美避难
·天大地大不如中共政权职能大
·民众悲号溢于言表
·民谣简述中国特色
·中共治国暴戾成性激起民愤
·劝谏中共将功赎罪惩腐慰民
·痛斥禽兽不如的共产党
·没有共产党 人民的安生
·家破亡残惊天宇 青丝诉熬白发生
·谨防触犯国法和祸及满门党的规矩
·智勇双全定能克敌制胜
·追思蒙冤警察田兰娣妹
·特色中国
·中共禀性
·中共藏污纳垢 民众怨声载道
·民心所向 改朝换代
·民心所向 改朝换代
·致中共政权机关的质询望明示解答
·邪恶恐怖是中共执政的专长
·邪恶恐怖是中共执政的专长
·掠劫民财杀戮维权义举是中共禀性
·掠劫民财杀戮维权义举是中共禀性
·依法维权三步曲 冤狱酷刑断头台
·向敢于剖析共产党的任志强致敬
·《两会 感悟》
·奥运晦民生拆迁惠阿党
·墓祭悲愤传檄党
·忧 国 忧 民
·贪官污吏作恶多 民众悲愤向党诉
·致境遇过中共毒手惨怛于心的党首习总书记诉求
·向倡导依法治国的习近平总书记申冤
·党勿以耻为荣
·屠民掠财属中共团伙党纲政风的冰山一角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恪守道义斥责劝诫党政
·奸淫掳掠是党专业技法,信奉耶稣是我专诚志向
·怒叱中共灭失法理暴政虐民
·申诉请愿书
·党要革新修过树德恪守道义解民陈冤
·强征暴敛残害民众 不在党反腐之内
·强征暴敛残害民众 不在党反腐之内
·百姓纳税供公仆不如养猪狗
·快见天日了 游民亢奋
·官吏枉法图财害命,家破人亡盼党解救
·共党特色奸杀抢
·共党特色奸杀抢
·共党特色奸杀抢
·幽灵披画皮 暴恐霾九州
·请鉴党国“寻滋颠政犯”的由来
·揭示庐山真面目
·维权人叶国强向党进谏
·我陈诉请愿承待党和政府审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义愤填膺指控中共伪政权

   义愤填膺指控中共伪政权
   
   ——劝谏中共克己复理方可天下归人焉
   ——切忌用屠戮掠夺民众的暴政来立党威权
   ——杜绝枉法私刑平反冤假错案是党革新的要素


   
   中共首脑习近平、总理李克强、纪检书记王岐山三位掌印:
   
   我是原北京市宣武区平民叶国强,因国家申办奥运会获准,我居住的天桥地区需危改整治,经宣武区政府联合直隶区政府产业的宣武区房屋拆迁开发公司和区市政管委在国家利益重于人民生命的主旋时政催产下,公示并实施了“先拆迁后安置”政策,在没有给予被拆迁人任何安置或补偿甚至国内非典疫情肆虐之际,被行政强制拆除了我家早年自筹工料盖建赖以栖身的三间自住房屋(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3年高刑终字第685号裁定书经审核予以确认坐落在天桥光明里九楼下有三间自建自住房屋归属我私有,03年5月2日我与宣武区市政管理委员会签了其中一间拆迁协议,领到拆迁加补助款共计十一万五千元。请鉴证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编号3-7-083协议白纸黑字注册证实我领到到手的拆迁补偿款只是其中一间)和另外两处经政府多部门为关顾视力残疾的我和重度智障的我爱妻生活批准由我们出工出料盖建的两处缴纳占地费和经营税等诸多工商费的就业经营用房。时至今日境遇宣武区政府强制拆迁肇事已过十余年,政府对遗留没有给予补偿或重新安置早就拆除我的住房和经营用房,搁置旷久实存事宜没有任何解答。我不懈逐级的向党和政府相关部门申诉寻求公理,竟没有哪一级党和政府部门给我答复,唯一所获既接踵遭朋比为奸的党阀政要授意,被昭彰白色恐怖中共执政治国特色恣意枉法私刑抓进监牢。我不知新一届中共三位领导如何判定属下举措是否合法,是我无理取闹寻衅滋事!还是政府违法犯罪?我敬待三位领导明教的同时恳望社会各界人士评断政府与我弱势百姓谁是谁非!
   我以上陈述原宣武区政府实施行政强拆逼迁的事实,我认为是政府滥权执法强奸民意,侵犯人权,确当归属反人类文明进步的暴行,党至今认同多方袒护负有不可推卸的渎职罪责。但官府为国家举办奥运会,做出通权达变的决策也算情有可原,我和广大群众同心共识放弃个人权益相忍为国。
   政府不仁不义的强拆逼迫分别系重度持有证件残疾人的我夫妻带着当年在校读书的孩儿,汇同我兄长一家人找到被政府人员做人质后致伤头破血流置身荒郊奄奄一息的八旬老父亲和慈母,不禁悲愤万分。我叶氏独立户主的三户家人都只穿一身夏装被政府调派的壮汉强行挟持出强拆现场沦陷失家丧业餐风露宿的厄运。这就是中国百姓在寡头政治制度下哀鸿遍野忍辱惨生的真实缩影。
   原宣武区地方党政官员采施强暴的手段,将我被拆迁当事人全部置身强拆现场警戒线外,随即履职尽责蜂拥而上兑现:“国家举办奥运会不要百姓一分钱”的诺言,请调阅宣武区人民政府回复吴青代表建议的北京市第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平类)第599号办理报告(A3)政府答辩在对我们房屋拆迁过程中:“严格依照法律法规进行”实则“打砸抢劫杀人越货”预定的强拆程序,我叶氏三家私有合法财产除被砸毁、抛弃拆迁废墟招致拾荒者喜出望外车拉肩扛外,政府装车拉到自己派人看管的我家财物至今没有归还,仍被政府非法侵占。或许核心的意识形态江山是他们打下来的,所以别说人民的个人财产乃至生命都可恣意处置。宽厚的民众只是营私舞弊的中共倒行逆施下任其宰割的奴隶,在此我向国际奥组委郑重进谏敬请采纳:“取消中国申办冬奥会的资格,是贵委为减少中国人民失耕丧业家破人亡之灾做出的千秋功绩,因为2008年党国承办的奥运会给弱势百姓造成不胜枚举多方面巨大灾难” !!!
   境遇政府触犯国法野蛮强拆逼迁并趁势打家劫舍,将我们全部家人扫地出门后我和兄长叶国柱一家人就选择相信党和政府会主持公道的维权方式,从中共最基层的天桥街道办事处逐级诉求至党中央。岂料至今已十多年不懈的走访、信访陈述冤情,竟然杳无音信,03年至05年底这段时间党和政府职责部门拒绝受理政府行政强拆案。06年王岐山领导担当北京市长后才开通了市长信箱受理百姓诉求,但上网查询我们合法正当实事求是且附有证据的诉求现今还是市府处理中的悬案。另有从09年原宣武公安分局党委与合并后的现西城公安分局党委经派专组人员查实核证我的诉求确系政府应遵法依规给予解决多次上呈两区委、区政法委等部门的建议公函辅助,也没能促成地方党政领导推己及人在国家法规框架内化解我上述被推宕多年的申诉冤案,甚至到今天没有一位区政府主责领到接待我或回复我的请求!!!
   在党权至尊取代法规道义黯然的政局下,弱势民众仰望享有民主人权保障唯是一场黄粱梦。真实的社会地位远不如鸡猫狗兔都有法护佑,正可谓:“党为刀俎 民为鱼肉”。遭遇党阀裙官强奸不可呼救,否则即刻就以扰乱公共秩序、寻衅滋事、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私刑投入监牢,或被押进精神病院算是惩戒。若是执着依法抗争随时会在人间蒸发,甚至也可株连亲属玄奥死亡,这是我和家兄在依法据理向掠劫我们的地方党政追索私有财产,虽至今没有偿愿但都亲身经历的实事和感悟。我兄因向公安机关呈交了国家宪法赋予的权利和义务抗议政府暴政虐民的游行申请即被枉法治罪寻衅滋事判刑四年,冤刑届满未出监狱大门又被押解回京还以同一事由再次逮捕……;我因诉求无门悲痛失望跳金水河自尽获救后被判寻衅滋事罪坐牢两年,又因上网据实控诉又连同此前因饥肠如鼓向路人乞援被刑拘过的侄子一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我们所遇一府两院枉法实在是罄竹难书,最令我们悲愤的是我们为党国辛劳了一辈子的老父母因政府滥权施威强拆没有给予补偿或重新安置只得自费租房将养生息于多年颠沛流离中去世,给我们造成万劫不复的灾难。
   我向广大民众倡议竭诚与新一届真心从严治党,惩腐安民的习总书记为首党中央联盟舍生取义,誓将党政内祸国殃民的邪恶势力绳之以法共赢正气浩然的新时尚。我决意不惧粉身碎骨与大家向反人类的贪官污吏血战到底。
   
   
   西城区维权人:叶国强
   联系电话:13611075281
(2015/06/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