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 北京6·18投票的兩大收穫 【寫於香港2015·6
严家祺
·中国社科院『前身』学部文革简史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克里米亞戰爭與中俄邊界問題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赵紫阳、1989和“六四”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三个世界:物质世界·观念世界·规范世界
·嚴家祺:什麼是“規範世界”?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股市汇市、财富转移和全球资本流动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6·18投票的兩大收穫 【寫於香港2015·6

北京6·18投票的兩大收穫


【寫於香港2015·6·18表決的第二天】


嚴家祺


    去年9月28日以來的香港『佔中』運動,實際上到今年6月18日,可以說結束了。這是香港歷史上,規模巨大的民主運動。就像1989年的『天安門學生運動』一樣,被中國專制政權視為『動亂』。一個專制政權在不妥協、不讓步的情況下,企圖用和平手法『平息』一場規模巨大的『動亂』,幾乎是不可能的。然而,2015年6月18日的香港,出現了人類政治史上的『奇蹟』。
    香港立法會在強大的『街頭政治』壓力下,七十位『議員』,無論是『民主派議員』,還是『建制派議員』,在投票的時候,都不得不面對自己走出『立法會』大廳後,如何面對街頭群情激憤的、抗議的民眾。6月18日出現的事實是,『街頭政治』壓倒了『代議政治』。北京的專制政權,不費一槍一炮,和平地結束了從去年9月28日以來的街頭『動亂』,而且實現了一個專制政權夢寐以求的目標——把中英談判時因雙方妥協而達成的『擴大選舉人範圍』的『成果』,在『抗議示威的民眾』的歡呼聲中,收了回去。

   

『街頭政治』是『代議政治』效率低下的產物


    香港參加抗議的民眾突然發現,在取得『空前勝利』的背後,不知道何年何月,還要經過多少次『街頭抗議』,才能實現『香港500萬選民直接選舉行政長官』目標。本來,2017年的500萬人的選舉,即使『候選人』受到控制,香港所有選民都可以投票,到再下一次選舉行政長官,香港500萬選民,完全有智慧、有能力來改變『候選人』受控的情況,但『街頭政治』的『英雄們』,不能控制他們深藏內心的『專制人格』,以『爭取民主』的名義,拒絕傾聽一切不同意見。這些『英雄』有朝一日掌握國家大權,能夠傾聽不同意見嗎?能實行民主嗎?
    結社、集會、遊行、示威是香港《基本法》規定的基本權利。當『街頭政治』在行使這種權利、表達民意時,起着良好的作用。『今天發生在香港的『街頭政治』,與歐洲歷史上的『街頭政治』、與當代『欠發達國家』的帶有暴力因素的『街頭政治』,已經有明顯不同,是『和平』、『非暴力』的抗議、示威。但『街頭政治』從根本上說是『代議政治』效率低下的產物。如果議員的選舉能夠比較充分地反映民意,如果議員在議會中有不受『街頭政治』或『專制政權』任何壓力而自由地發言、投票,那麼,街頭政治就會不起多大作用。今天的香港沒有民主,但有法治、『代議政治』有一定效率。然而,6月18日這一天,香港立法會的所有議員,受到了『街頭政治』的空前巨大的壓力。
    1989年北京的學生運動,是中國沒有『代議政治』的產物。如果1989年萬里回到中國後,能主持『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召開,通過民主和法制的道路解決問題,『六四大屠殺』就不會發生。正是江澤民,阻止了萬里回北京。今天的中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仍然不能發揮『代議政治』的作用。這是中國『街頭政治』和群體性事件層出不窮的原因之一。
   

法國大革命出了獨裁者


    在農業經濟佔主導的國家和地區,大規模的『內亂』表現為宗教異端運動或農民起義。太平天國、義和團運動、毛澤東的農民革命就是中國近現代典型事例。工業革命以來,歐洲出現了『街頭政治』。馬克思時代的1848年革命是典型事例。今天的中國處在工業革命時代,嚴重的兩極分化和社會不公,使中國,包括香港在內,正在步歐洲『街頭政治』的後塵。
    在當代信息自由傳播的國家或地區,在媒體反复報導的情況下,媒體會不斷地『放大』一個人的『實際價值』,產生金融領域的『乘數效應』,形成『高價泡沫』,誤導『街頭政治』的發起者、帶頭人,使他們以為自己比議會議員、比學校老師和自己的父母,還要高明、還要有『政治遠見』,他們自我放大、一意孤行,不聽父母、老師勸告。法國大革命的『街頭政治』出了血腥的獨裁者羅伯斯庇爾,馬克思謳歌的『巴黎公社』出了無數街頭暴力。『街頭政治』出不了『少年英雄』。華盛頓、林肯、孫中山不是『街頭政治』造就的。一個人的『實際價值』是以他對社會、對人民的貢獻來衡量的,如果因媒體的報導而遠遠高於『實際價值』,就像『股市泡沫』一樣,『街頭政治英雄』遲早要回到他的本來『價值』。香港的『少年英雄』們,如果你們有政治抱負,請離開街頭,爭取成為香港立法會議員或未來的行政長官。
    從社會學角度看,『街頭政治』與『股票市場』一樣,到一定時候,會發生愈來愈激烈的『從眾現象』、『追風現象』,『街頭政治』的參與者與『股票市場』的投入者類似,會愈來愈高估自己和自己『持有物』的『價值』。他們看不到整個地區或整個市場的總體狀況,只看到自身被媒體或市場『抄』出的『泡沫價值』。他們根本不注意有人通過中央銀行和金融系統在濫發貨幣,根本不注意中央政府利用國家大權在作『宏觀調控』。大多數『街頭政治』的參與者的行為與股市『散民』類似,到『街頭政治』與『股票市場』的風暴停息下來時,發現自己一無所有,他們的財富和利益被少數人掠奪去了。當然,『街頭政治』和『股票市場』是有根本區別的,『街頭政治』的發生是因為市民無法通過議會影響政治,是因為出現了愈來愈嚴重的兩極分化和社會不公,『街頭政治』的參與者中不乏有理想、有抱負的熱血青年,而『股票市場』的參與者幾乎都是經濟學意義上的『投機者』或『套利者』。
   

《基本法》的兩重性


    香港不同於中國大陸,香港有長期的法治傳統。香港《基本法》有兩重性。《基本法》的主要方面,反映了鄧小平、趙紫陽時代中國政府的意志,也反映了英國政府對1997年移交香港治權的主張。香港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基本法》的規定是中英兩國政治妥協的產物。這些條款,不是靠『街頭政治』可以改變的。《基本法》在起草過程中,特別是在1989年『六四大屠殺』後,北京『塞進』了諸如23條這樣的條款。如果說要修改《基本法》,也有必要按法定程序修改。
    『代議政治』是國家政治穩定的制度保障。這裡不談正常的、無可避免的小規模的街頭抗議運動。2008年9月,美國政府提出7000億美元的《問題資產救助計劃(TARP)》,在金融大海嘯時刻,不是不可能會引起美國民眾的大規模抗議風暴,由於這一法案遭到眾議院的否決,美國民眾知道,無需自己走上街頭,有議會為自己說話,所以,美國不會發生『天安門或華盛頓廣場事件』,不會有『佔中運動』。在TARP被議會否決後幾天,議會還是通過了稍作了修改的救助法案。
    在今天中國和香港,由於沒有民主,大規模的『街頭政治』不可能消失。北京對維權運動打壓、對『訪民』的『截訪』,只能適得其反,造成更大的抗議運動和政治危機。面對專制的北京政權,香港人民在支聯會、民主黨等政黨社團的倡導、引導、領導下,一年又一年地舉行悼念、紀念『六四』的集會、遊行,2005年的七一大游行迫使港府停止23条立法,這些都是表達民意的、和平的、維護香港法治的集會和遊行,這種『街頭政治』,對中國大陸政治產生了無可估量的、巨大影響,這與曠日持久的『佔中運動』並最後導致6·18『奇蹟』是有區別的。 (寫於2015-6-19 Washington DC郊區)
   

【寫於香港2015·6·18表決的第二天】


嚴家祺


    去年9月28日以來的香港『佔中』運動,實際上到今年6月18日,可以說結束了。這是香港歷史上,規模巨大的民主運動。就像1989年的『天安門學生運動』一樣,被中國專制政權視為『動亂』。一個專制政權在不妥協、不讓步的情況下,企圖用和平手法『平息』一場規模巨大的『動亂』,幾乎是不可能的。然而,2015年6月18日的香港,出現了人類政治史上的『奇蹟』。
    香港立法會在強大的『街頭政治』壓力下,七十位『議員』,無論是『民主派議員』,還是『建制派議員』,在投票的時候,都不得不面對自己走出『立法會』大廳後,如何面對街頭群情激憤的、抗議的民眾。6月18日出現的事實是,『街頭政治』壓倒了『代議政治』。北京的專制政權,不費一槍一炮,和平地結束了從去年9月28日以來的街頭『動亂』,而且實現了一個專制政權夢寐以求的目標——把中英談判時因雙方妥協而達成的『擴大選舉人範圍』的『成果』,在『抗議示威的民眾』的歡呼聲中,收了回去。

『街頭政治』是『代議政治』效率低下的產物


    香港參加抗議的民眾突然發現,在取得『空前勝利』的背後,不知道何年何月,還要經過多少次『街頭抗議』,才能實現『香港500萬選民直接選舉行政長官』目標。本來,2017年的500萬人的選舉,即使『候選人』受到控制,香港所有選民都可以投票,到再下一次選舉行政長官,香港500萬選民,完全有智慧、有能力來改變『候選人』受控的情況,但『街頭政治』的『英雄們』,不能控制他們深藏內心的『專制人格』,以『爭取民主』的名義,拒絕傾聽一切不同意見。這些『英雄』有朝一日掌握國家大權,能夠傾聽不同意見嗎?能實行民主嗎?
    結社、集會、遊行、示威是香港《基本法》規定的基本權利。當『街頭政治』在行使這種權利、表達民意時,起着良好的作用。『今天發生在香港的『街頭政治』,與歐洲歷史上的『街頭政治』、與當代『欠發達國家』的帶有暴力因素的『街頭政治』,已經有明顯不同,是『和平』、『非暴力』的抗議、示威。但『街頭政治』從根本上說是『代議政治』效率低下的產物。如果議員的選舉能夠比較充分地反映民意,如果議員在議會中有不受『街頭政治』或『專制政權』任何壓力而自由地發言、投票,那麼,街頭政治就會不起多大作用。今天的香港沒有民主,但有法治、『代議政治』有一定效率。然而,6月18日這一天,香港立法會的所有議員,受到了『街頭政治』的空前巨大的壓力。
    1989年北京的學生運動,是中國沒有『代議政治』的產物。如果1989年萬里回到中國後,能主持『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召開,通過民主和法制的道路解決問題,『六四大屠殺』就不會發生。正是江澤民,阻止了萬里回北京。今天的中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仍然不能發揮『代議政治』的作用。這是中國『街頭政治』和群體性事件層出不窮的原因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