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谢选骏文集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2015年6月10日,中华民国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在中国国民党中常会政见说明会上以《道路》为题发表演说,她指出,国民党忧谗畏讥、自我设限,不敢坚持在正确道路上,只活在对手设定的框架中,明明是完全执政的执政党,却一再妥协委曲的像是在野党,甚至怯懦地丧失话语权,只能拾人牙慧、拿香跟拜,“难道这是一个创建国家的泱泱大党应有的作为吗?”她宣誓会带领国民党赢得2016年大选,数度获得中常委的掌声。
   
   洪秀柱一到场,先一一向在场中常委握手致意,并发表20分钟的演说,发表演说后随即离去。这场演说吸引国内外媒体采访,挤爆中常会现场。洪秀柱质疑当民主变成民粹斗争的工具,可以瘫痪应有的民主程序时,国民党可曾坚定地对抗这股逆流?她表示,很多有志之士看到台湾社会许多脱序的乱象都引以为忧,更看到政党与政治中媚俗与民粹的情形,经常造成是非不分、价值混乱。她若当选总统,绝不让社会道德沦丧、民粹亡国。

   
   这篇演说言简意赅但切中时弊,可以说是字字珠玑,具有很大的感染力。
   
   我个人认为,不论洪秀柱能否成功当选中华民国总统,这篇演说词都相当经典。它不仅指出国民党应走的道路和台湾应走的道路,而且暗示了更为广大的中国道路应该如何走:那就是要争取十三亿的民心,而且还要能带领人民避免民粹的陷阱。
   
   洪秀柱明确点破人们不敢点破的现实:“可是台湾民主化的过程,逐渐把我们的民主价值变成了与大陆十三亿人民对抗的工具,而不再是我们争取十三亿民心的凭借;当民主变成民粹斗争的工具,可以瘫痪应有的民主程序时,本党可曾坚定地对抗这股逆流?”
   
   这种见识和谈吐,在现在的中华民国领导人中,可以说是确实绝无仅有了。因此我认为,不论台湾和中华民国的前途如何,这篇演说都可以列为“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如果洪秀柱最终失败了,如果台湾和中华民国也最终失败了,那么这篇演说也可以作为它的最后闪光而流芳百世。
   
   
   ——————————————
   
   
   洪秀柱政見發表會內容:
   
   郝副主席、黃副主席、各位中常委、以及在座各位先進同志:
   
   大家好!感謝今天中常會能夠給我發言的機會。在各位同志面前,既然是一家人,我想我就沒有顧忌地與大家談一下真心話,也向各位報告我這次參選的心路歷程,以及我希望為國家確立一條甚麼樣的道路。
   
   這段日子以來,圍繞於我參選的許多揣測,乃至許多惡意編造的流言謊話,我表示遺憾,但我不再做任何回應,我只重申我清清白白與參選到底的決心。我認為,本黨的初選應該是辯證路線的方向,而非權位的算計;本黨屬於廣大人民的,無論是初選或是未來的大選,本黨要開大門、走大路,才能得到人心。
   
   我今天是帶著沉痛的心情,來到常會會場。從去年三月以來,本黨就面臨了艱困局面,在一場近乎雪崩式的挫敗後,作為一位從政同志,我陷入了深沉的自責之中。我幾乎每天都在自問,為什麼我們的兢兢業業,居然換來了這樣的結果?
   
   國民黨大敗那一夜,我看到支持者的冷漠,這比淚水更令人心痛!
   
   我在想我們是不是總在不該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了,也在不該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該放棄的地方放棄了呢?而它的原因是甚麼?是不是我們的中心思想沒有了?我們的黨德、黨魂也都渙散了呢?
   
   我們一起捫心自問,我們是不是在國家定位上模糊了?試問我們還有沒有追求更高和平的勇氣,還有沒有奮鬥犧牲的精神,還有沒有救國的理想?還是只想著守住偏安一隅的現狀,讓本黨變成了一隻在溫水中沉迷的青蛙?
   
   為什麼本黨現在是完全執政的執政黨,但我們卻居然得妥協委屈得只像個在野黨呢?
   
   在此,我並無意指責任何人,作為本黨權力結構中的一員,黨成為這種狀況,我應該也有無可逃避的責任。我只是在想:我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媚俗取巧,因循猶疑」呢?為什麼變成沒有勇氣堅持正確道路的弱者呢?這些年來,我們彷彿都只活在對手所設定的框架裡,在一些國家定位等基本原則上,與黨的中心思想上,我們早就怯懦地喪失了話語權,而只能拾人牙慧、(拿香跟拜),難道這是一個創建國家的泱泱大黨應有的作為嗎?
   
   以民主來說,民主當然是本黨應走的道路,也是本黨建國的精神。可是台灣民主化的過程,逐漸把我們的民主價值變成了與大陸十三億人民對抗的工具,而不再是我們爭取十三億民心的憑藉;當民主變成民粹鬥爭的工具,可以癱瘓應有的民主程序時,本黨可曾堅定地對抗這股逆流?
   
   當台獨的聲音假民主之名而氾濫時,本黨對抗的論述與政策是不是總顯得虛弱無力呢?一頂「賣台」的帽子,彷彿輕易地就把本黨壓垮了,讓我們只要一提到相關問題就瞻前顧後。而在民進黨不斷製造麻煩,拆毀和平基礎時,我們是不是因為憂讒畏譏,就自我設限,不敢將兩岸穩定的道路往前再推得更寬廣?
   
   其實,本黨一直有一條清晰路線,也遠比我們的對手更能盱衡局勢變化,引領國家。但我們膽怯了,因為怕被扣帽子,也因為對自己沒信心,讓我們不敢堅持、不斷退卻,退到了讓人民開始懷疑我們領導國家的能力與意志,也讓人民懷疑我們的路線是不是模糊了!
   
   如果各位先進問我,我到底有甚麼贏的策略?我可以明白地告訴各位,我沒有顯赫的資歷,沒有很廣的人脈,我沒錢沒勢,但是我卻有根據本黨一貫的路線,進一步發展出來的正確道路,我有無畏的勇氣,絕對敢負責任、明確地說出來。這也就是說「依道不依勢,依志不依力」,眾志成城、團結於正確道路上,這就是我的贏的策略。
   
   在這道路的區隔上,民進黨的第一張神主牌就是台獨,這麼些年,他們雖以各種方式遮遮掩掩,但他們分離主義的走向是一致的。這一個分離主義的走向將為我們帶來「安全上的威脅、發展上的鎖國、經濟上的停滯與社會上的仇恨」,也就是「民粹橫行,民生凋敝」,我在此鄭重告訴各位,委曲求全是沒有用的,我們必須毅然扛起這個責任。
   
   所以當民進黨假裝以維持現狀包藏台獨意識時,我們要以兩岸和平協定的簽署,來確保兩岸的和平、國家的安全與國際空間的開拓。所以當民進黨以錯誤的政策方向而將導致鎖國時,我們應該以我們所創造的和平架構帶來的開放空間,爭取加入TPP、RCEP等區域經濟合作組織,並以自由經濟貿易區的設置,教育市場的開放,吸納全球菁英,為國家發展注入全新的活力。
   
   我們主張修改相關法令,讓台灣的制度與國際接軌,減少制度障礙,讓台灣市場重回國際選項之中,重獲國際青睞。同時也要運用由兩岸和平所開創的和平紅利,引進國際資金,讓台灣充分發揮地緣的優勢,創造就業機會,把餅做大,並在經濟充分發展,國民財富不斷累積的條件下,再進一步以財稅手段來真正實現分配正義。
   
   當民進黨透過民粹手段不斷挑起社會仇恨的時候,我們要以堅定而不媚俗的政策,推動福國利民的理想。就像民進黨的第二張神主牌「反核」,民進黨以各種民粹手段推動所謂的「非核家園」。我們當然也了解核能運用上的可能危險,但我們不能把一個明明是選擇題的問題,簡化成了是非題。如果要說核能危險,難道碳排放沒有危險?所以我們要採取兼顧民生需求與環境保護的能源政策,不能輕易被民粹所裹脅。我們明確主張能源政策的順序應該是:1.增加綠能,2.減少碳能,3.在確保能源供應安全無虞的前提下,再減核能。
   
   很多有志之士看到台灣社會許多脫序的亂象都引以為憂,更看到政黨與政治中媚俗與民粹的情形,經常造成是非不分、價值混亂。這是我若當選總統必須積極改善的地方,絕不讓社會道德淪喪、民粹亡國。
   
   我想告訴台灣人民,我比史上所有的總統候選人都窮,我知道什麼叫三餐不繼,我了解當一個國家經濟衰退時,它不只是冰冷數字的GDP滑落,而是很多窮人的家庭沒有去處,很多窮孩子籌不出學費。因此,如果我能當選,我會把照顧弱勢當成必然堅持的原則。如果政府必須增加財源,我只會從道德的勸說與稅務的政策上,讓產業與富人共同承擔社會進步的責任。
   
   總體而言,我會以4G,也就是四個「給」(give),做為我未來治國的目標。我不忍心看到人民憂愁、痛苦、無助與無望,我會要求各級政府應做到給人民信心、給人民歡喜、給人民希望、並給人民方便。
   
   各位先進同志,人民不是從政者攀往權力的鷹架,人民是承載整個屋子重量的地基;覆舟之水,亦可載舟,接納新的思維,接受人民的鞭策,開放黨的決策和資源,我們永遠不會輸!2016大選我們一定要贏回來!
   
   不必諱言,在初選的過程,我嚐盡冷暖、歷盡甘苦,我一直在逆境中奮戰不懈,但我一直微笑視之、樂觀以對,因為我要為自己的黨爭一口氣、我要讓大家看到洪秀柱的論述與爆發能力!因為每一個連署的名字,都是對我深切的期許,要我扛起勝選的責任;每一雙凝視的雙眼,都是對我殷殷的告誡,要我莫忘參選的初衷。
   
   我要強調的是,洪秀柱的參選是一種承擔,一股勇氣,更是責任的肩負!我要勇敢無懼且大聲的告訴民眾,不要被顚倒的是非帶著走,不要被虛假的口號所迷惑!
   
   我的父親因為白色恐怖坐牢三年多,母親為支撐家計當女工,她是一個因超時工作而數度昏厥的女工。當時一家四散,孩子紛紛送養。父親出獄後,四十年沒有正式工作,晚年在立法院替老委員代筆質詢稿,換取微薄津貼以謀求溫飽,終生鬱鬱不得志,至其臨終,冤獄都未及平反。
   
   老天爺把我生在這個家庭,逼我努力,更逼我不可以放棄自己。我始終相信,只有更多的努力,站得挺挺地,人生才能走下去。所以我個子雖小,但是各位從來沒有看過駝背的我。挺直腰桿,不只是我的身軀,還包括我從小養成的心志。
   
   這幾天有人問我,洪秀柱,什麼對妳最重要?我的答案和天上父親相去不遠。1.人格。2.找回台灣理性的力量。3.只有國家,沒有個人。4.我不接受外界對國民黨的抹黑。我始終相信,中國國民黨是一個願意給窮人機會的政黨,只要她夠努力,夠有使命感。國民黨會給她機會,我始終相信。
   
   我必須說我沒有別的,只有滿腔熱血、鋼鐵般的意志以及一身的膽識勇氣,奉獻給大家、奉獻給人民!
   
   如果你們問:我們的目標是什麼?我會斬釘截鐵回答你們,就是---「勝利」!
   
   只要我們團結、奮鬥、永不放棄!相信我們一定會勝利!謝謝大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