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
·胥志义:租界、规则与主权
·胥志义:权力如何使人变成魔鬼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陈伯达现象”与智力异化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
·胥志义:文革的灾难是人性的灾难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乌坎的民主为什么会失败?
·胥志义:反贪腐与开新政
·胥志义:认错是改革的前提
·胥志义:由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所联想到的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经济危机
·胥志义:重新认识“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血汗工厂能否战胜福利国家?——与秦晖先生商榷
·胥志义:权利与稳定的关系
·胥志义:中美贫富差距的区别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平反冤假错案是当务之急
·胥志义:专制者天然喜欢公有制
·胥志义:市场对资本主义的解构
·胥志义:对改革的几点反思
·胥志义:伴权如伴虎
·胥志义:贪官的钱和资本家的钱
·胥志义:正义与秩序
·胥志义:论消灭贫富差距之不可能与不可以
·胥志义:两种效率——也论民主与效率
·胥志义:人性的旗帜是红十字会的生命
·胥志义:《“爱国”“卖国”疑》系列文章(一):国家是什么?
·胥志义:国家的起源与职能
·胥志义:“经济侵略论”的破产
·胥志义:模糊和弱化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市场主体无祖国
·胥志义:侵略与人权
·胥志义:市场化民主化对国家组织的解构
·胥志义:规则的冲突与趋同
·胥志义:“爱国”更多是一种情感
·胥志义:国家会消亡吗?
·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胥志义:反贪腐与除恶政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权力如何使人变成魔鬼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人权危机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危机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义
·胥志义:“莫须有”的流毒
·胥志义:“牛刀杀鸡”与“烂尾政治”
·胥志义:“吃饭砸锅”论错在那里?
·胥志义:中国有没有“维稳学”?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人权能够谈判吗?
·胥志义:中国“奇迹”与美国“危机”的关联
·胥志义: 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
·胥志义:自私与“不自私”的交易
·胥志义:望梅能够止渴吗?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整人与人性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为什么不能有国企?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摘要)世界要消除侵略战争,就要消除专制制度。世界上没有了专制制度,也就没有了侵略战争。
   
   什么叫侵略?侵略的本质是对人民的压迫与掠夺,反侵略是反压迫掠夺。而压迫掠夺的表现是对具体人权的侵害。有压迫掠夺便无人权,有人权则无压迫掠夺。我们现在反抗抵制它国“侵略”,只有当它国“侵略”的含义是对本国人民的压迫和掠夺,是侵害具体的人权时,才叫侵略。统治集团常常号召人民反侵略,说侵略者杀人放火抢东西,但如果你就在杀人放火抢东西,你有何资格指责侵略者?又何来动员民众的力量?反侵略就是反侵害。而我们现在对侵略的理解是一国对另一国动武,但动武并不一定是侵略,比如美国等民主国家对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等国的动武,虽然对动武这种方式是否合适,世界上有不同看法,但没有人说他们是侵略。只有当这种动武是为了压迫掠夺他国人民,侵害他国人民的人权时,才叫侵略。


   
   反侵略首先表现在一个国家之内。专制政权一个本质特征是侵害人权。历史上国家是怎么产生的?是暴力集团为压迫掠夺人民,获取利益而建立起来的。它运用暴力把一个地域上分散的民众,转变为一个名义上叫国家的组织,并通过“税赋”和“纳贡”这种强制手段,掠夺组织内成员(国民)的财富。皇帝的奢侈生活,无疑是通过暴力掠夺他的“子民”获得的。现代民主制度对国家的改造,正是要把侵害人权的国家暴力机器改造为保护人权的服务机构,从而消除统治者对人民的压迫掠夺,或者说消除统治者对人民的侵略。
   
   在人权意识没有觉醒,民主制度没有建立之前,国家之争主要不是人民利益之争,而是统治集团之间,由谁来压迫掠夺人民的权力之争。国家的范围,是历史上那些暴力集团之间争夺和划分压迫掠夺范围的结果。谁的拳头硬,谁的地盘就大。专制统治者号召人民抵抗外国或外族侵略,都是统治者不愿把压迫掠夺本国人民的权力让给外国外族统治者,并欺骗人民,说是保卫国家。春秋战国期,国家林立,你争我夺,谁正义,谁不正义,谁侵略谁,如何能分清?所谓春秋无义战,此之谓也。历史上国家范围的形成,大部分是暴力集团争夺控制范围的结果。现在世界上的国家,多是这种争夺的产物。为什么有的国家大,领土广阔,有的国家小,有如弹丸?其实大多没有什么道理,它形成于历史上的暴力争夺。
   
   一国对另一国的侵略内生于专制制度。一个对内压迫掠夺人民的政权,必是一个具有潜在对外侵略性的政权。以前的皇帝热衷于“开缰辟土”,是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把土地,资源和人民都看作是他的,是他压迫掠夺的对象,当然越多越好。扩大压迫掠夺的地域复盖范围,使统治者能压迫掠夺更多的人,以获得更多“好处”,是专制政权的内在逻辑。它或许没有对他国的侵略行为,那是它的实力不够,一旦有了实力,由这种内在逻辑决定的侵略本性就会暴露出来。而且,扩大压迫掠夺的范围,不但可以增加统治者的利益,还可增加统治者的暴力力量,而暴力力量是统治者获取利益的手段,通过暴力增加利益,通过利益增加暴力,正如通过资本去挣钱,再通过把钱转变为资本去挣更多的钱一样。
   
   朝鲜为什么搞“先军政治”?表面上的理由无非是抵制外国侵略。但侵略的本质含意是对人民的压迫掠夺,金家王朝没有对朝鲜人民压迫掠夺?如果换作南朝鲜的制度,北朝鲜的人民是会活得更好还是更差?所以朝鲜的“先军政治”既有增强暴力对付本国人民的用意,更重要的确实是对付外国。不过在金家王朝的眼中,对付外国,一是怕他的权力地位被外人夺去。二是只要他有实力,压迫掠夺的本性,很可能驱使他用武力去扩大压迫掠夺范围。目前他对南朝鲜常常口出狂言,南朝鲜的人民,包括国际上对这样的政权保持高度警惕,遏制其军事力量(比如原子弹的制造),正是出于此种分析。但国际上又对其进行人道主义的援助(比如提供粮食),说明世界各国,不是遏制朝鲜人民,而是遏制这一政权,和其潜在的侵略本性。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为什么没有侵略他国?源于其政治上的民主制度。假定美国通过强大的军事力量占领了另一个国家,并把它变成美国的一个洲,美国必然要把自已的制度移植到这个洲,人权还要象其它洲一样得到保障,政府仍要由人民选举产生,资源仍要通过自由交易来实行全国甚至全球共享,税收仍然主要用于洲的公共事务。只是由于它只是一个洲,需向国家缴纳处理国家级公共事务的费用。显然,美国的民主制度,使官员和政府不能压迫掠夺本国人民,当它把这种制度移植到它所占领的国家时,也不能压迫掠夺这一国家的人民,那他为什么要去占领这一国家哩?所以保护人权的广义民主制度,或叫成熟民主制度(非多数专政的古典民主),是一种不具有侵略本性的制度。
   
   世界历史,确是战争不断,侵略不断。因为民主制度只是近一二百年才发展起来的,并处于成熟过程中。民主运动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制约权力,二是争取人权,两者都是为了消除对人民的压迫掠夺。民主使统治权力受到约束,官员不能通过国家强制力去获得利益,权力的侵略本性就受到遏制。同样,人权获得保障,则是人民没有受到压迫掠夺的标志,人民不仅要求政府不侵害他,而且要求政府保护他,免遭社会暴力和其它暴力的侵害。所以民主制度不仅可以消除专制统治者对人民的压迫掠夺,而且可以把一个侵害人权的政权,改造为一个保护人权的政权。一个以保护人权为基本职能的政权,是不容许压迫掠夺的政权,怎么可能产生侵略他国的动力?世界要消除侵略战争,就要消除专制制度。世界上没有了专制制度,也就没有了侵略战争。
   
   国际关系是国内关系的延伸。实现民主制度的国家之间,不可能产生侵略战争。比如欧洲那些民主国家,历史上他们之间战争不断,是因为他们那时均是专制或不成熟民主国家。现在由于人权进步与民主成熟,再也不可能产生侵略战争,除非它们之间又出现专制国家。所以消除侵害人权的专制制度,不仅是人权受到侵害的国家内,人民翻身求解放的具体体现,而且也与世界上的其它国家有关。因为消除专制制度,就是消除潜在的侵略,消除产生侵略的根源。联合国确立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要求各国签署和实行,不仅是基于人的尊严,人的不受压迫掠夺,基于一种价值理念,而且是基于消除侵略战争,确立和平。
   
   “落后就要挨打”,是专制国家林立时代的认识。而且“挨打”的含义不明,是统治者“挨打”?还是人民“挨打”?仰或两者都“挨打”?满清入侵大明,崇祯皇帝当然“挨打”了,而扬州屠杀,人民也“挨打”。但崇祯皇帝镇压农民起义,就没有屠杀过人民?他“挨打”,只是他赖以打人的暴力集团被摧毁,被另一个打人的满清暴力集团所代替,有什么值得同情?所以,争取民主和人权,才是保证人民不“挨打”的根本。现在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世界已有80%的国家建立了民主制度,侵害人权的专制制度和专制国家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在这一新时代,“落后”不一定挨打,“专制”的政权却很可能挨打。因为专制政权的侵略本性,不仅对本国人民构成现实侵害,而且对民主国家的人民构成潜在威胁。
(2015/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