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徐水良文集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徐水良


   

2015-06-15


   

   
   所跟帖:八卦:ZT也谈英国“光荣革命”(附:蒯十点)2015-06-15
   
   作者:徐水良:这蒯大富彻头彻尾一个弱智加专制权贵奴才加中共走狗加文革极左余孽2015-06-15
   
   不说历史上的英国确立封建大宪章时期的战争,到清教革命和王党复辟的血腥,到光荣革命,始终都是暴力,战争和革命。这里只说光荣革命。
   
   蒯大富说“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反对革命,特别是反对暴力革命。”“中国需要改良,需要渐进,就像英国的“光荣革命”一样的,不要法国大革命。"这些说法,弱智到不能再弱智。
   
   你既然反对革命,当然也包括反对“光荣革命”在内,光荣革命明明白白写的是革命,而不是光荣改良,光荣渐进。他连中文也读不懂。你说“尤其反对暴力革命”,你当然也要尤其反对光荣革命,因为光荣革命就是暴力革命,动用了超过国王军队的大军,进入英国,暴力推翻国王。只是因为国王不敢抵抗,弃城逃跑,形成不流血的暴力革命而已。这个蒯大富,比我们的王策博士等许多朋友更加自相矛盾和混乱一百倍。王策博士宣称坚持和平非暴力,但又宣称要推动暴力革命性质,可遇而不可求的,没打仗没流血的光荣革命,很让人发笑。但蒯大富的混乱和可笑,远超这些朋友。
   
   大致说来,几乎所有的告别革命派,伪改良派,都有类似的自相矛盾。
   
   而且,蒯大富和伪改良派们,更不知道改良和革命,都有流血不流血,暴力非暴力。不知道日本的暴力改良——明治维新,美国的暴力改良——南北战争,比辛亥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和蒯大富反对的茉莉花革命,是更残酷更惨烈的战争。暴力非暴力,和平非和平,不过是革命或改良的不同手段而已,而不是革命和改良的本质。蒯大富既然赞扬改良,那就不应该否定暴力改良。因为改良和革命,会不会变成暴力形式,取决于革命派、改良派,与保守派、反动派的力量对比及其他各种因素,而不是取决于革命或改良的形式本身,以及人们的主观愿望。
   
   毫无疑问,蒯大富和伪改良派们反对的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和茉莉花革命,花季革命,要比明治维新和南北战争这类暴力改良,温和得多,社会破坏性小得多。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一定要改良而不要这些温和革命。
   
   更何况,在中国,正像本人《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等文论证的,中国改良的成本远远超过革命。(见附件2)
   
   蒯大富是赤裸裸的中共走狗,专制奴才,极左余孽。他的十点,奴才走狗的本性毕露,极端无耻。不过,读者读了自能明白,无需笔者多言,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
   
   附1:
   
   蒯十点
   
   主题:蒯大富前几天在同学会上讲话要点(简称蒯十点)蒯大富虽然讲得很实用主义,但他讲得实在。不管是左派也好,右派也好,都不是什么玩意儿,都是别有用心的。中国一旦乱起来,那就是大乱,香港、台湾的某些人急吼吼地巴不得要浑水摸鱼,还有西藏、新疆,那些说得头头是道的家伙会去打仗吗?大陆的许多仇富者巴不得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而且大有人在。到时候恐怕不仅我们的养老金无处去拿,就连那房产和存款都保不住。无房的想要抢房的正等着呢,谁让你有几套房呢?都是快要见上帝了,真不要跟自己过不去。
   
   蒯大富前几天在同学会上讲话要点(简称蒯十点)
   
   1.不同意说中国已经是资本主义复辟、权贵掌权。中国依然是人民民主专政,依然是共产党掌权。不是人民怕贪官,而是贪官怕人民。
   
   2.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反对革命,特别是反对暴力革命。
   
   3.中国肯定要实现宪政,但这个过程会很长,可能至少要50年以上。所以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
   
   4.中国不是稳定压倒一切,而是反腐败压倒一切。腐败才是一切不稳定的因素。
   
   5.中国需要改良,需要渐进,就像英国的“光荣革命”一样的,不要法国大革命。
   
   6.我还是很欣赏美国的民主,但在世界上美国的霸权主义很厉害,所以也不能全相信美国的民主,在世界问题上,美国也不都是正确的,美国肯定是搞霸权的。对中美关系我主张和,不主张打。中美之间只要不打仗,就会有50年到100年的世界和平,全世界的物质财富就会极大丰富,全世界人民就不会遭殃。
   
   7.中国公民及共产党员应该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是和中国的命运连在一起的,毛泽东是和中国的命运连在一起的。所以不能反毛,不能反共。我同意把毛泽东的像从天安门上撤下去,但毛泽东不能彻底反掉,否则中国天下大乱。谁最希望中国垮台,第一个是美国,第二个是中国的权贵阶级。共产党如果垮台,我们这些人的养老金到哪里去拿啊?现在彻底反华,反共的人把中国共产党说得是没有干过一件好事,好像执政就没有了合法性。中共下台中国肯定垮台,中国人民肯定还要遭殃。所以我主张保持毛泽东的地位,保持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核心地位,中国不能垮。
   
   8.我特别不希望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中国搞“茉莉花”革命,实际上他们就是想让中国共产党垮台。如果一定要搞,第一他们不可能成功;第二“茉莉花”革命很可能变成“映山红”革命,完全变成红色革命。
   
   9.香港的泛民主派想在2017年掀起一个重大行动,通过选举得到一个和中央对抗的特首。这将会是香港人民的灾难。香港的“民主派”太膨胀了,用毛泽东的一句话来说,中国共产党只要动一个小指头,他们就完蛋。中央肯定不会容许一个反共,反华的基地在中国的大门口。
   
   10.对中央领导人,像习近平,胡锦涛,朱镕基等,我们应该厚道一些,给这些人工作留有余地,不要什么事请都批评,什么事请都讽刺挖苦。要多提好的建议,不要出难题。像习近平提出的实现“中国梦”,我也觉得要实现“中国梦”,千万不要把中国搞乱。最希望把中国搞乱的是美国。
   
   最后,我在文革中确实做了很多很多错事,对不起很多同学和老师,尤其是刘冰,罗征启等老师,包括在座的泉樱学长,真是很对不起,在此诚心地道歉。
   
   希望大家保重身体,剩者为王!
   
   ——原载:《華夏文摘》
   
   本站刊登日期:Sunday,June14,2015
   
   附2: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


   

徐水良


   

2013-1-8日


   
   
   一、有形成本:
   
   (一)经济成本:
   
   1、为了有个对比,我们先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济成本。二次世界大战,全世界战争双方几十个参战国军费消耗总额为13520亿美元,再加上财政消耗和物资损失,损失总数达4万亿美元。一个国家,一次革命的成本,当然应该远远小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世界各国的经济成本的总和。
   
   再说中国的抗日战争,中国经济损失,抗战胜利后,抗战赔偿委员会作出的《中国责令日本赔偿损失之说贴》说,直接财产损失313亿美元,间接财产损失204亿美元,(不包括东北、台湾等所受的损失)。后来中国历史学家研究考证和计算,损失财产及战争消耗5600余亿美元。一般比较多的说法是,中国直接经济损失1千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千亿美元。迄今为止,除了共产党自称的共产假革命,世界上真正的革命,经济损失都远小于中国的抗日战争。
   
   然后,再说大跃进和十年文革的损失及成本。根据国内资料,十年文革的经济损失,按照叶剑英1978年12月13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说法,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浪费了8000亿人民币。如果再加上李先念(1977年12月20日在全国计划会议上)说的国民收入损失5000亿人民币,浪费和减收共计13000亿人民币。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没有内战,没有重大自然灾害,经济损失14200亿元。近30年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总额为6500亿元,三年困难时期和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总的损失,是中国前30年基建投资总额的两倍多。
   
   最后,我下面再来说明中共大抢劫大掠夺式“改革”的经济成本。这种成本,包括现行改革的成本,也包括现行改革拒绝政治改革所造成的成本。
   
   2、中共抢劫掠夺式“改革”的经济成本之一,就是超过国防经费的超常的维稳经费。而国防经费,据中共官方数字2012年军费首次超过1千亿美元;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11年全球军费报告”,中国2011年军费1430亿美元。
   
   3、经济成本之二,就是三公消费挥霍的经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在《新闻1+1》节目中说:我国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19000亿元,即3千多亿美元。占行政开支的60%。中国财政收入的1/4,如果将所有行政开支除以财政总收入,比例达到近40%。
   
   上面是2010年的数据。近两年三公消费情况更加严重。中国财政收入2012年达到11.7万亿元,如果三公消费比例不变,那就将达到2万9千亿元,4千6百亿美元。
   
   仅仅一年的三公消费,就超过一场特大革命的经济成本。几十年累计浪费和挥霍的经费,数额更是巨大。
   
   4、据媒体报道的中共中纪委数据,2012年贪官非法偷运出国的黑钱超过一万亿美元,是中国2011年(或2012年中国官方军费数据)的7到10倍。是美国军费6千多亿美元的一倍半。美国包括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在内的反恐经费,每年接近一千亿美元。也就是说,2012年一年贪官送出来的黑钱,足以支撑十余年阿富汗加伊拉克战争的经费,相当于美国911以来十余年反恐经费的总和。
   
   仅仅2012年一年,贪官洗到海外的黑钱,就已经远超过一场特大革命的经济成本,更不用说几十年累计叠加的黑钱,以及其他黑钱了。
   
   5、据中纪委预计,2013年贪官非法送出的黑钱,更将超过1万5千亿美元,即去年的一倍半。
   
   6、贪官们留在国内贪污掠夺的黑钱,应该超过送到海外的黑钱。但没有统计,数额难以计算。
   
   7、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医疗、教育和财政花费,在抢劫掠夺式“改革”中的其他浪费,没有统计,数额难以计算。
   
   8、当然,二次大战全世界参战国损失总数达4万亿美元。加上通货膨胀,按现在的美元数字计算,应该大得多。
   
   但无论如何,中共“改革”的经济成本,至少已经与二次大战全世界的经济成本的总和不相上下。仅仅2012年一年经济成本的几分之一,就已经达到或超过历史上许多特大革命的经济成本。几十年累计起来,已经相当于几十次甚至几百次大革命的成本了。
   
   (二)、生命成本:
   
   1、中共执政以后的和平年代,一直不断进行所谓的“改革”,实际上是搞大抢劫。中共先是搞公有化“改革”,即公有化大抢劫;后是搞私有化“改革”,即私有化大抢劫;两次“改革”,两次大抢劫,不仅最后结果造成极端腐败、社会不公和贫富不均,而且造成非正常死亡8千多万人,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远超过任何一次大革命,是以前特大革命死亡人数的许多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