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徐水良文集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马锦春公开信披露中共残酷迫害乔忠令和其他人士内幕


   
   
   尊敬的先生/女士:

   
   本人马锦春,是一名来自中国的精神科医生。这次来美国携带许多可以证明中国共产党用精神科手段,迫害异议者的视频、照片和文件。其中一名重要的受害人,是一名持不同政见者——乔忠令。
   
   本人1970年出生,拥有医学和法学两个学位,以及两个专业相关的执业资格证书。本人2009年5月初进入隶属于政府部门的上海第一精神卫生中心工作,岗位是医生。
   
   由于本人过去在医学方面从事的是内科医生,为了让本人熟悉精神科专业,2010年初,单位送本人至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接受专业培训,其中包括全脱产六个月和半脱产三个月。
   
   培训结束后,以我学到的精神专科医生专业知识,发现自己所在的一些病区,有些病人的诊断与事实不符。无论以中国方面制定的精神病诊断标准CCMD,或国际标准ICD—10,或美国标准DSM—IV。其中典型的两个,一个名字叫韦喜,他因不满房屋动迁安置方案,到上海长宁区法院起诉政府而被政府送入。另一个名字叫余传径,因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而波及余传径,因此性格变内向,被家人和政府一同送入。余传径早年被送入时,是中国恢复高考后录取的第一届大学生,专业为英语,学校为上海师范大学。
   
   这两个病例本人私下和其它医生讨论过,他们同意我的观点,但表示情况特殊,不能深究。
   
   另外一个病人是六病区的柴国明。因为有医院提供康复训练的小卖部,该小卖部由病人自行经营。本人午间休息经常在小卖部看书,得以与柴国明聊天,发现柴国明与正常人没有区别。后问柴国明本人,得知他与政府基层部门街道工作人员多次吵架,被警察强行送入精神病院。
   
   当时我的单位多次催促本人,将医学执照执业范围改为精神科,将执业地点改为上海民政第一精神卫生中心。可本人已经决心信主,圣经里记载:“不可随众人作恶”,我担心一旦转为注册精神科,将来可能面临被强迫签署有违良知、却具备法律效力的诊断书,我不希望我的手被弄脏,另外我已经参加自己住宅小区反对飞机噪音的维权活动,医院的上级直接领导,亲自来院对我提出最严厉警告,我和妻子商量后决定,以先前单位拒绝配合为由,迟迟不办理转注册手续。因此,个人月收入被减少1000元人民币。
   
   时间转到2014年8月,我已调到二病区工作,在一次中午用餐时,听三病区医生王慧介绍,近期收治的一个新病人,名字叫乔忠令,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主要症状是被中共迫害的妄想。这事我记在了心里。隔几天我正好去三病区办事,顺便和乔忠令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谈,发现乔谈的事情太有英雄气概和神奇色彩,让我简直不敢相信。交谈结束后,乔忠令让我看放在一个购物布袋里,用塑料包裹的文稿。文稿写在不同规格的纸上,有的是白纸,有的有横线。因为时间匆忙,我没有看文稿。回家后,我在搜索引擎百度中发现与乔忠令有关的少量信息,均涉及“上海民主讨论会”,而乔忠令的谈话中,提到他本人是“上海民主讨论会”的组织者。而在谷歌搜索引擎中,发现大量与乔忠令有关的信息。除涉及“上海民主讨论会”以外,均提到上海民主运动,提到与乔忠令一起的傅申奇、胡安宁,杨週,王辅成等等。而乔忠令与我谈话中,均提及这些人。另外我找到一篇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在乔忠令十年前去香港旅游时,与他的谈话。里面粗略记载了乔忠令大半生的重大事件和经历。我下载了这篇文章。
   
   第二天,我又来到三病区与乔忠令谈话,将前述文章内容与他核对,发现没有什么大的出入。这时,我相信了乔忠令是被迫害的持不同政见者。
   
   当天,我经乔忠令同意,将他的文稿带回家中阅读。文稿内容主要是乔忠令被关押在先前两家精神病院:上海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松江区华阳桥精神病院的痛苦经历,文字表达清晰流畅,文字功底深厚扎实,毕竟乔忠令是华东师范大学的毕业生。
   
   从这一天起,我感到有义务营救乔忠令。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也有义务不让罪恶继续。
   
   隔日,我打电话给医院业务科询问乔忠令的相关费用由谁承担,接电话的是骆慧燕,她反问我“为什么关心这个人?”随即她挂断电话。
   
   很快,业务院长高慧的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让我到她办公室去一次。在她办公室里,他问我为什么了解乔忠令情况?我搪塞这是关心病人。高慧反问我“为什么不是关心其他病人?”我表示沉默。随后高慧直接告诉我,乔忠令是公安机关用强制单送来的,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何况还有前面两家精神病医诊断过,即使有错,责任也不在我们。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所谓的“强制单”。“强制单”是中国警察拥有的一项特权。只要警察在强制单上填写某人名字,将某人送到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就必须以精神病名义接收。
   
   从高慧院长这里,我明白为乔忠令改变错误诊断已经没有可能,我只能在不改变诊断的前提下,为乔忠令停药。
   
   隔了数日的一个周末,我打电话给病区主治医生沈怡,直接表明是否能为乔忠令停药。沈怡推托该事需要三病区负责人邵斌元同意。我随即致电邵斌元,邵斌元听后,只是冷淡地表示:“周一再说”。
   
   周一上午,我接到高慧院长电话让我去。在院长办公室里,我看到邵斌元一言不发坐在那里。高慧院长挑明告诉我,让我别插手此事,并禁止我工作时间再到三病区探望乔忠令。
   
   当时乔忠令不但要口服、而且要肌注精神科药物利培酮。药物剂量相当大。严重的药物副作用导致乔忠令双手和嘴角不停颤抖。后来药物副作用进一步导致乔忠令脑电图异常,心脏频发早博,高血脂,记忆力下降等状况。情形十分可怜。
   
   在这个情况下,我只能再退一步,寻求为乔忠令以副作用名义减药。
   
   有一天,医院内负责医疗质量、且技术职称最高的盛嘉玲主任医师来到我的办公室,我提到了乔忠令的副反应状况并希望为其减药,并委婉表示对其诊断存疑。盛嘉玲说了一句至今我也不会忘记的话:“今天谁敢反对共产党?除非精神不正常。”后来盛嘉玲又扯到她同学父亲早年关心政治,在1957年反右和文化大革命受到冲击,后来就在也不提政治,而潜心学术研究了。
   
   我知道盛嘉玲不会为乔忠令减药,这时我穷尽所有的救援方法,只能另谋出路了。
   
   很快我将自己欲寻找境外媒体和人权组织帮助的想法告诉了乔忠令,同时表示自己和全家也将不得不流亡海外寻求庇护,以防中共报复。当时乔忠令很激动,不断地说“谢谢”。我说:“乔老师,如果你不反对中共专制统治,今天你也应该是一所大学的中文教授了,家中也有房有车,儿女绕膝了,绝对不会在这里,你为中国的自由牺牲太多太多了。照理说‘谢谢’的应该是我。”乔忠令沉默半天,只说了一句:“你像古代义士”。
   
   当时之所以将庇护国家选为美国,因为我认为:美国相信上帝,我也相信上帝;美国追求自由,我也追求自由;而且乔忠令许多朋友,如傅申奇等也在美国。美国有很多人权组织可以给予实质帮助。
   
   之前我没有出过国,甚至连香港、澳门、台湾都没有去过。为了适应未来环境,我在去年10月到美国洛杉矶旅游,主要是考察美国社会文化,风俗习惯,毕竟要在异国他乡重新开始生活。
   
   最后,我和家人综合多方因素,将出行时间定为今年的4月20日。出发前一天(4月19日)晚上,我再次和乔忠令见面,劝他一定多保重身体,没有我的保护后更要注意安全。此前我一直定期购买各种水果、食品,交给乔忠令。乔忠令经常将其分发给其他病人,以求得安全保障。一个思维经常的人,被迫服用精神科药物,已经痛苦不堪,还要为自身安全,去讨好真正的精神病人,这是一种怎样的地狱煎熬?!我相信这是人们无法想象的。
   
   分别前,我给隔着看两道门后面的乔忠令拍照。两道门将一个正常的人,与自由完全隔绝。令人讽刺的是,门外红色鞋垫上印着“WELCOME”字样,在专制统治下的中国,如果你不受政府欢迎,那么,你就会受到监狱或精神病院的欢迎。
   
   今天我和我的妻子、女儿,抛弃了家中的大部分财产,将高龄的岳父母独自留在了中国,来到万里之遥的美国。这里我没有任何亲戚、任何朋友,只是为了营救一个在精神病院关押五年之久,且备受摧残的持不同政见者乔忠令。一切的一切,是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我不可以用精神科的手段,与其他人一起迫害无辜者,也不能对别人的罪恶视而不见。
   
   我希望相关的媒体、人权组织能够高度重视该案件,因为这绝不是发生在中国的个案。在中国,各种原因的“被精神病”层出不穷,其中相当部分是针对不同信仰、不同政见、不同社会团体的人员。
   
   发展精神病医疗,本来是造福人类,而在中国却成为迫害异己者的可怕手段。黑格尔说:人类最大的历史教训,是忘记历史教训。今年是发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们在不忘记法西斯主义给人类带来痛苦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共产主义过去和现在给人类带来的痛苦。如果我们忘记了教训,那么,共产主义必然在将来给人类制造更加恐怖的灾难!
   
   马锦春
   
   联系地址和电话:
   
   Caseworker: Darrius Palmer
   
   Phone: (610)396-0310 ext 2360 or 2361
   
   Fax (610)376-3450
   
   ===
   
   Berks County Residental Center
   
   1040 Berk Road
   
   Leesport, Pennsylvania 19533
(2015/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