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徐水良文集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作者: 徐水良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2015-05-25
   
   【徐水良按】上海民政第一精神卫生中心一个医生,携带乔忠令先生委托书和材料,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为乔忠令先生(附带为其他被中共以精神病名义迫害的人 们)呼吁。本人接到他的电话和寄来的材料,因为材料系手写,不少字迹比较模糊,不适合影印公布。需要陆续打印公布。这里先发金钟先生《乔忠令在上海公安魔 爪下的苦难历程》一文,先作介绍,希望引起大家关注,共同帮助乔忠令先生和国内被中共打成精神病人而遭受迫害的人们:
   
   2015-5-25日

   
   金钟:乔忠令在上海公安魔爪下的苦难历程
   
   更新: 2001-07-21 09:35:00 AM 標籤: 不同政见者
   
   自从三月底徐泽荣事件曝光以来,(《开放》月刊)编辑部一直很忙。四月十二日,当同事告诉我有大陆读者求见时,我想虽忙还是按惯例见见面为好。没想到坐下 来,一谈就是两小时!来者是一位江浙口音的中年知识份子,昨天才到香港,是经人介绍登门来访的。他就是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乔忠令先生,上海人,今年 五十六岁。
     他告诉我三件事:一、他这次“冠冕堂皇”来香港是他的一大胜利;二、他带来一部长篇自传很想出版;三、他要见媒体,寻求支持,因为上海公安局断了他的生路。一边说一边展示他带来的文件,包括证件、公文、信函、文稿等。
      原来他是“北京之春”时期的风云人物,和魏京生、西单民主墙同时,上海人民广场有个“民主讨论会”,乔忠令是主角之一,公开提出要“坚决彻底批判中国共 产党”,结果被邓小平点名批判,半个月后上海市公安局执行逮捕判刑。释放后又一直被上海公安监控于魔掌之中,他则用一支笔不断抗争,申诉,写作……他的故 事开始于六十年代,历经文革,延伸至世纪之交具典型性和传奇性。在阅读材料,查证案情同时,我又请执行编辑和他谈了一次。最后,我们决定为他做一个深入的 访问,于是,在十八日、十九日花了十三小时,长谈两次,终于看清了一名出身于工人世家的青年学生,怎样在毛泽东和共产党近四十年的专政折磨下变成一名坚定 的不同政见者,同时,上海市公安系统从毛时代迄今不变的对人民实行凶残镇压和阴毒的特务统治的黑幕,也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是一个难得的认识中国和中国人命运的个案。值得花些篇幅加以报导。
   
   六四年内定为华师大右派学生
   
      乔忠令的曾祖父是中国第一代产业工人,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在李鸿章办的江南制造局炮厂做铸造工,祖父曾是五十年代中共西南军区的劳模,父亲是上海一中型企 业的副厂长,父亲与几个叔叔都是企业中的基层干部、共产党员。他们家族在上海没有任何“不良纪录”,因而也没想到会出现乔忠令这样一个新社会的逆子。
      乔忠令一九六三年入读华师大中文系,六四年社教运动中因为他多读了几本书,发表独立的文艺观点,成为中文系重点批判对象。例如他不同意老师说中国资本家 都是剥削致富,不同意说社会主义没有悲剧艺术,甚至不同意毛泽东六四年教改讲话。,说可学的已经很少,还要减课程,开卷考试,读大学干啥?乔忠令说:
      “那时学校风气已经很坏,农村来的同学已经热衷批判、告密、入党入团,无心读书,霓虹灯读‘儿虹灯’,臀部读‘殿部’,我的宿舍都被他们翻遍了。文学系 右派教授徐中玉、许杰已停止开课,讲师钱谷融,发表过很有影响的《论文学是人学》,那时批修正主义文艺思潮,被揪出来批,与秦兆阳齐名。让他开课做反面教 员,由中文系党总支副书记带到班上来,向同学宣布,让钱某讲课是培养同学们刺刀见红的能力。同学们仍然很敬重他,但还是有人告密,说他讲鲁迅的《祝福》宣 扬修正主义观点,又遭到党总支批一顿。钱走的那天,诚挚地向同学说,他甘做一块石板,让大家踩着他成长进步,泪盈语咽,一时气氛凝重.我带头鼓掌,大家也 鼓起掌来,女同学还哭出声来。”
     六四年十月开始全班批判乔忠令,三个月不断,骂他已堕落为“右派修正主义的接班人”,内定为右派学生,把他孤 立起来,他便钻到历史系资料室去读书,读了很多马列和文史禁书。六五年开展社教,他分配在安徽定远县蹲了一年,又亲身了解到大跃进失败的真相。党委交代下 去不准打听三年灾害情况,开忆苦思甜会,要亿日本鬼子、蒋介石之苦,他和空四军学毛著标兵张春余一起主持贫下中农开会:
     “哪知农民上台说到六 Ο年熬不下去时,就放声大哭。只好换人发言,还是诉大跃进的苦,说十六岁姑娘只换一斗高梁米,村里开始吃死人,从无惟到明光,人都死光了。野狗吃人吃红了 眼,人末咽气,就扑上来咬住胳臂不放……全场哭声震天。张春余是个正派军人,他没有禁止发言,而是低头强忍悲痛。散会后,他把我拉到一边,要我不要对人讲 农民说的事。”
   
     
   文革中和王申酉打成反革命
   
     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时,乔忠令还在安徽滁县三和公社和陆军临汾 旅四十多名干部一起参加第二期社教,听到郭沫若在北京宣称他的几百万字著作都要烧掉,大为震惊。工作队也开始大字报批斗“反革命修正主义份子”丁亚,这个 红军干部“生活糜烂”,搞了不少女人,进而炮轰许世友……八月份,乔忠令回到华师大,参加文革,当了四个月的造反派。前校党委书记常溪萍一贯宁左勿右,反 右时抓了四百多个右派,六五年在北大搞社教又逼死四十多人,在六六年冬的造反潮中,被南下点火的聂元梓等人点名批斗,华师大红卫兵狂热跟进,常溪萍在批斗 中多次被打得昏死过去。
     乔忠令参与并目睹这场疯狂的“革命”,六七年起他便看清了文革的权力斗争本质,反省自己参加造反,表示忏悔,在几个好 朋友间发泄对文革不满,说了不少“三反言论”。如:中国坏在列宁主义的暴力革命,一定要打倒列宁、毛泽东比不上蒋介石,只有依靠老婆江青、实现共产主义至 少需要二千年……
     乔忠令的朋友中有两位是“拔尖”的,一位是数学系四年级的罗建华,他匿名写信给周恩来,攻击毛是孤家寡人,文革中铲除异己, 周亲笔批示,立为大案,限期破案。另一位是物理系的王申酉,王六四年社教中,就被打成“反动学生”,六六年夏天全校学生上北京接受毛检阅,唯他一人不准 去,留校劳动。乔形容王申酉“性格内向腼腆,勤奋好学,不爱交际,知识渊博”。六六年十二月,王申酉以“孤胆英雄”之名写一篇二万字的大字报控诉对他的政 治迫害。一九六七年间,他俩常在一起聊天,谈上海帮,谈文革现状,从中国未来到认识论,从共产国际到宇宙天地,无所不谈。终于在六八年一月的“清理阶级队 伍”运动中,这三名有独立思考精神的大学生一起被“揪出来”。校革委会举办“王申酉反革命罪行展览”,罪证是什么呢?全是读书笔记和读毛选写在书上的眉 批!罗建华被正式逮捕,乔忠令二月中被关押在校,公开批判他“勾结反动学生王申酉之流,组成小集团,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毛主席,诬蔑文化大革命,炮打 无产阶级司令部……堕落成了反革命。”(新师大战报,六八年三月)
   
     
   张春桥要粉碎乔忠令的政治能量
   
     华师大 这场清队运动为时半年,师生六十多人自杀,包括常溪萍在内,八百多学生定为敌我矛盾,自杀犹如一场死亡比赛,有卧轨、跳楼、割脉、服毒各种方式。是全上海 最悲惨的单位。四人帮军师张春桥见此战果,亲自撰写师大清队汇报面呈毛泽东,着重提到王申酉、乔忠令及吴泽三案(吴泽是历史系主任,其妻在监管中和红卫兵 上床,被指为用美人计拖革命小将下水,轰动一时)。不料毛见张春桥报告后,竟发善心,批示“对广大人民群众是保护还是镇压,是无产阶级专政和资产阶级专政 的根本区别。”暗示对文革初替他冲锋陷阵的学生还要利用,于是师大清队在血腥未散之中不了了之。
     除罗建华判刑十五年外,乔忠令、王申酉得以记大过,重新发落。在毕业分配中,校方上报市委,张春桥、徐景贤对乔忠令的处理,作出批示:同意毕业,但要“粉碎乔忠令的政治能量”。我对此不解,张春桥何以如此重视你的能量?
     乔忠令说,他当年造反时,曾是“野战兵团”的头头,擅长演讲,读的马列又多,很有影响力,即使反革命言论,也认为是有深度的。张春桥的批示,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以后长达三十年,上海公安不放过他,源出于此。
   王申酉在文革后惨遭杀害
      更惨的则是他的“同道好友”王申酉。这位也出身于工人家庭的大学生,熬过了文革(不予毕业,在校监管劳动,每月生活费三十元),竟在四人帮倒台后,以 “现行反革命”之罪被上海公安局于七七年四月枪决。虽然八一年七月中共为他平反,并举行追悼会,夏征农称赞他是“热爱马列主义的好青年”,但是,制造这件 震动全国的冤案华的师大党委成员陈准堤、王玉春夫妇却逍遥法外,而核准杀人的市委书记更若无其事,官升三级成为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王申酉被处决的布告贴满师大校园时,乔忠令悲痛之余,为亡友写下一首小诗:
     我爱你,但不喜欢你,
     你只是欺骗我,
     我怎能相信你,
     你热情地 引我,
     我流着泪投进你的怀抱,
     然而你抛弃了我,
     我活生生站着像个大问号,
     滚烫的腮颊死一般冰凉,
     亲吻的唇印变成青铜镣铐,
     我在寒凄中流浪,
     失去了当年的容貌,
     你的双眼像燃烧的火环,
     我爱你,但不喜欢你,
     处女的贞洁难道只有一次,
     你的呼吸曾使我痴颠若狂。
     乔忠令说,他记得和王申酉相处最心怡的一幕是,在一个夏日的夜晚,两个好朋友仰望星空,乔问:宇宙最黑暗的地方在哪里?王申酉答道:“在最明亮的地方。”
   
   
   参与七九年上海民主运动
   
      四人帮被捕,中共为天安门事件平反,文革这个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残暴的时代终告结束。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历史性的中共三中全会前后,全国数不清的被贱踏被 残害的民众开始骚动,他们上访、告状、请愿,要求平反几十年的冤假错案,恢复被剥夺的正当权利。上海也不例外,在人民广场(今人民公园)每天晚上人山人 海,主体是从各地回来的“知识青年”,演讲、贴大字报、要户口、要吃饭、要工作。逐渐有人提出政治性诉求和人权口号,滕沪生、杨周成为造反人物,这次造反 不同红卫兵,矛头针对共产党。
     乔忠令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分配到中苏边境接受“再教育”,七三年底以工伤治病之名逃回上海。读书交友、创作了一部 长篇小说《热情》,等待黎明的到来。人民广场的热潮自然吸引他,他天天晚上都去。国际歌、“团结就是力量”的声浪,把他压抑多年的激情又重新点燃。七九年 一月他发表第一次演讲,二十分钟。一月八日,他带头和一些朋友在广场升起一面巨幅五星国旗,以挂半旗的方式纪念周恩来逝世三周年。乔忠令说:“从这天起到 四月十八日被捕,是我的‘百日维新’,我全力投入上海的民主运动。北京则是西单民主墙的‘北京之春’。我们上海人有点不同,是以演讲而不是大字报为主。我 天天去广场演讲,一天几场,主要是批判中共的半封建主义,半社会主义,也许由于大胆敢言和演讲能力强,我成了当时瞩目的公众人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