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站在体制内对话庆案枪击案]
熊飞骏的博客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在体制内对话庆案枪击案

   站在体制内对话庆案枪击案

   ——熊飞骏

   ******马列专制到了后期没有“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大智慧。官场多是“关于大于能力”和“明于人暗于事”的浆糊脑袋,不是“因小失大”就是把“天怒人怨”当能耐,为了一害群之马不惜迁怒天下人。这是劣胜优汰专制体制无法解开的结。

   

   飞骏:昨天和一个体制内检察干部聊天,他说庆案枪击案在体制内也不是高度一致,认定李乐斌开枪不当且犯罪者大有人在。央视人民日报对恶警李乐斌的袒护不但践踏法律而且极度弱智。拿整个公检法系统丧失民心的代价来保一个害群小马仔,天底下有这么弱智的决策吗?就算搞阴谋也该“丢卒保车”;哪有个大帅绑架全军替害群小卒背黑锅的理?

   我曾经写过一则寓言:一土豪养了很多看家护园狗。一恶狗专好咬伤路人给主人平添不少恶名。土豪想除掉此狗,但又担心伤害余狗护院积极性,以后外贼闯门时不敢积极出击咬贼,于是一再袒护恶狗。余狗见恶狗“伤主”不但未罚相反受奖,自然纷纷加入恶狗行列咬伤路人给主子树敌。终于有一天害得主子天怒人怨满世界都是敌人,众人一把火烧了豪宅。众狗突临大敌根本不敢出击,只图自保丢下主子溜之大吉。其实当时主人若除掉恶狗,外贼强入时众狗还是会尽忠职守咬贼护院的。

   网民:张三养的狗自然为张三咬人,哪有为李四咬人的理?你还是什么公知,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飞骏:张三养的恶狗咬伤路人是“为张三咬人”吗?路人没强闯宅院抢财奸淫杀人放火,恶狗无端把他们咬死了,除了坏主人名声给主子树敌外,与看家护院可没一点关系啊?

   网民:徐纯合是“路人”吗?

   飞骏:徐纯合不是“路人”是什么?按央视和人民日报的揭露,他就一好吃懒做穷愁潦倒的酒徒,既无能耐搞什么非法组织也没勇气当什么强闯豪宅玩命的杨佳,不存在任何“颠覆国家政权”的企图潜能,也没对警察和旅客构成什么紧急生命威胁,不就是一个与“宅院安全无根本利害关系”的路人吗?

   网民:徐纯合不是在候车室有“袭警”行为吗?

   飞骏:一小孩未经护院狗允许试图进入宅院,并且向狗投了几颗石子挑衅,护院狗有必要把小孩当众咬死吗?

   网民:这个当然没有必要,只需对小孩显摆一下锋利的牙齿吓唬一下就可。小孩若喝醉了不怕威吓继续对狗丢石子,大不了咬一下小孩脚趾头就可令其丢不出石子。对小孩心脏下口当众将其血淋淋咬死不但与尽职护院无关,相反是给主子头上扣屎盆子令其身败名裂。但徐纯合是小孩吗?

   飞骏:徐纯合身体虚浮弱不禁风还喝多了酒,不会武功又手无寸铁,在一个用铁棍和手枪武装起来且拥有职业格斗素养的高大威猛警察面前,力量和气场不是一个“小孩”是什么?如果李乐斌是一个称职的警察,一招一式就可把他制服,连警棍都用不上,还用得上对着胸口开枪么?

   网民:你说的似乎在理,但如果恶狗咬伤路人主人就除掉他,以后外贼强闯宅院狗群岂不消极怠工,哪条狗还有枳极性对贼下口啊?

   飞骏:主人除掉的是咬伤路人坏自家名声四处树敌的恶狗,不是除掉看家护院的狗,杀之根本不会影响到余狗看家护院防贼的主动性和责任心。因为咬伤路人不是什么看家护院行为,狗的职责是看家护院咬贼而不是咬伤咬死路人。

   网民:徐纯合不是一个“上访”户吗?

   飞骏:央视和人民日报已经否定了徐是一个“上访”户的谣言,说徐好吃懒做,全家人以讨饭为生……是不是上访户,勤劳不勤劳都不是徐必死的理由,况且候车室里徐手无寸铁,对旅客和警察没有伤害行为,旅客和警察也没面临来自徐施加的紧急生命威胁,而且李警察还提着棍子追着徐猛打不停。就算徐纯合是个“上访户”,也构不成“伤害和颠覆国家政权”啊?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的李自成、孙中山、陈胜吴广们是绝不会搞什么“上访”的,有必要众目睽睽之下置他于死地吗?

   网民:你说豪宅主人天怒人怨后众人一把火烧了宅院?有那么多渴望立功受奖的狗看家护院,众人烧得了主人豪宅吗?

   飞骏:狗护院看家的枳极性主要取决于贼势的强弱。如果只有几个外贼众狗有必胜把握自会勇跃上前竞争立功;如果贼势浩大众狗自身安全都成了问题,众狗不是畏缩不前就是丢开主子开溜。卡扎菲的卫队和萨达姆的敢死队在对付几个手无寸铁良心犯时一个个都显得英勇能干,可遇上一大群造反民众要么“集体蒸发”要么加入到敌对势力那一边反噬旧日主子。

   网民:豪宅主人为何招徕那么多血海深仇的敌人?

   飞骏:还不是咬伤路人的恶狗惹的祸!把对豪宅没任何敌意的路人都逼到不共戴天的敌人那一边,最终改变了主人和外贼双方力量的对比,把力量占绝对优势的主人树敌到弱势那一边。所以说咬伤路人的恶狗恰恰是火烧宅院的罪魁祸首!可浆糊脑袋的主子往往把它当成忠诚不二的积极分子。

   网民:经你这么一分析,李警察枪杀徐纯合的行为根本不是什么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体制稳定,而是危害国家安全给我们的领导干部们四面树敌啊!既然如此,央视和人民日报为何要如此弱智?这不是对我们的红色政权玩高级黑是什么?

   飞骏:问题的症结出在习惯成自然的“谎言体制”上。火车站一旦发生干警滥用枪枝悲剧,地方官想到的第一对策就是“捂盖子编谎”,其实当时若是公开真相严肃处理肇事恶警还能给公检法和地方官加分。在视频手机普及的互联网时代,众目睽睽下的官府谎言也不是那么好编的,真相败露网民死叩后只有继续被动编造新谎去圆旧谎,被逼无奈又作茧自缚。悲剧辐射到上面后,劣胜优汰的马列专制体制没有“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大智慧。一是严重误判错把李警察的个人暴行当成“维护体制”,把害群之马误认为忠臣;二是因小失大“两害相权取其重”,纵使公正处置李乐斌有可能影响到干警维护现体制的积极性主动性,但比起失尽天下民心官府威信扫地的后患要小得多。如果上面不被“只管今天威风贪腐哪管明天洪水滔天”的地方政客绑架,还可赢得包青天声誉大大收获民心的。

   …………

   

   

   二0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

(2015/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