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小平头夜话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仍然记得,第一次看到小平头揭露盛雪的文章时,我是拒绝阅读的。因为关于小平头的流言蜚语,早就传入了我的耳里。甚至无法追踪,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被谁灌输的,那就像有毒的空气一样,腐蚀着你的判断力。
   
   后来,在西藏事宜中,我与盛雪擦肩而过,她的朋友阿海要我加入盛雪计划成立的“国际汉藏作家协会”,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并不是针对盛雪,我对自己是有个原则的,决不加入任何组织。再后来,西藏方面也因为盛雪的名声过于负面,不再与她合作。
   
   那是2010年10月2日,盛雪突然发来群组公开信 注释1,彻底撕破了脸皮,说我质疑她在温哥华汉藏交流上的募捐。说实话,拿募捐做幌子,说明她实在找不到别的借口了。退一步说,就算我质疑了募捐,也没有错。受捐人本来就该接受公众的监督和质疑,如果你自认为清白,完全可以公开捐款数目和去向,还用得着砸来“破坏汉藏关系”等各种大帽子吗?


   后来,唯色在推特和她的博客上,都表达到了对我的支持:“朱瑞,这么多年来,你对于西藏(图伯特),其心可鉴。有人说你给‘西藏流亡政府以及举步维艰但卓有成效的汉藏交流带来的困扰和伤害’,完全是无稽之谈。”注释2
   
   就我对盛雪的揭露,唯色也公开写道:“写得好。尤其这句话问得有力:‘为什么揭露你就是搭上了汉藏关系事业,你到底在汉藏交流中是个什么角色?’” 注释3
   
   再后来,西藏三区的很多藏人,都纷纷表达了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绞杀异已也要募捐了

   
   然而,盛雪没完没了,又来了第二封、第三封、第四封等公开信,硬说质疑募捐,超出了她能理解的“底线”。并在各大电邮群组里,多次栽赃,说我首先发起了对她的攻击,甚至说我“负有特殊使命”,还发誓:“我考虑如果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她,我就拿出时间、精力采取法律行动。只是估计得募捐。”
   
   我完全被震住了:连绞杀异已、异议,也要募捐了!那么,盛雪以前的募捐是否都用在了公义之上? 这时,我才产生了质疑盛雪募捐的想法。然而,过往的生活中,每次与人相遇,结下的都是友情,还从没有遇到过像盛雪这样的主儿,沾上就抖落不掉,怎么办?
   
   
   受害者的反击

   
   于是,我回头看那些曾经拒绝阅读的小平头的文章。发现,小平头和盛雪之间的矛盾,始于一个叫李震的人,某次民运会议上,李震与小平头同住一个房间,偷窃了小平头那些关于文化大革命的秘密稿件,并被小平头逮住,后来,有人没收了李震的相机,人证物证俱在,就在警察即将到来的当口,盛雪冲出来,以民运领导人的身份,要过相机,还给李震,使其消除赃物。
   
   显然,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完全是一个受害者的反击,也是守护尊严的过程。尤其是,他极为负责任地以真名实姓发表,内容具体,有理有据。作为公众人物的盛雪,本应对这些质疑和批评加以解释,出具言辞得体、具有公信力的说明。
   
   
   盛雪的栽赃陷害

   
   然而,盛雪岔开了话题,以一份“声明”开始,暗指小平头冒用她的名字注册邮箱和盗用她的名义群发邮件。这倒让我今天想起了2011年7月17日,华盛顿汉藏交流之后,我收到的冒用我的邮箱、盗用我的名义,群发一百多位华盛顿与会代表的电邮,那是谁干的?注释4
   
   话再说回来,盛雪发表了声明之后,那些与她有利益关系的人们,也不问问盛雪的话是真是假,就开始了对小平头的围剿,硬是给小平头扣上了“国安特务”的大帽子,说他“攻击民运领导人”、“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靠名人(盛雪)炒作自己”,甚至把小平头的祖宗八代,都挖出来污辱了一遍,包括小平头的母亲结过几次婚,也成了抹黑人家的机会。
   
   最近,又给小平头戴上了一顶新帽子:“小平头特务小组”。然而,唯独没有人敢提李震偷窃小平头书稿一事,更没有人提盛雪把相机还给李震一事。不过,这期间,盛雪倒是提拔了李震为民阵理事,并由李震做东,于2012年在布达佩斯举办了民阵会议,后来,又把李震按插进欧洲汉藏友好协会,当了常任理事。
   
   小平头自然不甘,且越战越勇,把时间都耗在了这些傍上民主的伪类身上,而人家还要说你是“人渣”,说你“没有写过一篇抨击中共暴政的文章,没有干过 一件有利于中国民主的事情”。
   
   还原广西文化大革命真相

   
   其实,小平头是一位对广西文革深有研究的写作者,曾對文革當事人进行了珍贵的采訪,又根据中共内部机密文档《广西文革大事记》,写作了几十万字的书稿,努力打破中共对文革信息的封杀,展露一桩桩冤案。
   
   我读了小平头的书稿后,相当震撼,明白了为什么李震要盗窃这部书稿,也明白了那些关于小平头的谣言,为什么巧妙地遮蔽他的这个重要挖掘。于是,我特别写了一篇评论,推介小平头的系列揭露文革真相的文章《廣西文革機密》注释5,同时,也在自己的博客上转载了小平头的文章《广西文革大屠杀》注释6。
   
   然而,盛雪利益圈,看到挡不住小平头的文革研究发表,又改口说人家“炒冷饭”,并在一些群邮组里公开煸动“不和小平头为伍”。
   
   那么,怎样写才不算炒冷饭?你们的口味就是世界的口味?你们的标准就是世界的标准?你们是海外华人文字审查小组?显然,这种“不和小平头为伍”的说辞,就是在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拉帮结伙,扼杀个人主义的行为,也是中共整治异己的法宝。所以,有人精准地总结出了盛雪的“三手”女人特征:炒作自己时有推手,攻击异己时有打手,找人代笔撰文时有枪手。
   
   
   认识小平头是一种幸运

   
   我从没见过小平头。但是,在Skype上有过几次联系。与那些先前传入我耳中的流言蜚语恰好相反,他很是宽容、真诚,并且,没有跟我谴责盛雪的那些江湖黑道,只是说起了广西文化大革命期间,韦国清搞阶级大屠杀的一些片段,并谦虚地谈到他对廖伟然、钱文军先生的尊敬,怀念那些给过他力量的前辈……让我看到,那些在中共的执政史上叱诧风云,至今仍被高度评说功臣们,其实,正是反人类的阴谋家和杀人狂。
   
   注释:
   
   1,盛雪突然发来公开信和我的回信: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0/10/normal-0-7.html
   
   2,参见留言部分: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1/07/2008_20.html
   
   3,参见我的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notes/rui-rtibet/朱瑞就盛雪给我的第四封公开信提出质疑/885860308113263?pnref=lhc
   
   4,重要声明: 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1/07/blog-post_17.html
   
   5,《廣西文革機密》首发“开放”杂志: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907#.VWCb0-sXgVQ
   
   6, 《广西文革大屠杀》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2/08/blog-post_6.html#uds-search-results
   

此文于2015年06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