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專訪孫文廣悼念六四 當天到天安門散步去150602 ]
孙文广文集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评论毛泽东之2 2003/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有感朝鲜停战50周年 2003/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声援刘荻之七2003/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再论修改宪法2003/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 2003/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 2003/9/20
·江泽民论“民主”2003/9/28
·跟毛泽东学慷慨——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附录:《耿飚回忆录》2003/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200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九2003年10月7日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200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0月19日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2003年11月1日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关注杜导斌之二2003年11月1日
·网络英雄杜导斌——关注杜导斌之三 2003/11/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关注杜导斌之四2003年11月5日
·签名维权学香港――关注杜导斌之五2003年11月9日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2003/12/11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再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1月16日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3/12/17
·好斗的毛泽东(上)──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200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 200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三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8
·国共内战溯源——四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五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1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评论毛泽东之(1) 2003/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2003-7-2
·伟哉 香港人——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大游行 2003/7/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二2003-7-7
·香港——大陆的明灯——有感于香港反23条游行之三2003/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四2003/7/15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2003/01/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專訪孫文廣悼念六四 當天到天安門散步去150602

   
   【六四26周年】專訪孫文廣:悼念六四 當天到天安門散步去
   
   北京時間: 2015-06-02 20:48:55
   


   2005年6月4日,孫文廣到天安門廣場悼念六四。(孫文廣提供)
   
   
   【希望之聲2015年06月02日訊】(希望之聲記者梁路思香港報道)後天就是六四26周年紀念日,中共當局大為緊張,不少大陸異見人士均被監控或被旅遊。著名異議人士、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被旅遊9天回家後,今早又被國保帶去青島。他在接受希望之聲記者採訪時表示,在中共的監控下,建議民眾可在6月4日當天,到天安門廣場去散步的方式悼念六四。
   
   每年六四前夕,中共當局都會加強監控異議人士,今年也不例外。孫文廣昨晚告訴希望之聲記者,他被2個國保帶出去已經“旅遊“9天,每天都要坐車8、9個小時,很疲累,昨天剛回到家。
   
   “昨天剛回來,因為弄的我很累吧,所以我說要回去,昨天就回到濟南了。去了9天,累死了,他們怕六四我在濟南會做出一些事情來,所以就2個公安開著車把我帶著出去。”
   
   回家後,孫文廣依然被監控:“今天(6月2日)中午出去吃飯,4個人跟著,山東大學的兩個公安,還有濟南市兩個公安跟著去吃飯了,很緊張,晚上一宿的樓上樓下的站崗,一直站到我樓頂上。因為我住在21層,他們就在門口睡覺,怕我跑。”
   
   孫文廣表示,每年六四是中共的敏感期,他都會面對這樣的遭遇:“是的,每年都是這樣子,不是今年哪,去年也是帶著去旅遊吧,也是兩個人一輛車帶著我出去,每逢六四都是非常緊張,有時幾十個人在我門外面,怕我跑掉,因為要24小時看著我,晚上也有人值班。”
   
   他說那些國保在他家門外,用幾個椅子拼起來,晚上就在椅子上睡覺,有的把椅子頂在門上,他根本推不開門,也出不去。今天早上8點半,他告訴本台記者,他又要出發“被旅遊”了,今天是去青島,還不知什麼時候回來。
   
   面對中共的監控和打壓,孫文廣建議民眾可用另外的方式悼念六四。例如選擇在6月4日當天,到天安門去走走,散散步,不需要打橫額,也不需喊口號,不需要組織,民眾自發去,人多了,無形中會給當局造成壓力,也可以藉此傳播六四屠殺的歷史真相。
   
   “所以我想呢,今年六四要走上另外一條道路,就是有人在六四這天到天安門廣場去,到那兒去紀念,分頭去,不要有召集人,也不要有組織,大家分頭去。可以在6月4號那天,早上的6:40分、下午的6:40分、或中午的12:40分鐘,在天安門廣場去聚會。”“去的人,開始也不要搞什麼條幅啊宣傳單啊,不要做那些,直接去就可以,照一個像作紀念,那麼這個像片十年二十年之後就很珍貴,因為我們當年沒有忘記六四,到過天安門廣場。”
   
   他說,大家應該有一個信念,六四英烈是應該紀念。雖然估計今年去的人不會太多,但人數可能會慢慢增長,也希望這種方式的紀念活動能堅持下去:“有朝一日,就可能形成在天安門廣場聚會大量覺醒的人,而且很多人是抱著一種風險去,我想這種活動,六四那一天到天安門廣場去紀念英烈的這些人,可能會越來越多,因為這是一種在高壓下,可以採取風險最小的一種紀念活動,就是到那裡了,到那裡去走一走,看一看。”
   
   六四事件已經26年了,當局為何還如此緊張。他說:“六四是文革後最大的一個冤案,一個血案,開槍射殺無辜的學生市民。這個事情,人們是絕對不會忘記的。現在26年過去了,中共當局不肯公布真相,死難者也沒有昭雪,他們的家人在痛苦中生活了26年。也令中共80年代的改革開放在89年六四之後基本結束。現在中共當局極力的抹殺這段歷史,在它們控制的出版物裡面不準提及六四,民間也不準公開的議論六四,我們召開紀念六四的聚會,都要受到多種的干擾破壞。”
   
   他認為,中共在六四期間加大打壓力度,是因為中共上層的有些領導人,看不到歷史潮流,也懼怕六四的真相公布後,會危及他們的統治。也有人懼怕六四若平反,會使目前的中共政權遭受滅頂之災,有些在六四事件上犯下罪行的人,懼怕被審判,所以,他們要垂死掙扎。
   
   “會使得他們現在的極權統治,遭到一個滅頂之災,其中有一些可能要被審判,因為他犯下了歷史的罪行,你象江澤民、李鵬等,他們要坐牢的,當然他們會拚死掙扎。有一些人又投靠他們,在他們的栽培下,當任重要的職務,形成了一個既得利益的群體,這個群體害怕中國的民主,害怕中國的自由,害怕六四平反以後他們會受到懲罰。但是這些人很短見,一個歷史的潮流,怎麼會因為你們這一些人的堅持,就不向前呢,這個歷史的潮流是會向前走的,這些人早晚有一天,會淹沒在大眾憤怒的潮流當中。我想這一天,也不會太遠了,所以他們對六四採取這樣的一些鎮壓的,打壓的,封鎖的態度,我想也只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
   
   孫文廣說,他在2005年6月4日,曾到天安門廣場去散步悼念,並且還照了像,在網上公開,至此,2006年開始,他就被當局嚴密的監控,就再也不能在6月4日到天安門去了。
   
   其實,六四期間,除了孫文廣外,還有很多異議人士一樣被監控。包括:民運人士齊志勇、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西安異議人士付升,以及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等。在香港的大陸民運人士王登耀也稱,他的電話被人監聽,本台記者今日致電,都接不通。
   
   責編:喬夫
(2015/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