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七。一评共党]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一评共党

2007-07-01

   

   亲爱的各位听众,您们好,我是苏明。在今天的这个时间里,让我们把谈论的焦点,放在中共和中共的党老板胡锦涛这两个层面上,着重分析一下,中国的共党还有没有希望,究竟还能维持多久?

   中国人都或多或少地受过共党洗脑的毒害,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共产党不好。骂共党,讽刺挖苦共党的种种行为和纲领、说辞,已经成为了一种街头巷议、公开或半公开的现象了。但是,关于共党是否即将崩溃的问题,大多数中国人持否定的看法。甚至相当数量的三、四十岁的这一代人,也认为在他们这一代是看不到中共垮台的那一天的。

   在任何一个宪政民主的国家,赢得大选胜利的政党,在任期四年中,且不要说祸国殃民、出卖领土、贪污腐败了,发生无所作为,政绩平平,人民的需要没有得到满足,这个政党也仅仅是执政这四年。下次的大选,它一定会落榜。更不要提损害了人民的利益,或是做出了错误的决策。那它连四年这个任期也做不完,就被弹劾下台。因为管理国家这个公权力,是属于全体公民的。只有得到了大多数公民的同意,这个政党才被人民雇佣,组成政府,成为人民的公仆。

   管理国政,造福人民。这本来就是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难道共党就真的是那么伟光正?没有了共党,中国就真的会是国将不国了吗?

   在中国,有记载的历史已经有五千多年了。共党掌管国政只不过五十多年。虽然共党仍然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政治力量,是一个独裁政党,号称有六千万党员。但共党的历史罪恶深重,得罪的中国人太多。倡导经济改革,即等于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已经破产。独裁专制的发条已经松懈,而且已经蜕变成了一个纯利益团伙。

   不用说,大家也清楚,宪政民主、人权、自由、平等这些价值观,对共党来说,是完全格格不入的,民主化就是意味着独裁专制的瓦解和灭亡。所以我认为,共党的灭亡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中国的政治转型也是个即将到来的现实。我是从以下的三个方面来分析和论证的:一,共党的意识形态已经破产;二,利益维系不住一个政党的团结;三,共党解决不了内部的重重矛盾。

   现在我就从第一个方面,共党的意识形态已经破产开始谈起。我们都知道,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精神生命体,所以每个人都有心灵和精神的追求。同样,任何一个政党或组织,也都有它的精神准则。共党再也不会是个像北韩、古巴那样的坚持马列原教旨主义的统治集团了。从改革开放的那天开始,共党就已经成为了它们批判了二十多年的修正主义政党。六四的公然大屠杀,又从根本上把它的非法性彻底公布于全世界。前苏联与东欧的共党的解体,等于是在告诉全世界的人民,共产的理论彻底破产,共党原有的意识形态的全部基础已经被摧毁了。

   现在共党所使用的统治哲学,不过是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共党历来讲究的是要全国人民统一思想。共产理论破产后,邓小平提出了“猫论”,“稳定压倒一切”,“发展是硬道理”,“四项基本原则”,搁置姓资姓社的讨论;江泽民弄出个“三个代表”,大国外交;胡锦涛又弄出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八荣八耻,保鲜运动,执政能力建设,新三民主义,和平崛起等等。

   短短的二十七、八年间,共党出台的这些所谓的新理论,已经多得泛滥成灾了。相互之间既驴唇不对马嘴,又让人们眼花缭乱,无所适从。这在共党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中共中央也常说党内思想混乱。可是这个混乱恰恰正是共党的党老板们自己造成的。如果能在网络上偶尔看到共党高层人物的内部讲话的话,就更可以看出共党高层内部混乱一团,各自唱着不同的调子,各说各的话。更为明显的是,共党已经变成一个没有思想、更没有精神的组织。它所有的,仅仅是利益而已。这些所谓的新理论的抛出,无一不是带有政治作秀,和权力争夺的意思在内。

   对于共党何去何从,共党自己不但充满焦虑感,而且一筹莫展。首先,不具备合法性这一点,就使得共党忧心忡忡。如何维持政权的危机感,没有统一的意识形态。共党看不到自身的未来,当然就更看不到自己统治地位的未来。

   在中国几乎15亿人口的茫茫大海中,共党从来就代表不了全国人民的利益。近二十多年,也不再去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了,更加是代表不了占人口90%以上的贫困阶层和边缘阶层的利益。现时的共党,只代表他们自己。它们霸占公权力的目的,只是为了它们自己的利益,再无其他了。

   第二个问题就是,利益能否维系一个政党的团结。共党是个巨大的利益团伙,但多种宗教组织可以说都比共党这个团伙更大。据悉,天主教、基督教在中国有信徒超过八千万,汉传、藏传、佛教信徒一亿多人。但宗教都是以精神追求为宗旨,不带有任何世俗利益的成分在内。共党号称有六千万党员,是个以利益为基础的组织。可问题是,在中国或者在世界上,究竟是否存在着一个能让六千万人共同分享的利益。而且这是一个完全是出于利益的目的的团伙,它还有没有有效管理国家的能力和心胸、目标?如果利益不能均沾,这个利益团伙的内部还能铁板一块地团结一致吗?

   共党从来不搞平均主义,而且历来行事上也从不考虑公正二字。事实上,大量的普通党员是被排斥在利益分享或特大利益机制之外的。而且我还相信,有相当数量的党员们,沦落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有幸成为体制内的党员为了特权和利益,必然展开残酷的错综复杂的利益之争。比如中央与地方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党务与行政之间,权贵家族之间,都存在着利益之争。

   共党对地方官员的政绩考核制度,必然令地方主义思潮抬头、发展;而中央又决不放权给地方。中央控制地方的手段,就是什么宏观调控,对银行的全面控制,大型国有企业的人事任命,利用中纪委打出反腐败的旗号,去除异己、打压地方势力等等。其实,经济上的放权、让利,已经让地方日渐强壮了起来。共党中央控制地方的手段,只剩下政治性的人事任命权了。

   地方势力对于共党的政策经过层层筛选,已经做到了使中央政策消失在无形之中了。他们可以用谎报的方法欺骗中央,欺骗上级,以保证小团体的利益,使高层和地方在政治、经济、形势的判断上出现偏差,甚至完全风马牛不相及。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共党的政令已经出不了中南海的原因。这些造成了共党统一行动的能力越来越弱,政令的效力越来越低,体制的内耗成本越来越大。共党从阶级斗争转变为利益竞争,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完成的。

   但若要共党从利益之争转型为宪政民主、人权、自由,就几乎是毫无可能的。个人的特权和利益,已经使共党彻底腐败透顶了。体制内腰缠万贯的权贵们只会策划他们的自身利益,同时他们更要考虑如何保护他们的非法所得。全党在利益争夺越演越烈的格局中,也造成人人自危感,也都看到这种情形不可能持续得太久,这个党更不会存在得太久。所以权贵们才纷纷把子女送到西方,把赃款转移到国外。

   利益之争随之而来的就是派系之争、团伙之争、上下之争、官民之争。直接的后果就是矛盾、混乱、抗争、和暴政。全党的团结一致,统一思想、统一步伐、统一行动早已成为昨日黄花。现时的共党内部,已是为了私利各自为战,捞足就跑,又哪管国破民穷,危及子孙后代。八百余万赃官,卷走13万多个亿全民的财产外逃,这就是今日的共党。

   那么,我们来看重重,也就是我今天的第三个问题。共党能否解决它自身内部的这些重重问题?对于任何一个稍有头脑的中国人来说,都毫不怀疑共党使用暴力手段夺取公权力的目的只是为了掌权。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至于富国强民,仅仅是共党蒙骗人民的一个口号而已。

   政权对共党来说,就是利益的所在。毛泽东曾说了多少年的一句话是:“有权就有了一切,没有权就失去一切。”共党集团霸占公权力不放,就是为了满足它们的私欲。当然,人民就失去了一切。所以共党内部就时时敲响亡党亡国的警钟,提醒体制内的党徒要听共党的话,要团结一致。否则一旦亡党,那就要千百万人头落地的。但是这样的警钟、警告,是否能使党内的人同心同德呢?

   前面我们提到了,任何一个政党或组织的生命力,就是精神原则,也就是正确的政纲、纲领。可怜的是共党的马列教义已经破产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个人在二十多年间,除去机会主义、实用主义的口号以外,根本没有办法给共党找到任何新理念,从而改造共党或使共党转型,成为拥有人权、正义、平等、自由和民主理念的现代政党。

   其实共产党是无法改造的,尤其共党更是既不可能改造,又无法转型。原因是历史罪孽太重,欠下的血债,人命债太多。共党的老板也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形下,只得不断地敲打“亡党”、“千万人头落地”的警钟,对全体党徒进行政治讹诈和捆绑,以此来约束共党内部的离心离德、一团散沙的倾向。约束,就是就是禁止党员的独立、理性思想;捆绑,就是对全体党员的愚化、奴化后,去提高共党这个团伙的执政能力。可事实却并不如共党所想的那么乐观,共党成员中的大多数人所在的岗位并不是政治岗位。

   例如职业官僚、公务员、事务员、技术人员、学术专业人员等等。这些职业的性质证明了共党垮台、亡党后,对他们并不存在什么影响。他们是靠专业能力挣饭吃,并不是靠共党养活的人。能对共党政权直接造成威胁的,就是那些被强行拆了房,抢了地的党员们;下了岗、失了业的党员们;复原转业军人和从事个体生意的党员们,领不到离、退休工资和看不起病的党员们。

   社会不公、贪污腐败横行,这些共党成员们难道不受影响,不受损失?不是改革开放的牺牲品、受害人吗?他们能和胡锦涛有共同的利益吗?即使部分党员对共党仍有忠诚信念,但共党内部根本就没有一条制度性的通道,可以使普通党员的声音上达中央。而党的决定仅仅是中央的那几个人做出的,事先也从不征求广大党员的意见,党主席和书记的产生更没有经过广大党员的选举投票。那么,广大党员们又凭什么要去效忠党中央呢?

   党员对党无归属感,官员们也没有归属感。所以党员、官员对于亡党也毫不在乎。他们所在乎的只是把家属和财产转移外国,用脚投票表示他们对共党仅仅是利用,捞够了钱就离弃共党。所以绝大多数的共党党员,是不会为了共产党这个抽象的组织去陪葬或承担罪恶的。另外,开放二十多年,民主、人权、宪政、自由的大潮和理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接受,同样也影响到共党体制内部的一批成员。甚至相当数量的老干部、老党员,他们对民主、人权、自由的认同程度,绝不比其他人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