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2007-09-21

   

   最近,共党又干出一件让人恶心的事情---大张旗鼓地成立个反贪局。这又是一场丑剧、闹剧,自拉自演。尽管卖不出票,台下也没有观众,可是受到舆论的压力。尽管共党也明知成立这个反贪局,只是个摆设,但仍要假装出象回事似的折腾一下。充其量也不过是又多出一个贪污机构,借助反贪污的名目,而大肆贪污。

   共党一贯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而且又死要面子,从来不肯认个错。这回自己成立个反贪局,对共党来说,已经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了。一贯伟光正,怎么会有贪污呢?1989年春夏之交的北京民主运动,学生们明确地提出了反贪污、要民主的口号。当时国民大众最恨的就是官倒和贪污。人们都知道,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邓小平的儿子有二十亿美元。中国人民买了六千亿的国库券,但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账目上,却没有这笔账。

   作为社会良知的知识界和大学生,都很清楚专制的体制必然导致腐败。所以在1986年曾发起了对异化的问题的讨论,其实是很客气地告知共党:只要你们不开放党禁、报禁,不实行政治体制的改革,你们就无法解决自身的贪污问题,四个现代化就永远无法实现。

   为此,共党马上发起了一场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批判运动,共党的蛮横和不学无术的本性再次暴露。到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就有有识之士再次向共党发出警告:你们要想反对贪污,就必须实行民主。只有在监督之下的权力,才可能杜绝贪污。这一下子触动了共党那根最敏感的权力的神经,马上调来了八个集团军二十多万兵力,在北京犯下了举世瞩目的六四大屠杀的罪恶。

   通过大屠杀,共党等于是明确地向全世界和全中国人民发布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宁可贪污,也绝不民主。或者也可以这样来理解:那就是一旦民主了,就不能贪污了。为了贪污,所以必须反对民主。用共党的话来,就是旗帜鲜明地表明了一贯严正的立场。从那以后,贪污就成为了公开的行为,而且迅猛发展。对于掌握了公权力的人来说,贪污是发家致富的最容易的途径。贪污与腐败永远是紧密相连的一对连体婴儿。以毛泽东为例,强迫全国人民读毛四卷洗脑,因而赚足了一亿多元的稿费;每次都与不同的两个三个女人上床,全国各省都有它的行宫。

   其实,所谓的无产阶级伟大的革命事业,或者共党的伟大的目标,其全部意义只不过是让一个小流氓实现了帝王梦,过上了荒淫无耻的生活而已。与流氓无产者们,与所谓的无产阶级都毫无关系。但对全国人民说,则是苦难深重的大灾难。前罗马尼亚的共党头子齐奥塞斯库被枪毙后,人们发现了它在外国银行存有四亿美元的贪污款。马克思创立了暴力革命的学说,要建立无产阶级的新体制。马克思死于贫困潦倒,可他的徒子徒孙们却一个个都成了暴发户。

   中共的无产阶级伟大的革命事业在毛泽东死后,就有了进一步更伟大的发展:那就是革命成功了,只有你毛泽东一个人享受特权和女人是不对的。要整个体制内所有的人都成为暴发户,都成为亿万富翁,都享受到有二奶奶、三奶奶的乐趣才行。于是邓小平纵容儿子贪污;江泽民则更有所发展,不但纵容儿子贪污,而且还要亲自贪污。

   几年前有消息说,江泽民在瑞士银行存有5亿美元。近来又有消息说,是20亿美元。江泽民喜欢到处卖唱,所以包养卖唱的女人。但无论如何,从对马列主义的贡献上来说,江泽民比邓小平伟大。邓小平只是修正了马列主义,提出了改革、开放、猫论、摸石头论。江泽民则是天才地发展和创造了马列主义,提出了赃官、奸商和犬儒分子的三个代表的学说,以维持共产政权。从那以后,贪污加腐败就如同病毒一样,迅速从中央到地方到村支书,都沾上了感染。

   搞经济建设,为的是要创造财富,推动经济发展;为的是要多创造财富。贪污则是窃取和霸占财富,腐败是挥霍和浪费财富。经济是一门复杂和精细的科学,搞经济是一项长期的、艰苦的、复杂的工作。经济产值每增长0.1%,都是要全体国民发挥自己的智慧和勤劳的汗水创造出来的。而贪污和腐败则通常是不考虑后果的破坏式和毁灭式的抢劫,对经济的破坏作用是难以估算的。

   这就好比根据2005年底的统计数目,中国当时内外债务的总和是16万3千亿元,人均负债1万1千元。而其中的13万多亿是被赃官们贪污后又卷逃到国外去的。这就说明了人均1万1千多元的负债率中的1万元是被赃官贪污的。赃官贪污,人民替他们还债。可是,当一个人去创造这1万元的财富时,所付出的艰辛是多么的巨大。

   当这1万元被创造出来后,自己不但不能享受劳动的成果,反而被人将这1万元贪污了,侵吞了,卷逃到国外去做富翁了时,这个人会怎么想?告状无门,上访被抓、被打、被劳改。忍声吞气又不甘心,因为贪官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而来。人们的劳动成果都被抢夺走了,永远陷于在经济上无法翻身的被奴役和抢劫的地位上。因为这是共党体制性的贪污腐败,没有权力的制衡,没有对权力的监督。

   坚持一党专制的共党,根本无法克服和改变自身的贪污腐败。所以反贪污,就必须要有民主政治。否则成立了个反贪局,不仅反不了贪污,反而反贪局也必将是一个新的贪污机构。况且共党不仅贪污,还有腐败。为什么不同时成立个反腐败局呢?

   如果说是羞羞答答、犹抱琵笆半遮脸,共党还真的不配。本来就是一群占山为王的土匪出身,又哪里有什么羞耻之心?只不过是因为正在执政,面子还是要的。贪污还好听点,腐败就等于是烂透了,没救了。

   胡锦涛干了一通保鲜,现在也不提了。已经烂透了的东西,还保什么鲜?马上冻起来也是个烂货了。共党有个纪律检查委员会,想必也已经烂掉。只剩个摆设,不起作用了,这才成立个反贪局。这就像共党的司法体系破产了,受冤的人告状无门,于是才有成百万的冤民上访。各级政府、各国部门都成立了上访办公室。不管是否有作为,实际上就等于宣布了司法制度的不作为,或者烂掉了。

   又好比各级政府成立个植树造林办公室,就等于宣布了林业部、林业局不作为,只砍不种,或者烂掉了;成立节省用水办公室,就是宣布了国家资源部的不作为,或者烂掉了;为了奥运会成立的奥运工程指挥部,等于宣布了国家体委和建筑工程部不作为,或者烂掉了;绿化办公室的成立,说明了国家环境部不作为,或者烂掉了;计划生育办公室的成立,证明了民政部和妇联不作为,或者烂掉了;严厉打击犯罪活动办公室的成立,也同时宣布了公安局的不作为,或者烂掉了。

   以此类推,任何部门成立个相关的办公室或领导小组,就证明这个部门的不作为,或者烂掉了。

   根据共党现时的种种作为,绝不应该是只成立一个反贪局,至少还得成立反腐局,反对公款吃喝局,反对公款旅游局,反对公款赌博局,反对公款嫖娼宿妓局,反对包养二奶奶、三奶奶局,反对勾结黑社会局,等等、等等。

   欢呼声和唱赞歌的肯定有,否则三个代表里面就少了一个犬儒分子的代表了。广大的民众顶多就是用鼻子哼一声而已。任何局、办公室、领导小组、指挥部,只要出自于共党体系,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安排三个代表们去贪污和腐败的部门。民主国家无一不是搞大社会、小政府,为的是减少政府的开支,节省纳税人的钱。唯有极权独裁的国家,为了维护统治,才搞大政府,机构臃肿,人员庞大,不惜搜刮民脂民膏去养活这个并非民有、民治、民享的大政府。

   中共不但坚持极权专制,而且已经彻底堕落为一个利益团伙了。也就是说,它们已经不能满足于仅仅被人民供养。贪欲、兽性,已经使得它们完全恬不知耻地把手伸向各个地方去抢钱。真不敢想象还能有什么事是共党这帮牛鬼蛇神干不出来的。

   我曾经说过,共产党里无好人。因为我说过,共党自从成立的那天开始,至今就从来没干过一件好事,招来了不少的人驳斥我,甚至认为我这个人神经有毛病。可是驳斥我的人搜肠刮肚,又实在想不出共党确实干过一件事,可以称其为好事的。于是就批驳我说的“共产党里无好人”的话太绝对、太极端。我为这句话辩护的理由是:共党里面有好人,为什么共党从来没干过一件好事?我也承认我说的“共党里面没好人”的话有点过分。但是,共党里的好人,看到共党这种倒行逆施、杀人如麻、公然抢劫、出卖国土、出卖人格等等罪恶,如果只是不参与、不说话、假装看不到、不闻不问、洁身自保的话,到头来,这样的好人还有什么资格去坚持说自己是好人呢?

   好比一伙打家劫舍的土匪,站在了被告席上,其中一个好人又该如何去向法官和陪审团证明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呢?至少这个好人要面对一个最简单、最大众化的问题,那就是:既然你是个好人,为什么加入土匪团伙呢?共党善于伪装,善于欺骗,好话说尽,不排除相当大的一群好人上当受骗加入了共党。可是,共党假借个题目搞运动整人是出了名的。

   1949年以前就搞运动,一会儿反左倾,一会儿又反右倾;一会儿枪毙AB团,一会儿又是延安大整风地没少折腾。1949年以后就更不用提了。国人受难不说,共党内的人被枪毙的、进监狱的、劳改的、被开除的也不少。凡不与共党臭味相投的人,一个个都遭到整肃。遭到整肃的人中,我承认是有一部分好人的。还有一批在不同的内乱的历史时期,自动脱党的人中,有好人。历史已经给了在共党内的好人一次次的机会,去证明自己的良心发现,人性仍在。可是一次次放弃了这些机会的人,又怎么能证明自己与共党的罪恶无关呢?

   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读过《三国演义》这部名作,佩服诸葛亮的先知先觉,运筹帷幄的智慧,这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所没有的先见之明。但是经历了五十八年的共党统治的种种罪恶和劣迹后,再善良、再愚钝的人也应该像周瑜那样后知后觉了,绝不应该做不知不觉的鲁肃。

   一贯喜欢奴隶的专制政权,一定首先恨诸葛亮,其次恨周瑜,但一定拉拢鲁肃去维持专制统治。中华民族是智慧的民族。共党折腾了五十八年,我相信,95%的国人至少都做了周瑜。回想一下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现在中国大地上的那群亲共的左翼文人们,凡是活过了1949年的人,如果侥幸逃脱了1957年的反右厄运,也会在1966年的文革中被一网打尽。哪一个人会有好下场?

   反右运动后,有人问毛泽东:“如果鲁迅活到现在,会是什么结果?”毛泽东回答说:“可以让他继续写作,但会是在监狱里写。”鲁迅在当时可以说是左翼作家中的左派。但在共党这个极左的势力中,仍会被打成右派或极右分子,而要坐牢。可以想象,共党中的左派是极左中的极左分子,以便让左得已经无人性的团伙来治理中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