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高新)]
吕千荣的博客
·北京王府井大街集体自杀 30多访民喝农药倒地
·郭文贵们的末日快要到了
·习明泽非常低调受赞 哈佛上学从入学到毕业极少人知道
·毕福剑骂毛事件,都是“毛左”在祸国
·中国严控富豪移民 传中共政治局通过了今年58号内部决议
·邱少云故事遭质疑 中共造假英雄再被聚焦
·胡耀邦总书记,人民怀念您
·揭秘江泽民集团对习近平王岐山的暗杀政变阴谋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中宣部最新密令全网封杀__路标:他们怕什么?陈老板的多家公司已“无法显示
·传郭文贵视频惊现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
·安徽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大门每天紧锁封闭,群众无法报警求助
·江泽民祸军乱政 传就推责与胡锦涛交火(图)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美媒:曾庆红的政治问题比家族腐败严重得多
·姜维平: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汉奸恶魔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可能要被清除中国宪法
·传郭伯雄被查内部通报 陆媒重提温家宝摔电话
·再传江泽民情妇遭中纪委调查
·路透:西门子被大陆工商总局调查
·姜维平:若政变成功 徐才厚了不得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吕千荣声明:强烈抗议黑龙江庆安铁路警察截访枪杀反映生存问题的访民徐纯合
·军报自曝反腐受阻 军官称大不了年底走人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为何我的博讯博客经常会被人控制住,造成我无法发表文章和从来就不能发表回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自食其果的「鐵帽子王」
·“瑷珲”地名恢复 暗击江泽民卖国(图)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国安部成腐败重灾区 多人栽情妇身上 图
·胡锦涛与江泽民分裂对阵三大内幕曝光
·转:谁能为我为父伸冤,我愿意嫁给谁
·转载几文,看虎王和大小老虎们还能挣扎多久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转载几文,看抓捕江泽民是民心所向
·郭伯雄落马倒计时
·曾庆红家族腐败内幕
·传习家人怒斥〝曾庆红助推习近平〞是瞎编 黑手是他
·传上海红顶赌王案开始收网 涉市长杨雄
·白宫获中南海内部档曝六四死伤数 军队内斗险内战
·揭秘脑控武器
·中俄关系惊现“异常” 江泽民再近秦城一步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姜维平)
·传曾庆红儿媳洗钱超千亿 家族丑闻密集爆发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分析:中南海激斗升级 习王或闪电反击 曾庆红不妙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马千卒:八九学潮及民主运动期间的新闻界——六四记事之一
·中共党内老干部曾联名上书要求清算邓家腐败案(高新)
·戴相龙女婿车峰涉间谍行为被查 雇人攻击习近平王岐山
·接近习家消息人士:曾庆红胃口很大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周永康认罪 习亲定“铁帽子王”打江曾
·周永康的罪行才这么点?侮辱老百姓智慧(图)
·《庆亲王 你懂的!》出版 分析:围剿曾庆红行动展开
·中国左派扬言:习近平将死无葬身之地
·中共内部正式通报周永康政变 文件下到县处级
·央视焦点访谈疑泄打下只大老虎信号
·评:俄异议人士:民主世界应迅速应对共产党威胁
·博讯ID:ylw1941 , 你敢和我一样在这里公开自己的真实身分吗?让世界做证看谁
·要打大老虎?中纪委: “哪怕是难办也要先办”
·习动真格 9大央企“家族式利益” 江进入射程(图)
·这些名人都被丑化了!这些内容将颠覆你的历史观(图)
·一个惊人科学实验 瞬间改变科学家的无神论思想
·曾庆红郭伯雄家族涉军产案 习近平怒查 (图)
·毕节四儿童服毒自杀新细节引爆的N个疑问
·何清涟:习曾斗:破除“王权虚置”模式的终极战
·新华日报:党无非是个社团组织 怎能代表国家?
·黃毓民發言稿:否決假政改,無慚尺布裹頭歸!
·周案秘审传因刘云山涉案 一份政变名单或获证实
·中共绝对不敢公布的大数据 简直惊呆了!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图)
·俄异议人士:民主世界应迅速应对共产党威胁
·习近平两释一个明确信号
·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高新)
·罗瑞卿之女曝中共陈姓将领乱伦奸污侄女
·"江泽民美国嫖妓,妓女闯入陕西省委机关讨嫖债"两新闻揭露了中国烂透的根源
·吕千荣2015年6月19日受迫害的微博
·清洗国安部,习近平提前布局
·刘云山妻儿涉车峰案 父子两代卷入政变?
·103岁“开国少将”裴周玉去世 疑曾暗杀刘志丹, 曾拿过比女人还低的工作分数
·美人权团体敦促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施压
·频传江曾受掣肘 “终极老虎”呼之欲出?
·看看中国最穷困人口的生活,我不禁流泪
·外媒报道张德江张高丽两人腐败丑闻和与江泽民涉嫌"非组织活动"
·转载两文看习王反腐是民心所向: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反腐妥协? 习
·被托梦 重庆老农挖坑致富梦成真 凿出鱼泉年赚30万 图
·揭秘新中国到底被出卖了多少中国领土
·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三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高新)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高新)
   2015-03-24
   
   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高新)
/image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徐才厚为何“死不瞑目”?》中已经告诉读者和听众,十七大上产生的两名中央军委副主席即是“军政双首长”,而其中之一,特别是排名在后的那位副主席徐才厚要想架空军委主席,没有平时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第一副主席郭伯雄的支持和配合,难以想象。如今徐才厚出庭未及身先死, “致死不能瞑目”的原因不是因为家中宝藏已经被全部查没无以陪葬,而是因为“郭副主席为什么不被追究?”
   
   笔者去年底已经在《刘源搬倒谷俊山居然要“几经磨难”?》一文中介绍过:
   
   谁都知道,徐才厚的被调查始于谷俊山的“卖主求生”。太子党出身的少将罗援公开讲过: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总后勤部党委一班人,以党委名义举报谷俊山贪腐问题。谷俊山在某些人指使下很猖狂地说“我后面也有人”。对此,总后勤部长廖锡龙震怒地说“我廖锡龙上过战场,死都不怕,还怕一个贪官?”刘源怒不可遏地说“我宁可乌纱帽不要了,也要拿下这个贪官!”他们再次上报谷俊山问题,终于在中央支持下打开军队反腐突破口。
   
   也是这一罗援少将,在接受另外一家香港媒体采访时再次夸赞了刘源对谷俊山的嫉恶如仇,说刘源在与谷俊山的斗争中“几经磨难”。
   
   罗援在这里强调的是在中央的支持下,而不是在当时的中央军委的支持下,意思不外是当时的那届中央军委已经“沦陷”于军内腐败分子手中。
   
   查谷俊山的发迹史,他是2007年6月从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位置上升任部长,继而又兼任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两年后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八一”建军节前夕,晋升中将。
   
   这段时间里,胡锦涛是中央军委主席,而到谷俊山被授予中将军衔时,习近平也已经是军委副主席。也就是说,当时的刘源在发誓要斗垮谷俊山时,虽然背后有军委主席胡锦涛和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撑腰,却仍然还要“几经磨难”。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在胡锦涛担任军委主席的整整八年时间里,军队的组织人事大权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掌控在他手中?
   
   笔者的如上推断,即《刘源搬倒谷俊山居然要“几经磨难”?》一文刊登和对中国大陆的播出时间是于去年的十二月中旬。三个月后,军事科学院退休少将杨春长向《凤凰卫视》证实,徐才厚他们垄断了军队权力并架空当时的中央军委最高领导人。
   
   香港《南华早报》本月中旬的专题报道中引述军队消息来源说:习近平2010年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见证了另外两名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是如何在胡锦涛的鼻子底下夺过军队人事权。
   该报道中说:中国观察者长期以来怀疑胡锦涛对军队的控制是软弱的。他是在成为中共总书记两年之后的2004年才接替了江泽民成为中央军委主席。即使在那时候,江泽民仍然具有影响力,安插他的心腹徐才厚和郭伯雄作为胡锦涛的副手。
   
   一名退休资深上校说:“徐才厚和郭伯雄是江泽民的代理人。他们令胡锦涛孤立。”
   
   一个接近中共军队军事科学院的消息来源说:“江泽民通过徐才厚和郭伯雄继续施展对军队决策的影响力。”
   
   《南华早报》的这篇文章还特别回忆了胡锦涛在位时被美国国防部长严重怀疑是否真正掌握对军队的控制权。故事的细节是,2012年5月23日,前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发表演讲时独家披露,胡锦涛对2011年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期间,对中共所进行的歼20试飞并不知情。这起事件差点酿成中美间一起外交事故。
   
   洪博培称,2011年1月,当时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的盖茨正在中国访问,中共进行了歼20战机试飞,盖茨对此表示震怒,差点中断访问。洪博培说,他当时建议盖茨,暂时不要中断访问,而是直接去质向胡锦涛,看他怎样回答。盖茨在第二天的会谈时真的直接向胡锦涛提出此问题,结果发现胡锦涛对此毫不知情,居然转身回自己的国防部长:“这是真的吗?”歼20真的试飞了吗?
   
   洪博培表示,这次事件让他意识到,中共国家与军队之间的明显分歧。“国家和军队的领导人之间明显是割裂开的,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国家首脑居然对此毫不知情,这种情况要是发生在美国,会是致命的。对我来说,这是他们的官僚机构中存在分裂的证据。”
   
   有趣的是,当时被中共官方严禁在中国境内传播的这则令时任总书记胡锦涛,也令整个中共政权颜面尽失的丑闻,因为这是对“党指挥枪的”的莫大讽刺。而如今,当局至少是已经默许在诸如新浪网等境内媒体上放开让好事者们妄加评论。也有内地公开网站上刊出的网友评论把前述《南华早报》的专题报道详加引述,说是“习近平2010年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见证了另外两名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是如何在胡锦涛的鼻子底下夺过军队人事权,因此,他决心把军队大洗牌。”
   
   《南华早报》的报道中还推测说:徐才厚落马后,曾经排名在徐才厚之前的另外一名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中共官方媒体的不断造势下,很可能在两会之后被公开宣布落马;同时,3月10日,中共军报发表题为“打破论资排辈,按照能打仗标准选干部”的评论文章,释放出习近平将要对军队内高层官员做重大调整的信号,此举可以改变江派时期的军队人事布局和权力架构,完成军中大洗牌。
   
   如此看来,习近平无疑是已经帮助胡锦涛剥离了在徐才厚和郭伯雄的“反党乱军”事件中的责任,承认胡锦涛“是庸人而不是罪人”。但江泽民呢?是否被追责应该是要等郭伯雄的问题解决了才有定论。
   
   一篇题目为《郭正钢家族史被揭是否意味着郭家要出大事?》的内地网文说:
   
   3月23日,《环球人物》杂志登载了一篇《郭正钢父亲有4弟2妹 家族多人在军队任职》的文章,很耐人寻味。
   
   该文章主题虽然没有“挑明”,但都暗含“情节”之中,人们一读便懂。那就是,郭正钢的祖父郭孝西是地道一个陕西咸阳礼泉县新时乡的老农民。自从郭孝西的大儿子“锤锤”在部队当了大官儿之后,不仅兄弟姐妹得势,就是七大姑八大姨也跟着沾光……
   
   郭正钢的二叔曾“在兰州部队工作”,现已退休。郭正钢的三叔曾在礼泉县烟草公司工作。后来做石料生意,现在也已经退休了。几年前,他在张则村盖了新房子,墙面由青砖砌成,显得古朴庄重。
   
   郭正钢的四叔现任陕西省政府某部门负责人。1983年至1992年,他在乡里的信用社当了9年会计,此后每两三年升一次职,担任过镇长、县长、副市长,均在陕西省内。
   
   郭正钢的五叔目前目前在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担任领导职务。该服务社始建于1955年5月,最初只有15名工作人员,以复转军人和干部家属为主,主要为部队内部提供日用品。1990年12月5日,由陕西省军区后勤部出资1100万元人民币,成立新的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总部位于西安知名商圈小寨地区,紧邻省军区大院。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发现,军人服务社里品牌专柜、超市、电影院、KTV等一应俱全,规模比一些普通商场更大。
   
   郭正钢的一个舅舅目前也在陕西省军区担任要职,是副军级干部,前不久晋升为少将。
   
   郭家人到了郭正钢这一辈,发展得也都不错。郭正钢有一个妹妹(一说为姐姐),在外地工作。郭正钢的一个堂弟在该师担任要职。此外,郭正钢还有多个堂弟、堂妹都在外面发展。
   
   读了这篇文章留下的第一感觉就是,似曾相识——与周永康被调查前媒体采写的周斌家族史“揭秘”极其相似,可称是“姊妹篇”。
   
   那篇文章也是从周斌的老农民爷爷讲起,讲到周永康时回避现用名字,而是用原名“周元根”一带而过。自从周元根“发达”之后,不仅把两个当农民弟弟“带动”起来当官、做买卖,就是弟媳也“威震”老家江苏无锡一代。
   
   郭正钢与周斌;“锤锤”与周元根;郭正钢的叔叔们与周斌的叔叔们,以及七大姑八大姨……
   
   周斌家族背景被揭秘没多久,周永康就被公开宣布“接受调查”了。如今,媒体又开“讲”郭正钢家族史,意味着当局正在以“周永康模式”处理郭伯雄,那就是先利用“非官方”媒体造足舆论,做足“前戏”,把当事人彻底揭露,“批倒批臭”,令举国上下、海内海外均全都因为“你知道的”而不会大惊小怪之后再动手抓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链接: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03242015105827.html
(2015/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