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悠悠南山下
【 推薦閱讀 】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文革與中越關係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香港不是殖民地?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越南第二次改革?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 : 互助與相斥
·中國移民與湄江三角洲的殖民狀況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平吳大誥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作者:蕭少滔 (香港)

   
   2015年6月1日
   

   
   
   戰爭似乎離我們很遠,但事實上,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停止過戰爭。只是很幸運地,香港人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除了1967年的短暫暴動,一直都在享受着太平日子。對於戰爭的分析理解,其實近乎空白。
   
   中國本身對於戰爭的理解,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這個倒不是因為沒有戰爭的經驗,而是這些經驗並無轉化為有用的思想。近期國內一片「大國崛起」的歡呼聲,不過對於稍懂戰爭的人來講,那種唯恐天下沒有仗打的思想才真正可怕。至於香港這邊,看來也是人唯恐香港沒有打仗的機會….無言以對。
   
   當年在廣州和老人家談起1979年的「中越戰爭」。那算是最近期的「國際戰事」了吧。老人家其實自己也沒有參加過戰事,但從朋友聽回來的古仔就有很多。而其中一個,就是由於戰術策劃落後,在強行推進的過程之中,步兵人員死傷慘重。這些故事,中國導演謝晉所執導的電影【高山下的花環】(1985年) 都拍出來了。
   
   不過令人「費解」的是,假如「邊界糾紛」是一個導致戰爭的重點,那麼為什麼江澤民在「終戰」二十年後的1999年,反而會拱手相讓,在批准簽署 《中越陸地邊界條約》的同時,將當年死傷過萬而奪取回來的「老山、法卡山」都一併「劃歸越南」呢? 當年發動戰爭算是中國非法霸佔越南領土嗎? 這點「國土」問題,留給國人自行討論吧。
   
   審視這場戰爭,體驗是:中國沒有能力向外發動戰爭。因此才又會有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方針出台。其實蘇聯當年也有派人協助越南,而假如中國真的不肯收手,中蘇大戰可能隨即而爆發了。
   
   而如果中國在「十年生聚、十年教訓」之後,真的有武力威脅的話,又為什麼中俄的邊界糾紛,又會是在蘇聯解體之後的2001年,應該是俄羅斯最「弱勢」的情況下,由中國認沙俄時期的割讓領土事實,將中俄邊境百多萬平方公里「國土」又劃了給俄羅斯呢?
   
   中國聲稱「勝利」的戰爭,都集中在「建國初期」吧。例如1950年開打的「朝鮮戰爭」以及1962年發生的「中印戰爭」。
   
   1950至1953年的朝鮮戰爭,其實也不是中國自己打得成。某程度上來說,是替蘇聯做替死鬼而已。戰爭爆發的原因是蘇聯撐腰的北韓軍隊突襲南韓。後來在聯合國介入之下,以美國為主的聯軍就在短時間之內將北韓軍隊打退,而聯軍更在1950年底,迫近中國邊境。卒之中國正規軍被迫矯裝成「志願軍」,對聯軍發動人海戰術的突襲。在被識穿之後,聯軍穩住陣腳。其後開始發動反攻。結果中國軍隊傷亡超過八萬人 (也有說是二十萬,很難確定,但總之就是傷亡慘重啦),北韓入侵計劃全部落空。要不是蘇聯派出空軍助陣、頂住了聯軍的空中優勢,相信中國的地面部隊根本捱不過一個冬天。而更加幸運的是,「戰神」麥克亞瑟將軍由於和社魯門總統鬧翻,結果被迫解甲回朝。1951年之後,中國看準了聯軍只是「以戰求和」,於是死拖爛扯,以人命換取時間,終於在1953年「迫」出一個「停火協議」出來。
   
   而中印戰爭,則來自西藏問題。1959年達賴出走印度,中國全面接管西藏,中印隨即出現「邊界糾紛」。延至1962年,印度聲援西藏,反對中國佔領,隨即企圖「驅逐」在爭議邊境的中國駐軍。雙方發生戰鬥,印度其後尋求聯合國介入。在正式介入之前,中國軍隊「自動撤退」到原本由英國人劃定的「麥馬洪線」之外,印度方面雖然吃了敗仗,但竟然因為中國軍隊撤退反而佔據了達旺地區。更加在1987年正式在麥馬洪線之下,建立「阿魯納恰爾邦」。中國名為戰勝,但從領土變化來看,具備一切戰敗的條件。
   
   於是乎鄧小平的「轁光養晦」策略,就更加言之成理了。中國無論怎麼看,也不具備戰爭的威脅能力。
   
   物換星移又幾十年。中國軍隊最後出動是1979年的中越戰爭;而所謂「導火線」,正正就是今時今日吵得熱鬧的「南海諸島」。到了2015年的時空,又會不會有新一輪的中越戰爭打得出來嗎?
   
   起碼「中越因為南海諸島問題而開戰」這一個論點,是亨廷頓在【文明的衝突】一書裡面的「推論」。現在看來,也又真有點看頭。
   
   不過1949年的革命老將看來不剩一人。而有實戰經驗的中越部隊,應該都全部退休了。再加上習近平近乎狂風掃落葉式的「反腐」清算。軍中還有多少戰鬥能力? 真是謎團一個。起碼至今有16名將軍經已「下馬」,會否送上刑場那是後話。但以「殺傷力」來計算,這些損兵折將的水平,又比打仗來得更為嚴重也。但軍隊在三十多年歌舞昇平之中,腐敗才是常態。要不然軍老虎的家裡炒不出數以吨計的黃金來,而進貢的「贓款」根本多得連包裝紙也未拆開。這種境況,應該又如何比較? 難道拿和珅來比嗎? 那麼習大大又算是誰了? 道光皇帝乎?
   
   至於中國有沒有足夠的石油儲備,以應付戰爭需要這一點,我也早在2012年8月15日,網誌寫過【中日會不會打】的分析。就憑「35日」的儲備,不可能打得出一場仗來。而即使過了三年,再看【上海證券報】的報導,(2015年2月12日):石油儲備「不升反跌」,下降到了只有22.7日。這個已包括了戰略儲備8.9天、商業原油儲備13.8天。
   
   當日我分析中國的戰鬥設計還可以用納粹德國的「閃電戰」來做假設,今時今日再看,可能只有以色列的「六日戰爭」才能辦得到了。這個算是「進步神速」乎?
   
   至於「一帶一路」又有何戰略意義? 而南海擴建基地又是所為何事? 先按下不表,下回分解。
   
   
   上回提到,中國其中一個非常「惹火」的地點,是「南海」。而亨廷頓的【文明的衝突】也將這裡定為第三次世界的導火線,並假設的開戰雙方是中國和越南。中越雙方也的確在1979年試過大打一場。因此這個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假想戰場看來相當有說服力。
   
   目前中國全速在南海填海造地,而每個所謂基地不論怎看都像一艘「航空母艦」。相信正好就是用來「彌補」中國自己搞不出一艘像樣的航空母艦出來。
   
   大可以看看由衛星圖片,自己研究一下。按【Foreign Policy】4月16日發放的衛星圖片[1],島礁建築物怎看也是航母吧。連「深水內港」的靠岸設施都準備好了。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建造這種航母當然是「低成本高效益」啦,而起碼不會像遼寧艦一樣「死火」拋錨。至於能否被「炸沉」,又無謂多講了,一個不會移動的目標,只要幾個巡航導彈就可以炸平。當然,前題條件是美帝有這個需要。因而反證:這種「紙板航母」不是用來唬嚇美帝的。而是用來提供「恒常」的海空支援,用來牽制那些海空軍力量有限的南海周邊國家。
   
   而當中又以菲律賓是假想敵。不過這個假設有點過份「唯美帝是瞻」的謬誤了,不能就只看着菲律賓是美國的友好國家這一點。因為中國真正要對付的,還是「老敵人」越南。
   
   菲律賓雖然最近好像很多動作。例如按【國防新聞】的報導[2],菲律賓正準備和日本在2015年舉行聯合軍演。而在2014年,菲律賓經已就南海島礁的領土爭議,呈交到國際法庭尋求仲裁[3]。不過這個動作的「國際響應」並不熱烈。按BBC報導,菲律賓呼籲其他國家參與仲裁,但正正由於大家都各自認為擁有主權,於是反而無心響應,起碼不會替菲律賓抬轎。看來除非南海各方都能取得共識,否則中國依然會堅持「單獨談判」而繼續拒絕來一個「多方會談」。
   
   而在這種「群龍無首」的情況下,中國真正要對付的,就只有曾經有本事和中國動武的越南。這是優先輕重的問題而已,不是那麼難理解。
   
   早在1979年中越戰爭之前,而且還遠在越共還在和美帝進行殊死戰的時候,當時的南越政府,1974年就已經和中國的海軍發生過「戰事」,歷史上稱為「西沙海戰」。但到了越共趕走美帝之後,反過來對中國不利的情況是,越南一面倒「親蘇」。越南反過來在1979年讓蘇聯「租用」金蘭灣。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須知在幾十年的越戰期間,美帝傾注大量人力物力去改造金蘭灣,使之成為東南亞設備最好的深水軍港。而金蘭灣所處位置,正好就是在馬六甲通往太平洋航道的北面。以金蘭灣為中心劃一個圓形,剛好就將整個印支半島和南中國海全面覆蓋。[4]
   
   如此一來,先前倚仗美帝勢力的弱小南越,改朝換代變成由蘇聯撐腰的軍事強國「共產越南」。於是整個南中國海的形勢,不止對美帝不利,對中國更加不利。
   
   至於1979年的中越戰爭,也很明顯催化了越南這個「租借」的決定。蘇聯在80年代投入鉅額資金替金蘭灣再進行擴充,成為蘇聯境外的最大軍港。中美的「蜜月期」由1979年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開始、繼而宣佈「韜光養晦」的外交和軍事政策,很明顯都是和美帝「吳越同舟」的現代翻版而已。可見越南對中國外交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而在1988年,中國和越南就已經在赤瓜礁發生過衝突,稱為「南沙海戰」。雖然中國聲稱「大勝」,但結果又是自行撤退(怎麼又是和中印戰爭一模一樣?),雙方「各自佔領不同島嶼」,形成繼續對峙狀態。當時蘇聯並未向越南施加援手。相反中國當時在聯合國邀請之下對南沙群島群進行「戡探」,這個才又令到越南反思「國際關係」的重要。
   
   不過蘇聯在解體之後,莫斯科根本無力維持境外海軍勢力。拖拉到了2002年正式終止金蘭灣的租用協議。而正正又是這個時候,中國「胡溫」時代開始,在2003年「第十屆全國人大」確定任命安排。而胡溫所標榜的,是「大國外交」,一改老鄧的低調立場了。
   
   同一時期,越南政府本身也推行開放政策。正所謂樹倒猢猻散,「蘇聯老大哥」的陣營出現極大變化。越南尤其「轉身」快得利害,以光速和美帝修補幾十年的「血海深仇」,並在2000年與美國關係「正常化」。其後並達成貿易協議,迅速躍升成為吸引全球投資的新興市場。連帶中國本身不少工業也被吸引「外逃」去越南。在奧巴馬掌政期間,越南更加積極配合美國的「重返亞太」戰略,於2008年加入TPP 會談 (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取得美國大量稅務優惠。
   
   從中國的角度去看,自然就不難想像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又再在亞洲拉起「圍堵中國」的所謂「太平洋島鏈」。而非常要命地,馬六甲海峽這個戰略通道,也被緊握咽喉。亦唯有從這個宏觀角度去看,才又可以明白中國所宣稱的「航道安全」是什麼意思了。
   
   因此2013年的新一輪「排華」之後,中國也驚覺「大事不妙」。尤其是花了鉅資買回來的「航母夢」只是自製興奮地高潮了一會,基本上是惡夢連場。於是乎,這個「馬死落地行」的「填海」工程就如此被迫盡快上馬了。那管它如何進一步剌激南海周邊國家,在吸收了「南沙海戰」的教訓之後,中國如果沒有「遠洋支援」的能力,南沙早晚會被人吞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