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刘逸明文集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6月16日,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县前卫镇赵官村一位村民为抵抗强征,阻拦挖掘机挖地,结果遭活活辗死。网民“小胡子的团团”6月16日18时许在微博发帖称,当日,在玉溪江川县前卫镇赵官村“政府组织武装征地”,发生一起村民被挖掘机致死的事件。据爆料,村民闻讯前往阻拦,其间一村民被挖掘机压死,征地者之后不顾而去,发贴者呼吁网友转发消息。这位村民被辗死后,政府还一度试图悄悄将尸体掩埋以逃脱责任。
   
   从现场发出的照片可见,一位身穿迷彩服及蓝色长裤的村民背部朝天倒在地上,周围有大批手持盾牌,头戴钢盔的人士戒备。经网友大量转发过后,不难发现,微博上群情激奋,不少网友斥责当地政府“太黑”。
   
   遗憾的是,事发之后,并不见国内的主流媒体对其进行跟进。显然,这是很多媒体唯恐避之不及的话题。当地媒体不敢,外地媒体因为有禁令限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当然,所幸的是,微博上面谈论这类话题还算是比较自由的,所以,能够得到广大网友的关注和转发,让消息在第一时间迅速扩散,然后被海外媒体报道。


   
   此次的碾死村民事件又是和征地密切相关,虽然因为征地碾死村民的事情很少见,但是,殴打甚至打死村民的事情却多如牛毛。在偌大一个中国,因为征地、拆迁而引发的官民冲突几乎每天都会出现,绝大多数都是以底层民众的败退而告终。
   
   赵官村的土地之所以被政府征用,是因为当地政府准备在那里建工业区。如果是合理的建设需要征地,村民自然会表示理解,只要补偿合理,就可以水到渠成,皆大欢喜。然而,事实却是,补偿并不到位,在未能达成一致的情况,政府霸王硬上弓,让施工队强挖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这是赤裸裸的违法行为,村民理当抵抗。
   
   在强行征地过程中,敢于挺身而出的村民其实并不多,因为大多数人笃信“民不可跟官斗”,否则吃不完兜着走。赵官村的这位村民没有考虑到抵抗强征的严重后果,便义无反顾地上前阻止挖掘机挖地,结果被活活碾死。这是何等让人愤怒和心痛的场景?然而,面对此事,国内的主流媒体却集体沉默,村民们虽然呼天抢地,却无人理睬。
   
   直到消息被大量转发过后,江川县公安局才在腾讯微博上回应此事,称接到群众报警后,江川县公安局及时组织刑侦大队、前卫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开展调查,目前,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办理中。不过,到了次日,这条微博就不翼而飞。显然,这是警方自己删除的。目的还是不希望消息进一步扩散,因为警方在调查,就等于是承认了碾死人的事实。
   
   不过,具有特殊背景的上海澎湃新闻却一马当先地在次日发表了相关报道,报道引述死者小姨的话表示,其姐夫是赵官村村民,被挖掘机碾死前曾试图阻挡挖掘机作业。目前,尸检工作已经完成,但家人还未收到具体结果。报道还说,对于行凶者身份以及是否归案,江川县警方以案件正在调查为由未予透露。
   
   常言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在互联网四通八达的今天,地方政府要想彻底地封锁重大消息其实已经几乎不可能了。即使主流媒体不予关注,微博、微信这样的自媒体同样可以让消息迅速扩散,引发公众舆论波澜。
   
   强行征地、拆迁这样的事情,如今已经逐渐脱敏,不过,在事发当地,却始终属于敏感事件。碾死村民了就更不用说,敏感程度会大大提升。即使是外地敢言媒体,也不太敢于涉足。前段时间,庆安徐纯合被警察击毙一事,就曾掀起舆论狂飙,虽然官方已经定性,但民间依然在试图还原最真实的现场以及探求最令人心服口服的结果。
   
   就在徐纯合案之后不久,陕西又出现了警察击毙旅客的事件。这一次所引发的动静明显没有徐纯合事件那么大,因为这名旅客本身的确存在暴力倾向,造成极大的公共安全隐患。针对警察用枪问题,公安部副部长黄明6月17日在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警察在处置突发性暴力事件时,要依法履行职责,依法使用枪支,既全力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公共安全,又切实保护自身安全。
   
   黄明为何在这个时候强调这个?显然是因为警察用枪有泛滥的趋势。黄明所言其实是在表达一种担忧,他的上述讲话,或许在短时间内能起到规范警察用枪的行为,但是,一旦出现了警察乱开枪的情况,为了遏制舆论反弹,官方往往会继续偏袒警察,而不是站在公正立场去处理事件。
   
   事实上,人命关天这种传统观念早就被一些人弃之如敝屣。只要自己有权有钱有势,普通的平民百姓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颗颗狗尾草,一头头牲口,想践踏就践踏,想宰杀就宰杀,看你能怎么样?平民杀了官方人士,立马会被抓捕,继而被判重刑,而官方人士杀了平民,就一定会被从轻发落。
   
   江川县公安局的微博回应,显然也存在偏袒官方的嫌疑。村民被碾死,凭什么只是进行肤浅的调查,而不将涉事者抓捕?警方的措辞其实已经暗示,这件事最终可能只是像钱云会事件那样,以意外的交通事故定性。作恶方至多只是赔点钱完事,这就已经达到了震慑其他村民的效果,今后看谁还敢对抗征地?
   
   云南作为西南边陲省份,因为征地、拆迁而引发的恶性事件层出不穷。就在去年10月,昆明晋宁县富有村村民因不满征地赔偿过低,阻止开发商施工。对方派遣2000余名不明身份者携带大量武器进村打人,导致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村民反击过程中,造成对方6人死亡。
   
   前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虽然已经落马,但是,云南的政治生态似乎并未改变。地方政府依然是唯利是图,视民众的生命为草芥,这样的政府不知道跟黑社会有什么两样?以前,很多人只是认为地方政府和黑社会结成了利益共同体,被黑社会所绑架;现今的大量事实证明,很多地方的政府其实已经彻底黑社会化了。
   
   2015年6月18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5/06/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