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文革忆往:脚印
   
    宪徽:写在前面的话
   
    谢英富:尝试作“序”

   
    目录
   
    一、 渊源:破四旧到红海洋
   
    二、 潮流:炮轰省、地、市委
   
    三、 转折:首次入狱 中央解决四川问题工作会议
   
    四、祸胎:“五一三”始末 解放军七七九一部队抵宜
   
    五上、蹉跎:“武装支泸”始末
   
    五下、蹉跎:地市革委会成立 抓革命促生产 清理阶级队伍和九大
   
    六、变换:三次进京 准备临刑到活罪难逃
   
    七、煎熬:“九一三”抓大小鬼 新刑法实施前的急判,申诉无门
   
    八、结局 劳改队岁月 牢底坐穿及贫困生涯 无法了结的了结
   
    谢英富:刑事申诉状(2006年9月)
   
    原宜宾法院一、二审刑事判决书法刑(78)字笫59号
   
    宪徽:《 脚 印 》后 记
   宜宾文革史料
   
    为有牺牲多壮志——北京红代会张玄杰、王俊英烈士宜宾遇难记
   
    李井泉荒淫无耻腐朽不堪的生活
   
    江海云:坐牢杀头何所惧 誓死保卫毛主席
   
    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坚强战士——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访问记
   
    刘结挺:李井泉是大西南的赫鲁晓夫
   
    张西挺:愤怒声讨李井泉的滔天罪行
   
    王力戚本禹对廿二省市来京小学教师的讲话
   
    周恩来和西南赴京联合告状团四十名代表座谈纪要
   
    周恩来接见成都昆明等十七个单位和刘结挺等四人的讲话
   
    王力与炮轰四川省委组织部联络站赴京战斗队座谈纪要
   
    王力在《人民日报》社的讲话
   
    中央首长接见宜宾地区代表时的讲话
   
    中央首长接见四川地区代表时的讲话
   
    中共中央关于四川省宜宾地区刘结挺等同志平反的通知
   
    关于宜宾问题的批示 毛泽东
   
    关于四川文化大革命的指示 毛泽东
   
    王力肖华关锋接见军队院校文艺团体代表的讲话
   
    陈伯达戚本禹对中央国务院联合接待室全体人员的讲话
   
    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
   
    1967年上半年各地武斗情况概述
   
    周恩来康生第二次接见重庆代表讲话记录
   
    中央首长接见重庆市来京汇报代表时的讲话
   
    周恩来对四川宜宾地区的电话指示
   
    中央首长第七次接见河南赴京代表团纪要
   
    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化革命小组转发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宣传组“关于出版用纸生产和供应情况”的通知
   
    中央首长对国防工业部分工厂和一机部化工部协作厂“抓革命促生产”会议代表的讲话
   
    中共中央关于反对铺张浪费的通知及两个附件
   
    重庆文革武斗大事记
   
    请注意学生和工人造反派的差别 老田
   
    来自四川宜宾基层群众的申诉与求助
   
    2006年宜宾审判工人上访代表一案
   
    四川宜宾黄山茶场2亿国有资产仅卖340万
   
    宜宾七九九厂职工群众给胡总书记的信
   
    四川宜宾建机厂副厂长揭官商勾结鲸吞集体资产被挖眼割耳杀死
   
    天灾?地难?人祸?——四川宜宾灾民呼唤社会主义大家庭
   附录
   
    附录 突破网络封锁
   
    附录 推荐网站
   
    附录 后记
   
   
   
   
   
   
   宪徽:写在前面的话
    《脚印》的作者谢英富是四川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他在文中所述的一切,尤其涉及历史重大关节处,几年来,已经多方征求意见并获得证实,目前尚有部分在继续求证和修改中。在征求意见的过程中,有年轻人读到后深感震惊,谢本人更是深感去日无多,昭示文革的历史真相乃自己的历史责任。受其委托,从今日起陆续将已修改过的部分发到文革研究网上继续征求各方意见,欢迎批评指正。也算是对那场伟大革命的纪念。(宪徽)
   
   
   
   
   
   谢英富:尝试作“序”
    说实话,本人文化程度太低,压根就不敢与文豪墨客们并提作“序”,更不敢像史学家们著书立说作“跋”。只不过亲身经历了那场被颇多“诅咒”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且不谈它功过,但这毕竟是一段难以抹煞的历史事实,总想着要把自己看到的和经历的告诉人们。在当时那个年代,泱泱大国的七亿多中国人,除未懂事的幼儿外,可以说没有置身事外的。不管是拥护者还是反对者,都或多或少地介入了的,只不过各自有各自的立场、观点罢了。
    既然是历史,个人愚见有必要引用师东兵先生一九九六年六月五日在侯马寓所为《汪东兴传》作代序:《揭开神秘人物的面纱》中,对历史的一段论述:
    从有专制统治封建王朝的时候起,某些历史就往往成为了人为的“禁区”,为历史的真实而献身者不乏其人。我认为,只要不是拿历史研究作为阴谋手段,都是可以为人类服务的。所以从本质上讲,历史不属于某个人,而是属于全人类和整个社会,人们都有研究和探索历史的权利,都有对历史评说的资格。但是,任何人都不能歪曲和篡改历史,即使强权者能在一时的条件下强奸民意,伪造历史,但是这只能是短暂的片刻。得逞于一时和得胜于永远毕竟是两个概念。
    个人认为这是对历史较为确切和公正的观点。因此,不管是“政客”还是“文豪”,不顾史实的杜撰或刀笔吏、文痞般鬼蜮伎俩的诋毁或标榜,都是无济于事的徒劳。早在报刊上给我打下了烙印的一段精辟论语:“笔下有钱财万千,笔下有人命关天,笔下有是非曲直,笔下有毁誉忠奸。”它使我在铁窗之内感受颇深,悟出了点“政治”的一些真谛。
    但是,“文化大革命”过去三十来年了(中共中央对它还公开承担了责任),可各种报刊杂志、小说电影,甚至电视词典,要不对它捎带一段就绝无市场似的。同样,至今我仍不知文革“反革命”和“打、砸、抢”的内涵是什么?是否仍带有当时强权者的“派”字阴魂色彩?百思不得其解。我不再研究和探索历史,更无资质对历史进行评说。我没有涉足过高层,故对上层内幕无从谈及,更不能将道听途说拿来哗众取宠。我也不敢奢想当什么“家”,更不敢借什么社会经济来搞个“票房效应”什么的。说白了,至少我还懂得点点高尚与卑劣的真正含义。故仅仅只想将自己实实在在地走过的那段路展示出来(也许比什么了解和访谈更为真实和确切吧),以飨读者,也求点化,使之自己能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而已。
    历史的经验也好,教训也罢,个人认为都有吸取的必要。正如唐朝贞观佳话中有:“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人为镜可明得失,以史为镜可知兴替”的精练之谈,也许我的《脚印》能给后来之人一点点启迪,或许还能免于一些“重蹈覆辙”,这也许不失为善举吧?!
    谢英富于宜宾老宅
    2000年6月5日
   
   
   
   
   
   目录
    一、渊源:破四旧到红海洋
    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南下红卫兵
    工作组的训示:宜宾运动的萌芽
    宜宾红卫兵的派生
    后盾的兴起(诸战团到方面军)
    二、潮流:炮轰省、地、市委
    “四一五”风波(首次干扰出现)
    经济风刮起;冯振武风波
    “三套马车”的大论战
    “二月镇反”进京告状和识刘、张
    三、转折:首次入狱
    二次进京(初识刘、李小姑娘)
    中央解决四川问题工作会议(总理、康生质问韦、甘,叶群的证实)
    提前回宜之前后
    四、祸胎:“五一三”始末(抬工队示威到首都红卫兵王俊英,张玄杰献身)
    解放军七七九一部队抵宜;地、市革筹建立
    五、蹉跎:粮船开始的支泸行动
    “武装支泸”始末(所谓抢枪)
    二次武装支泸(李琪惊人之谈)
    地、市革委会成立到红旗派分裂
    三代会;城区公社革委会的建立
    抓革命,促生产,地工代筹,清理阶级队伍和九大,吐故纳新
    六、变换:说客(李锦凡,晓波昼夜策反)
    三次进京(学贝班与变化预测到周总理指示和当局的暗抗)
    软解(紧锣织罪名到万人公捕大会上徐文都严正申明)
    漫长铁窗(逼供伎俩,准备临刑到活罪难逃)
    七、煎熬:“九一三”反映(抓大小鬼的监狱游戏和罪名随政治气候变换)
    “闹监”始末
    复查和开释(主席逝世到英明领袖的重大举措)
    新刑法实施前的急判,申诉无门
    八、结局:劳改队岁月,逐级申诉无果
    王家声的“实事求是”调查
    牢底坐穿及贫困生涯
    无法了结的了结
   
   
   
   
   
   一、 渊源:破四旧到红海洋
    坐落在三江环绕,翠屏作帐的古城宜宾(即古时的戎州、叙府)是远古僰人的聚居地(现有僰人悬棺佐证),三国时又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城池。传说三国时有名的“七擒孟获”即在宜宾不远的金沙江畔。她还是云、贵、川三省物资的集散地,万里长江的第一城(即长江干流的起点)。她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也是旧时历代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地,难怪“清”乾隆年间有名的书法家华南顾汝修要书《西南半壁》四字于宜宾市城中心的古建筑、宏伟的大观楼上传世。
    宜宾,虽说不上藏龙卧虎,人杰地灵,但确不失为历史文化名城之称。名胜古迹比比皆是:近郊有翠屏晚钟,真武山古庙群,古井流杯,丞相祠、双江映月;远郊有蜀南竹海、石海洞乡,夕佳山古民居等等。神话传说远及商周(现新修建的《哪吒行宫》甚得台湾同胞的敬仰),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中国抗日民族英雄、中国共产党的巾帼战将赵一曼的故乡,非一般之城镇矣。也许正是由她所处的地理位置及复杂多变的人际关系,在一九六七年中共中央解决四川问题时,被领袖毛泽东亲自喻为“突破口”之故吧(这是被写进了中共中央文件里的事实)。宜宾虽然不大,在偌大中国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是个不足为道的弹丸之地,但是,她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风风火火经历,或许能折射出“文革”真实面的一些凤毛麟角。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宜宾城,天气一天比一天地热起来。人们根本没想到此时的政治气温比天气的变化更烈(即“四清运动”正接近尾声),只是人们还在朦胧之中。他们费解:何以“川剧团”的龙袍官服要在大十字(宜宾城中心)街中间焚烧?接着官家组织的“红卫兵”喊出了“破四旧”的口号。一时间,“地主”、“资本家”家中剩留下来的老古董——满铺牙床(即上等木材精雕细琢,分内外两层的大床)、龙凤图案家具、饰品等,被“红卫兵”们抄出示众。紧接着官家又一声令下,大街小巷的门面墙垣一夜之间全变成了红色。为此,商家的红油漆在那时俏到了无法再俏的地步,实在没有红油漆了,土红也滥竽充数地登上了门墙,总算是完成了“红海洋”的政治任务。因为这是政府下达的政治任务,民又何敢违抗之。但又不解其意。
    不解归不解,毕竟这些都不涉及我这样的苦力们。照样生活,照常的干活,管它春夏与秋冬。这不失为当时一般人民的心境状态。
    一九六六年下半年的一天,在工地上听伙伴说“昨晚一夜也没睡好”。听后觉得有点愕然,干我们这种重体力劳动的人,可以说劳累一天下来沾枕就会鼾声如雷,何以会睡不着呢?问及其由,方知是外地“跑”来一些学生在“宜宾卫校”,招来不少机关干部和本地学生(即官方组织的红卫兵)们的围攻,通夜闹个不停,天亮后仍在继续。我活了近三十岁,还是头次听到这样新奇的怪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