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Nero重生,千年见证
   
   
   
     历史在惊人的重复中警醒着后人。小周破译了旧预言,留下了新预言,随之就无可抗争地坠入了历史对他的预言……

   
     “咚——”那凶徒狠劲砸了一下门,纪哥这才醒来,捂着胸口叫着:“哟,赵队……怎么啦?”
   
     原来是新来的队长。他一指我后边儿,我回头这才看见,小周侧着腿、侧着身子、单手铐在床上、单手练功呢!
   
     纪哥赶忙上去把小周按到了床上。小周向赵队申辩,赵队斥道:“甭以为这儿没监视器,我就是监视器!”
   
     他让纪哥从对门取了钥匙,他亲自动手,把小周双手铐在床头,脚镣拉直锁在床尾。小周四肢吊着,屁股尖着床,病床成了刑床。
   
     赵队下了口谕:“他丫要叫,堵上嘴!告饶了再找我。想绝食?两天给丫治过来!”说完拿着钥匙,气哼哼地走了。
   
     纪哥打了个哈欠:“告饶吧!就你这身子板儿,一会儿就散架了。”他说着往床上一躺,说:“趁我没睡着,赶紧告饶……”没一分钟,他打上呼噜了。
   
     我和小冯劝小周,白劝。没一会儿,他就开始全身抽搐,床都跟着颤抖。我叫醒了纪哥,请他把我和小冯的枕头塞在了小周的屁股下边……
   
     清早开了手铐,小周还在直挺挺地躺着,僵尸一样,胳膊肿了两圈,身躯更显得干瘪了。我借着洗漱的工夫,抓紧回去给小周按揉双肩,把胳膊归位,他疼得直冒汗。
   
     十来点钟,胡管儿来了,把上回领事送给我的英文报纸和英文《圣经》带来了。他悄悄告诉我:他安排好了,可以一直在这儿疗养,临出去再把我接走。
   
     我听着这个高兴!这简直是我坐牢最高兴的时刻。
   
     胡管儿还拿来了电动剃须刀。我拿起来刚要刮,又放下了。小声说:“这儿有我一个熟人,刮了就认出我来了。”
   
     胡管一走,小周躺着问我:“你看过《圣经》吗?”
   
     “看过中文的。”
   
     “我原来是基督徒。”
   
     怨不得他昨天受刑不屈服呢,原来他是受当年基督徒殉道史[1]的感染啊!
   
     “方哥,《圣经》启示录你看过吗?”
   
     “以前看过。”
   
     “你记得《启示录》中对‘反基督’的预言吗?预言有两代‘反基督’的君主,他是用兽来比喻的,一个代号是666……在《启示录》第13章的末尾。”
   
     我打开《圣经》翻到了那页,翻译给他们:“这里需要人有智慧。聪明的人能算出(一只)兽的数字,因为这数字代表一个人,这数字是六六六。”
   
     我问:“我听说有人解释这666是屠杀基督徒的Nero[2]。”
   
     小周一笑:“《启示录》是预言,不是故事,所以,666不是尼禄。这666代表这个人的——姓氏、权杖和专门迫害信仰的机构,这么解释合理吧?”
   
     “要能这么破解出来,就最合理了。”
   
     “反基督,也是预言文化中常用的一个比喻,比喻敌对基督一样的善的信仰。现在党的元首姓‘江’——6划;他的权杖——共产党的‘共’——6划;专门迫害信仰的机构——610公室,这就是666。”
   
     心里还在疑惑,还真没有比这解释更贴切的了。我又问:“《启示录》还预言啥了?”
   
     “预言太多了,你自己看最好了,只要破译了666,别的就迎刃而解了。”
   
     “对你们坐牢也有预言吗?”我开玩笑地将了他一军。
   
     “有啊,第13章:‘该被囚禁的将被囚禁;那些该被刀杀的,一定要被刀杀。神的子民,一定要有耐心和信心’。”
   
     我一惊,还有这么不吉利的……我翻开《圣经》,真翻到了这段话。
   
     我又将了他一军:“你要能预言点什么,真实现了,我就信你!”
   
     “对!那我们都信你!”小冯跟着起哄。
   
     小周说:“其实,宗教留给后人的除了修行,还有预言。他告诉后人:如果预言实现了,就该信我。几乎所有正教都留下了预言,特别是对今天的预言——警告将要发生的劫难,好让人拯救自己。可现在人,很难醒。”
   
     小冯说:“你们说99年7月世界末日,不也破产了吗?”
   
     纪哥进来了,接话道:“人家说‘世界末日是不存在的,共产党把后边掐了,造谣说我们蛊惑世界末日。预言的99年7月的恐怖是镇压法轮功’,这词我太熟了。”
   
     说的我们都笑了。
   
     小周说:“方哥,你看看《启示录》第13章开头,讲‘反基督’的红龙授权给一只兽,然后应该是……第5、6段吧?”
   
     我翻开《圣经》,找到后翻译:“那只兽得到了一张夸大亵渎的嘴,被授权可以肆意妄为42个月。那只兽诽谤神和他的住处,以及天人,他被授权把亵渎覆盖到世界每一个国家、每一种语言的民族。他被授权去攻击圣徒,战胜他们……”
   
     “行了,这‘42个月’就是一个预言,这42个月的‘肆意妄为’,就是镇压怎么疯狂都没有天谴,可是这42个月一过,我猜就会有天谴。”
   
     纪哥问:“什么天谴?”
   
     “瘟疫吧,镇压基督徒招的天谴就是大瘟疫[3]。”
   
     “大灭绝?”小冯又问。
   
     “不是,预言的这次不是。最后一次瘟疫会很大,但是这次没那么大。”
   
     “最后那次什么时候?”小冯追问个没完。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次。”
   
     我问:“从什么时候算起呢?”
   
     “当然从99年7.20算起了。”
   
     “我就从今儿算起!”赵队进来恶狠狠地说:“你丫吃不吃饭?”
   
     “我这请愿还没结果呢,”小周说。
   
     “你要什么结果呀?”
   
     “要一个公平的,允许我们说话的权利,就要这个,得允许我们辟谣啊。”
   
     赵队冷冷地,“到那天,哼哼,你早死了!”
   
     李护士推车进来了,赵队马上变成了笑脸:“我来吧,李姐。”说着就拿过了营养液,笑容可掬地说:“我给他灌,下班吧您。”
   
     “会吗你?”
   
     赵队拍拍胸脯自挑大指:“这我太在行了!”
   
     李护士一走,赵马上队变了脸,“我知道讲理讲不过你,你丫对抗政府,我可不怕给你收尸!那号儿绝食的已经下圈儿了,说,你啥时候吃饭?!”
   
     李护士转了回来,赵队立刻笑脸相迎,热情地准备鼻饲,李护士只好走了。
   
     铁门一响,李护士出了大闸。赵队怒问:“再问你丫一遍,什么时候吃?”
   
     小周还是微微一笑。
   
     沉寂片刻,赵队终于怒不可遏,抓起输液瓶扔向了墙角——“啪!”
   
     “看丫能抗几天!”赵队摔门而去。纪哥赶紧收拾狼藉。
   
     下午下班的时候,赵队又截住了另一个护士送来的营养液。纪哥说护士要回收输液瓶,再碎了没法说了,赵队一笑,把瓶中的奶倒进了脸盆。
   
     小周断了两顿,可是有点儿受不了了,躺在床上腰都直不了了。
   
     接下来象中了邪一样。中午美眉护士来做鼻饲,热奶在凉水盆里炸底儿了;晚上她又急着下班,滚烫的奶没凉就给小周灌了下去。小周双手铐在床头,烫的身子直扭。胃粘膜烫坏了,没法鼻饲了。今儿拔了胃管儿,加了两瓶输液。
   
     吃了晚饭,美眉护士穿着警服来收尾,这儿的大夫、护士都是警察编制,有警衔的。
   
     “零——”这美女掏出手机,嗲声嗲气地聊个没完,那撒娇的样子,连纪哥都不好意思地出去了。我只好强力看书,来个听而不闻。
   
     “护士,他液没了。”小冯终于忍不住了。
   
     瓶子液体已经光了,输液管都回血了。小周依然昏睡,美女依然“肉麻”着,好一会儿才扭搭到输液架,用肩膀和脖子夹着手机,边“肉麻”边操作,随后象小鸟一样飞了出去。
   
     忽然小周在床上挣扎开了。
   
     “怎么啦,小周?”我放下书问他。
   
     他也不说话,双手抓着胸口,嘴唇发紫——这是心脏出事了!
   
     “纪哥!抢救!纪哥!”
   
     [1] 公元64年,古罗马皇帝尼禄(Nero)火烧罗马大城,然后嫁祸基督徒,编造谣言,煽动民愤,不明真相的市民狂热地参与对基督徒的残害。基督徒被成批地赶进竞技场,任凭猛兽撕裂吞咬,甚至把基督徒当作火炬烧掉。强盛的古罗马由此而走向衰亡,基督徒历经300多年的磨难,终于和平地用坚忍战胜了强权。
   
     历史是重复的,警醒似乎就在眼前,但总有人以为信仰能跪给强权。
   
     [2] Nero是古罗马暴君尼禄的名字,也是当今著名的光碟烧(刻)录软件Nero Burning Rom(直译为:尼禄火烧罗马)名称的由来,似是为纪念这段悲壮的历史。Rom(光驱)和Rome(罗马)谐音。
   
     [3] 古罗马先后4次屠杀基督徒,招来了5次大瘟疫,公元250年镇压的当年就招来瘟疫,持续16年,首都的人死了一半,全国死了1/3。
   
   
   
   
   
   
   
   预言成真
   
   
   
     纪哥浑身湿漉漉地冲了进来,一看,立刻蹿出去喊人。
   
     我拼命抻过身去,锁在床尾的脚镣拽着我,双手仅仅能够着了小周的双脚,对着他的脚心猛掐。边掐边说:“小周,顶住!”
   
     小冯说:“刚才液体输空半天了,那护士也没排空气直接就换液体了。”
   
     啊?!这么一长管空气输进去?!体质正常的人都够呛啊!这绝食3个多月的50来斤的人,不完了吗?!
   
     纪哥冲了回来,我马上说:“快把我解下来,我给他急救!”
   
     “队长不在,不敢胡来!”这时候他还讲上原则了!
   
     “你不是知道钥匙在哪儿吗?”
   
     “不敢拿!赵队的班儿!”纪哥说着开始给小周压胸——我忘了他原来也是大夫了。他是洗着澡就冲过来了,背心都在往下流水,只穿了一只拖鞋。
   
     李护士来了,掏出手机就叫大夫,然后参加急救。
   
     美女大夫也跑了进来,过来就翻小周的眼皮,打开手电照了一下,“快熬到头儿了。没见挺这么长的……”然后就撤到一边打电话。
   
     开始我没介意,但是后来这大夫说的几句吓了我一跳:“好!叫那俩配型好的病人都去吧,咱同时开两台……别透析了,来不及!……对,还要角膜呢,那让×大夫也去吧,301医院。”
   
     一死了就摘肾摘角膜!虽然这在大陆是家常便饭,可发生在我身边,还是让我毛骨悚然。
   
     “开锁,准备手术!李姐,心跳不能停!”她嘱咐完就跑了出去。
   
     纪哥得了令,迅速取来钥匙给小周开了锁。
   
     “纪哥,你给我也开开吧,我试试!”
   
     纪哥愣愣地看着我,没反应。
   
     我急了:“你开呀!你是大夫你不知道刚才她说的啥意思!?”
   
     纪哥硬着头皮给我开了锁。
   
     “我是大夫。”我跟李护士打了个招呼,因为我看他俩没劲儿,他们轮换压胸压得很浅。可是我刚想动手就悬住了——太瘦了,全是“排骨”,稍一使劲儿还不得碎了?
   
     我左手空拳对小周的心脏迅速一击,开始试探着压胸。
   
     李护士摸着他颈动脉,没说话。我又是一拳,再压胸,床有节奏地忽悠着,纪哥做人工呼吸,他吹1口气,我压胸5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