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政治局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雷声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中国人为啥欢呼TPP?
·江任总书记前,夫人抱头痛哭
·义勇军全部是被共产党消灭的历史事实
·抗战中流砥柱,看击毙日军数
·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二类汉奸中国共产党
·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杨鹏
·周恩来特型演员常铠霖强奸被判刑
·稳增长为旧经济找出路阻碍改革浪费资源
·中国开始第四轮财富大洗劫!/土憋神教
·中国花费30年,越南10年就够了?
·美国防部:24小时内派军舰驶入南海岛礁
·印尼总统:支持美军舰即刻进入南海行动
·朱可夫赞蒋中正识大体了不起
·留守大陆学人的结局
·习近平向五中全会汇报工作
·一浙江老板对比中美制造成本
·谁是汉奸卖国贼?13亿人被骗了!
·蒋最大误判:未在重庆干掉毛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局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昭明:政治局扩大会议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作者:昭明
    三篇中纪检察报与一篇人民日报文章,用绝地反攻也不过份。昭明指出四篇文章必是政治局的决定,此言极是,目前党内习一人独大,中纪委刊物批中 纪委非政治局决议不可。文章的要点是:“打的是违纪违法党员干部,疼的是组织,损害的是党的形象”。王的中纪委用一批毛头小伙作锦衣卫对党的高级干部上下 其手打的是党。“反攻倒算”,习王危矣!

   
    把 外文变成中文需要翻译,把古文变成现代文也需要翻译,还有就是把党报、机关报的讲话变成人民群众都能懂的语言就更需要翻译。领导讲话,往往注重含蓄导引, 不能一下子讲的太明,否则干部、党员、群众一时转不过弯子,进度太快容易生变、造反、叛逃。比如,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的纲领性文件《五·一六通知》中 所说的,“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影射的就是其时的接班人国家主席刘少奇。思想上、意识形态上转弯子需要一个过程,不能太剧 烈,所以高层领导往往通过指桑骂槐、含沙射影等手段达成目的。
   
    最 近,《中国纪检监察报》在“学思践悟”专栏连发三篇没有署名的文章,《讲政治 顾大局》、《突出执纪特色》、《创新监督审查方式》。三篇文章通篇以党的口气讲话,抢夺政治话语主动权。虽然文章作者极为注重技巧兜了点圈子,将主题隐藏 在党八股中,也没有具体点名,但篇篇含沙射影将矛头指向王岐山的中纪委。可能是担心广大党员干部没有注意这三篇文章,或是政治嗅觉不够灵敏,没有读懂三篇 文章中的重磅要义,《人民日报》在6月9日刊发署名为雷崔捷、王威的文章《连发重磅文,中纪委将有新动作》,将以上三篇文章的主题要义总结出,并给予解 释。个人感觉,雷崔捷、王威就是前三篇未署名的文章作者,只不过前三篇是以党的口气出现,不好署名,而人民日报上的署名文章是个人对前三篇文章的体会心 得,当然只有文章的始作蛹者理解体会原文最深刻最全面。本文将三篇文章的重磅讲话摘出翻译过来,供大家学习、参考、研究、总结、预测未来。
   
    昭明:政治局扩大会议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昭明:政治局扩大会议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昭明:政治局扩大会议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图: 《中国纪检监察报》是中纪委监察部机关报,有人在王岐山的家门口含沙射影批评中纪委,给王岐山难看,来头一定比习、王的政治能量大,应该是江、曾、胡发力 的缘故,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形成了决议,否则党内没人单凭个体有这个胆量。军委副主席徐、郭,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都不在习、王的话下,所以应该是政治局 集体决议反击,也就是江、胡合流联手反习。
   
    2015 年5月25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文章《(纪律审查要)讲政治 顾大局》。文中讲到,“纪律审查是严肃的政治任务,必须在党的统一领导下进行。······。 管纪律的更要守纪律、守规矩。······。 决不能先斩后奏,更不能搞倒逼、‘反管理’,把事儿办得差不多了,甚至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再往上一端。在纪律审查工作中,不仅要报告结果,也要报告过程, 这样才能有“领”有“导”,才真正叫领导。”
   
    这 段话翻译过来,就是说:王岐山领导的中纪委,不可以是独立王国,必须在党的领导下。中央全会休会期间,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代表党。王岐山的中纪委是管纪 律的,但自己却不遵守纪律,不遵守规矩。经常是不经请示党,直接就调查党的同级干部比如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把调查的事办得差不多 了,成了既成事实,往常委会、政治局一端,先斩后奏,强迫常委们与政治局委员们表态。如果常委们与政治局委员们不同意、不附和王岐山中纪委的报告观点,比 如“新四人帮”,那就会冒风险成为与中纪委调查对象“新四人帮”的同谋。王岐山的中纪委违反党的管理程序,违反党对中纪委的领导程序,搞倒逼,搞得党内高 层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人人自危,王岐山把中纪委搞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成为他个人搞权力斗争的地盘。纪律审查要服务于遏制腐败蔓延 势头这一目标任务,重在遏制蔓延势头,言外之意就是中纪委主要是防止新贪官的生成,与未来会发生的新贪腐案件。对于过去已经发生的腐败案件,过去已经贪足 的高级干部,中纪委就不要查了,再查下去就会党内政变亡党亡国。
   
    6 月1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再刊发文章《突出执纪特色》。文中讲,“党内审查是纪律审查,不是司法检控,一个是依“纪”、一个是依“法”,二者不能混 淆。······。反腐败是把双刃剑,打的是违纪违法党员干部,疼的是组织,损害的是党的形象。对每个违纪违法干部的惩处,给他本人带来的损害远没有对党组织的损 害大。”
   
    这 段话翻译过来,意思是说:王岐山的中纪委把党内纪律审查搞成了党内司法检控,混淆了纪律与法律的区别,把纪律审查搞成了简单办案,搞单打一,只以“办案能 力”评价纪委工作人员业绩,有以办大案要案论英雄的倾向,背离了党章对纪委职能的要求。总之,中纪委以后最好多管违纪,少管违法,把违法案件交给司法检查 机关,让司法检查机关去吃完原告吃被告,达成妥协交易,不要把党的高级干部轻易就办成大案要案,否则对党的震动太大。总之,中纪委宜用谈话、民主生活会、 报告、劝诫,抓早抓小,救人于悬崖,沉溺于查办多如牛毛的“违纪”汪洋中,中纪委就没有多余精力去查处“违法”的贪腐案件,广大违法干部就可以松口气,不 必受用“双规”之刑。反腐败是把双刃剑,惩处违纪违法干部时,比如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对党组织的损害更大,极大损害了党的一贯伟 大、光荣、正确形象,所以以后不要搞反腐败运动,打击一大批,最多搞一两个反腐败案件向群众交差了事就行了,否则是自挖祖坟,会极大地毁损党的组织建设。 就象把癌症肿瘤切除一样,病人自己会疼得不得了,甚至会疼死。如果病人疼死了,那对于病人来讲,切除癌症肿瘤还有什么意义!
   
    6 月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又刊发文章《创新监督审查方式》。文中进而讲,“要加强对反映领导干部问题线索的规范管理。对于问题线索,首先要清理,然后分 类处置,决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 纪律审查要改变以往贪大求全的模式,······,过去查办案件工作有种倾向,总想着务求完美、‘吃干榨尽’,直接把人送上法庭;非得把违纪和违法的所有问题都查 清楚,结果是旷日持久、一拖再拖,大大增加了管理成本和风险隐患。······。要讲成本和效益,不能不计代价、纪法不分。······。纪检机关不是党内的公检法。要在 确保质量的前提下缩短时间,快查快结、快进快出,把违反纪律的主要问题查清后,涉嫌犯罪可以及时移送司法机关继续依法查处。”
   
    这 段话翻译过来,意思是说:中纪委要规范管理对反映领导干部问题线索,要分清什么线索可以查,什么线索不能查,绝不能有什么查什么,那还了得,否则党的高层 与核心还有什么秘密而言。王岐山的中纪委在审查干部时,往往贪大求全,总想着把调查对象如周永康,吃干榨尽,务求完美,把周永康送上法庭,结果是旷日持 久、一拖再拖,查得党内所有人都提心吊胆,都无心工作懒政惰政,增加了干部们对抗中纪委调查的成本和党内叛逃风险隐患,所以不要非得把周永康违纪违法问题 都查清楚,否则查到党的核心、总书记、军委主席、党的核心就不得了。王岐山的中纪委不是公检法,要整改。王岐山的中纪委只要查违纪就行了,最好不要查违 法,周永康涉嫌违法的问题要交给周永康前部下曹建明管辖的司法检察机关去处理,这样领导集体就可以决定把案件办到什么程度,而不是听由王岐山一人对政治局 常委会搞倒逼。中纪委查违纪违法时,宜通过谈话、劝勉的方式,用民主生活会形式展开讨论,而不是动不动就给干部上刑灌水、不让睡觉、憋屎憋尿、老虎凳、拔 牙、电肛门等等。这些花活手段最好给老百姓刁民用,给敌对势力用,党的高级干部可受不了这些,最好探索运用党纪处分、行政降级等组织手段处罚高级干部就行 了。
   
    《中 国纪检监察报》是中纪委监察部的机关报,以上三篇文章敢于刊发在中纪委机关报上,公然批评中纪委,就差指名道姓王岐山。狠批王岐山就是狠批习近平,三篇文 章的来头不一般,其政治能量应在王岐山、习近平之上,也就是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发力了。在5月22日庭审周永康之前,中央召开了一次特别的政治局、常 委会扩大会议,会议形成了决议,决定了周永康的审判形式、审判过程、审判结果,并严词批评了王岐山主持下的中纪委工作,指控中纪委越俎代庖变纪检为党内公 检法,搞成了“独立王国”,不服从党的领导,倒逼党的领导。
   
    指 控是“独立王国”这可不得了,“独立王国”就是“阎王殿”,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这是文革初期毛主席用语。当时文革小组的江青到上海找张春桥、姚文元, 组织了一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文汇报发表了,北京就是不转载,与上海对峙了十五、二十天,是毛主席亲自讲话,北京的各大报才转 载,有感于此,毛主席称中央书记处与北京市委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由此邓小平领导的书记处与彭真挂帅的北京市委全部倒台。毛还称中宣部有 鬼,是阎王殿,应该砸烂,北京市委与中宣部包庇坏人,左派的文章休想过关。对比文革初期的乱象,党内今天有“宁见阎王,不见老王”之说,意思是王岐山的中 纪委比“阎王殿”还坏。过去与现在,两厢比较,王岐山出境不妙,已经大祸临头,要倒台。
   
    批 评王岐山不服从党的领导,就是批评习近平搞独立王国,十八大以来王岐山的中纪委一直是习近平搞党内斗争的利器。之所以没有在三篇文章里点名王岐山,不是因 为给习、王留面子,而是以前习近平、王岐山都是以打虎英雄的面目出现在媒体上,现在打虎英雄犯错误,受到党内攻击,普通党员群众在思想上一时转不过弯子, 需要一个过程,故而先在中纪委的舆论阵地机关报上指桑骂槐,敲打王岐山,待到时机成熟时比如中央全会上,再抛出习、王的错误与检讨。党内敢于批评王岐山 、习近平搞独立王国与阎王殿,只有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江、曾是习近平上位的政治导师、恩师,胡是为习裸褪“高风亮节”的政治恩人。只有政治导师、恩 师、恩人才有资格批评习近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