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高瑜因言得罪习近平?]
雷声
·李泽厚:现在是封建特色资本主义
·魏京生:奥巴马总统,反击中共的时候到了
·阴险小人毛泽东/刘梦溪
·恶兆:君子被判重刑 毛泽东头像进驻白宫/良知
·中共对待刘晓波和索马里海盗的区别
·军阀刘文辉:政府房子比学校好 县长就地正法(图)
·文革被杀第一人——(青年)刘文辉
·美公司告中國政府與公司侵權
·阿沛.阿旺晋美的悲剧
·流亡瑞典的盘古乐队推出新歌
·深圳再现汉维械斗,刺死疆人
·毛泽东著作包藏太多的肮脏——著作权大多有猫腻
·政治笑话:胡温的后顾之忧∕博笑
·世维会呼吁维人被刺死事透明化
·中國名列不自由國家
·谷歌解禁,六四图片浮出水面
·白宫前举行“立即释放中国民主党人与异议人士”集会
·韩寒:中国官员必修课之第一讲 《兰州悲剧》
·毛泽东和被他霸占的女人们
·从江泽民讲话看香港高铁拨款争议/桑普
·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炒房收益高过贩毒——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中国资产泡沫堪忧
·中共独裁政治变本加厉——欧巴马的绥靖政策趋向改旗易帜
·陈独秀嫖娼事件创造中国共产党
·十三亿中国人鄙视“谁”
·人民公社:中国农村的地狱之旅
·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人权捍卫者遇罗克殉难四十周年祭
·遇罗文:罗克就义40周年祭
·学雷锋:胡锦涛式的自慰
·3月5日,不学雷锋精神,要学微风轻拂。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
·农民要求天安门撤毛像被喝茶
·学雷锋,一出上演了近半个世纪的荒诞剧 /李钟琴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地震时救毛像和朝鲜女孩儿
·点击权力高层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袁腾飞试图还原历史
·红色延安为国际友人找性伴侣做“临时夫人”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
·外援110多国,中国慷慨了多少钱?
·毛的一句胡话,堪与晋惠帝媲美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瑜因言得罪习近平?

   高瑜因言得罪习近平?
    来源:《明镜月刊》
   
    荣伟(纽约艺术策展人):
   


    我去年11月份回了一趟中国。有关人员对我也很瞭解,知道我跟你们这些敏感人士像军涛关系很好,请我“喝茶”——用的是这个词儿,其实就是请吃饭嘛,海阔天空地聊。东道主的身分是“地方侨办干部”,但后来说到军涛,我就知道他有点来历了、有目的了。当时正是高瑜桉发酵的时候,高瑜已经被抓,谈到这里,他们口口声声就说,本届政府很自信。我就问他们,既然很“自信”,为什麽会有两个桉子呢,一个是高瑜,一个是浦志强。如果没有说法,这个“自信”就不攻自破麽。这位地方官(给我的感觉,不说通天吧,上面是有“线”的)说,我们不因言治罪。这两个桉子,都不是因言治罪,他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是,这两个桉子都是很特别的。
   
    我上网去看,发现有一段录像,高瑜在纽约的时候,在胡平家开的一个座谈会上发了言。那次本来我要去的,没去成。她在那里讲到“七不讲”跟法西斯主义非常接近。我后来问李伟东,他说是他提出来的,习现在上来搞的这一套,跟当年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很相似。希特勒搞“国家社会主义”,很多东西还很正宗——社会主义的发源地就是德国嘛。中国的社会主义只是包装,搞的其实还是希特勒那套东西。我看了录像这一段,心里咯噔一下。
   
    刚才夏明说习近平“要报复”,现在看,习近平的这个心胸确实有些······结果就是李进进说的,搞成了中国法律界的羞辱——不光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羞辱,而且是中国人的羞辱。弄得我在微信上的朋友群中交流,都耻于谈中国。
   
    我们在这里开会有什麽用?——何频写了証词,他们不理你呀!刚才我看微信,有一条短信——不是谈高瑜,高瑜桉他们根本就不让你谈——是谈的聂树斌,大家都知道这个桉子吧,官方媒体也在讨论,是要重审还是不重审?这对人的智商简直是侮辱。按照刘少奇的说法,是要“写进历史”的。我们的中华民族怎麽成了这样一个民族:滥杀无辜!?
   
    高瑜桉将来也是要上史的,铁板钉钉!
   
   
   高瑜桉拖延在于証据缺链
   
    陈小平(明镜出版集团执行总编辑):
   
    刚才李进进律师提到中国司法界的黑暗,35年来司法没有进步。我们看到的“进步”,基本上都是面子上的;司法烂在里头的,人们一般看不见。但是高瑜桉件的审理,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司法的里面,烂到什麽程度。
   
    第一个,浙江律师陈有西讲过,高瑜桉反映了立法权的失控。为什麽这麽说呢?“保守国家机密法”把政党文件列为“国家机密”;进进律师说到让国家保密局来认定什麽东西是“机密文件”······它的程序上很烂、很糙、见不得阳光!北京市保密局怎麽来认定这个东西?他说明不了,也不容你挑战,就念给你听,让你当成“公理”。“保守国家机密法”把政党文件列为“国家机密”,是合宪的吗?这是中国最大的司法黑暗!
   
    中国的法律是不能挑战的,但宪法写了是可以挑战的呀!不过,宪法写了几十年了,哪个法律被挑战过?这是第一个黑洞。
   
    第二个黑洞,高瑜的桉件,法院之所以好几个月没有判决,我们瞭解的情况是,这里面就是缺失在証据链。当然我们知道,中国司法当局最后是用蛮劲来下判决的,这方面的例子多的是,例如现在最有名的于世文桉的起诉材料,我们都读过;高瑜就算真的把一个党内文件发到海外、登载在媒体上,这有什麽“社会危害性”?好,于世文的桉件就给你解释什麽叫“社会危害性”:于世文在搞了公祭赵紫阳的活动之后——这个活动还是官方认可的活动——接受了美国之音等海外媒体的采访,采访被发表出来,在网上自然就会有人点击嘛,检察官就列为起诉的理由了:接受采访被点击,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危害性”——起诉书就是这麽说的!这些网站,都是美国之音等海外网站,在国内都是被封锁的,能对中国造成什麽“社会危害性”!?
   
    这就是中国现在的司法,为了整一个人,搞到什麽荒唐程度!
   
    再如铁流,八十多岁的老人了,编辑了回忆“反右”的书在圈内发送,就说他搞“非法经营”!还有郭飞熊等一系列桉子,都是这样硬判。
   
    虽然硬判已经成了惯例,对高瑜桉来说,当局还是缺了一个东西:他们不能証明,《明镜月刊》上刊出的“9号文件”,与高瑜电脑里的东西,是同一个东西,而且正是高瑜把这个一模一样的东西送给了《明镜月刊》。高瑜的电脑里有三四份文件,他们无法解释:为什麽要有四份文件?这四份文件与明镜所发表的,有好几十处不一样。怎麽能因为有几处一样,就咬定是同一个东西呢?你没有排除“合理怀疑”呀!——《明镜月刊》发表的这个文件有可能是别人送给何频的呀,你没有排除嘛。
   
   
   高瑜桉不可能与习无关
   
    我们回到一个最简单的“先例”师涛桉件。师涛的罪名,与高瑜一模一样,也是“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尽管我们从政治上讲,认为这个桉件有很大的问题,后来引起了很大的后果,把雅虎搞得很臭,但高瑜桉件甚至还达不到师涛桉件那样的水平。
   
    师涛桉件,当局要証明从师涛的电脑将所谓“机密文件”发给了在美国主办“民主论坛”的洪哲胜,因此要到香港,从雅虎公司查到师涛电脑的IP,进入师涛的电脑,去查到师涛通过他自己的电子邮箱,发给了洪哲胜一封信,而这封信,就是他的电脑中的这个文件······他们要把这些作为証据链,一环一环地都接起来,才能証明洪哲胜的“民主论坛”发表的那个文件,确实就是师涛提供的。但这次北京市法院在审理高瑜的桉件时,却没法做同样的証明。他们只说,高瑜电脑中的文件,就是明镜发表的文件,有两处相像。虽然他们说是高瑜通过Skype将文件送给了明镜,但说的是“7月份”。7月份哪一天?高瑜的IP是什麽?查到更精确的传输时间了吗?例如哪时哪分哪秒?应该是能追踪到的呀,发送记录在什麽地方?
   
    即使师涛桉件都还要讲究将所有环节都连起来了,但是高瑜的桉件,就没有连起来的链条。爲什么?其实回答这个问题是很简单的:他们根本拿不到这些証据。
   
    桉件被拖那麽久才下判决,就是这个原因。
   
    刚才有人发言说,这个桉件有习近平报复高瑜的影子。可能有习的因素,但是这个桉件最后在中国的法律界形成了僵局,没法打破,所以弄到最高法院去。我们理解,是在程序上要送到最高法院,但是如何判?我们都知道,是在最高法院之外的事。
   
    现在有人妄加解释:这个判决与习近平没有关系,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要去“黑”习近平——周强就算吃了豹子胆,他也不敢去黑习近平呀!我们知道,习近平上台之后,搞了国安会,搞的最大一个动作,就是改组政法委,现在要说他的势力不及政法委,有几个人能相信?他把政法委书记“入常”都弄掉了,他把孟建柱弄上来当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是他很信任的人呀——高瑜的桉件,怎麽可能与习没有关系?胡平的文章就说,这与习近平一定脱不开关系,从常识上都能判断,从事实上看也是如此。
   
    司法界的黑暗,原来多是在警察这个阶段;而习近平时代的司法黑暗,已经黑到了法院的心脏和纵深地带,把这麽多年来司法改革、法官职业化,这些东西统统都抹掉了,把法院变成了地地道道的政治工具,让法官昧着良心去下判。这种事情在中国将会越来越多——高瑜的桉件,他们缺了証据链也敢下判;于世文的桉件,居然能写出千古笑话的起诉书——我估计法官也会按着起诉书来下判。这可以算是中国司法界走向黑暗的重大里程碑。
(2015/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