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追忆贾秀文]
江棋生文集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忆贾秀文

   
   
    江棋生
   
   


   
    秀文离开我们已经两年多了。每当忆及他的英年早逝,我的眼前就会出现他清秀而有活力的身影,而一种难言之痛也必定会不期而至、悄然袭来。
    秀文出生于1953年8月23日,比我小五岁,文革爆发那年读小学六年级。但是,才华过人的他却在恢复高考第一年,就考上了山西大学哲学系,成了一名七七级本科生。就此而言,他要比我强。不错,我也在那一年考上了大学,但却没啥稀奇。因为1966年夏天,我已是高三学生,正在挥汗复习迎接高考。后来虽说闹了两年革命又插队长达九年,加上突临77年高考,所学知识要从尘封中一一捡起,但毕竟曾扎实耕耘过,考上大学的难度肯定比他小么。
    而同为七七级大学生,秀文又有比我胜出的地方。大学期间,他以一已之力,主编了学生刊物《视野》,还在1980年参与创建了山西第一份民办刊物《风帆》。秀文思想上展现的宽阔视野和行动上扬起的自由风帆,远比我更早地,和一心想把民众关在笼子里的一党专政制度戗了起来;毕业分配时,他付出了代价,拖了两年才被“安排”到吕梁山区的一个县城去工作。
    秀文自小喜欢围棋,后因战绩不俗而获授业余5段之段位,并写了一本关于围棋文化的小册子——这,也是他比我强的地方。记得1994年秋冬,他头一次来我家,除了敞开心扉、交谈甚欢外,他还不无自豪地提到他爱下围棋的事。他笑着对我说:你是棋生,为棋而生的人,咱俩聊聊棋吧。我也笑着回答他:我是徒有虚名,名不副实。琴棋书画中的棋,指的是围棋,但我只是喜欢下中国象棋;在秦城监狱中,倒是和北京外国语学院的陈见兴学着下过国际象棋,可我这辈子从未学过、下过围棋哦。
    我与秀文本来素昧平生,他是如何从太原来京,并摸到首都师范大学19楼上门作客的呢?事情还要从1993年夏天说起。那年夏天,盛雪的先生董昕从加拿大回国探亲,他除了带来中国留学生捐给六四死难者家属的人道帮助款,及万润南先生捐给我的人道帮助款外,并带来了给王新龙、丁俊泽等山西六四犯的一些人道帮助款。董昕的回国之行是冒了不小风险的,在仍能闻到六四血腥和恐怖气味的北京,我们的见面,或者得设法甩开奉命跟踪的安全局便衣,或者干脆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不露声色地进行。随后,我于当年八月底第一次去太原,不打任何电话,凭董昕所给的地址,淡定地进山西大学侧门,按图索骥找到了王新龙夫人赵红月和丁俊泽夫人张叶,并随之结识了山西省委党校的赵诚。自那之后,丁东、赵诚等朋友来我家了,再是贾秀文、杨志栓等朋友也来了。而我和赵红月的学生侯文印,则建立了较为密切的通讯联系。1994年冬天,我第二次去太原,就没住旅馆了,而是住在赵诚家中,受到了他一家三口的盛情款待。令人悲催哀痛的是,赵诚夫人因患肺癌,已于2011年5月12日不幸辞世!第二次太原之行,我看望了已经获释的王新龙、丁俊泽及赵红月和张叶,还和赵诚一起看望了葛湖夫人贾永华。本来还准备去看望胡践的母亲,但因她不在太原而作罢。
    那年冬天从太原回京后,我为了生计,开始为家乡常熟支塘的一家羽绒服厂代销羽绒服。事有凑巧,刚好有几个太原朋友在北京花园桥东北角附近,租了一个小院办一份经济类刊物,而秀文也被他们叫去帮忙,我和秀文见面的机会就多起来了。秀文很有经营头脑,常给我支招如何多卖些羽绒服;有意思的是,他还让杨志栓也扛了一箱羽绒服去卖,说是要他给我分点忧,扶扶贫。
    当然,除了卖衣服,我们更多地是在精神家园中进行心灵的交流与切磋。我和秀文都亲身经历了伟大的八九民主运动,当年他曾和葛湖一起到太原钢铁公司激情讲演,呼唤工人支持学生的正义行动。我和秀文奉行同样的价值观,是相逢何必曾相识的人权之友和自由之友。在花园村的那个小院里,我至今历历在目、印象最深的一次聚谈是,张小弟、贾秀文和我谈到了一个德国人——庸医马克思给资本主义所开的诊断书。马克思斩钉截铁地断言,资本主义得了无可救药的绝症,即所谓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基本矛盾,将不可避免地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完全崩溃。而人类唯一的出路在于:消灭私有制,变私有为公有。当时,我们三个中国人达成了明确的共识:马克思本人对资本主义的认知存在根本的迷误,而他的迷误又忽悠了地球上难以计数的人。其实,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之下,只要实行产权社会化,就能匹配生产社会化,压根儿不必拿私有制开刀问斩!
    当天的思想会餐使我们神清气爽,十分过瘾。时近中午,张小弟大呼:拿啤酒来!三巡过后,我们禁不住仰天长叹:马克思学说的谬种,变私产主义为共产主义的乌托邦,坑了多少代人,害了多少代人啊!
    张小弟他们的刊物停办之后,我和秀文来往就少了。不过我记得,我曾去过他于西直门桥东北角借住的地方,在昏黄的灯光下和围棋棋子旁,寒夜长谈,促膝问天。不久,秀文撤离北京,一直风尘仆仆地在太原、天津和石家庄等地经商,我和他从此未再谋面;但每次陈平来北京看我,除了手提东湖牌老陈醋(有时加上一瓶山西杏花村出品的、口感非常好的清香型汾酒)之外,都要提到多位太原朋友的境况,如王新龙、丁东、赵诚、葛湖、谢詠、智效民、王奋武等,当然每次也都少不了说到秀文的动向。
    2013年3月5日凌晨,在离60岁花甲之年还差半年零18天的时候,秀文因肺癌不治而遽然长逝。3月11日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我听闻丁东、葛湖、杨志栓等写的悼文,感情真挚,令人动容。
    我没能去送秀文最后一程,也没有写悼文。只是,两年多来,他的英年早逝,每有念及,总让我心痛不已。
    2015年5月30日 于
    北京家中
   (2015年6月8日首发于《民主中国》)
   

此文于2015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