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刘佳音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亲历铁道部——黑色运营
·揭露政府“黑暗”一角
·逼迫患难中使我体会到只有神最爱人
·大红龙就是残害人的魔鬼
·神借灾难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经历灾难使我体会到只有神话最宝贵
·经历灾难才知追求真理太重要了
·亲历灾难我才醒悟
·宁死不背叛 看见神荣耀
·神爱陪伴我走过患难路
·真心依靠神 得胜老恶魔
·揭开“天使”的神秘面纱
·中国没有人权,没有信仰自由!
·是全能神使我得到了重生
·大红龙权下没有人权可言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使我爱神的心更坚定
·神话带领我识破大红龙的诡计
·在大红龙重拳打击“全能神教会”的风波中我跟随了全能神
·一名退伍军人的感悟
·在大红龙的抓捕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
·三次坐牢让我恨透了大红龙 更让我看到全能神已完全得胜
·感谢全能神拯救我脱离了十一年的冤枉官司
·黑暗中发现真光照耀 神话里寻获人生正道
·到底是谁在欺骗人民、坑害人民
·只有信全能神才是人生的正道
·一名医务人员、人大代表的心灵觉醒
·生命中的抉择
·神拯救了我
·仕途梦破灭的背后是神的拯救
·大红龙泯灭了我的人性 全能神恢复了我的良心
·全能神征服了我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监狱里面的歌声
·是全能神带我走上了光明路
·神话使我看透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艰难上访中让我看清了大龙红国家的黑暗
·一位受害者的奉劝
·慰问信
·揭露三自教堂的黑幕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看透了大红龙的恶魔实质
·黑暗世界将人败坏成鬼 真理光明将人变化洁净
·奔向光明路
——基督的发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经常看到各宗各派抵挡末世到来的基督的种种恶行,也时常听到各宗各派对末世到来的基督的作工的种种诬蔑与亵渎的话。末世到来的基督已成为基督教共同的仇敌,而且是唯一的仇敌。人恨不得将基督及跟随基督的人都赶尽杀绝,这话说起来好像是笑话,但如今却已是铁的事实。

   两千年前的宗教界如何不能容纳基督的存在,今天的基督教也照样不能容纳基督的存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人都将神末世的作工再次定罪,辱骂基督的到来,亵渎神的名,逼迫跟随基督的人,企图破坏神的工作,基督教的人已对基督仇恨到了极点。见到传神末世作工的人就打骂、就侮辱、残害,还有一部分人竟然与政府联合,充当君王的奸细,将弟兄姊妹交在君王的手中;甚至有些人从未与传末世工作的弟兄姊妹接触,也从未听到过基督发表的真理,只因自己带领编造的一些假话便加入了抵挡基督的行列之中,四处散布谣言;更有些人竟然冒充跟随过全能神的人作假见证,来大肆毁谤神的工作,侮辱神的名,似乎是他自己的见闻,诬陷得头头是道,实在是愚昧又糊涂,平时追求正道没劲,一听说抵挡神便精神倍增,饭不吃,觉不睡也得抵挡神;还有些人日日夜夜祷告、咒诅传末世福音的人。这些恶人混杂在一起,在基督教内兴风作浪,造谣、诽谤、诬蔑、论断、定罪、亵渎,企图破坏神的工作,使得各宗各派抵挡神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人的种种恶行已经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认为这样做是对主“忠心”,是“捍卫真道”。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作恶时脸不红、心不跳,还心安理得,津津有味,很欣赏自己的“忠心”,似乎是天经地义。这就是他们信耶稣多年的“成果”,这就是他们盼望被提的“资本”。人为何不反省,人的这些做法真的合乎神的心意吗?真敢保证这不是抵挡神的行为吗?历代以来失败之人的惨痛教训,人为什么就忘了呢?洪水灭世时,无人听从挪亚的良言相劝;所多玛城的人更是追杀神打发的使者;基督第一次来在地上时被人定为异端、邪教,说主耶稣是靠鬼王别西卜赶鬼,最终将我们的救主耶稣活活钉死;今天我们的救主再次来到我们中间,来洁净我们,拯救我们脱离苦海,又遭到人类残酷、疯狂的抵挡。末后的基督将真理、道路、生命带给了人类,来审判、洁净人类。各宗各派已有很多弟兄姊妹得到了救恩,来到了全能神面前,认识了重归的救主。为什么人不能留心考察,反而不择手段地抵挡呢?这不值得人深思吗?许多在宗派中处于“领先”地位的人更是抵挡基督的先锋主力。这是因为什么?因为他们生怕人与跟随基督的人接触,生怕人接触到基督发表的真理,生怕跟随他的人离开他,生怕失去名利、地位、享受,所以就四处封锁教会,散布谣言:“不认识的人一律不许接待,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那些话不能听,有毒,听了就非死不可!不要和传末世作工的人接触,只要不听他们的,怎么对待他们都行,见了就打出去,报告公安局!如果发现谁接受了全能神,立即开除他,祷告咒诅他!……”他们的种种做法合适吗?符合神的教导吗?主耶稣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太7:1)罗马书2章1-2节:“你这论断人的,无论你是谁,也无可推诿。你在什么事上论断人,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雅各书4章12节说:“设立律法和判断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灭人的。你是谁,竟敢论断别人呢?”哥林多前书6章5-6节:“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羞耻。难道你们中间没有一个智慧人能审判弟兄们的事吗?你们竟是弟兄与弟兄告状,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彼得后书2章10-12节“那些随肉体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就是天使,虽然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诽谤的话告他们。但这些人好像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的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根据以上经文来对照这些恶带领的所作所为,他们教导弟兄姊妹的种种作法,完全违背了神对我们的教导。能审判、定罪人的只有一位、那就是神自己,神还没定人结局,而这些恶带领竟带领弟兄姊妹坐在神的宝座上,开始宣判定罪人,完全充当了天使长的角色与神争夺宝座,这是天理难容的,这等人的结局是可想而知的。他们只能把弟兄姊妹带进死地,使人走向灭亡,他们完全丧失了正常人该有的良心理智,连畜生都不如,竟敢带领弟兄姊妹随意论断、随意咒诅,毫无一点惧怕神的心。其实质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充分显明了他们属撒但的丑陋嘴脸、恶毒本性,他们就是吞吃人的魔鬼。所以我们必须识破撒但的诡计。不在恶人的恶行上有分,从撒但的权下走出来。人若因愚昧受蒙蔽一时随从恶人作恶,应赶快向神悔改,还能获得神的宽容赦免,若错过机会,将会悔恨终生。正如全能神说:“神拯救每一个人都给其放松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给人最大限度的宽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给其机会让其得着救恩。

   如果按他们说的,不认识的不许接待,那我们想一想:当时的彼得、保罗传道时,有几个人认识他们、与他们熟悉?外国的弟兄姊妹把福音传到中国时,也没有人认识他们。不接待陌生人,不听生人所传的,神的福音能传到我们中国吗?咱们能信耶稣吗?古时亚伯拉罕能在橡树下接待神吗?罗得能接待两位天使吗?大卫能从撒母耳受膏吗?示巴女王能听到所罗门的智慧话吗?撒玛利亚妇人能见到弥赛亚吗?在以马忤斯路上两个门徒能和主说话坐席吗?……他们所接触的不都是陌生人吗?尼尼威城因听了“生人”的话而得救;罗得因接待两个“生人”得以生存;妓女喇合因接待两个“生人”全家得救,这些不都是因接待并听了“生人”的话而得救了吗?难道到了今天接待“生人”就错了吗?圣经上预言:“我差你们去收你们所没有劳苦的;别人劳苦,你们享受他们所劳苦的。”(约4:38)圣经上还说:“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希13:2)而这些带领却教导人不能接待陌生人,这不正是越过圣经的教训了吗?他们再三强调必须听他们的,神打开了书卷,带来了真理,他们却不让人寻求,不让人看,单单强调让人听他们的话,不许人接待传末世福音的人。他们打着保护弟兄姊妹的旗号,其实质就是披着羊皮的狼,是控制人、拦阻人进天国,是断送人生命、吞吃人灵魂的活鬼。

   你们这假冒伪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太23:13)这些带领害怕弟兄姊妹得着神的话,就造谣说神的话有毒,一听就死了。果真如此吗?听后死了几个?几个中毒了?还不是怕人听了真理、明白了真相、看见了真神弃他而去吗?还不是怕人有了分辨能力以后识破他们的丑恶嘴脸?这不正是他们的良苦用心之所在吗?其实他们心里很清楚,神末世带来的真理高于一切,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推翻。只能靠下三烂手段四处造谣,恶语中伤,无中生有。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肉体的享受竭力驱逐光明,一旦发现谁接受了真道就气急败坏,百般威胁、恐吓说“跟随了全能神结局就是下地狱”。不惜将人死死地捆在自己身边,坑害了多少人的灵魂,断送了多少人的生命,双手沾满了杀人的鲜血。可谁又何曾想到,这些受害者竟是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弟兄姊妹。他们拿着弟兄姊妹的钱财,享受着弟兄姊妹的服侍,却丧尽天良地控制牢笼弟兄姊妹,向弟兄姊妹灌输着毒汁,残害着弟兄姊妹的灵魂。深怕人重见天日来到基督面前,深怕人享受到神的暖怀。他们的这些所作所为不都是披着羊皮的狼迷惑人的罪恶行径吗?所以我们必须识破撒但的诡计,避免成为撒但吞吃的食物。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2:7)“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的声音就开门的,我就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3:20)“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它们来,它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于一个牧人了。”(约10:16)神一直让人留心听他的话,从他的话中得着真理,来到他面前。而基督教有些带领的却教导不让人听:陌生人讲的再合乎真理也不能听;讲的不是“圣经”原文的不能听;是新作工的不能听;是末世作工的不能听;是让人跟随羔羊脚踪的不能听;是让人性情变化的不能听;是让人得洁净的不能听;是应验末了预言的不能听;是打开书卷的话不能听;是三步作工的不能听;是关于神作工的异象、原则、意义、果效的不能听;是关于神经营的不能听……这不是宗教界今天的实情吗?那么,什么才能听呢?谁的话才能听呢?得听带领的话;渺茫不存在的想象得听;亵渎的话得听;让人死守的话得听;让人停止不前与神作对的得听;让人走向深渊落入黑暗的得听;让人做历史的傀儡的得听……人为什么能接受这些谬论呢?岂不知这些全是坑害人的,也正是撒但的诡计!这不是今天的恶仆“教育培养”的结果吗?神怎能让人守旧呢?自古以来,神称许的都是能领受神新的作工、说话的人。门徒能跟随耶稣是因听了耶稣所讲的道;撒玛利亚妇人能认识耶稣就是弥赛亚也是因听了耶稣的道;拿但业认识了基督还是因听了耶稣的道……这些不都是“听”的结果吗?信道从听道而来,如果人不听神的道,恐怕我们今天连“耶稣”是谁也不知道。不让我们听神新的道,反倒一味强制让人听他的鬼话,这样,人怎能有机会得到真理呢?怎么能明白神的新工作、明白事实的真相呢?他不让人听神的话,反而强调让人只听他的话,他倒不如说人都该信他,何必蒙上一层信“耶稣”的面纱呢?何必美其名曰“为了弟兄姊妹的生命”呢?若真为了弟兄姊妹的生命就该带头寻求,就该公开让所有的弟兄姊妹考察,就该直接把神末世的说话送到弟兄姊妹手中,就该让弟兄姊妹明白真相。披着羊的外衣坐在神的位置上充当君子,这不是敌基督是什么?不是恶仆是什么?来一个高招“不许听、不许谈、不许见”就把人控制起来,蒙蔽起来,使人永无明白真相的机会,手段真是“高明”!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永远霸占住这些人了,并让其永远做他的奴隶。然而他的高明只能为他自己增添恶行,最终必会自食恶果。难道我们死守住带领的话,真的就能得着真理?别自欺欺人了!神是活水源泉,直流到永远,我们只有跟随神才总有新的生命活水、总有新的吗哪、总有新的异象,这样我们才能随着神的作工不断前进,才能进入千年国度。正如神话说:“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荡荡,如汹涌的浪涛,如翻腾的响雷,而你却坐以待毙,守株待兔,这样怎么能算是跟随羔羊脚踪的人呢?”所以我们必须识破披着羊皮的狼的诡计,不受他们的欺骗辖制。赶快寻求真道,跟上羔羊的脚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