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江中学子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 九)
★★★★★
·黑社会青年王明(77)(图)
·中共线人黑社会青年王明(40)(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B(21)(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黑社会青年王明(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60(图)
·(图)砍刀准备好了没有,快点拿过来!(78)
·(图文)宜黄官员姜明阴险毒辣
·(图文)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
·江西宜黄再现“钓鱼岛、南海争端”(图文)
·(图文)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一)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告宜黄酷吏书(图)
★★★★★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
民事起诉书
·(图)宜黄一中
·(图文)民事起诉书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大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小图:江西宜黄“杀人工程”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1
·图:当局指使人拔邹引娇种的菜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1
·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假装打电话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2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2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3
★★★★★
·(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抚州爆炸案一周年 物是人非
·抚州悲曲:钱明奇的拆迁 败诉与信访
·凤凰周刊:抚州爆炸案制造者的上访人生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江西房霸邹怀刚夫妻
·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李惠兰开车来邹怀刚家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摘邹引娇种的菜
·(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菜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邹怀刚夫妻说李惠兰要升镇长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0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1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2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3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4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5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6
· 县里给了邹国宏“101万拆迁款”
·宜黄官员用挖掘机等谋杀访民
·江西宜黄“翻墙”镇长李惠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为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企图将邹引娇县城房产转至李金珠名下

作者:邹引娇

下图:2015年6月18日宜黄县民政局一名男工作人员(号码18979413743)打我手机,该工作人员告诉我:邹怀刚夫妻于今年2月办理了离婚手续,说邹怀刚(邹引娇胞弟,监控人员)在离婚协议上写了把全部财产(三处房产和存款等)都给李金珠;邹怀刚现在一无所有,符合吃低保条件;李金珠买了社保,没吃低保吃社保;邹怀刚小女儿停了低保,目前,邹怀刚家只有邹怀刚一人吃低保。我说:“邹怀刚(邹引娇胞弟)一直和李金珠同吃同住,明显是假离婚。我不会去签名。”该工作人员听后便挂断电话。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下图:2015年2月2日邹怀刚(邹引娇胞弟,监控人员)和李金珠(监控人员)办理了离婚手续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下图:2015年8月21日邹怀刚(邹引娇胞弟,监控人员)和李金珠(监控人员)当着邹引娇面秀恩爱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下图:邹怀钢(邹引娇胞弟,监控人员)正在用低保金赌博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

   我将上述内容于2014年12月1日提交江西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宜黄县委县政府采取答非所问的方式进行回复。当局此举既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我反映的问题事实清楚言之有据,而当局一贯独断专行,没有知错必改、有错必纠的勇气和决心,于是采取视若无睹的方式进行“冷处理”。邹怀钢夫妻派亲戚、熟人等游说我不要继续举报,说什么:“他(邹怀钢)吃低保反正是吃国家的钱,不吃白不吃,再说宜黄县违规吃低保的有很多,你根本举报不过来,所以,你没必要举报他违规吃低保”;“县里安排老板资助他女儿上大学,这笔钱老板总是要出的,别的‘贫困生’也未必是真的,可能也是关系户,这笔钱给谁都一样,你也没必要举报他”……为混淆视听隐瞒邹怀钢夫妻违规吃低保的事,县里派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欺骗我说县里已取消了邹怀钢夫妻和女儿的低保。邹怀钢夫妻则指使亲戚、熟人等欺骗我说:“他(邹怀钢)夫妻俩现在都没吃低保,都在吃企业退休金。他吃县轻工综合厂的退休金,每月一千多元。他老婆(李金珠)吃县沙石公司的退休金,每月也有一千多元……”2015年1月25日,我亲耳听到李金珠对人说:“我以前在县沙石公司上班,工龄20年,现在每月领退休金一千多元……”李金珠接连生了五个女儿,邹怀钢因超生早就被县轻工综合厂开除,如果现在还能领企业退休金无疑是天方夜谭。再说,邹怀钢出生于1956年10月,要到2016年10月才满60周岁,目前根本没达到领退休金的法定年龄。李金珠小学未毕业,无业,家庭妇女,没在县沙石公司上一天班,现在居然有了20年工龄则更是天下奇闻。据了解,县沙石公司工人配偶及子女未参加社保的,在男满60周岁、女满55周岁可申领养老补助金(目前335元/月,享受金额与未参保城镇大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养老生活补助金、返城未安置就业知青养老生活补助金保持一致)。李金珠父亲李标齐原为县沙石公司工人,李金珠可申领养老补助金(335元/月)。目前,李金珠一边领335元/月,一边还继续违规吃低保。从各方面反馈的情况来看,邹怀钢夫妻和女儿仍在继续违规吃低保。此事再一次证明:宜黄官场上下猫鼠同眠姑息养奸,监督管理机制形同虚设。

   2015年4月13日,我将上面一段内容提交省信访局网上信访。6月18日上午,宜黄县民政局一名男工作人员(号码18979413743)打我手机,说我在网上反映邹怀刚夫妻和女儿违规吃低保,叫我去县民政局谈相关情况。我说:“现在雨下得比较大,我家屋边小巷正在涨水,等雨小了再去。”当天下午3点30分,这名男工作人员又打我手机,叫我去县民政局看邹怀刚夫妻离婚证和在相关文件上签名。该工作人员告诉我:邹怀刚夫妻于今年2月办理了离婚手续,说邹怀刚在离婚协议上写了把全部财产(三处房产和存款等)都给李金珠;邹怀刚现在一无所有,符合吃低保条件;李金珠买了社保,没吃低保吃社保;邹怀刚小女儿停了低保,目前,邹怀刚家只有邹怀刚一人吃低保。我说:“邹怀刚一直和李金珠同吃同住,明显是假离婚。我不会去签名。”该工作人员听后便挂断电话。邹怀刚夫妻离婚之事,我之前从未听说,我把此事告诉多位和邹怀刚夫妻关系密切的亲戚和熟人,他们也听得目瞪口呆将信将疑,可见此事邹怀刚夫妻守口如瓶极为保密。邹怀刚虽说已和李金珠办了离婚证,但离婚不离家仍和李金珠同吃同住,分明是假离婚。

   6月18日下午4点30多,宜黄县官员以县民政局名义在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回复《宜黄县民政局办理邹引娇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邹引娇同志:2015年4月15日,接到编号为2015020610722号你的来信访件后,我局根据《信访条例》的有关规定予以立案受理。根据调查核实的情况,我们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进行了处理。现按照《信访条例》第三十二条的规定,特向你进行答复: 一、你反映的主要事项、要求及理由。你上访主要反映:邹怀纲(纲、刚、钢这三个同音字邹怀刚都用过)的妻子李金珠已享受社保,他们家庭享受低保属于违规,要求民政局取消他们的低保。 二、调查核实情况。邹怀纲,男,身份证号码:362527195610100011,家住凤冈镇小南关19号,是低保户,家有5个女儿;四个女儿(大女儿邹卫群,二女儿邹卫华,三女儿邹卫芳,四女儿邹卫洁)都已出嫁成家,其与妻子李金珠今年办了离婚手续;目前与前妻李金珠共同拥有砖木结构住房一套,邹怀纲本人无固定收入,生活一般。 三、处理意见。邹怀纲属城市低保户,低保证号622,曾经享受低保人数为2人(邹怀纲和他1989年出生的女儿);今年5月份,已取消其小女儿邹卫燕的低保,只有邹怀纲一人享受低保。邹怀纲与其妻子李金珠于2015年2月2日办理了离婚手续,生活条件一般,保留邹怀纲本人的低保待遇。 如不服本办理意见,可依照《信访条例》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在收到本办理答复意见书次日起30日内向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复查申请。逾期不申请复查,本办理答复意见即为终结意见,如仍然以同一事实和理由提出投诉请求,依照《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之规定,以后不再受理。宜黄县民政局,2015年6月12日。”

   兵法云“千金用兵,百金求间”,为收买邹怀刚充当内奸对付县轻工综合厂工人集体上访和我母子俩上访维权,县委县政府先后给了邹怀刚十多万好处。现在,邹怀刚夫妻为侵占我县城房产,通过李惠兰(李金珠妹,现任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送钱买通官府,获得官府种种庇护和好处,成为城狐社鼠,有恃无恐怙恶不悛。宜黄县官员不但佑奸助恶伤风败俗,而且讳疾忌医文过饰非。县民政局所做的答复有多处与事实不符:一、我反映邹怀刚夫妻霸占致富家产百万,房租店租等固定收入每月几千元,按规定根本不符合吃低保条件,而非“邹怀刚的妻子李金珠已享受社保,他们家庭享受低保属于违规”,其实,即使李金珠不享受社保,邹怀刚夫妻和女儿享受低保亦属违规;二、邹怀刚在县城有二处房产:一处位于凤冈镇小南关19号,该处房产前屋原为一层砖木结构96年扩建为三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后屋为二层砖木结构;另一处也在附近(仅相隔几十米),位于通济桥头山脚下,该处房产为四层钢筋混凝土结构房屋和一层钢筋混凝土房屋并排相连。此外,邹怀刚在谭坊(离县城20里)还有一处房产,此处房产系父母老屋,二层砖木结构,房屋面积近百平方米。邹怀刚将小南关19号房屋全部出租,租给五位住户。马路旁店面(位于我家隔壁)则租给县里安排来的监控人员,以开店掩人耳目长期非法监控我全家。通济桥头山脚下房屋一楼店面出租给二位租户,二楼租给邹怀光(邹怀刚兄),三楼和四楼邹怀刚全家自己居住。县民政局工作人员打我手机,说邹怀刚将全部财产给了李金珠,现在又说“(邹怀刚)目前与前妻李金珠共同拥有砖木结构住房一套”,明显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且“砖木结构住房一套”故意不注明地址或房屋证件号码,有浑水摸鱼之嫌。我县城房产(小南关19号101分号)前屋原为一层砖木结构96年跨坑扩建为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后屋为二层砖木结构,我前后屋和邹怀刚前后屋并排相连。因我县城房产被县土管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邹怀刚夫妻共同拥有的“砖木结构住房一套”显然将我县城房屋包括在内。邹怀刚实际拥有三处房产,房屋、店面总共七八百平方米,除小部分自己居住外,大部分都已出租且租金可观,县民政局对此避而不谈,只说“拥有砖木结构住房一套”,完全与事实不符;三、县里从2004年起就违规为邹怀刚夫妻和小女儿办低保,邹怀刚家享受低保人数为3人,县民政局却公然造假说“曾经享受低保人数为2人”。国家规定女性满55周岁才可享受社保,李金珠今年56岁左右,可见,李金珠即使买社保其享受社保的时间也不长。县民政局公布邹怀刚身份证号码和邹怀刚小女儿邹卫燕出生年份,唯独不公布李金珠身份证号码或出生年月,显然是为了隐瞒李金珠违规吃低保之事,将违规吃低保人数由3人减为2人。邹怀刚夫妻霸占致富坐拥百万财产,家里彩电、冰箱、空调、电脑(台式和笔记本都有,邹怀刚全家几乎天天都要翻墙浏览六四天网、博讯网等海外网站,见附文)、太阳能热水器等一应俱全。邹怀刚离婚不离家仍和李金珠同吃同住,生活水平属中上,而非“生活一般”。

   县委县政府作为全县统帅,本应彰善瘅恶匡扶正义,此次知法犯法指使县民政局搞假调查,显然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邹怀刚夫妻年近花甲,身为长辈,本应嘉言懿行,为后辈做表率,如今为谋取不义之财竟玩起了假离婚,则是滑天下之大稽。有关部门和邹怀刚夫妻沆瀣一气串通作弊,联袂导演了这出“假离婚”,可谓剑走偏锋出奇制胜:一、宜黄县官员刻意隐瞒李金珠违规吃低保之事,乾坤大挪移将邹怀刚由一个坐拥百万财产的富翁瞬间变成一个穷光蛋,让邹怀刚打着“离婚”的幌子继续违规吃低保。邹怀刚夫妻和女儿违规吃低保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二、邹怀刚实际拥有的这三处房产的土地证和房产证上都没有李金珠的姓名。县民政局工作人员打我手机,说邹怀刚在离婚协议上写了把全部财产(三处房产和存款等)都给李金珠。宜黄县官员不但不依法依规将邹怀刚非法取得的土地证和房产证予以收缴和作废,现在反而在相关文件上暗设机关派县民政局工作人员骗我去签名,企图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将我县城房产也转移至李金珠名下,显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若签名必落入他们预设的陷阱之中;三、母亲生前看清了邹怀刚夫妻的为人,为使侄子邹自新(也叫邹牛仔)日后有一安身之处,决定将谭坊老屋交由邹自新继承,叫邹怀刚亲笔写了一张《关于谭坊房屋继承书》。母亲去世后,邹怀刚见利忘义翻脸不认帐,亲笔写的继承书成了一纸空文,截至目前为止,仍未兑现。邹自新在邹怀刚家干了几年(帮邹怀刚做电瓶和打鱼机),工资未得分文。1997年邹自新结婚,邹怀刚不但不送庆金,反而克扣侵吞邹自新兄邹自由从广东寄来给邹自新用于结婚的六千元。迄今已18年,邹怀刚仍未将这六千元归还邹自新。邹怀刚位于县城凤冈镇小南关19号的房产系父母出资所建。2014年7月1日上午,县物资局黄局长上门和我谈相关事宜。关于邹怀刚夫妻非法侵占我房产一事,黄局长说:“你父母去世时都没留下遗嘱,从法律上来说,父母遗产(邹怀刚位于县城小南关19号的房产)子女都有份。”我说:“按民间传统来说,父母遗产一般传子不传女。邹怀刚不但未赡养父母,反而纵容老婆李金珠虐待甚至殴打我老母亲。像这种无情无义之人,父母遗产确实不该由他一人独占。我父母有三个儿子,长子邹怀川、次子邹怀光和小子邹怀刚。兄邹怀川早年病逝,留下长子邹自由和次子邹自新。母亲中风瘫痪在床那几年,全靠侄子邹自新悉心照料。所以说,父母遗产大弟邹怀光和侄子邹自新都有份。如果按民间‘补长’的习俗,侄子邹自由也有份。邹怀刚独占父母遗产既不合理也不合法。”黄局长听了频频点头,说我讲的话很有道理。现在,邹怀刚夫妻办理了假离婚,邹怀刚摇身一变由家产百万的富翁变成了一个穷光蛋,克扣侵吞邹自新的六千元自然不必还了,也避免了邹怀光、邹自新和邹自由分他的房产,还可以继续违规吃低保,宜黄县官员还在相关文件上暗设机关派县民政局工作人员骗我去签名,企图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将我县城房产也转移至李金珠名下,一石数鸟堪称锦囊妙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