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姜维平文集
·刘峰岩下重庆,薄熙来被调查
·打记者还能打多久?
·严义明律师被打引发的思考
·贪官与大款
·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昂道律师事务所
·昆明立法保护媒体采访权是良好开端
·江泽民早走,中国或许还有希望?
·井岗山救不了共产党
·从林希翎客死它乡看许家屯梦想回国
·王家瑞不帮冯正虎是中国的悲哀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薄熙来其人(连载一)
·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寓意深刻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近日,随着习近平,王歧山打老虎力度的增强,掌控河南,河北两地政法委大权的大贪官张越和李承先,如同坐在火上口上,惊慌失措,上跳下窜,四处活动,试图蒙混过关,但早已获取他们贪赃枉法证据的中纪委,在6月5日已对张越“双规”,并对原河南政法委副书记李承先实行“边控”,估计很快他将步张越之后尘,进入反腐的陷阱,这些信息使河南,河北的蒙受冤屈的人深受鼓舞,老百姓说,这两个周永康的余党和“两河”官场的“小政法王”,“地头蛇”,多年来,利用政法委的权力,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罪恶滔天,抓捕他们,是最大的一次政治上争取民心的惠民工程。

   
   一封举报信,惊动中南海
   
   张越和李承先两人案发,都始于多位民企老板的举报,由于民企相对于国企,其资产更具有私密性,而碍于现有政治体制,民企老板办事必得依靠地方官员,贪得无厌的张越和李承先,都是在中共官场磨爬滚打数十年的“老油子“,他们深知官商勾结的运行“潜规则”,俗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的“山”和“水”就是政法委书记权力囊括的领域:公检法司,于是,多年来,他们徇私枉法,把抓人,放人都当成了生意,越做越赚钱,把钱给周永康等高官一些,心里有了底,胆子越来越大,制造了无数起冤假错案。而在河南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就是放行赵云安一案。
   
   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说,赵云安和郑介浦,郭文贵,谢建升等人,都是民企老板,一场不期而遇的股权纠纷,把他们捆绑到了一起,谢建升是河南焦作市凯莱大酒店的法人,也是银邦伟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但他做生意,也关心国家的法制,在2013年1月初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出要求,要进一步规范对领导人监督的权限、范围,他说,要确保国家法律统一、正确实施,要确保各层级政法单位依法独立公正办案。对此,谢建升感触很深,他给中纪委写了一封举报信,实名举报时任河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的李承先。
   
   依据自己的企业股权被巧取豪夺的事实,谢建升认为,李承先严重违背上述中央政法委精神,滥用职权,干扰下级公安机关办案,索取巨额贿赂,庇护犯罪嫌疑人赵云安,理应依法惩处。由于他是实名举报,以一个小人物的身份直接挑战省政法委的领导,并多次进京上访,故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知道李承先从河南新乡公安局长干起,在省内司法领域人脉关系深广,而且,层层送礼,多年喂饱了“大政法王”周永康等高官,因此,徇私枉法,肆无忌惮,历史上凡是敢与其做对的老百姓,都被他关进了监狱。河南省的老百姓说,看守所,监狱都是老李家的后院,干死一个人像捏死一只鸡。
   
   赵云安私刻公章,侵吞他人股权资产
   
   郑介浦是目前滞留澳大利亚的天津老板,其原担任环渤海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时,曾因购买和引进第一艘航母而出名,此项目现在已转手,坐落于天津唐沽港,吸引不少游客,公司赚了很多钱,但很少人知道谢建升做出的贡献和蒙受的冤屈,原来,郑介浦资金不够,借了谢建升1100万美元,确切地讲,这笔巨款属于焦作凯莱大酒店,但不料郑介浦用人失察,由赵云安任总经理,他瞒着郑介甫、与赵克安等人私刻公司印章、以伪造公司法人签字的非法手段,窃取公私的股权和资金后,另立门户,这是赤裸裸的经济诈骗和职务侵占行为,已违反了国家的法律。于是,谢建升震怒。
   
   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称,按照合同规定,谢持有的北京银邦伟业公司,间接持有准上市公司天津华泰公司37.068%的股权,其市值多达五个亿,却被赵云安、赵克安等人非法侵吞。由于做为债权人的凯莱酒店属地河南焦作,谢建升于2012年8月报案,并向上级有关部门反应,10月31日,焦作市公安局解放分局,接到国家公安部经侦局(2012)“转信字”第 56号文书,及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经转字”(2012)第 714号文件,非常重视,由区级升市级,组成专案组,经过侦讯,于2013年2月28日,把做案后逃跑,隐匿在福建省宁德市的犯罪嫌疑人赵云安抓获,对此,谢建升松了一口气。他对朋友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看来,属于我的财产,谁也偷不去,但事实并非如此。
   
   虽然,经过公安机关多次讯问,犯罪嫌疑人赵云安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详尽坦白了巧取豪夺银邦伟业股权资金的全过程,并被其它书证和人证所做实,后公安机关于2013年3月29日,对赵云安依法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但是,谢建升忘了另一个属地管辖的问题,就像小商小贩,要在河南这块一亩三分地上卖东西,必得经过当地的工商局和城管同意一样,李承先是河南省公检法的“老大”,这一涉及到“盘古会”利益集团的案件,使河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承先的神经紧张起来,他像热锅上的蚂蚁坐不住了。
   
   伸出权力黑手,阻断案件侦办
   
   原来,李承先和河北省的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一样,都像金子塔下的一层层底座般牢靠,他们这些无恶不作的“小政法王”靠着周永康,曾庆红等中南海大佬的荫蔽而权倾一地,一时,赵云安落难后求助一位在郭文贵手下做事的马仔虞晓峰,其曾是赵云安的同学,而北京盘古大观的老板郭文贵又嗅到蚕食它人,甚至国企股权利益的“肉香”,以索要股权为其“捞人”的条件,于是,“政法王”成了“奸商”,公检法成了赌局的“筹码”,他的哥们,国安部副部长王建,处长高辉,中纪委干部孟会青等都环绕着诱人的利益而纠葛于一起,上演了中国商场与官场史无前例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读者可以参看国内《财经》与《棱镜》等相关报道。
   
   据悉,李承先和郭文贵,马建等人先讨价还价地讲好条件,即事成之后,他要分多少利,这嫌不够,他还藏了一手,直接从赵云安的亲友手里索要2000万,这些徇私枉法的利益就成为他办事的动力,李承先不顾中央三令五申,关于不得插手司法的指示,胆大包天地阻挠并干扰焦作公安办案,致使该案在犯罪事实清楚且程序合法的情况下,被检察机关以事实不清和无管辖权为由不予批捕。2013年4月4日,犯罪嫌疑人赵云安在缴纳200万保证金后被取保候审。后来,又在李承先的指使下,公安机关于2013年9月25日对犯罪嫌疑人赵云安终止侦查。
   
   用“监督处”压人,派马仔当“炮灰”
   
   那么,李承先究竟通过什么手段来阻断此案呢?有人会说,政法委书记权力大,但事情多,不可能具体自己去办,他下令如果不合法,下级拖而不办就行了,但熟悉中共官场的人士知道,由于多年上行下效,权钱交易,枉法追诉,公检法司的很多人都有贪腐和枉法的问题,所以,几乎每个人都不怕得罪老百姓,而怕得罪上级,因为一旦没了“保护伞”,随时要失去职权,人财两空,相反地,如果只是得罪老百姓,顺从李承先,就平安无事。
   
   虽然,李承先深知河南官场公检法现状,但还是不放心,他怕赵云安的案件继续做实不好办,就使出了恐吓下级的杀手锏:在该案的侦办过程中,李曾派省政法委执法监督处处长贺振华带人到焦作市公安局查问此案,询问管辖权的问题,同时,贺振华等人仔细查看了全部卷宗,并复制和抄写了部分案卷材料,带了回去,其理由是向李承先汇报,由于政法委主抓全省的公检法,谁敢不从?而且,公检法的人事调动,升迁,奖惩,货币化分房,等等,都在李承先一只笔。所以,办案人既诚惶诚恐,又胆颤心惊。
   
   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后来,该案的一些重要,核心信息莫名其妙地被犯罪嫌疑人赵云安及其同伙郭文贵等人掌握。有证据质疑,李承先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指使下属复制抄写办案材料,并将案件信息泄露给了犯罪嫌疑人及其同伙。这不仅利于赵云安翻供和诋赖,而且帮助一些涉案人订立攻守同盟,或毁灭证据。作为一个冠冕堂皇的政法副委书记,主抓日常事务,架空了书记刘满仓,自行其事,不是指示焦作公安局正常办案,而是帮倒忙,起反作用,甚至把抓人和放人当成大生意,牺牲司法的公平而索贿受贿,中饱私囊,该当何罪?
   
   纵观河南司法界,也不是铁板一块,李承先以权压法,也受到一些反弹,谢建升在举报信里详细列举了一些细节,目前已被中纪委查证:2012年11月,在犯罪嫌疑人赵云安还未到案时,李承先就急三火四地插手案件,他命令省政法委执法监督处处长贺振华等2人到焦作了解案情,由焦作市政法委副书记尚在军、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焦作市公安局解放分局经侦队长李剑等人接待。这等于是威胁他们,监督处是干什么的?就是用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叫他们按照自己的旨意办案,该放人还得放。
   
   跟着案件走,李承先志在必“放”
   
   俗话讲,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话用在李承先身上,再形象准确不过,在犯罪嫌疑人赵云安被抓获后,李承先曾多次打电话到市局要求放人,曾在遭到拒绝后,又询问能否办理取保候审,因不符合取保条件,当时未能立即得逞。办案人说,省政法委副书记亲自打电话给办案机关要求放人,可见其与犯罪嫌疑人的关系非浅,这一点与其会议上讲得不一样,他是典型的两面派,但李承先不再乎别人议论,赚钱是第一位的。
   
   消息人士称,李承先除了高压,恐吓之外,也采取收买和诱骗的办法,误导办案的下级,这招往往更有效,因为每个人都是拉家带口,生儿育女的,谁不想高升,提级,多拿奖金,早买住房,生活过得舒服一点,于是,一些人在李的软硬兼施下退缩了。在该案的侦办过程中,一方面,李承先委派贺振华继续向办案人员询问案件进展情况,并施加压力,要求办案人员向其汇报详细案情。另一方面,在
   2013年2月28日至3月9日之间,授意贺振华多次打电话给办案人员李剑,并称省政法委准备提拔部分人员,称李剑办案水平很高,是首选之一。这样一来就收到更妙的效果。
   
   李承先多年来干预了无数案件,所以很有经验,假如在公安办不成,就转向检察院,甚至法院,反正“三长”,没有一个“长”不在他的管辖范围里,用他的话讲,都是自家后院的事,谁不服告到周永康之类的贪官那里,不外乎再花点钱而已,于是,李承先稳操胜劵地跟着赵云安的案子走,不辞辛苦。当该案进入检察程序后,李承先指使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贾世民,接着继续干扰基层检察院办案。2013年3月,在案件还未到批捕环节时,在李的授意下,贾世民指使省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周毅多次打电话给市检察院侦监处处长张建民(女),称是领导亲自交代的,并批文指示市检察院,要求区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赵云安不予批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