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姜维平文集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年初的上海踩踏事件,造成36人死亡,曾震惊全世界,按理说,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应被问责,但1月21日,上海公布责任人处理情况,不过是黄浦区委书记周伟等11个小官僚受到纪律处分,没有一人承担刑事责任,看来,这些死去或致伤致残的市民的生命一文不值,国家的法律,法规全是儿戏,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仅上海的官员引导老百姓向前(钱)看,而且,人们似乎已经淡忘这场人间悲剧,韩正还是上海的最高级别的官员,他的党羽们还编造有关他将任国务院总理的假新闻,继续蛊惑人心,毫无疑问,这个“冷血贪官”如果高就,中国老百姓将蒙受更多的苦难。于是,有必要对韩正的言行明察秋毫,找出他狡猾地从“踩踏事件”与官场危机中脱身的原因。
   虽然,上海辞旧迎新之际的“踩踏事故”发生后,韩正和杨雄都立即赶到医院去看望伤员,心情十份焦急,但官员急的不是老百姓的生命,而是他们的官职遭遇了危机,如果上级真的问责下来,有可能下台,甚至坐牢,所以,他们必须精彩地表演,一些微妙的生活和工作细节流露了韩正所思所想,尽显他的品质,韩正不正,冷血恋权,这不是我的妄加推责,能从他的活动轨迹中找到依据,进而支持我的观点。一般情况下,官员在国民遭遇死亡等不测事件时,政府是明令禁止娱乐活动的,但我看到了上海官媒的报道,不仅韩正等一些高官出席了12月31日的音乐会,而且在举世关注的公共事件发生后,还照常高调报道了这次不协调的娱乐活动。
   如果说,“踩踏事件”是在音乐会之后突发的,二者没有必然的联系,那么,受到地方领导人严密控制的媒体,毫不忌讳地在1月1日,以显著位置报道所谓“2015上海新年音乐会”,就彰显了地方官员的自私,冷漠,无情和官僚,不妨回顾这篇文章:昨晚,音乐会是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举行的。市领导韩正、杨雄、殷一璀、吴志明、应勇等与1000多名市民一起,在雄壮悠扬的古典音乐中共迎2015新年的到来。但实际上,几乎与此同时,有倒数迎新钟声的36个生命撒手人寰,有更多的人致伤致残,它给新的一年涂上了不幸的悲剧色彩,这是不吉利的一年,却在官员的歌舞升平中开局。

   
   官媒的报道说,由上海交响乐团呈现的上海新年音乐会创始于2009年,六年来,每年均邀请一位当今世界最负盛名的指挥大师执棒。里卡尔多•穆蒂、库尔特•马舒尔、米哈伊尔•普雷特涅夫、艾伦•吉尔伯特、克里斯托弗•艾申巴赫先后受邀来到上海执棒新年音乐会,这台音乐会也逐渐成为闻名海内外的上海“城市名片”之一。昨晚举行的2015上海新年音乐会,由巴黎管弦乐团音乐总监帕沃•雅尔维执棒。这也是上海交响乐团自今年9月进驻全新落成的上交音乐厅后,首次在这里迎来上海新年音乐会。
   
   由此看出,韩正在整天想什么,他想的是声色犬马,美酒佳音,他领导下的一班人连续6年都要伴着优美的音乐,辞旧迎新,否则,就睡不踏实,却并不关心老百姓的死活,不然的话,为什么这家音乐厅的里面或者外面,压根儿就没发生“踩踏事故”呢?这是多么侈靡,写意而高雅的精神享乐啊,与普通的奔温饱而去的,没有受到任何措施保护的老百姓形成天壤之别,难道我不能就此指责“韩正不正”吗?
   
   这篇报道还说,昨晚的音乐会曲目十分精彩。上半场开场是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的著名作品《芬兰颂》,接着,德国小提琴家克里斯蒂安•泰兹拉夫与上海交响乐团激情合作被称为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的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下半场,是拉威尔《鹅妈妈》组曲和斯特拉文斯基《火鸟》组曲。在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帕沃•雅尔维指挥上海交响乐团加演了比才《卡门》序曲和《阿莱城姑娘》主题,将全场气氛推至高潮。
   
   可是,此文发表时,“踩踏事件”已成为全世界的人眼球聚焦的公共事件,死去或受伤的人们,正牵动着无数善良人的心灵,但官媒却这样写道:市领导屠光绍、徐麟、沈晓明、徐泽洲、侯凯、姜平、尹弘以及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领导出席音乐会。由此我们看到了,这些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上的贪官污吏,冷漠地,傲慢地,蛮不在乎地通过官媒告诉世人,音乐会太美了,我们没听到被踩踏人们的哭声和呼救声,因为我们是高人一等的“畜生”。原来,在韩正的领导下,2015年的元旦,“畜生”与动物快乐的高潮,正好伴随36个惨死生命的消失。
   
   不,韩正不如“畜生”。“畜生”不会撒谎,而韩正却尽耍两面派手法,据东方网1月4日消息:今天上午,上海市领导韩正、杨雄、殷一璀、吴志明、应勇等,在参加市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各代表团会前组团活动、市政协十二届三十八次主席会议之前,肃立默哀,向在12月31日晚外滩陈毅广场拥挤踩踏事件中的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市领导屠光绍、徐麟、艾宝俊、沈晓明、徐泽洲、侯凯、姜平、沙海林、尹弘以及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负责同志参加。也就是说,这些被音乐裹挟着飘飘欲仙,不知人间疾苦的官员,还拥有面具变脸,华丽转身的奇功,立即装出一副悲悯世人的神态。
   
   但是,狡猾的韩正,面对“外滩拥挤踩踏事件”,如同鸡蛋掉在油锅里,猾上加猾,他一方面说,这是“一起十分令人痛心的事件,教训惨痛”,要“彻查事件原因,举一反三,深刻吸取教训”,另一方面,利用官媒先拍马屁,稳住上级:
   此时,习近平、李克强针对外滩事件的批示已经下达。韩正要求,当务之急是全力以赴救治伤员,做好各项善后工作,“各项工作必须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重要批示精神,做细做实”。
   
   不过,韩正忽悠媒体和读者的重点,不在这里,而在同一篇文章的另一行:一年前的2014年全市政法工作会议上,韩正曾指出,在抓好城市运行安全与生产安全方面,“上海有过很惨痛的教训”。其所指向,显然十分明确——2010年“11•15”特大火灾事故发生后,城市安全就屡屡被高层提及,并被一再称为城市运行的“底线”。这几年间,上海的人口已经达到2400万,作为特大型城市的诸多特质,亦被认为风险重重。韩正出任市委书记后曾直言,“安全问题提高到任何程度都不为过”。其对安全的强调可谓不遗余力。仅在刚刚过去的12月,韩正就曾在数个重大场合重申城市运行安全问题。至此,等于韩正发表声明:“踩踏”关我屁事,我早就提醒你们了,你们被踩死活该。被狡猾的韩正操控的官媒,不厌其烦地列举了他多年强调“城市安全、社会稳定”的事迹,总之,他把自己的罪责摘得干干净净,于是,问责只能问到下一级。
   
   他在1月7召开的全市加强安全工作会议上说,我们深感痛心、深感内疚,痛定思痛,要深刻吸取教训,尽心尽力做好善后各方面工作。他之所以使用了“我们”这个词,而不是“我”,就是留了关键的一手,等市联合调查组拿出结果后,将有“小官僚”代其顶罪,他冠冕堂皇地称“依法依规严肃问责”,而绝对不是“自责”,用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的话说,黄浦区是善后处置的主体,“谁主管、谁负责”。于是,去听音乐会人人分享,而承担责任全归下级。
   但是,在中共官场摆平这一事件,韩正从困扰自身的危机中安然脱身,不仅仅在上述这些故事里,而由东方网泄露了秘密:1月9日:韩正在向市老领导、老干部、老同志通报今年全市重点工作时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上海工作提出了“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和科学发展先行者”的新要求,这是上海全局工作的一条主线。希望大家继续关心支持全市的发展建设,帮助我们更好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加强基层基础工作,从严管党治党、从严管干部。官媒转述他一通官话,全是烟雾,报道中至关重要的是最后的一段,那似乎不经意的一句:会上,市领导还通报了外滩拥挤踩踏事件善后处置工作的进展情况。这就是说,影响韩正官职的重要群体是老干部,这些人包括江泽民的嫡系,他们与北京中南海现任官员联系密切,上级对韩正问责与否,是要征得他们意见的。显然,韩正抢先疏理了一遍重要关系。
   接着,还有一批关键人物,必须稳住:驻地方的大兵们,据东方网1月12日消息:上海警备区党委十二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今天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上海警备区党委第一书记韩正强调,实现中国梦、强军梦,责任重大,使命光荣。上海警备区各级党委要认真落实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近平主席的决策部署,以军委和南京军区党委扩大会议精神为指导,以强军目标为统领,扎实推进各项工作落实,全面提高警备区部队建设水平。这时出现的狡猾的韩正,以警备区党委第一书记的身份露面,尽显诡异。
   
   他不仅代表市委、市政府和全市人民,向驻沪部队和武警部队的广大指战员,向离退休老同志、专业复退军人、革命伤残军人和军烈属,向全市民兵预备役人员,致以节日慰问,而且,还促使警备区司令员何卫东,代表警备区党委常委作工作报告,副司令员蒋忠良、王治平宣读表彰通报、嘉奖通令,副政委袁斌作纪委工作报告,等等,看来,狡猾的韩正又把驻地军队也稳住了。这一招阴毒,叫中南海问责他举起的“刀把子”不得不颤抖。
   然后,“软”的一手过后,才是“硬”的一手:打击和镇压,因为由踩踏事故激起的指责声浪,与以前的执正失误,和贪赃枉法的罪恶形成,累积的民愤民怨,汇集一起,非同寻常,可能导致他官场落马,于是,他立即走访政法委,他要充份利用公检法的“专政工具”保住“乌纱帽”,据东方网1月15日报道:韩正今天上午在市委政法委调研时强调,全市政法系统承担着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重任,各项工作都要始终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认清形势、把握大局,突出重点、找准薄弱环节、全面提高工作标准。政法队伍必须严纪律、重规矩,进一步完善监督约束机制,始终把从严抓队伍、从严管干部、从严治警贯穿于整体工作之中。这等于说,对借“踩踏事故”问责和不满他的人要“严厉镇压”,谁不服从,就要“严治”。
   报道描述说,座谈会上,韩正听取了市委政法委、市公安局、市高级法院、市检察院等的工作汇报。韩正说,做好政法系统各项工作,首先必须认清国际国内形势、牢牢把握大局大势。虽然,官媒没有详述会议细节,但足可推断,韩正知道海外批评他的言论,因“踩踏事件”而增多,可能左右中南海的局势,他的命运安危牵于一线,所以,他进一步说,新的形势、新的变化、新的问题,对政法工作提出了全新的要求,全市政法系统的各级领导干部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牢牢树立党的意识、牢牢树立国家安全观念,切实承担起责任,安全的“螺丝”要比任何时候都拧得更紧。看来,狡猾的韩正,要他的下级变成仅听命令的“螺丝钉”,而不能指责他,批评他,他不是“螺丝钉”,而是“机器”,因此,随后的“踩踏事件”处理结果出笼了,韩正屁事没有,大官照当,寻欢作乐不耽搁,但是,官场没有常胜者,至少有36个冤魂纠缠着韩正的噩梦,欲罢不能,说不定哪一天醒来,他就会像周永康一样,忽然被戴上一付冰冷的手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