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姜维平文集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虽然,曾是全国级的“政法王”周永康倒了,但尚未判刑,而且他10年培植的遍布各省市的“小政法王”还在徇私枉法,高压维稳,近日,随着习近平,王歧山打老虎,拍苍蝇力度的加强,一批惶惶不可终日的“小政法王”,还在窥视左右,耍两面派,一方面恐吓证人,消毁证据,躲避风头,一方面消极怠工,鼓动不满,推波助澜,以转移上级反腐的视线,其中,比较典型的代表人物,离京城最近的有两位大员,一是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一是河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承先,这些人感到危机临近,乱了方寸,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以北京盘古大观老板,亿万富豪郭文贵为核心的一个利益集团,已被王歧山紧紧盯住,其中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处级干部高辉,北大方正CEO李友,总经理余丽等人已被捕,郭文贵慌不择路,逃亡美国,但另一些成员,比如张越和李承先,还在负隅顽抗,垂死挣扎,之所以他们进入中纪委的射程内,还没有中弹倒地,是因为这些人过去多年盘踞在公检法领域,人脉关系深厚,有的直通中南海高层,有的和某些“大人物”捆绑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双规”他们,必须破除阻力,花费力气,需要时间。
   拿张越来说,他最初从一个普通干警做起,曾在北京火车站开枪射杀平民百姓,有点类似前不久发生在黑龙江省庆安的枪击事件中的“英雄”李乐斌,他后来靠搜刮民财,请客送礼,贿赂上级,一步步爬上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宝座。后来,搭上周永康和令计划这条贼船,迅速调至京畿重地河北省,升任省委常委兼省公安厅厅长。他由一个副局级干部连跳三级,高升为副部级大官,浓缩和凝聚了中国政法系统卖官鬻爵的黑暗现实,张越以在首都北京公安系统三十年的资历,积累了广深而复杂的人事关系,既曾是对周永康言听计从的“小兄弟”,也是在首都商界情场和政界官场如鱼得水的风云人物。


   同样地,李承先也是呼风唤雨的“地头蛇”,他担任河南省政法委副书记,徇私枉法,无恶不作,其与张越遥相呼应,巧取豪夺,都不择手段地敛财,虽然,他的问题成堆,民愤极大,但王歧山下派的赴河南第八巡视组,对其也奈何不得,在河南,多年形成的人脉关系盘根错节,像蜘蛛网一样,黏上谁,谁倒霉,巡视组的人,拒不接见那些了解和不满李承先的干部群众,而是蜻蜓点水般见了李承先几面,以他的自辩为依据汇报上级,使其获得喘息之机,实际上,李承先参与了赵云安一案,赵原为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介浦的副手,曾侵吞公司资产数十亿元,其中一部份资金是河南省焦作凯莱大酒店老板谢建升的外借款,由于受害人谢的报案,赵云安两度被抓,但最终都以取保候审为名放行,其幕后的操盘手就是李承先,知情者说,李承先从赵云安的亲友手里受贿2000万。也就是说,李承先是顶风做案的河南大贪,但中纪委目前还没抓住他的把柄。
   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说,张越和李承先,一南一北,把持政法委大权,不因周永康的倒台而失势,但碍于体制的弊端和利益集团的抱团取暖,还在上蹿下跳,影响中国地方的政局,他们打通上下级关系的利器就是金钱,由于在河南,河北地方为官多年,下级给他们送钱,送物,把他们都养肥了,而他们又给上级行贿,找到了层层“保护伞”,比如,李承先在河南新乡市任公安局长期间,公开索贿,上下皆知,人称“李百万”,新乡市建设路755厂家属院14号张志宏,曾实名举报他徇私枉法,李承先不仅包庇张志宏哥哥12年冤狱的制造者,而且又下令关押赴京上访,替兄鸣冤的张志宏2年多,接着,李承先顶住当年中南海领导赵紫阳的批示,与市委书记兼市长祝有文联手,充当755厂党委书记杨玉伟的帮凶,在1992年10月11日又把张志宏劳教了2年,在此期间,担心他们翻案,竟公然杀死其兄,并开肠破肚,强行火化,至今不归还骨灰,类似案件比比皆是,李承先双手沾满人民鲜血,之所以恶贯满盈,如今不倒台是因为他有钱有势。总之,他们厚实的经济基础难以想象,可以说,没有他们用金钱攻不破的“堡垒”。
   因此,王歧山再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事事亲自所为,而下派的中纪委官员,有的怕得罪人,怕遭到张越和李承先的暗中报复,不得不回避矛盾绕道走,有的收到张越和李承先的“大礼包”,与其同流合污,欺上瞒下,误导案件走向,正如王歧山所言,查案不行,抹案行,抓人不行,交友行,甚至有的假借中纪委的名义,自搞一套,乘机内斗,借刀杀人,而张越与李承先从中渔利。现被拘押的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就是因为没有顺从张越,马建等人的旨意而被整肃。虽然,他与李承先曾是新乡市公安局的战友,但为了个人升官发财,六亲不认,反目为仇。
   纵观张越和李承先等人言行所为,可以看出,他们呼风唤雨的另一个条件,除了累积的数以亿计的受贿款,就是地方官场过于集中的权势,由于政法委是党管司法的“紧箍咒”,张越和李承先都把公检法司变成“自家后院”,首先,他们可以选用,提拔,安排,调离,奖惩,整肃官员,让他们变成手中任意捏搓的“小泥人”,而把法律条款丢在一边,徇私枉法成了“家常便饭”;其次,是手中直接握有或间接掌控与司法有关的财权,比如,监狱,看守所,戒毒所,等等,所需要的经费批用,他们都有强势的推力作用,一方面,受其恩惠的公检法人员听其指挥,可以任意拘捕人犯,判刑,减刑,保外,假释,监控,等等,每一个环节都连着人情,而人情往往体现为金钱,故此,他们贪污受贿,非常方便。
   其次,由于手中的权力缺乏监督,他们可以暗中隐瞒多种身份,见机行事,肆意枉为,2013年12月28日,会议上向来冠冕堂皇讲“廉政”的张越,像“地下党”一样,持有一张化名的港澳通行证和假护照,从北京秘密潜入香港。据海外媒体报道,北京民族证券的收购是由马建,张越,郭文贵等人一手策划,操控,完成的,具体执行人有郭文贵的前助手曲龙,除了张越,还有中纪委综合处的处长孟会青。这些人被金光闪闪的银子凝聚在一起,不同时期变换不同的角色,一会儿是官员,一会儿是商人,一会儿是特务,一会儿是“爷们”,反正天下的好事,都幸运地集于一身。
   他们在官场“猎权高手”郭文贵住的豪宅里密谈,不是什么“国家大事”,而是“私家大事”;不是“国家机密”,而是“郭家机密”,却有国安权势的掩护,一夜间,那栋位于香港南湾道16号的海景大宅,价值上亿,又见证了官商勾结,巧取豪夺的生活场景,当中国的老百姓辛辛苦苦地创作财富的时候,他们压低嗓门地讨价还价,谎言,欺骗和甜言蜜语搅在一起,几个来回,就把一家名声在外的上市公司肢解了,赚得金银满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然而,古人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官场和商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一时的同路人,消息人士透露,张越密会郭文贵,商谈北大方正收购民族证劵的生意。但羽毛渐趋丰满的郭文贵有时也不买帐,因为郭文贵靠盘古七星级酒店收买了曾庆红等大佬,就不再把张越、马建等小官僚放在眼里夹,而且,郭文贵想吃独食,认为他们没什么本事,没必要与其分享利益,他如果让步,有可能失去民族证券和方正证券的主动权,所以,他坚决不同意。
   于是,放着全省政法委本职工作不干的张越,马不停蹄地往来于香港与河北之间多次,2014年9月,张越还亲自带着“北大领导”魏新、李友等人前往香港企图最后说服郭文贵。但郭文贵翻脸不认人,他警告张越,他们以前合作时,一切参与生意的活动,包括性丑闻及贪腐的证据都已经留底,被他复制多份,分别存放在安全的地方,如果上级有关方面需要,将合盘托出,立即,张越和马建傻眼了,但贪婪的本性还撑着他们提出较低的要求:撇开政泉和北大的争议,先把原先达成口头协议的有关民族证券的既得利益分给他们一些,但不料,也被郭文贵铁牙回绝。
   至此,他们彻底地闹翻了,由过去“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变成剑拔弩张的仇敌,郭文贵使出看家本领,威胁他们说,如果你们敢与我做对,黄保卫的今天,就是你们最好的明天,张越等人深知,黄保卫曾是前郑州市的公安局局长,之前,也与郭文贵关系密切,后来,因郭文贵设局“百万豪宴”进入圈套而淡然下台,毫无疑问,这样的结局,对张越,马建都是一种绝妙的震慑,他们只好闭嘴。同样地,先是迷人的物质诱惑,后是绑架式的恐吓,也成了驱使李承先的动力,郭先是承诺李承先,如果帮助他扳倒“北大”,吃掉方正证券,他将一同分享巨大的经济利益。于是,河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承先命令郑州市国安局,配合调查李友在郑州的分公司,同时,马建安排杭州市国安局调查北大在杭州的分公司,甚至,李承先还胆大妄为地利用职权,拿出“国家安全部”的令箭,直接干扰司法办案,暗助被河南焦作市公安局通缉的嫌犯郭文贵逃往海外。
   但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此前,狡猾而不义的郭文贵,已把过去酒酣耳热得到的有关方正集团李友、魏新等人的罪证公布于众,又是“一剑封喉”,正赶上王歧山反腐找靶子,立即,李友等人被有关部门“协助调查”,随之,身居要职的国安部“大老虎”马建也翻了船,虽然,信口雌黄的郭文贵在美国隔空与胡舒立对阵,并一度叫号王歧山,但他明保暗卖的马建已是一命呜呼,积累了亿万家产的张越、李承先,孟会青等人都成了动物园里的“大老虎”,囚禁在热闹的场所,等待反腐利器的宰割,虽然,他们还在利用关系散布“老王”的流言蜚语,但是,知情者已将张越偷渡香港的假护照,假身份证,假港澳通行证,飞机票等原始证据一并交给中纪委,我相信很快地,民族证券收购的黑幕将水落石出,张越和李承先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2015年6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6月3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2015年6月3日转发,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