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姜维平文集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虽然,曾是全国级的“政法王”周永康倒了,但尚未判刑,而且他10年培植的遍布各省市的“小政法王”还在徇私枉法,高压维稳,近日,随着习近平,王歧山打老虎,拍苍蝇力度的加强,一批惶惶不可终日的“小政法王”,还在窥视左右,耍两面派,一方面恐吓证人,消毁证据,躲避风头,一方面消极怠工,鼓动不满,推波助澜,以转移上级反腐的视线,其中,比较典型的代表人物,离京城最近的有两位大员,一是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一是河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承先,这些人感到危机临近,乱了方寸,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以北京盘古大观老板,亿万富豪郭文贵为核心的一个利益集团,已被王歧山紧紧盯住,其中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处级干部高辉,北大方正CEO李友,总经理余丽等人已被捕,郭文贵慌不择路,逃亡美国,但另一些成员,比如张越和李承先,还在负隅顽抗,垂死挣扎,之所以他们进入中纪委的射程内,还没有中弹倒地,是因为这些人过去多年盘踞在公检法领域,人脉关系深厚,有的直通中南海高层,有的和某些“大人物”捆绑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双规”他们,必须破除阻力,花费力气,需要时间。
   拿张越来说,他最初从一个普通干警做起,曾在北京火车站开枪射杀平民百姓,有点类似前不久发生在黑龙江省庆安的枪击事件中的“英雄”李乐斌,他后来靠搜刮民财,请客送礼,贿赂上级,一步步爬上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宝座。后来,搭上周永康和令计划这条贼船,迅速调至京畿重地河北省,升任省委常委兼省公安厅厅长。他由一个副局级干部连跳三级,高升为副部级大官,浓缩和凝聚了中国政法系统卖官鬻爵的黑暗现实,张越以在首都北京公安系统三十年的资历,积累了广深而复杂的人事关系,既曾是对周永康言听计从的“小兄弟”,也是在首都商界情场和政界官场如鱼得水的风云人物。


   同样地,李承先也是呼风唤雨的“地头蛇”,他担任河南省政法委副书记,徇私枉法,无恶不作,其与张越遥相呼应,巧取豪夺,都不择手段地敛财,虽然,他的问题成堆,民愤极大,但王歧山下派的赴河南第八巡视组,对其也奈何不得,在河南,多年形成的人脉关系盘根错节,像蜘蛛网一样,黏上谁,谁倒霉,巡视组的人,拒不接见那些了解和不满李承先的干部群众,而是蜻蜓点水般见了李承先几面,以他的自辩为依据汇报上级,使其获得喘息之机,实际上,李承先参与了赵云安一案,赵原为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介浦的副手,曾侵吞公司资产数十亿元,其中一部份资金是河南省焦作凯莱大酒店老板谢建升的外借款,由于受害人谢的报案,赵云安两度被抓,但最终都以取保候审为名放行,其幕后的操盘手就是李承先,知情者说,李承先从赵云安的亲友手里受贿2000万。也就是说,李承先是顶风做案的河南大贪,但中纪委目前还没抓住他的把柄。
   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说,张越和李承先,一南一北,把持政法委大权,不因周永康的倒台而失势,但碍于体制的弊端和利益集团的抱团取暖,还在上蹿下跳,影响中国地方的政局,他们打通上下级关系的利器就是金钱,由于在河南,河北地方为官多年,下级给他们送钱,送物,把他们都养肥了,而他们又给上级行贿,找到了层层“保护伞”,比如,李承先在河南新乡市任公安局长期间,公开索贿,上下皆知,人称“李百万”,新乡市建设路755厂家属院14号张志宏,曾实名举报他徇私枉法,李承先不仅包庇张志宏哥哥12年冤狱的制造者,而且又下令关押赴京上访,替兄鸣冤的张志宏2年多,接着,李承先顶住当年中南海领导赵紫阳的批示,与市委书记兼市长祝有文联手,充当755厂党委书记杨玉伟的帮凶,在1992年10月11日又把张志宏劳教了2年,在此期间,担心他们翻案,竟公然杀死其兄,并开肠破肚,强行火化,至今不归还骨灰,类似案件比比皆是,李承先双手沾满人民鲜血,之所以恶贯满盈,如今不倒台是因为他有钱有势。总之,他们厚实的经济基础难以想象,可以说,没有他们用金钱攻不破的“堡垒”。
   因此,王歧山再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事事亲自所为,而下派的中纪委官员,有的怕得罪人,怕遭到张越和李承先的暗中报复,不得不回避矛盾绕道走,有的收到张越和李承先的“大礼包”,与其同流合污,欺上瞒下,误导案件走向,正如王歧山所言,查案不行,抹案行,抓人不行,交友行,甚至有的假借中纪委的名义,自搞一套,乘机内斗,借刀杀人,而张越与李承先从中渔利。现被拘押的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就是因为没有顺从张越,马建等人的旨意而被整肃。虽然,他与李承先曾是新乡市公安局的战友,但为了个人升官发财,六亲不认,反目为仇。
   纵观张越和李承先等人言行所为,可以看出,他们呼风唤雨的另一个条件,除了累积的数以亿计的受贿款,就是地方官场过于集中的权势,由于政法委是党管司法的“紧箍咒”,张越和李承先都把公检法司变成“自家后院”,首先,他们可以选用,提拔,安排,调离,奖惩,整肃官员,让他们变成手中任意捏搓的“小泥人”,而把法律条款丢在一边,徇私枉法成了“家常便饭”;其次,是手中直接握有或间接掌控与司法有关的财权,比如,监狱,看守所,戒毒所,等等,所需要的经费批用,他们都有强势的推力作用,一方面,受其恩惠的公检法人员听其指挥,可以任意拘捕人犯,判刑,减刑,保外,假释,监控,等等,每一个环节都连着人情,而人情往往体现为金钱,故此,他们贪污受贿,非常方便。
   其次,由于手中的权力缺乏监督,他们可以暗中隐瞒多种身份,见机行事,肆意枉为,2013年12月28日,会议上向来冠冕堂皇讲“廉政”的张越,像“地下党”一样,持有一张化名的港澳通行证和假护照,从北京秘密潜入香港。据海外媒体报道,北京民族证券的收购是由马建,张越,郭文贵等人一手策划,操控,完成的,具体执行人有郭文贵的前助手曲龙,除了张越,还有中纪委综合处的处长孟会青。这些人被金光闪闪的银子凝聚在一起,不同时期变换不同的角色,一会儿是官员,一会儿是商人,一会儿是特务,一会儿是“爷们”,反正天下的好事,都幸运地集于一身。
   他们在官场“猎权高手”郭文贵住的豪宅里密谈,不是什么“国家大事”,而是“私家大事”;不是“国家机密”,而是“郭家机密”,却有国安权势的掩护,一夜间,那栋位于香港南湾道16号的海景大宅,价值上亿,又见证了官商勾结,巧取豪夺的生活场景,当中国的老百姓辛辛苦苦地创作财富的时候,他们压低嗓门地讨价还价,谎言,欺骗和甜言蜜语搅在一起,几个来回,就把一家名声在外的上市公司肢解了,赚得金银满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然而,古人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官场和商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一时的同路人,消息人士透露,张越密会郭文贵,商谈北大方正收购民族证劵的生意。但羽毛渐趋丰满的郭文贵有时也不买帐,因为郭文贵靠盘古七星级酒店收买了曾庆红等大佬,就不再把张越、马建等小官僚放在眼里夹,而且,郭文贵想吃独食,认为他们没什么本事,没必要与其分享利益,他如果让步,有可能失去民族证券和方正证券的主动权,所以,他坚决不同意。
   于是,放着全省政法委本职工作不干的张越,马不停蹄地往来于香港与河北之间多次,2014年9月,张越还亲自带着“北大领导”魏新、李友等人前往香港企图最后说服郭文贵。但郭文贵翻脸不认人,他警告张越,他们以前合作时,一切参与生意的活动,包括性丑闻及贪腐的证据都已经留底,被他复制多份,分别存放在安全的地方,如果上级有关方面需要,将合盘托出,立即,张越和马建傻眼了,但贪婪的本性还撑着他们提出较低的要求:撇开政泉和北大的争议,先把原先达成口头协议的有关民族证券的既得利益分给他们一些,但不料,也被郭文贵铁牙回绝。
   至此,他们彻底地闹翻了,由过去“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变成剑拔弩张的仇敌,郭文贵使出看家本领,威胁他们说,如果你们敢与我做对,黄保卫的今天,就是你们最好的明天,张越等人深知,黄保卫曾是前郑州市的公安局局长,之前,也与郭文贵关系密切,后来,因郭文贵设局“百万豪宴”进入圈套而淡然下台,毫无疑问,这样的结局,对张越,马建都是一种绝妙的震慑,他们只好闭嘴。同样地,先是迷人的物质诱惑,后是绑架式的恐吓,也成了驱使李承先的动力,郭先是承诺李承先,如果帮助他扳倒“北大”,吃掉方正证券,他将一同分享巨大的经济利益。于是,河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承先命令郑州市国安局,配合调查李友在郑州的分公司,同时,马建安排杭州市国安局调查北大在杭州的分公司,甚至,李承先还胆大妄为地利用职权,拿出“国家安全部”的令箭,直接干扰司法办案,暗助被河南焦作市公安局通缉的嫌犯郭文贵逃往海外。
   但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此前,狡猾而不义的郭文贵,已把过去酒酣耳热得到的有关方正集团李友、魏新等人的罪证公布于众,又是“一剑封喉”,正赶上王歧山反腐找靶子,立即,李友等人被有关部门“协助调查”,随之,身居要职的国安部“大老虎”马建也翻了船,虽然,信口雌黄的郭文贵在美国隔空与胡舒立对阵,并一度叫号王歧山,但他明保暗卖的马建已是一命呜呼,积累了亿万家产的张越、李承先,孟会青等人都成了动物园里的“大老虎”,囚禁在热闹的场所,等待反腐利器的宰割,虽然,他们还在利用关系散布“老王”的流言蜚语,但是,知情者已将张越偷渡香港的假护照,假身份证,假港澳通行证,飞机票等原始证据一并交给中纪委,我相信很快地,民族证券收购的黑幕将水落石出,张越和李承先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2015年6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6月3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2015年6月3日转发,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私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