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明的癣疥脓疮呢?]
石三生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明的癣疥脓疮呢?

   成王败寇的变种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八十一
   
   一直以为强盗是无所谓文明的。或者说,强盗本来是不文明的。但在看了某网络主席要 “为文明平反”之后,才知道自己真的是错了。
   


   如果“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成立。则是否意味着“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强盗逻辑也是成立的呢?若只以胜利论,不就是成王败寇吗?希特勒、东条英机,也都是曾经的胜利者。不是吗?那被推翻的蒋家王朝,不也是曾经的胜利者吗?不胜利,怎么可能与与英美一起发表什么“波茨坦公告”呢?
   
   从东条英机到蒋介石,他们到底都是文明的,还是不文明的呢?难道只因为他们失败了,历史就可以随意涂写的吗?
   
   更为让人连脚脖子都忍不住要抽筋的是:“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成立,则是否意味这也是一条具有普世价值的规则呢?如此一来,其在“平反”中声讨的“八国联军”们是否也该尊享“胜利者”的殊荣呢?
   
   很显然,“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是不成立的。或者说,即使成立,也不文明,更不具有普世的价值。“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的论调,不过是成王败寇的翻版。如此简单的道理,难道某网络主席也像当年的韩寒一样偏偏不懂?
   
   尤为荒唐的,是既然承认了“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为何还要替死人(还是绝后的死人。但凡有后人,也轮不到某网络主席披麻戴孝不是?)们喊冤叫屈呢?只要是“胜利者”,都有权涂写自己的历史吧?后来的“胜利者”替作古的“胜利者”涂写历史,不成狗拿耗子了吗?
   
   石三生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当今社会怨声载道,无数的社会的失败者从不敢奢望去书写什么历史,只求还自己一个公正。已被诏安御用的某网络主席为何眼瞎到浑然不见,却要忙着去为什么死人号丧、翻案呢?难道这就是“中国梦”所谓的“正能量”?
   
   毋庸置疑,历史当然不能由胜利者任意涂写。嬴政一统天下,而六国历史存焉;司马氏灭吴平蜀,不废江河万古流。即便是“胜利者”如汉武大帝,割了司马迁的蛋,令信史旦旦。亦难免世间悠悠众口、野史昭昭。千百年之后,谁敢保证后来的“胜利者”们不会从“野史”---顾晓军先生的文学中一睹今日华夏文
   
   或许,“胜利者”们如此任性的背后,并非是因为智障的缘故。将“正能量”的笔墨渲染进幽深的皇陵墓道中,除了满足自己与莫言一样陪同前诺贝尔奖评委马悦言钻进沂南古墓中窃窃私语的怪癖,不排除替当下时代代言----引导愚民转向伪高潮的幸福感。
   
   就连度日如年中的石三生我自己,一想起窦娥,一想起杨乃武与小白菜,都会觉得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贪赃枉法的行径实在是不值一提,甚至还要怪罪他们作孽太轻、强暴的不够有力量了。
   
   呜呼,在地球村时代散布如此具有明显恋尸癖的谬论,是否也太匪夷所思了呢?难道某网络主席就一点儿也不担心玷污了知人善用者们的智慧?
   
   【石三生 2015年6月19日星期五 06:03 】
(2015/06/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