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观察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习近平的屈辱……英议会演讲中无人鼓掌
·生活与生命 (六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五)/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只会做醋!
·胡 平: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为何美派军舰入南海?传奥习会晚宴奥巴马被彻底激怒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吃虧是福新解
·韩尚笑:南海,是伟光正还是见光死?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在隐居“埋名”了二十年后的一天,大概在今年复活节期间,我突然有想动筆的念头。那感觉,真的好奇怪!
   
   说是萌动,有花甲子要扮倩的嫌疑。如改为冲动,又让人感觉不够成熟。


   
   不过,两权相害取其轻,我倾向后者。
   
   若凡事都如此简单,皆天下太平。主观的倾向并不是客观的现实。生活不是简单的减加,色彩斑斓会更给力。
   
   爱情之所以可贵,不就在于多生波折吗?君不见,表面上的让步,是退一进二,实际上的进步。换句话说,选了不成熟的冲动,既避开了得寸进尺,卖萌的非议,又力排众议,反倒增加了失寸得尺的利益。
   
   何乐不为呢?眼神再差,总不至于到了尺寸大小不分的程度吧?
   
   细细一想,真是这么回事儿:不够成熟,不就是幼稚吗?幼稚与卖萌有什么区别吗?后者不就是前者的亲昵的表象吗?
   
   冲动下,一篇“反腐是表象,取信于民才是本象” 小文就登在了我从年少就认为可信度颇高的BBC。数小时后又一气呵成了另一篇:“打虎还是吓虎?”。
   
   稿子发出二十分钟后,竟又登了!说实在的,就算你天性再沉稳,本性就跟你急了。
   
   这次非轻浮一下不可:只冲动一回,不会碰坏哪里的。我如此原谅着自己。
   
   偶然的机会,出于好奇,谷歌自己。除了陈年旧事和两篇BBC拙作外,竟发现原文转载到另一网址,跟踪过去一看,哇!好大!整个刘姥姥进了大观圆!
   
   这,就是电脑盲的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恶果,二十年混然不觉的世外桃源:这里藏有博讯!
   
   从此,你登我写,互相来往,插曲几折,摩擦一二,是为后话。
   
   最使我难忘感激的是一件小事:博讯编辑将我写的略为啰嗦(注意:请将前两字“略为”大写,谢谢!)的评论标题,,运用神来之笔,改动一下,顿时一亮,点铁成金。
   
   这本是一件小事,可我却难以忘记。这不,本来是“博讯与我”,自我感觉良好地、以随笔的形式,又写成了,“我与博讯”。
   
   但愿这次原题照登,让我再冲动一次。我宁可当铁。这是不是又在扮靓呢?人生,是不是在自我冲动的过程中,不断地卖萌呢?
   
   是的,我与博讯。
(2015/06/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