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观察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中国文人历来有两种倾向令我一直震惊和不安:过份地引用俄罗斯文学和中国古代文学和典故,几乎到了俗不可耐的地步。倘若我现在仍在中国大陆,尽管生来就有 “一览众山小” 的清高壮志,断不敢冒淹死的危险来牛刀小试。
   
   笔者一向读书有限,学疏才浅,加之每每一歌而不成调。因此,对苏俄的红色思潮有本能的反感,唯恐躱之不及。对中国古典,亦因心有余力不足的阅读和理解,只“吃掉”了有限的数本“小人书” 和“连环画”,加上市面上太多太滥的引用,伤了本来就不太好的胃口。
   有幸山高皇帝远,其奈我何一舒展。
   


   不消说,俄罗斯文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瑰宝。然而,自国际共产主义在中国别有用心人为地坐大,尤其是自中共可以鱼肉百姓,左右舆论之时起,其文学的地位,便随着苏联老大哥那令人恶心的亲昵,夸大到了日月中天的地步。
   
   中国文人,或许有“未出土时先有节“的风骨,却鲜有“到凌云处总'真'心” 的诤骨,常常是“近水远山皆有情”,附庸风雅,亦步亦趋。
   
   为了生活而趋然,可以理解。
   为了腾达而附势,不可原谅。
   
   在要么如散沙一盘,要么一哄而上的世俗观念原始驱动下,中国文人笔下酣畅的俄罗斯文学,发展到了几乎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程度,俨然成了中国的外国文学的全部,也曾让涉世不深年少的我,天真地,没有任何保留余地的认为,此乃世界文学的全部。
   
   文革后恢复了高考,使我有幸第一年(七七届)挤进了英文专业,英美文学自然成了主攻方向。蓦然发现,俄罗斯文学,原来只是欧洲文学史上的一个分支,有一席之地,仅此而已。
   
   俄语与俄罗斯文学在中国的泛滥,是毛式政治理想的产物。而任何理想,其实都是某一政治政权的私想,本应随着共产主义的衰败,由共产主义接班人转为共产党的崛墓人,至少应恢复其本来的,只是之一。
   
   在我看来,由于矫往过正的规律,俄罗斯文学本该冰封冷冻一段时间,以给曾经被迫害的生灵喘息的时间,让过去的就过去了吧。英文叫 Let bygones be bygones. 残酷的现实是,这一页,至今仍未翻过。
   
   中国的古典,亦滥至泛黄的地步。复兴,不是复古。凡事应适可而止,过则使人感觉被误导乃至于产生厌恶。
   
   一个民族,不能忘记过去,可也不能只生活在过去。
   
   只记住过去,容易产生对惨酷现实的忽视乃至无视,继而产生了某种比较上时间的快感和物质的满足。
   
   只对照过去,容易产生懒惰,不思进取,一切不敢越雷池一步。
   
   试想,这样没有思想和言论自由的国家和民族,怎么可能进步?怎么可能产生创造性的思维?而没有创造性,又如何能真正进入世界的现代文明之林?
   
   俄罗斯文学过于频繁地欣赏和引用,也有另外两个原因不能忽略:原料翔实,信手拈来。
   
   前者,局限,严重局限;
   后者,懒惰,异常懒惰。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古典的过多的引用,更大的原因是,不方便或不敢实话实说,尤其在中共统治网控下的中国。
   
   借古喻今讽今,历来是,今天更是,但愿将来总有一天不再是,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如是,幸也!
   
   

此文于2015年06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