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观察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秦晋:澳洲音乐会答记者问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无题 /韩尚笑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呼吁:将海外反毛抗毛引入新阶段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一个能玩坏先进文明的族群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博迅独家特稿)韩尚笑:人类文明的最大劫数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无眠—#买单#
·无眠:《老B养的罪行》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纵容下的強权中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我们中国人、、、、、、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不难的选择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华人真该参政吗?(原载博迅)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国殇日
·夏飞岩:“红潮”遇上了“逆流”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下跪的自由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度假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度假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乌烟瘴气的国度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开枪,不要鸣冤!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出国与爱国 (博讯)
·韩尚笑:出国与爱国 (博讯)
·韩尚笑:出国与爱国 (原载博讯)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出国与爱国 (原载博讯)
·韩尚笑:出国与爱国 (原载博讯)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出国与爱国 (原载博讯)
·出国与爱国 /韩尚笑 (原载博讯)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中国不得不承受的罪孽之重
·韩尚笑:出国与爱国 (原载博讯)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周日启蒙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我喜欢鹰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姬的这次应邀访华,是否能呼吁北京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而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但截至目前没有看到她向北京提出释放刘晓波的消息。人权观察组织及许多人士均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失望。

   客观地讲,期待过高,理想有余。失望过大,务实不足。如何做到两者之间的平衡和转换,似有必要进行一下深层结构的探讨。

   理想与现实,并不是想象的那样,非此即彼,相互排斥。更多时候,两者可以相互转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事实上,理想的着眼点与务实的立足点之间存在着一个从未被发现过的落差。

   落差的顶部,是理想的源头。底部,为接地气的现实。这一顺序,鲜有颠倒反向。

   简单说来,理想是成长阶段的产物,好比人生的青春期。由于成长,萌生了必然的骚动。骚动中,出于不可触摸的、茫然不知的、然而却又觉得是美好的、类似于透过玫瑰色镜片瞭望时所产生的某种欣喜和期待,一幅由想象力的丰富而添加上去的点点斑斑,日渐清晰的图景。时间一长,愈发令人憧憬而定型。这就是理想的雏形,通常自信地认定就是成熟的理想。

   实际上,理想的成熟,仅是相对于理想本身而言,并不是上升飞跃到了下一个阶段上的真正成熟。相当于人成长的不同阶段。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想象,不同的要求以及不同的満足。满足一达到,即算成熟。之后,出现了螺旋式的上升,好像是原地重复,其实是新的起始。

   务实,即现实。它不是一个阶段的成熟,是人的成熟,相当于人成熟的后半生,是收获的季节,自然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成熟。

   人活着,毕竟不能全靠想象,也不能全靠理想。生命,需要吃饭去存活,去生活。生存,不是一片飘浮的云,而是脚踏实地,英文叫 down to earth,中文恰好虽非形似却极为神似:接地气。

   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往往是曾经的理想追求者。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目睹徒墙四壁,不免陡增伤悲。日复一日,理想主义便向现实主义发生了万有引力式的倾斜。

   靠谁都靠不住,最后还得靠自己。

   世界上鲜有任何人,先人后己,说说可以。中国式的雷锋,千万别信,是中共骗人诱奸式的宣传。

   世界上,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无论如何标榜自由和民主,会把别国的利益,包括民主进程,放在本国的利益之上。除非那里有利可图。(此处为泛指。)

   自己的福址全靠自己去争取。

   理想与现实的转换,是个时间问题。早熟则快,晚熟则迟。与其说是悟性使然,不如说是野性的呼唤,人性昭然。

   理想到现实的距离,通常与所在的地理位置成反比:离世界富裕生活的地方越远,两者的距离越近,转换的愿望就越强。

   伟大的曼德拉转换了,成了过去时。而被他所解救的人民,正享受着这种转换的现在时。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曼德拉的转变,与其说是对世界上那些民主国家的向往,不如说是在自己和自己的国家迫切需要帮助时对那些民主国家袖手旁观的失望。

   今天全世界惊叹赞美的民主斗士昂山素姬,很有可能也在这种转换的进行时。而有望成为她领导下的人民,正翘首企盼着一个脚踏实地的伟大的政治家的诞生。

   这不是虚拟语气的将来时,而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将来进行时。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刘晓波先生,正在他所爱的伟大祖国和他所面对 “我沒有敌人” 那冷漠的中共监狱中服刑。

   他仍属于青春成熟期。他的成熟,从中华民族的年轮上看,应该会比他之前的两位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曼德拉和昂山素姬来的略迟。

   这倒不是刘晓波本人悟性不够,而恰恰相反,他的觉悟和视野,更高更宽阔,只是这个有悠久历史的文化和传统的包袱太沉重。这个文明,没有像其他早巳不复存在的早期文明那样由于重压而裂,由于破而殒落,巳属万幸!

   可以相信,刘晓波从理想到现实的转换,正在狱中进行时。

   他的沉默,代表着瓜熟蒂落。

(2015/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