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刘蔚
[主页]->[百家争鸣]->[刘蔚]->[Wei Liu Revolution 410: What Happened on the Sunk Eastern Star in Chin]
刘蔚
·刘蔚: 唤醒国人之24—共产党真的骂不垮吗?
·刘蔚: 唤醒国人之25—中共军攻打台湾的敌我识别问题
·刘蔚: 唤醒国人之26—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刘蔚: 唤醒国人之27—共产党管区的攀比真要人的命
·刘蔚: 唤醒国人之28—水资源,人人有份
·刘蔚: 唤醒国人之29—大气资源,人人有份
·刘蔚: 唤醒国人之30—共产党根本没有理由收取人民的水电气费
·刘蔚: 唤醒国人之31—森林资源、石油资源,人人有份
·刘蔚: 唤醒国人之32—华山什么时候真正回到人民的手中?
·刘蔚: 唤醒国人之33—土地资源,人人有份
·刘蔚: 唤醒国人之34—中国何时才能成为中国人的家园?
·刘蔚: 唤醒国人之35—伟大的全民大革命
·唤醒国人之36—为什么13亿中国人应平分共产党管区的财产?
·刘蔚: 唤醒国人之37—共产党管区的稳定比乱世更可怕
·刘蔚: 唤醒国人之38—改革、不革命带来的流血比革命还多
·刘蔚: 唤醒国人之39—还原革命的真相
·刘蔚: 唤醒国人之40—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是共产党给百姓画的一张饼
·刘蔚: 唤醒国人之41—论革命的方式
·唤醒国人之42—共产党才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反革命,反动派
·唤醒国人之43—共产党才是最大的汉奸
·Awakening Chinese People 12—Thinking of June 4
·唤醒国人之44—亿万人民不需要去遵守共产党几个官员搞出来的法律
·唤醒国人之45—中国百姓的生活是变好了还是变苦了?
·Awakening Chinese People 16—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刘蔚: 唤醒国人之46—共产党管区围墙的功能
·刘蔚: 唤醒国人之47—共产党说人们去挣钱的真相
·刘蔚: 唤醒国人之48—我们几千年的祖先是看得起病的
·刘蔚: 唤醒国人之49—我们的祖先几千年来都不存在上学难的问题
·刘蔚: 唤醒国人之50—我是个普通百姓,真好
·刘蔚: 唤醒国人之51—共产党管区家庭的功能
·刘蔚: 唤醒国人之52—科学,信仰;强人,好人
·刘蔚: 唤醒国人之53—用我们的整体优势对抗共产党的各个局部优势
·刘蔚: 唤醒国人之54—共产党管区生活的三种人:吸血鬼、奴才、革命者
·刘蔚: 唤醒国人之55—论对共产党不满的人士的质量
·刘蔚: 唤醒国人之56—一朝枪在手,起义路上走
·刘蔚: 唤醒国人之57—哪些是革命,反革命,反动派
·刘蔚: 唤醒国人之58—为什么共产党反革命能在大陆打败国民党革命派?
·刘蔚: 唤醒国人之59—八九民运的不兴旺不是因为当年没有及时妥协
·刘蔚: 唤醒国人之60—传单写好了
·刘蔚: 唤醒国人之61—代中国百姓写的一封给联合国的信
·刘蔚: 唤醒国人之62—人来到这个世界做什么?
·刘蔚: 唤醒国人之63—不要随大流
·刘蔚: 唤醒国人之64—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起怎样的作用?
·刘蔚: 唤醒国人之65—八九民运,十八年了
·刘蔚: 唤醒国人之66—现在中国真正的民办媒体
·刘蔚: 唤醒国人之67—共产党绑在人们身上的四道锁链
·刘蔚: 唤醒国人之68—是谁害死了鼠尾草?
·刘蔚: 唤醒国人之69—2000年以来共产党管区每年的非正常死亡
·刘蔚: 唤醒国人之70—普通人纪念六四的三个办法
·刘蔚: 唤醒国人之71—今天活着的人不比六四死难者幸运
·刘蔚: 唤醒国人之72—对八九民运各方的评价
·刘蔚: 唤醒国人之73—谁是今天中国的精英?
·刘蔚: 唤醒国人之74—不参与高考、买房、炒股等活动才好
·刘蔚: 唤醒国人之75—我们今天最需要参与的活动
·刘蔚: 唤醒国人之76—不要让美好的信息在我这里停下来
·刘蔚: 唤醒国人之77—共产党管区的经济在大幅退步
·刘蔚: 唤醒国人之78—是谁在利用人?
·刘蔚: 唤醒国人之79—说说亲共人员对民主的攻击
·刘蔚: 唤醒国人之80—相信人民的革命首创作用
·刘蔚: 唤醒国人之81—十亿成年人平均就只有四百元人民币一个月
·刘蔚: 唤醒国人之82—中国谁当政都一样吗?
·刘蔚: 唤醒国人之83—共产党的平反毫无意义
·刘蔚: 唤醒国人之84—播放新闻联播时出去走一走
·刘蔚: 唤醒国人之85—雷锋称不称得上好人?
·刘蔚: 唤醒国人之86—起义被镇压的后果
·刘蔚: 唤醒国人之87—各起义军应该不会相互争战
·刘蔚: 唤醒国人之88—谁在逃避,谁在尽责?
·刘蔚: 唤醒国人之89—面对共产党的压榨,不应该中立
·刘蔚: 唤醒国人之90—看中共媒体、民办媒体对重庆水灾的不同报道
·唤醒国人之91—共产党实行的是党书记专政
·唤醒国人之92—中国人生活困苦的两个根源
·唤醒国人之93—共产党的精神堕落建设
·唤醒国人之94—中国人当代的第一所民办大学
·Wei Liu: Awakening Chinese People 14—Who Are the Good Guys, Who Are the Bad Guys?
·Wei Liu: Awakening Chinese People 47—The Truth of the Communist Party’s Saying that Chinese People Go to Make Money
·唤醒国人之95—算算平均每年的物价涨幅
·唤醒国人之96—我就是要起义
·唤醒国人之97—可以用暴力革命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唤醒国人之98—以和平革命结束共产党的统治是可能的
·唤醒国人之99—和平革命对参与者的要求不亚于暴力革命
·唤醒国人之100—怎样进行和平革命?
·唤醒国人之101—市镇起义发动时的景象
·刘蔚: 唤醒国人之102—市镇起义的意义
·唤醒国人之103—起义军不必担心共产党的核生化武器
·唤醒国人之104—参加市镇起义的人员
·唤醒国人之105—市镇起义两个月时的景象
·唤醒国人之106—天下大乱才好
·唤醒国人之107—起义四年后的景象
·唤醒国人之108—市镇起义的可行性
·唤醒国人之109—共产党管区人们的五大误区
·唤醒国人之110—民主平等的新中国创业难
·唤醒国人之111—民主平等的新中国守业不难
·唤醒国人之112—用常识判断消息的可信度
·唤醒国人之113—我们今天维权应有的方向
·唤醒国人之114—“斗地主”是中国人生活困苦的开端
·唤醒国人之115—共产党的阶级论就是特权论
·唤醒国人之116—中国颜色革命的颜色
·唤醒国人之117—颜色革命的活动
·唤醒国人之118—大陆色情业泛滥显示的是民不聊生
·唤醒国人之119—从没有一寸土地到有一千平方米的土地
·唤醒国人之120—有这样的搬家才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Wei Liu Revolution 410: What Happened on the Sunk Eastern Star in Chin

“东方之星”船难全探讨—唤醒国人之410

    公友/民主人士/觉醒人士/普通百姓 刘蔚 2015年6月27日

    Wei Liu Revolution 410: What Happened on the Sunk Eastern Star in China

    Human Rights Worker/Democratic People/Awakened People/Common People

    Wei Liu June 27, 2015

    2015年6月26日张军,刘蔚,王红,李燕谈起了2015年6月1日东方之星在湖北监利翻船的事情。这次事件船上载有的454人中,已经确认生还12人,442人死亡。就我们了解到的,这是二战以来死亡人数和死亡比例都是最高的船难。而且它不是发生在大海上,就在人口稠密的长江内河。民众包括遇难者亲友都在热议这个事情。

    On June 1, 2015, Eastern Star, a passenger ship in China, capsized in Hubei Province on the Yangtze River. By June 6, 2015, out of the total number of 454 people on board, 442 were found dead and 12 alive. Again the Communist media said this is the effect of nature, like the big rain and wind at that time. We, common people, found this is entirely man-made disaster. Almost all the people were found dead inside the ship, and the windows on the ship were found hard to open; the same is with the room door. Any room door should be opened inside without anything like the key or electricity, but the result is that many room doors could not open inside after the ship capsized. The four high officials on board including the captain didn’t send any rescue signal either to the passenger on board or to the bank, and they just escaped themselves and are alive. This ship belongs to the Communist regime, so-called Stated Own Company. Among another 40 ship staff on board, about only 1 escaped from the sunken ship, and all the other ship staff, except one rescued by divers, died inside the ship. By the view of another captain served in China and the memoir of other survival people, over 10 minutes before the ship capsized, the ship should already have serious problem and the high officials on board should tell all people on board to abandon ship and swim to the bank, but they did nothing and just escaped by themselves.

    “我先来说说‘东方之星’的情况。它于1994年建造,长76米,宽约11米,全部船高约18米,吃水3.1米,排水量2200吨。在内河航运中算是很大的船了。它属于重庆东方船舶公司,位于重庆万州,那是一家国有企业。该公司1967年成立,本是货船公司,1994年转为客轮公司,”张军说。

    “就是说这是中共的企业了。这次船难的乘客来自旅游团。旅游团是上海的协和旅行社组团。行程是这样的。2015年5月28日旅行社在各地的旅客到上海集中,然后乘坐旅游大巴约3小时抵达南京。同日下午约1点旅客在南京五马渡码头登上‘东方之星’客轮,沿途经安庆,武汉,三峡,预期6月7日抵达重庆。6月8日乘坐重庆去上海的火车,预计6月9日回到上海。从5月28日从上海出发,到6月9日回到上海,全程13天,上海协和旅行社称之为‘三峡夕阳红13日游,’” 刘蔚说。

   我刘蔚更多文章见我的海外博讯boxun网站的博客,加上前后的www, com 我名字在首页底部的作者群中。More writings of mine see my blog at www.boxun.com, under my name “刘蔚”, or you can google me by “Wei Liu Memoir”, “Wei Liu Revolution”.

    “我来说说旅客费用。‘东方之星’的三等舱是六人间,3个上下铺,在船的第一,二层,是约1500元人民币/人;二等舱四人间,两个上下铺,在船的第三层,约1900元/人;一等舱二人间平铺,在船的最上层,就是第四楼,约2700元/人。船上的餐费应该在船票之内。而行程一个主要的旅游方式是白天,游客上岸旅游,然后在约定的1,2小时内返回船上。各地景点总门票费用约900元人民币。然后到重庆后,没有见宾馆安排,有可能6月7日晚到重庆就住船上,然后6月8日在重庆上火车,240元人民币的硬座,坐28小时,于6月9日回到上海。估计总费用3000元人民币。而不少人说该线路隐性收费多,如在一个景点导游又收游客想不到的费用,”王红说。

    “旅客多是60岁以上的老人,也就是‘夕阳红’。这些人的身体够好的,11天在船上颠簸,然后两天硬座火车,每天都在动,马不停蹄啊。从5月28日到6月1日白天,这些人坐船,上岸游览,与同在南京出发开往重庆的“长江观光六号”上的也是四百多旅客,在沿岸不少景点相遇,聊天,应该说是愉快的。6月1日白天,东方之星上的乘客游览了赤壁,”李燕说。

    “6月1日晚上6点,8点湖北沿岸发布了雨风暴的至少两次黄色预警。东方之星没有理睬这些预警,此时船已经过武汉,岳阳,从南向北的长江水道向湖边监利进发。晚上8点半,当地出现了大风大雨。至于中共媒体说的起了龙卷风,不少在长江边生活了多年的人都表示,从来没听说长江流域有龙卷风。晚上8点50分左右,“江宁号”上人员拍到了“东方之星”每个船舱白光通明,照亮江面,驶向上游的画面。晚上9点左右,该江段的货轮“江宁号”,航程在东方之星前面1小时,已经过了监利的“长江观光六号”都抛锚停了下来躲避风暴;卫星显示该江段的其它船只也停了下来。而‘东方之星’仍然在大风大雨中高速向上游驶去。情况显示该船上通讯设备正常,期间也与“江宁号”等船有联络,谈到了抛锚停泊的事情,”张军说。

    “约是6月1日晚上9点15分,‘东方之星’船长下达了一个关闭门窗的指令,服务员在过道叫乘客关上窗户,说是防止雨进来,同时把靠窗的床去抵住门。而从9点18分到9点28分的10分钟时间内,该船航向数度改变,先是向东北,然后西北,最后东南,转了超过180度的弯;而航速也由7节降为了1节。航速1节是每小时1.8公里。据悉该船进行了左满舵的动作。9点28分,船向右舷急剧倾斜,1分钟内船舱没入水中,整个船倒扣在江面上,船底朝天,”刘蔚说。

    “船上有船长,轮机长,三名大副,5名高职人员。其中4人包括船长,轮机长,两名大幅都在第一时间脱离了沉船,游泳上了岸。船上还有据悉一,二十人在那一时刻脱离了沉船,拿着救生衣,在江中游泳,上了岸。生还的12人中,有10人都是那个时刻逃生了。中共媒体报道的都是领导指示,做中国人幸福,出动了多少兵力救援,而不报道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被指掩盖真相。船长等人没有向旅客发布逃生信号,也没有救援任何旅客,也没有发布求救信号,就这么自己跑掉了。与泰坦尼克号等与船共存亡的欧美,日本船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红说。

    “中共这次救援出动了约一个旅的兵力,包括直升机,船舶,冲锋舟,潜水员/蛙人。潜水员约180人。据潜水员介绍,水下面什么也看不见。戴着潜水镜,打着手电筒,但江水太浑浊了。基本靠摸才能知道状况。真正进到船内部,那是一片漆黑,而且周围很多破损的物体。这些都会威胁潜水员的安全。不少潜水员被船内物体划伤,而打破伤风针的。这里我们向6月2日到6月5日几天不断进入船内的潜水员们表示敬意。潜水员救出了两名人员,一名船员,一名旅客,这也是此次救援救起的唯一两名人员,其它10人是自己游上岸的,”李燕说。

    “回到上文的事发时间6月1日晚9点28分。虽然船上人员没有发出任何救援信号,但船上与岸上有每两秒钟就报告船方位的装置。而晚上9点28分开始向岸边游泳的船长等4名船上高职人员,需要多少时间游上距离不到200米的岸边呢?该处见面宽约1200米,而船倾覆处距东岸约200米。就算从江中心游,600米,半小时可以游到岸边。长江在湖北段流速不快,基本上是平静的,平时甚至感觉不到棕黄色的江水在往哪个方向流动。船长这些人经过专业训练,考核,应该没有问题。最乐观估计晚上10点船长,轮机长等可能上岸。事后他们的说法也是游出来是为了报警。可是因为种种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当地岸上的搜救中心在6月2日凌晨1点才确认‘东方之星’倾覆了,就是说比正常游泳速度晚了整整3个小时,”张军说。

    “而从确认倾覆到有人员赶到现场又有一段时间。据悉最先进入现场的是湖北通讯公司于6月2日凌晨5点半进入现场,架设电话。这还不是直接的救援人员。就是说从事发时间头天晚上约9点半到第2天上午5点半,整整过去了8小时,才有人员赶到现场。此时船上人员是多数出来了,还是被困在里面,在里面的人多少还活着,还能活多久?前面说了,此船全部高约18米,湖北监利江面深约15米。就是说船无论正面沉没还是倒扣都不会全部没入水中。事实上在6月2日的几天救援中,我们看到有约1米多高的黑色船底是露出棕黄色的江面。船内部有多少空气支撑乘客多少时间?就我们了解到各方面的船舶情况,平均看可能有12小时。实际上6月2日上午11点,救援人员敲击船面,就是露出的船底,得到里面的敲击微弱回应。这时离沉船已经过去了14小时。救援也是在此时切割船体救人,但切口只有55厘米宽,60厘米长的尺寸。这么小的切口出入一个人都困难,而且下面是整个四层楼。这么小的切口如何救人?”刘蔚说。

    “救援人员在6月2日中午12点和下午3点各救起一名人员,就是前面谈到的船员和旅客,一共两名。而6月2日上午救援人员敲击船体,得到的是微弱的回应。各位,我们可以想一想,如果被困人员还有些体力,回应会是微弱的吗?可以说6月2日上午船上活着的人员已经奄奄一息了。央视6月2日晚的报道说风小了,雨停了,救人更好操作了,一副乐观情绪。实际上此时离船出事已经过去了24小时,被困船上的人员在此时可能已经全部死亡了,”王红说。

    “从6月2日救援人员赶到现场,当局救援的主要方式是用潜水员。事发后乘客的家属要见政府人员,要了解情况/真相,在上海政府大楼与中共官员在大楼门口发生推打。当局在湖北现场也是不准媒体采访,旅店不让接待记者,只让新华社一家报道。实际上是意图掩盖。船难家属来了,政府接待一下,听听家属的意见,包括救援办法,有什么不行呢?中共还是毛时代的专制独裁作风,只要听了民众的意见,官员/干部就软弱了,右倾了。大跃进,文革,无限污染,无限腐败都是这样造成的。事实上这次中共主要靠潜水员救援的办法,被证明是不好的。中共批评说民主国家议会吵吵嚷嚷。开会吵吵嚷嚷有什么不好呢?民主国家议会吵吵嚷嚷上百年,没有文革,没有无限污染,不是很好吗?”李燕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