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民]
九剑博客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民

   【新唐人2015年06月25日讯】(明慧网报导)原山东省监狱警察王风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将控告首恶江泽民的控告状寄往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并均已被检察院、法院签收。
   
   
   
   王风强于一九九六年三月在山东工业大学求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学炼法轮功后一个星期左右,困扰他多年的偏头痛、神经衰弱、肝区阵痛、心脏阵痛、腿疼等疾病就不翼而飞了!王风强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教导做人做事,年年被评为校三好学生,并以全专业第四名的好成绩毕业。一九九七年毕业那年又以笔试和面试都第一的好成绩考上了公务员,成了山东省监狱的一名警察。在单位里,王风强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分派什么工作从来不挑不拣,尽心尽力的完成好,领导和同事们有目共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个人极端的自私和妒嫉、不顾一切地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王风强遭到绑架、劳教、关洗脑班、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十六年来一直生活在恐惧中。
   
   以下是王风强自述他和亲属遭迫害部份事实:
   
   洗脑、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我从洗脑班出来后,因没地方住,到功友租住的房子,被蹲坑在那里、执行江泽民镇压命令的济南市六里山派出所的恶警们非法抓捕。抓捕过程中,恶警拿手里的包疯狂的搧我,在我倒在地下不能动的情况下,还冲我的腰眼狠狠地踹了一脚,导致我好长时间腰痛、尿不出尿来。我被关在看守所时正值年关,天气很冷,看守所里的环境很恶劣,牢里的犯人动辄拳脚相加,我身体上、心理上都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恶警绑架我之后,并没有通知我家人。非法关押了几天后,就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将我关押在济南市看守所三十七天,同样没有告知我的家人。我年迈的母亲和我二姐夫大老远的从招远老家来到济南,心急火燎的满济南城打车打听我的下落。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在那里被强制奴役劳动(包筷子、做插树(工艺品)、叠印刷品)、强制洗脑,身心备受摧残。
   
   岳父含冤去世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妻子贾鋆与岳母贾秀芳被济南市历城区公安分局〝610〞警察绑架,绑架到历城区北全福派出所,正处于哺乳期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后我妻子因有哺乳期的婴儿被释放,而我岳母却被强行送进位于济南市刘长山的济南市洗脑班迫害。我岳父王延武(未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到洗脑班要求看望我岳母,遭无理拒绝。年逾七旬的岳父遭此打击,神情忧郁,很少讲话,只身回到曲阜老家,在身边没人的情况下突然含冤去世。几天后才被发现死在卧室床上。而我岳父在我妻子和岳母被绑架前身体健康,精神正常。
   
   〝610〞头目恼羞成怒大打出手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我在济南东环国际广场D座发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时,被该广场的保安发现绑架。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洗脑班迫害,由于洗脑班卫生条件不好,我在那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胸很痛。最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洗脑班人员才带我去济南市传染病医院、济南市武警医院、济南市胸科医院检查。在济南市胸科医院,被确诊为肺结核,需在那里医治。
   
   历城〝610〞头目张文远疯狂毒打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曝光上了联合国追查国际的恶人榜,结果其女儿出国办手续时办理签证被拒。张文远气急败坏,在病房冲我嘴巴狠狠的三拳,把我嘴巴打破了,把我眼镜摔碎了,他还拿起凳子想打我时,迫于当时病房里的众多病人和家属,没敢再打。我绝食绝水反对这种无理迫害。张文远还嚣张的说:〝别看你现在绝食,等你绝食至全身无力时,看怎么收拾你!〞说完,恨恨地走了。结果第二天他就被查出肺结核,也住院了。
   
   被迫流离失所
   
   后来我从他们的监控下走脱,从此流离失所。由于没有身份证,加上身体的肺结核长久没有恢复(胸痛、咳血)、身体极度虚弱,一直没能找到养家的工作。我妻子和我岳母开始因此怨恨我,最后发展到离婚。
   
   一无所有的我顶着压力回到父母家中,与父母相依为命。我当初在洗脑班染上的肺结核变得日渐加重,开始吐脓血、胸痛、剧烈的咳嗽、憋气,花了大笔的治疗费用,瘦得皮包骨头了,在生死线上挣扎。
   
   我回老家的消息被招远〝610〞知道了。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招远〝610〞恶警宋少昌、李建光与金岭镇政府、派出所的人,闯入我父母的家,将我绑架。我母亲当场冠心病复发,脸都紫了,吃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才逐渐缓了过来。恶人们将我强行带走,非法关押在招远市金岭镇派出所,却不告诉我家人。我母亲思子心切,整天不吃不喝,以泪洗面。
   
   当天中午,我有幸从派出所走脱,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听我父母说,二零一五年春天,金岭派出所的恶警们还大举出动,闯到我父母村南头新房去抓我,见我不在那,就把邻居家和他家的猪圈都翻了个遍……这种土匪般的行径遭到村民们的谴责。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gb/2015/06/25/a1206099.html#sthash.9XJd7P7O.dpuf
(2015/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