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藏人主张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安樂業
   
   在印度總理莫迪抵達中國之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五月十三日說:「雙方對於早日解決邊界問題都有積極意願,也都付出了積極努力。早日解決邊界問題是兩國政府和人民的共同期待,也符合雙方的共同利益。……但邊界問題是歷史遺留問題,並非一朝一夕可以解決。」可見中印互動中的邊界問題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那麼,什麼是中印之間的「邊界問題」?


   
     中印邊界問題的歷史背景
   
     二○○九年,中印雙方把邊界問題稱為「中印邊界」問題,但這次由印度內政部長發表的書面報告中卻改為「西藏和印度邊界」。為什麼?讀者必須回到一九一三──一九一四年初,才能找到答案。藏英中三方曾經在印度西姆拉地方經過談判,最終藏英兩方正式簽署《西姆拉條約》(Simla Accord)。與此同時,藏英還擬定了一份附約,內容是說除非中華民國承認西姆拉協議,所有給予中華民國的特權將不被承認。那就意味著中國對西藏的宗主權以及內外西藏之分不被英國和西藏承認。英藏確定和同意了印度和西藏的邊界,即「麥克馬洪線」(McMahon Line)。這就是中國外交部所說的歷史遺留問題,也是「西藏問題」在國際上至今延續的合法依據。
   
     當年「西藏問題」進入聯合國大會討論時,由於中共已佔領西藏的客觀因素,美國承認「西藏是中國宗主權下的自治國家」,並支持達賴喇嘛將「西藏問題」提交聯合國,促使西藏問題解決,以實現西藏地區人民自決權。第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上通過了「西藏問題」的提案。因此,至今世界大部分國家,只承認「西藏自治區以及其它藏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而不承認「西藏自治區以及其它藏區是中國的一部分」。
   
     歷史遺留問題還是西藏問題?
   
     中印兩國無法就邊界問題的解決達成時間表。上海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南亞中亞研究所所長王德華曾說,「畢竟這個問題已經一百多年了,不是一時能夠解決的。」顯而易見,這位中國專家講的也是從《西姆拉條約》延伸以及印度直接控制下的「麥克馬洪線」的歷史和法理歸屬。
   
     印度於一九八七年依據該條約的義務和歷史定位在「麥克馬洪線」以南建立了「阿魯納恰爾邦」,此線還涉及錫金和不丹國等,是至今中印無法跨越所謂「邊界談判」的真正原因。可見「西藏問題」不僅直接牽涉到印度的利益,還影響到南亞安全。
   
     雖然當今出現大規模軍事行動的可能性較小,但是,龐大的軍事勢力仍然有兌現利益的決定性因素。同時,開通「青藏鐵路」直接提升了「西藏問題」在南亞及全球安全和利益互動戰略中的重要地位。除非藏人自行放棄抗爭,誰也阻止不了「西藏問題」的延續和不確定性因素,其中,中印兩國有著核心力量的作用。
   
     邊界問題是否有解?
   
     從一九八一年中印開始就邊界問題進行談判以來,雙方的談判代表已舉行了十八輪會談。據稱,二○○三年之前,中印雙方的談判都是司局級的「工作小組」,二○○三年印度總理瓦傑帕依訪華時,與中方協定,將邊界談判的代表規格提升至副部長級。
   
     習近平總書記在二○一四年訪問印度期間,中印雙方提出把早日解決邊界問題作為一項戰略目標推進。二○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中印啟動邊界問題特別代表第十八輪會談,卻只聽到打雷,見不到下雨。
   
     最近,印度重量級學者Kuldip Chand Agnihotri對外放話,「莫迪政府有可能改變現有的印度對藏政策,西藏事實上是處在中印之間的一個國家而非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政府正在擔心印度的動向」。
   
     從中國、印度、俄羅斯、歐美為主的西方各國的利益角度去看,以民主制度為前提解決「西藏問題」能夠創造「多贏」的局面。這不僅有利於盡快解決邊界問題,還有利於順利完成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因為,要「一帶一路」沿線約四十四億人民放心,才能受到除了各國政府之外的人民的歡迎,也有利於解決中印之間貿易逆差高升不下的難題。
   
     如北京真有誠意,中國已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尤其是二○○一年中共人大常委會批准了實施《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這些無疑是解決問題和公約的接軌點可行方案的落腳處。
   
   摘自《爭鳴》(總452期 ) 2015年6月號
(2015/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