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藏人主张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袁紅冰將發表「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演講
·台灣人必須像堅守自己的生存權一樣,堅守「國家底線原則」
·曹长青先生谈女作家琼瑶面临的困境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台灣民眾如何面對黑幕重重的基改食品審查?
·在小英總統民調低迷的此刻,這本書是對她落井下石嗎?
·小國不必然是弱者,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 期待「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
·中共當局面臨金融危機難以化解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的十大惡果與「再振國運六策」】
·袁紅冰聲明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六四親歷者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大紀元2015年06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前北京大學法學系教授、流亡作家袁紅冰是「六四事件」後被中共定調為「高校唯一的教師非法組織」──「北大教師後援團」的創建人。「六四事件」26週年前夕,他出版新書《「六四」之殤》,見證1989年6月3日入夜到4日凌晨,中共軍隊血洗北京的慘況。
   袁紅冰的新書提到,1989年5月30日,學生把一尊潔白的民主女神像安放在天安門廣場上;6月2日天安門廣場宣布絕食,6月3日晚上8時,北京中央廣播電台宣讀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的緊急通告,要求全體市民不要上街去,不要到天安門廣場去。將近晚間10時,袁紅冰來到了通往長安街的木樨地路口。
   


   1989年6月北京大專學生製作的民主女神像豎立於天安門廣場。 (維基百科)
   路口有一座幾十米長的、從東到西方向橫跨古運河的橋樑。橋西側,暗藍色的夜幕上浮現出十幾輛坦克車的深黑輪廓,後面跟著一長列裝甲運兵車和軍用卡車,卡車上士兵的鋼盔在枯黃的路燈下閃爍著灰綠色的光亮,猶如躲在洞穴中蛇群的眼睛。
   橋東側的長安街上擠滿了市民,阻擋駐軍車的去路,一位教師模樣的青年站立在一輛三輪木板車上,用手提式擴音器向大橋對面的軍隊喊話:「士兵朋友們,你們不要相信當局的謊言,你們不要執行李鵬政府鎮壓學生的命令!我們相信,你們是人民的子弟兵,你們決不會向人民開槍、、、、、、」
   袁紅冰剛剛擠出人群,身後突然迸濺起一陣冰雹撞擊在鐵板上似的射擊聲,無數道猩紅的槍彈軌跡,像淒厲的狂風般呼嘯著從他的頭上掠過。袁紅冰回首望去,正好看到一顆托著淡藍色長尾的曳光彈,猶如飛掠的彗星,擊中了那位站在三輪車上向軍隊喊話的青年教師,他的頭顱立刻破碎為一團金紅的火焰,火焰熄滅之後,無頭的軀體宛似一根被雷電擊倒的石柱,頹然栽倒。
   「共產黨殺人啦!」人們如同被驚雷炸裂的馬群向長安街兩側的路口奔去,袁紅冰被推擠著摔倒在人行道的路階下,這時後面又震盪起一陣槍聲,同時,一位身穿白色長裙的少女後背被擊中,她的身體飛向空中,然後摔落下來。袁紅冰背起受傷的少女,向長安街的一所醫院跑去,他發現少女身體湧出的血已經滲透他肩頭的衣衫。
   醫院的急診室和外面的走廊上躺滿了被槍彈擊中的人。袁紅冰無法判斷哪些人已經死了,哪些人還活著,因為,所有人的眼睛──無論死者還是傷者,都凝結著悲憤、絕望、茫然的神情。袁紅冰邁過一個個倒臥的軀體,走到急診室的角落,放下少女,他向急診室外走去。
   
   圖為王維林在天安門廣場隻身勇擋坦克車隊。(Getty Images)
   密集的射擊在通向長安街的路口的地面上,激起一簇簇鋼藍色的火花。袁紅冰沿著牆壁,衝出路口,撲倒在長安街北側人行道旁的柏樹牆下,向硝煙瀰漫的長安街上望去。滿載士兵的軍車隊伍正緩緩繞過道路中央的裝甲運兵車,向東駛去,排列在軍車車廂旁的士兵手中的自動步槍,不斷噴射出毒蛇舌信一樣血紅的火光,向躲在路旁柏樹牆和花叢中的市民射擊。
   自動步槍的連續射擊像橫掃的急雨,被槍彈撕裂的空氣中不時悸動起受傷者淒厲的慘叫。袁紅冰看見一群從天安門廣場撤出,在長安街上狂奔的男女學生。幾輛坦克車在追趕奔逃的學生,一位女學生在奔逃中發出驚懼的尖叫,坦克車突然加快了速度,儘管距離有10幾米遠,袁紅冰仍然清晰聽到少女的身體在坦克車下爆裂的聲音。
   那輛坦克車從一位手執校旗的男學生身上壓過,瞬間男學生的身體就變成一堆模糊的血肉,只有伸出在履帶外面的雙手還痙攣地握在旗桿上,那面校旗上印有某省師範學院的字樣。顯然,他是趕來支援北京民主運動的外省學生。
   另一名從坦克前逃開的男學生,撲到路旁1米多高的鐵欄杆前,正要躍到外面的人行道上,一輛坦克發出凶殘的吼嘯聲,衝向路邊,並轉動了一下,用車體的側部,把那位學生擠壓在鐵欄杆上。學生的眼眶裡噴湧出兩股激流般深紅的血,那血流向前噴出2米多遠,然後,猶如急雨飄灑在人行道上。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以《小紅帽》為例,近幾十年來中共精心打扮得像小紅帽的外婆,「但骨子裡依舊是一頭野心勃勃的惡狼」。(陳柏州/大紀元)
   坦克車群在電報大樓前面停下來了。後面,寬闊的長安街上留下十餘具被壓成扁平的屍體,那些屍體就像一片片深黑的污跡,黑得似乎使柏油路面都變得蒼白了。北京初夏清晨的天空本來應該像寧靜的海水一樣蔚藍,可是6月4日黎明時的天空中,卻瀰漫著黑灰色的煙霧,枯黃的日球猶如一個塗滿血汙的命運之輪,在骯髒的天空中俯視塵世。
   馬克思式唯物主義 正是「六四」屠殺的哲學原因
   中共「六四」大屠殺後,軍隊、員警在全國範圍內開始了長達數月的大規模搜捕。「六四」之夜為了保衛學生曾同軍隊進行英勇搏鬥的北京市民,成為當局首先實施瘋狂報復的對象。凡是以「暴徒」罪名被捕的市民,幾乎無不遭受到士兵、員警殘酷的肉刑折磨。
   「如果說凶殘是中(共)國專制政治的一翼,那麼偽善就是它的另一翼,而且越是凶殘的時候,便越偽善。」袁紅冰說,受到當局嚴密控制的資訊傳播媒介,一方面惡毒詛咒民主運動,一方面以最厚顏無恥的謊言論證血腥屠殺民眾的軍隊是多麼具有正義感和仁愛之心。
   一批「六四」之夜表現出瘋狂獸性的士兵被授予「共和國衛士」的稱號,電視畫面上看不到軍隊殘害民眾的情景,反復出現的卻是幾名士兵被火焰燒焦的屍體。當局想以此來證明「暴徒」的罪惡,在他們的邏輯中,軍隊對手無寸鐵的民眾進行慘無人道的鎮壓是正義的,而民眾只能用石塊和棍棒所做的反擊,卻是不可饒恕的暴行。
   
   1989年6月約百萬人聚集在天安門廣場參與民主活動。(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袁紅冰說,共產黨官僚集團長期的腐敗統治不僅已經使人們不再相信政治道德,並且以其權力私慾意識深深毒害了中國人的良知,從而造成廣泛的、人慾橫流的社會心理。
   一九八九年震驚世界的天安門大屠殺之後,許多學生領袖、知名知識份子及趙紫陽系統的官員被迫逃往海外,方勵之躲進了美國大使館,部分參與六四運動的北京高校學生,經由香港逃離中國。袁紅冰1994年被中共當局以「企圖顛覆社會主義制度」進行審訊,後被流放貴州。2004年8月獲澳洲政治庇護,並成功在澳洲及臺灣出版他的作品。
   袁紅冰說,馬克思式唯物主義乃是在專制政治支持下挺立起來的現代拜物教;這些獨裁者的道德良知早已溺死在拜物教的意識中,他們只承認物性是生命的真理,並順理成章地把世俗的物性之王──權力私慾視為生命的唯一意義。而這正是「六四」屠殺的哲學原因。
   責任編輯:高靜
(2015/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