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藏人主张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一位藏族革命家 (附录)
    —— 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
    梅.戈尔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 著
    黄潇潇 译
    香港大學出版社


   
   附录六: 给国 务 院 新 聞 辦 負 責 同 志 的信
   
   
   国务院新闻办负责同志:
   
   6月20日贵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巴平措主席介绍了西藏自治区经济
   社会发展的有关情况后,当外国记者问到我写给中央的信时,他竟然公 开评论了这封信,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为此,在深感诧异之余,我认 为有必要做下述几点声明:
   一、我作为一个藏族老党员、离休干部,就重大国事,向胡锦涛同 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呈送了自己的意见,这是任何党员和公民享有的义 务和权力。故对此,除中央领导,或中央授权、委托的有关领导可以表 态外,任何负责人、在任何公众场所,尤其是在中外记者这样敏感的招 待会上,公开妄自评论,是很不应该的。包括向巴平措主席在内。
   二、众所周知,以达赖喇嘛为核心、逃居国外的藏传佛教各教派首 领集聚和流亡在外的数以十万计的僧俗藏胞及其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 藏流亡政府」的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后,为解决「左倾」 错误路线时期的这一遗留问题,小平同志在接见应邀来访的达赖喇嘛二 哥嘉乐顿珠先生时说:「除独立外,什么都可以谈。」在场的有中央政治 局委员、中央统战部部长乌兰夫、国家民委主任杨静仁。历代中央领导 按此精神,一直在与达赖喇嘛方面的代表人士接触商谈。据悉,达赖喇 嘛也一再明确表示:「不求独立,只求名副其实的自治。」近年来,中央 有关部门与达赖喇嘛的特别代表甲日.洛卓坚赞先生等已正式谈过多次 了。这充分说明,在维护国家统一问题上是一致的,即「大同」。而商谈 内容纯属内政,据说是自治方面具体问题的「小异」。否则,还能谈或谈 得下去吗?今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人代会的记者招待会上,就达赖喇
   
   嘛的回国问题也说:「、、、、、、这个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可见,中央对此的 方针是明确的。而我提出的意见,是对藏区的实际情况和国内外局势、 发展动态作了全面的分析后,建议中央有关部门排除各种干扰,不宜拖 延,以期求得妥善解决。因此,我呈送的信,和中央的精神是完全一致 的,只是强调不宜再拖而已。
   三、在这次招待会上,当外国记者问及向巴平措,对我写给中央的 信,「让达赖喇嘛回来,您有何评论?」又问我的看法「和大部分的藏民 是不是一致」时。遗憾的是,向巴平措竟然说出非常轻率的话。他说「没 有见过他给国家领导的信,只是听说过一些内容。」那么,仅凭听说,对 国事的重大意见,岂能妄加评论?更令人惊讶的是,向巴平措说什么我 的意见「与现在西藏绝大多数干部、职工和人民的广泛、有共识的看法大 相径庭」,还说什么我的观点「不代表西藏人民,而是代表了很少一部分 人的想法。」像他这样的负责人,居然能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实在令 人难以置信。
   那么,向巴平措一再用「绝大多数西藏人民」的名义所反对的我的观 点究竟是什么?如上所谈,我的观点可以以我写给中央的信的全部内容 为据,完全与中央的精神一致,更符合今天中央所特别倡导的构建和谐 社会的内外国策。由此可见,不是我的信有什么问题,而是向巴平措之 言,完全与中央的精神背道而驰。中央是开门的,而他却是关门、坚持 批斗的。一开一关,充分证明他所谓「绝大多数干群共识」的论点,实质 上恰恰与中央「始终敞开大门」的方针「大相径庭」。 因而,与中央一致的 我的观点与他的论点之间便不能不「大相径庭」。
   至于我的观点「是很少一部分人看法」的问题。我有充分的证据慎重 而负责地指出:以各种形式直接间接赞同、支持我的观点的,绝对不是 少数,也不可能是少数。事实胜于雄辩。谁代表谁的问题,不是个人、 更不是当权者说了算。谁能真正代表或谁为藏人说话?是非自有公论。 时间会证实一切。
   
   
   关于藏人对达赖喇嘛的态度问题,是举世皆知的。藏民族千百年来 全民信教,由于根深蒂固的历史原因,虔诚信佛的广大藏人,对其精神 领袖的狂热崇拜,是家喻户晓的常识。中央也是洞悉的。仅举一例,请 问数以万计的各地雪域藏人年年冒着极大风险,跋山涉水,越过喜马拉 雅山,远赴印度去朝拜达赖喇嘛及各教派首领,应做何解释?任何一个 诚实的藏人,「绝大多数」善良的干群,难道不希望长期流亡在异国他乡 的、以达赖喇嘛为首的国外藏人与中央和好,归国返乡、安居乐业吗? 由此可见,向巴平措的「关门主义」,对上既违背中央「敞开大门」的方 针,对下又违背广大藏族人民的迫切心愿。难道这不是真正与众望「大相 径庭」么?因此,他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主观意图是想否定我给 中央的信及其影响,但在客观实际上适得其反,不但与中央在政治上没 有保持一致,而在无意中却和中央的精神唱了反调,使外界不能不对中 央「始终敞开大门」的基本方针产生质疑,从而导致各种消极的连锁反应。
   一个领导干部,在公众场合对重大问题发表意见,要对国家、对自 己的民族和人民,尤其是要对历史负责。岂能因一时的某种需要,随心 所欲地妄加评论?
   四、毛主席对西藏工作早有一个重要的指示:「民族、宗教问题是 做好西藏工作的关键。」还记得中央与西藏签订著名的《关于和平解放西 藏的十七条协议》时(我是参与者与见证人),毛主席言简意赅地说:「今 天,我们是一家人,家里的事,商量着办就能办好。」这两句词浅意深的 话,不只是过去,而且在今天,对整个民族工作,尤其是解决西藏的遗 留问题,仍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总之,今天的世界,民族与宗教问题往往是战争或和平的关键性问 题。我们应该心胸开阔、高瞻远瞩,必须以战略的思想和观点来思考和 处理问题。我之所以提出西藏遗留问题不宜再拖的意见,对于整个国家 构建和谐社会的国策有利。而且,不只是对西藏,包括占全国总面积四 分之一的整个雪域藏区的安宁、稳定更为有利。且在国际上,对我国的 形象和声望又有极大作用和影响。
   
   我在给中央的信中曾提过,任何人对我信的评论,我将保留自己申 辩的权力。向巴平措主席既然把党内的政见公诸于世,我近期才知悉在 《人民网》等媒体上也刊登了,便不得不作此必要的简短声明。务请贵办 把我的这封信除转呈给中央有关领导外,并要求在《人民网》等媒体上给
   予刊登。消除影响,以正视听。
   四十年代藏共组织主要负责人、五十年代中共西藏工委 7位委员中唯一的藏族委员、第五、六、七届全国人大 常委会委员、人大民委副主任委员、现中国社会科学院 研究生院教授、哲学博士生导师
   平措汪杰(平汪) 2007年7月17日
(2015/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