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藏人主张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台灣生死書》
   
   袁紅冰 著
   
   

   第六章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第三節 柯文哲現象
    ——是台灣的希望,還是一個黑色的幽默
   
   
   【按語: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已半年。五大弊案虎頭蛇尾;執政過程病態人格不斷顯露;鸚鵡學舌,追隨習近平提出“兩岸一家親”,惑亂台灣社會,基於這些原因,柯文哲的民調已經開始急速下滑。《台灣生死書》出版於二零一四年五月,其中第六章第三節的題目是:“柯文哲現象——是台灣的希望,還是一個黑色的幽默”。在這一節中,袁紅冰當時就預言柯文哲會當選台北市長,同時也對柯文哲當選後可能出現的狀況作出了預言。現經出版社同意,特摘發這一節,以饗讀者。 ——《自由聖火》編輯部】
   
   
   二〇一三年至二〇一四年間,一個現象突兀地闖入台灣政壇,即醫師柯文哲表示參選二〇一四的台北市長選舉。
   這個引起廣泛關注的現象究竟意味著異軍突起的政治希望之星,還只是一個黑色的幽默?對此一問,現在斷言似乎為時尚早。不過,我卻能感覺到,這個現象是在表述政治悲情——從台灣人民心底裡湧起的政治悲情。
   何謂柯文哲現象?
   柯文哲,台大醫院一位著名職業醫師,基於當局對他進行瀆職和貪污調查之不滿,遂生參與台北市長競選之意。
   在政治上,柯文哲的意識可比東亞大陸上的大漠戈壁,“一片寥廓,萬里荒涼”;從兩岸關係到市政管理,從法治知識到“馭人之術”,柯文哲也基本毫無“城府”,更少定見。
   在精神能力領域,柯文哲的思維不服從邏輯的制約,像澳洲的袋鼠,跳躍而行;他在電視機鏡頭中的笑容笑聲,令人不禁想起非洲大草原的hyena【註1】;與人交談時,他目光遊移,從不直視交談者的眼睛,給人以他只注視自己內心的感覺——那意味著一種自我中心人格。
   另外,當局對柯文哲進行瀆職和貪污的調查,也在隱喻對他的道德品質的某種質疑。他的形容舉止既沒有馬英九式的風情萬種的媚態,也缺少長風浩盪的雄性魅力——他是一個不漂亮且沒有吸引力的男人。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從任何方面看都不具備政治家素質和風度的人,甫一表示參選的意願,其民調便立刻如春風獵獵中的風箏,鵬舉飈升,直向青天。不僅民進黨有意參選者為之自慚形穢,復之以惱羞成慍,國民黨有意問鼎台北市長者也心頭鹿撞,忐忑不安。
   柯文哲更變成媒體的記者小姐們為之瘋狂的至愛,仿佛柯文哲是意外從火星上掉下來的一個寵物熊;他説的每一句“無釐頭”的話,經媒體小姐們濃墨重彩的解讀,都在台北市不脛而走,無翼而飛,深入萬家,為人津津樂道。
   柯文哲像一個闖入台灣政壇的怪物,一時萬眾矚目,百媒爭捧。由於被認為屬於泛綠的範疇,柯文哲現象首先衝擊的自然是民進黨。或許因為沒有思想準備,民進黨領導層對柯文哲前倨後恭——“前倨”之時,盡顯政客的傲慢,毫無智慧之預見,以為一個政治素人豈能“翻天”;及至柯文哲民調如山,淩空壓下,便又惶惶然,強作笑臉,改“前倨”為“後恭”,“後恭”之時,卻又手足無措,不知該怎樣面對柯文哲現象。
   一個既沒有財團背景,又缺乏政治歷練和資源的“素人”柯文哲,竟搞得在野第一大黨雞飛狗跳墻。
   應當如何正確破解柯文哲民調高居於“九天之上”之謎?民進黨內有一種觀點認為,柯文哲的高民調是一個政治陰謀的結果,即國民黨,甚至包括中共,刻意操縱媒體和其他機構的民調,製造“柯文哲迷幻”,打亂民進黨在台北市參選的步調和信心,使民進黨無法推出自己的黨員作參選人。
   上述觀點只說出部分真相,因而是“殘缺的真理”。
   如果民進黨喪失推出自己的黨員參選台北市長的政治能量,便毫無疑問意味著一定程度上民進黨淡出了台北市,這個當前台灣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政壇——至少在台北市,民進黨不再具有最大的在野力量的地位。就算二〇一四選舉在其他縣、市取得進展,民進黨黨員缺席《中華民國》最大都市的政治對決,都是對民進黨社會影響和政治存在的歷史性重創。因為那意味著,在台北市民進黨連同國民黨一戰的意志和勇氣都已經土崩瓦解,遑論在二〇一六戰勝國民黨,重掌台灣的國家權力意志。
   無論國民黨,還是中共,對於上述情況自然瞭然於胸,也必定樂見“柯文哲現象”逼退民進黨。事實上,種種跡象表明,也确有媒體在趁風揚沙,為國民黨和中共利用“柯文哲現象”的陰謀效命。謝長廷也不甘寂寞,為之推波助瀾,絞盡腦汁,試圖使民進黨放棄推出自己黨員參選台北市長的努力——黃鼠狼給雞拜年,豈有好心善意?根據謝長廷欲滅“台獨黨綱”於前,力挺“一個中國框架”於後,可以作出判斷,該人正是不知什麼人養在民進黨內的一隻“黃鼠狼”。
   但是,我們有必要再強調一遍,認為柯文哲高民調是某種政治陰謀和媒體炒作的結果的觀點,只說出了部分真相,因而只是一個“殘缺的真理”。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殘缺的真理”有時比完全的謬誤距離真理更遠。原因在於,“殘缺真理”的似是而非,會比純粹的謬誤更容易將人引入思維的迷途——對於這個問題,凡有勇氣和智慧直面事實真相的人士,而非抱殘守缺、自欺欺人的自以為是者,都不可不慎,不可不察。
   國民黨權貴和中共操縱的輿論工具有意沖高柯文哲的民調,以惑亂民進黨,使之難於推出自己的黨員參選台北市,從而自動退出台灣政治中心的選戰——這是事實的一部份。但是,台灣畢竟經歷二十餘年自由民主的洗禮,民智已開,強權者的政治陰謀不可能像在中國那樣一手遮天,愚弄眾生。換言之,除國共兩黨的政治陰謀之外,柯文哲的民調“奇跡”還有另外的原因,即民心所向,民意趨之。
   不過,也必須看到,民心民意趨向柯文哲,並不是被他的人格和信念的魅力吸引,或者對他的政治能力的信任,而只是基於一個極為簡單的原因——柯文哲既不是國民黨,也不屬於民進黨。這個簡單至極的原因中,卻蘊涵著台北民眾對於國民黨權貴和民進黨政客操控台灣政治的憤怒,甚至悲愴。
   台灣政治的政客私利化和虛偽化已經達到天下共棄之,萬民共厭之的程度,於是,民眾便通過沖高柯文哲“民調”的方式,來表達對傲慢的國民黨權貴和自以為是的民進黨政客的蔑視。而且,柯文哲説的無釐頭的話越多,表現得越接近“二百五”,善良的民眾追捧的熱情便越高,因為,越是如此,越可以反襯出民眾對國民黨和民進黨政客的輕蔑——“我們寧肯選擇‘二百五’,也不會選擇你們。”討論至此,我不禁興起一個感慨:社會的構成主體是成年人,可是,社會的趨向有時卻極具兒童的心性。
   柯文哲被冠以“泛綠”的標誌,因此之故,柯文哲現象的衝擊波首先指向民進黨。
   陳水扁經國民黨權貴操縱的政治審判,而非正當程序的法律審判入囚之後,國民黨權貴彈冠相慶,飄飄欲仙;中共強權隔岸觀火,倖災樂禍。然而,出乎善良的人們意料之外的是,竟然有諸多民進黨政客也爭先恐後,紛紛與陳水扁切割,而且切割得刀刀見血。
   他們或者揎袖擄拳,跳踉大吼,咒罵陳水扁“誤黨”,或者於喝花酒品香茗之際,搖首嘆息,作痛心疾首——陳水扁已蒙難矣,長囚於鐵窗之內,他的昔日同道,民進黨政客卻要通過踐踏他的人格,證明自己的“道德清白”。好在大塊之間自有天理人倫。天理人倫的道理之一如是説:“對過去的同道朋友落井下石者,必是奸佞小人,心毒鼠輩。”違悖天理人倫之道,尚思得道德清譽——詛咒陳水扁的民進黨政客之蠢,有過於人類愚蠢之冠馬英九者。
   民進黨沒有對作出落井下石之舉的政客進行任何譴責。由此引發緑營民眾對民進黨黨格的最初疑慮:“這還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士組成的有情有義的政黨嗎?”——普通民眾判斷人格或者黨格的標準,就是這樣淳朴如山石野花。
   當然,大部分緑營民眾對民進黨由不信任到失望,甚至悲憤地絕望,主要原因還是來自“謝長廷現象”的社會政治效應。
   “謝長廷現象”的核心政治人格特質可以表述如左:為了獲得執政的權力,情願背叛歷史和台灣國家理想,甚至可以隨國民黨權貴一起翻手為雲,認台灣主權之強敵中共作父;覆手為雨,出賣靈魂,向中共捧出那一顆浸泡在混濁淚水中的腐爛的心。
   “謝長廷現象”可謂無良無恥的小政客人格的最經典的表述。這種污穢的人格不相信高貴的理想,也毫無社會公義之心,而只能聽懂自私自利的政治貪慾的召喚。他們的執政貪慾中沒有任何可以感動人民或者歷史的理念,更沒有對自由台灣的忠誠,唯有政治投機的狐鼠之智。
   卑鄙醜陋的政治人格,決定了“謝長廷現象”必被萬民唾棄的命運。對於政治人物,失民心者,便失去未來。就在謝長廷自以為得意之時,緑營民眾早已對其蓋棺,並以八字定論:“利慾薰心,奸佞政客”。謝長廷雖然還活著,政治上卻是“棺中腐肉,墳下枯骨”。仍然追隨謝長廷以求一逞私利的袞袞諸公,當知其追隨的不過是政治上的活鬼而已。如不及早醒悟,必致噬臍之悔。
   蒼天不容,萬夫所指——這是“謝長廷現象”政治人格必然引發的政治社會效應。現在,民進黨卻不得不承受這種源自“謝長廷現象”的效應。究其原因,全在於自這種現象出現以來,民進黨對其放縱容忍,任其肆意妄為;民進黨的天王大佬則常喜用“民進黨是多元民主的政黨”一語,為“謝長廷現象”作正當性辯護。如此一來,“謝長廷現象”引發的“蒼天不容,萬夫所指”的社會政治效應,又豈能不反戕民進黨自身。這也可謂天道好還,報應不爽。
   問題的關鍵在於,用“民進黨是多元民主的政黨”一語為“謝長廷現象”辯護,並不能說服社會。民主社會中,對人民和國家公義負責任的政黨,必然是擁有並忠實於共同政治理念的人士的組合。其中任何成員一旦不再同意並忠誠於該黨的政治理念,無非可能出現兩種情況:此人主動退出該黨,否則,黨便根據黨紀予以除名——主動退出,表明一個正派人士對自己信念的尊重;依黨紀予以除名,表明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政黨對自己政治理念的忠誠。
   反觀“謝長廷現象”,它一方面背叛民進黨据以區別於國民黨權貴的政治理念,背棄台灣國家理想,力主自閹“台獨黨綱”,讓民進黨變成一個無種無魂的太監黨;另一方面卻又不肯由於政治理念不合自動退出,而是如冤魂厲鬼,死死纏住民進黨,一付死纏爛打的潑皮無賴架勢。在此種狀況下,民進黨卻用自己是“多元化的民主政黨”一辭,替萬夫所指的“謝長廷現象”緩頰,為其遮風擋雨,百般呵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