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藏人主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一位藏族革命家 (附录)
    —— 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
    梅.戈尔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 著
    黄潇潇 译
    香港大學出版社

   
   附录五:呈給中央常委領導同志的四封信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您好!
   
   党的十六大您当选为总书记之际,我在美国讲学,通过纽约领事 馆,曾向您致电祝贺。近期四中全会您当选为军委主席,谨向您表示衷 心祝贺!相信在以您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国家的各项工作会取得更大 成就!
   这封信里,就西藏的遗留问题,即达赖喇嘛及其在印度的「西藏流亡 政府」和数以十万计的流亡藏胞问题的妥善解决,我不揣冒昧地向中央谈 点浅见。首先,请允许我谈点个人简历。
   举国欢庆的建国55周年的「国庆」佳节刚过,我也百感交集、心潮起 伏。怀想当年,我们在藏区兴高采烈地举起了五星红旗,这是飘扬在整 个雪域高原上的第一面人民共和国国旗( 1 );不久,我按朱德总司令的回 电指示,由尚待解放的西康藏区,辗转赴刚获解放的重庆,会见了中央 西南局的邓小平、刘伯承、贺龙、王维舟等领导同志,汇报了近十年来 在拉萨等藏区的民族民主革命活动情况,包括在此期间先后以藏共组织 的名义与中共、苏共、印共联系,商谈开展革命活动的问题。随后,小 平同志即向中央汇报了相关情况( 2 ),经中央批准,从1950年起,我便担 任了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中共西藏工委会委员;昌都解放后,兼任中 共昌都分工委副书记;参加了中央与西藏和谈、签订《十七条协议》的全 过程,是历史的见证人。为嘉奖我为西藏和谈做出的努力,毛主席特亲
   
   笔签名赠送我《实践论》(3)。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的拉萨先遣部队的 5位党委会领导成员中,我是惟一的藏族委员;直到1958年,我是以中央 驻藏全权代表张经武为首的中共西藏工委会11名领导成员中惟一的藏族 委员。在共和国成立之前,由我为主要负责人的「藏族共产主义运动」各 组织、「藏族统一解放同盟(在拉萨)」、「东藏人民自治同盟(在滇西德 钦)」及「中共康藏边地工委会」,即「巴塘地下党」和「东藏民主青年同 盟」等组织的数以百计的藏族共产党员和盟员,由我带领参军参政,后成 长为省级干部的有6名( 3名西藏区党委副书记,其中2名正省级),地专级 49名,县级120名,还有大量一般干部。他们当时是西藏民族干部的骨干 力量,为西藏的解放和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但是1960年,在「左倾」错误路线的影响下,历史给我开了个大玩 笑,我曾因学运被中央政治学校附设蒙藏学校的蒋介石校长开除;后 来,在拉萨,以「藏族统一解放同盟」的名义,上书西藏噶厦政府,要 求实行各项社会民主改革,减轻人民负担,以及民族民主的救亡图存政 策;因「东藏人民自治同盟」领导的武装起义失败,而被国民党中央政府 通缉、追捕;后因「共党嫌疑」被西藏噶厦政府武装押解、从拉萨驱逐出 境的我;六十年代,竟被自家共产党的个别人诬陷,以所谓「搞藏独」的 借口,在秦城一号政治监狱,单身囚禁,从肉体到精神上被残酷折磨了 18年(4)。在狱中,我克服了各种困难,学习、钻研马克思主义理论,尤 其是哲学,并总结出了自己的「辩证法新探」的理论体系。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邓小平、陈云、胡耀邦、冯文彬等同志 的关怀下,我本人及由我负主要责任的各革命组织均得到了平反昭雪。 小平同志说:「你吃大苦头了!你的冤案完全错了!」(5)平反后一直在全 国人大工作,任第一、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五、六、七届全国 人大常委、人大民委副主任委员。其间,业余撰写了约160万字的三部哲 学专著,得到了首都理论界专家、学者的充分肯定。1998年离休后,任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哲学博士生导师,并在国内外从事学术活动。
   
   
   从我的简历中可以看出,我在解放前后,近20年在西藏等藏区做革 命活动和工作。四十年代前后,首次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论著传 播到西藏等藏区,将《国际歌》、《义勇军进行曲》(今《国歌》)、《游击队 进行曲》、《藏族统一解放同盟盟歌》等革命歌曲译成藏文,并首次在拉萨 等地建立了共产党的组织。因此,我一直关心西藏问题,也对此负有不 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今年,在美国出版了梅.戈尔斯坦教授对我的「访谈传记」,在最后 一次答问中,谈及西藏的遗留问题时,我直言不讳地简要引用了一位汉 族作家撰写的〈达赖喇嘛是西藏问题的钥匙〉一文的主要观点( 6 ),我同时 也谈及延续了三百多年的政教合一的西藏噶厦政府,按社会发展基本趋 势,政教应该分离的问题。
   「访谈传记」的有关情况,我向人大领导作了汇报和必要说明,并希 望将我的有关解决西藏遗留问题的意见反映给中央。我作为西藏最早的 共产党组织的负责人,为了对党、对人民、对历史负责,深感有必要正 式将这个问题坦诚地向中央领导作如下汇报:
   在访谈中或其他场合,我都是以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共产党人的观
   点和立场来谈的。根据党的理论和原则,根据国家宪法及自治法的实质
   精神,我的基本观点是:今天,在新中国的历史条件下,我国各族人民
   宜合不宜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大家团结起来,在严格遵循「各民
   族一律平等」为建国基石的前提下,强大的汉族老大哥应高瞻远瞩,心
   胸宽广,本着先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教言和马列主义民族平等观
   的大护小、强扶弱、多顾少的精神,应切实彻底克服旧中国历代当局对
   异族所实行的「分而治之」、「改土归流」、喧宾夺主,从而达到「以夷汉
   化」为目的的大汉族主义的反动政策,让55个兄弟民族在中央的统一领导
   下和汉族人民的真诚帮助下,都有一个自己相对聚居的家,既当家,又
   作主,改革、经营、管理本民族内部的事务,要他们站立起来,「学会用
   自己的腿走路」,这也就是要认真按照小平同志所说的「要实行真正的民 4444444
   族区域自治。」以期将各民族的民族利益和共同的国家利益相互兼顾、妥 44444
   
   善地结合起来。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好我国的民族问题,尤其 是西藏问题。我的这个观点,不论在党内或党外,国内或国外,众所周 知,是始终如一的。
   为了彻底解决好西藏等地的遗留问题和整个藏区的长期安宁、持续 发展以及汉藏等兄弟民族之间的真诚友好、亲密团结,前面提到的〈达 赖喇嘛是西藏问题的钥匙〉一文,虽然由于作者在立场和观点上的差异, 我并非一概同意其看法,但众所周知,千百年来,藏传佛教深深地渗透 并体现在整个藏族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尤其是在精神领域,这是不以 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基本的客观事实。视若无睹或轻视、忽视这一根 深蒂固、影响深远的传统的民族文化特点的任何议论和主张,都是脱离 现实的「左倾」机会主义的主观盲动论,是对现实和历史不负责任、不计 后果的表现。这种既违背原则又脱离实际的错误言行,正如党的有关决 议和小平同志所说,在过去尤其是在十年浩劫的「文革」期间,给中国的 革命和建设造成过前所未有的极大失误,使党的声誉受到严重损伤,甚 至使国家濒临崩溃的边缘。所以任何见解应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这 是基本的经验教训和总结。看问题要看其实质,说话要说在点子上。这 位汉族作家从方方面面合乎情理地分析论证了其主题,即世代相传、不 可替代的达赖喇嘛的制度性地位及其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在广大藏人心 目中的神圣崇高和不容亵渎,因而男女老少至今如此虔诚信仰、狂热崇 拜、雪域藏民的内心必然所向的真正原因,以及建议西藏问题应在达赖 喇嘛在世时求得解决、不能拖延以免产生严重后果等方面的重要意见, 是应该引起我们足够重视的。
   人们认为,尽管目前在残余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路线影响下, 它在社会上尤其是某些藏区还是敏感的、谨小慎微、得过且过、明哲保 身、生怕惹事生非的人们所回避和不敢问津的,但它被有思想的知情者 公认为是当今西藏,也包括其他所有藏区的社会生活中存在的共同性问 题的症结之所在,是不能拖延的,更不能置之不理。人贵有自知之明, 只要对国内外局势冷静全面、从长远的战略上理智地思考,任何将问题
   
   
   拖至十四世达赖喇嘛寿终正寝的想法不仅是天真幼稚的,而且是不明 智,尤其是非常失策的,对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不但无济于事,而且 会引起适得其反的严重后果。以台湾的现实为例,是前车之鉴,如能在 蒋经国的国民党执政期间得以解决,就不会有今天陈水扁的民进党台独 势力的如此麻烦。我们应认真反省深思,引以为戒。
   关于西藏问题,小平同志早已明确地对应邀来访的达赖喇嘛的二哥 嘉乐顿珠先生说过:「除独立外,什么都可以谈。」胡耀邦总书记根据党
   4444 444444
   的彻底否定「左倾」错误路线的有关决议和小平同志的指示精神,首先对 一个关键性历史问题也明确而果断地说过:「五九年的拉萨事件,我们把 它忘了,大家向前看,不再提了。」根据小平同志等所谈的这条重要原 则,历代中央领导都基本上按此精神,指令有关部门直接间接地与达赖 喇嘛方面的代表人士接触和商谈。但至今却无任何进展,其重要原因是 对客观实际认识上的问题和实践上的指导思想问题。
   在此,有必要指出,历史的经验教训非常重要。五十年代藏区民主 改革时,对同一个藏族,实行两个政策:即西藏自治区暂不改,十个藏 族自治州和两个藏族自治县的东藏地区要改,且要强力来改。结果东藏 各地因改革而先后都打起来了,继之西藏也燃起战火,所谓「四水六岗集 团」的数千名「卫教军」与解放军武装对抗( 7 ),导致1959年3月,出现了拉 萨的大乱子,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噶厦政府及其官员,以及数以十万 计的各地藏人,纷纷流亡国外。这便是今天西藏的遗留问题的由来,也 是被国际化了的所谓的「西藏问题」,同时也是「分而治之」的所谓的「治 藏方针」上的重大失误,这是历史的惨痛教训(8)。西藏和其他分属邻省 的东藏是有所区别,但其社会根基及其形态和基本情况是同一的、也是 一致的,因此,在重大政策措施上不能有两样,否则要铸成大错。过去 是如此,今后也是如此。生活在雪域青、康、藏高原上的藏民族,乃是 具有同一语言文字、紧密相连的地理环境、风俗习惯、经济形态,尤其 是共同宗教信仰等千百年来延续而成的,具有共同心理素质和悠久的传 统文化的民族。而这一点,正是首先是否和能否了解整个藏区的真实情
   
   
   况及其所谓的「治藏方针」是否正确的基本前提和根本问题。质言之,是 否是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来认识和对待整个藏族和藏区的问题的关键所在。 八十年代初,中央领导邓小平、胡耀邦、李先念、习仲勋、乌兰夫 等对从国外达赖喇嘛派来的藏胞代表团谈话时,承认西藏工作也有很大 错误。胡耀邦总书记和万里副总理到西藏视察工作时,也公开承认:「西 藏工作也有严重失误,我们一定要改正。」之后,中央公布了著名的西藏 「 31号文件」和新疆「 46号文件」,对民族工作提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马克 思主义的重要观点和政策。「 31号文件」的中心是有关实行真正的民族自 治、自主权,把自治权交给西藏等自治区。当官的汉族干部太多了,应 该大大减少,让西藏人自己既当家、又作主。今后,中央发布的文件, 在民族地区不能一刀切,不能照搬,不适合西藏等民族地区的,经请示 报告后,可以不执行或变通、修改后执行。「 46号文件」更明确提出了 今后中央只抓三权,即国防、外交和部分否决权,其余都交给新疆、西 藏、内蒙等自治区。汉族干部在新疆、西藏等民族地区,当「参谋」和 「顾问」。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对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等 也曾多次这样谈过:进藏的汉族干部是「参谋」,是「顾问」,一定要学习 藏语文。汉族干部要尊重民族干部,外来干部要尊重本地干部。这是搞 好民族干部与汉族干部之间、本地干部与外来干部之间关系的极其重要 的准则,也是做好民族工作等根本性的原则问题 、、、、、、 遗憾的是,这一利 党、利国、利民的光辉的31号及46号文件,后因诸多原因,未被落实, 但它对少数民族尤其是民族干部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并留下了深刻的印 象。达赖喇嘛也曾致电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表示祝贺,这是达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