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藏人主张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最近,我们惊奇地发现嘉乐顿珠先生(Mr. Gyalo Thondup)和石文安女士(Dr. Anne F. Thurston) 在共同撰写出版的《噶伦堡的面条商人》(The 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一书中公然否定了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师的真相(注1)。
   
   作为《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一书的作者,我们深信嘉乐顿珠先生和石文安女士依据未经考证的资料替中共澄清罪责是极其不严肃的,同时也是徒劳的。尤其是嘉乐顿珠先生,作为十四世达赖喇嘛的二哥及十四世达赖喇嘛非正式的特别使者,出面企图洗刷中共罪行,此举让人不可思议。嘉乐顿珠先生这样做,不仅背叛了自由西藏运动精神,严重伤害了为自由西藏事业献出生命的自由战士们,更对不起引领当代西藏佛教复兴运动、西藏文化复兴运动、西藏复国运动的十世班禅大师,也从纯粹意义上颠倒了藏传佛教主张的因果论。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近六十五年來,中共在西藏犯下了无数的反人類罪行。迄今为止,中共仍然在想方设法掩盖事实真相。
   
   第二,对近年发生的震惊世界的一百四十多起藏人自焚抗议事件,中共一直在竭力地丑化和诬蔑。中共一方面在藏区实施疯狂镇压藏人的政策,不断骚扰自焚抗议者家属;另一方面,全面发动中共宣传机器,抵消藏人自焚事件在中国乃至全球的影响。
   
   第三,中共采取双管齐下的策略,一方面,秘密接待嘉乐顿珠先生讨论达赖喇嘛回藏的可行性,包括归还布达拉宫,在北京和五台山分别设立宫殿,建设达赖喇嘛出生地,甚至谈及恢复达赖喇嘛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职务等;另一方面,中共宣传机构公开辱骂十四世达赖喇嘛是“民族分裂分子”,严厉谴责达赖喇嘛自行决定转世灵童的主张。
   
   第四,《杀佛》一书不仅是1989年至今藏、汉合作研究十世班禅大师圆寂原因的权威著作,而且是通过对中共高层人士和很多藏人当事人的言论以及相关资料相互印证、仔细推敲而产生的结晶。作为作者,我们认为嘉乐顿珠先生在自传中强调“班禅喇嘛是个身材高、体型胖的人。体重接近二百五十磅(注2)。他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他一直工作很劳累”是十世班禅大师圆寂的原因,与中共对外宣传的言论如出一辙,所以,我们强烈质疑他的动机并郑重反驳。嘉乐顿珠先生的这一说法,完全是按照共产党宣传机构的说辞,来认定十世班禅大师不是被共产党谋杀的。嘉乐顿珠先生,作为一名藏人,你怎么能相信共产党的谎言宣传,并用这个谎言证明十世班禅大师不是被谋杀的!这是用撒谎者撒的谎来证明撒谎者没有撒谎——何其荒唐!
   
   最后,如同嘉乐顿珠先生说只向高于自己的人磕头(注3),我们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用共产党宣传机构的言论伤害自由西藏运动以及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我们也绝不允许被中共统战的政客为一己私利而掩盖西藏遭受苦难的血泪史。我们郑重要求嘉乐顿珠先生和石文安女士尽快出面澄清,就书中对十世班禅大师圆寂原因的不当描述公开道歉,并向十世班禅大师的英灵谢罪,向为自由西藏而自焚的藏人的灵魂谢罪,向在中共暴政迫害下死去的一百二十万藏人的灵魂谢罪。如有异议,我们乐意接受公开辩论,让世界来检验。
   
   袁红冰
   (Hong Bing Yuan 中国流亡学者。原北京大学法律系诉讼法教研室负责人,现任台湾开南大学法律学系讲座教授)
   
   安乐业
   (Namloyak Dhungser 藏汉双语诗人,独立藏学研究者)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
   注1:《噶伦堡的面条商人》(The 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即嘉乐顿珠(Gyalo Thondup)的英文回忆录,由嘉乐顿珠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 SAIS)研究中国问题的石文安博士(Dr. Anne F. Thurston)共同撰写。在书中,他认为班禅喇嘛的死因不是毒杀。因为“班禅喇嘛是个身材高、体型胖的人。体重接近二百五十磅。”“他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并且他一直工作很劳累”,还说“他不是个健康的人。我不相信他被毒杀的谣言。我认为阎明复、温家宝和医生们为了拯救他的生命竭尽了所能。”(《噶伦堡的面条商人》第280页、第281页)
   
   注2:二百五十磅约等于一百一十三点四公斤。
   
   注3:2002年,嘉乐顿珠到日喀则参观历代班禅喇嘛驻锡地扎什伦布寺。在五世至十世班禅喇嘛的灵塔前,陪同的中共统战官员好奇为什么其他来参观的人都向灵塔叩头,而他不叩头。嘉乐顿珠回答说:我只向高于我的人叩头。十世班禅喇嘛活着时,我对他没有特别的敬重,所以也没什么理由在他死后向他叩头。(《噶伦堡的面条商人》第292页)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噶伦堡的面条商人》第280页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噶伦堡的面条商人》第281页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506220653172.doc
   
   《噶伦堡的面条商人》第292页
   
   

此文于2015年06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