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藏人主张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伍凡評中共經濟重大危機
·伍凡評川習會
·川普的中国政策与基辛格
·美国人讨论中国社会的断层线
金色革命
· 喇嘛接连自焚学者吁关注
·西藏殉道抗议令人担忧
·金色革命从东藏点燃
·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绝望已极
·让我们见证绛红袈裟上腾起的火焰
·藏胞自焚乃中共罪孽
·悼念自焚藏胞,谴责中共暴政
·我们对西藏局势的声明和呼吁
·燃身奉起自由的今天
·西藏昌都大楼被炸疑点重重!
·达赖喇嘛对藏僧殉道表态
·西藏民选总理访问美国
·西藏问题说到底是共产党搞出来的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藏美互动—美国呼吁中共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万名藏人抗议中国西藏高压政策
·中国政府的镇压导致藏人的自焚
·只許自由不許獨立、、.暨語言問題
·美国务卿关注西藏和陈光诚
·噶玛巴呼吁“北京承担起对西藏的责任”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追求自由意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格尔登寺主持将自焚归咎于中国当局
·燃身抗议从西藏延伸到北京
·他们在诉说什么?
·格尔登仁波切向汉藏介绍西藏现状
·尼姑自焚视频场面震惊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无德无以成大国-专访洛桑森格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西藏不相信眼泪
·阿坝自焚事件的背景
·澳洲各地藏人在中共使馆前举行集会纪念世界人权日
·短评“汉藏学生打群架事件”
·谨献给西藏佛国自焚的圣僧
·藏人焚身迎得一名中国人的同情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
·境内藏人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6/2015
   据《西藏快报》(藏文)报道,2015年5月20日,西藏东部甘孜州道孚县又一位藏人丹增嘉措(Tenzin Gyaltso)以焚身(自焚)方式抗议中共政府正在动用军警该地实施的恐怖骚扰。这是2015年以来的第四起焚身抗议事件,令人难过而无能为力。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9年起至今,西藏境内外共发生了146起焚身抗议中共的事件,其中,境内发生139起和境外发生7起,122人已逝世。118人系境内,4人来自境外。年龄最大的焚身抗议者64岁,最小15岁。毋庸置疑,西藏自由运动已经步入了一种无法控制和难以预测的人人运动状态,幸亏还没有变成一颗颗人肉炸弹,这是一种不幸中的万幸,但是,谁敢保证将来不会发生呢?
   
   
   
   笔者遇到过很多中国朋友,他(她)们很想知道藏人敢于点燃自己的勇气来自何处?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她)们的理念?这个问题,应该说除了中国人,也许全世界人都想知道的一个具有震撼性的话题,又是一种人人想玩味而玩不起的诱惑,比如,藏人的焚身抗议人数已经达到了当代世界之最,全球第一,但是,仍然没有引起世界各国足够的重视和没有采取制止的行动,但是,藏人不仅敢于点燃自己,却义无反顾地敢于生命奉献给自己的诉求,显示出常人无法想象的勇气和一种不屈的精神,如此强悍无比的精神来自哪里?又有什么历史渊源?笔者认为从以下三个方面去探讨,也许将会找到接近事实的答案。
   
   
   
   一、从英雄情结中寻找精神
   
   
   
   正如英国散文家和历史学家托马斯.卡尔莱(Thomas Carlyle,1795--1881)认为,“英雄崇拜在人类中现在存在,曾经存在,也永远存在。”
   
   
   
   藏人在一系列焚身抗议中展示了英雄人物系列,从男人到女人;从牧民到农民;又从僧人到尼姑,学生,商人,打工者,无业人员。具有一种超越“英雄概念”的、比英雄还英雄的勇气,因为,英雄为个别人的英勇和魄力的尊称,但是,当一个社会或群体把整体向往和尊严奉为行动的时候,这个社会或群体已经跨越了人类社会形成的极为稀少的英雄概念,也就是个体英雄的概念延伸到群体英雄的超越之上,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将不得不重新定义“英雄”一词。这岂不是英雄人格塑造英雄国格的典型突破吗?
   
   
   藏人是如何看待英雄?历史而言,藏人非常崇尚英雄,现今在藏人风俗习惯中常见的众多山神,甚至护法都是远古藏人英雄的再现,也就是藏人把对部落或抑强扶弱有贡献的人物被奉为山神来纪念和崇拜。这个现象有两大功能,一方面,对英雄的肯定和知恩图报,并被英雄升华为神的高度,如此凸现出英雄不仅在世时能够保护部落或人民,即使不在世时也同样能够保护部落和人民的意境;另一方面,对后人起着鼓励的作用,很多想成为英雄的人们树立了榜样,因此,英雄在藏人的生活中占据重要的地位。
   
   
   
   (一)英雄史诗与藏人
   
   
   
   现实生活中老人给小孩讲故事的内容,几乎全部与英雄有关,因此,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出自藏人。这是一部集体创作出来的系列叙事诗,并流行在广大藏区,东亚和中亚等地,是世界上目前尚被传唱的最后一部史诗,“目前在西藏、蒙古和土族中间尚有140位演唱艺人在说唱这部史诗。 格萨尔王传已经存在有一千多年,长达60万诗行,相当于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3部长,《罗摩衍那》15部,是世界最长的史诗。讲述传说中的岭国国王格萨尔的故事,对藏传佛教影响很大。”[1](注1)
   
   
   
   这部英雄史诗讲述,一名穷困潦倒的男孩通过赛马夺王,并逐步抑强扶弱方面采取的一系列战争的胜利以及征服众多国家为主线,描述征服每一个国家的故事,因此,达到了人人喜欢,也人人爱唱的高度,一代接一代地流传到至今,所以,不仅强烈地影响了藏人,也藏人接受了抑强扶弱为最佳行为的理念。同时,藏人把英雄视为一把无主的宝座,人人有份,使人人可以争取的对象。
   
   
   
   《格萨尔王传》形成于大约西藏处于群雄割据时代,因此,这部史诗进一步强调统一的重要性和从善除恶的必要性,与现实西藏的处境没有多少区别。格萨尔王对藏人的启示非同小可,尤其是藏人的现实处境决定了仰慕英雄,英雄引领大众的渴望。俗话说“英雄不谦卑”,意即需要堂皇的人格、为理想成真而敢于冒险的精神,以及付诸行动的决心。毋庸置疑,对西藏而言,已经出现了为自由,甚至复国献出生命的系列英雄。
   
   
   
   (二)吐蕃赞普精神与藏人
   
   
   
   吐蕃赞普(天子)历史在藏史上占居主导地位,而且,具有深厚地影响藏人精神的制度文化现象之一。吐蕃赞普依靠什么样的制度文化延续了长达1748年之中的统治呢?据著名藏学家扎加(学懂)先生的分析,主要依靠国家观念,疆域观念,世俗观念,崇尚英雄,政教分离等措施。
   
   
   
   1)国家观念
   
   
   
   如前所说,《唐蕃会盟碑》之藏文中明确告诉大家,“圣神赞普鹘提悉补野自天地浑成入主人间,为大蕃之首领。于雪山高耸之中央,大河奔流之源头,高国洁地,以天神而为人主,伟烈丰功,建万世不拔之基业焉。”由此可见,现今中共把“藏区”说成“大西藏”是属于一种强加行为,并非历史本身。
   
   
   
   何谓“大蕃”?依据藏史,意即“大吐蕃”,具有双重含义。势力和领土的综合,并非仅仅指领土意义上的“大”字,因为,吐蕃帝国称雄中亚的势力和疆域决定了“大蕃地位”;又什么是“高国”?吐蕃帝国地处雪域高原,又叫“世界屋脊”,平均海拔高达4,000~5,000米,现今科学界按着“地球半块结构学说”角度证明世界上地壳最厚的大陆。
   
   
   
   2)疆域观念
   
   
   
   又《唐蕃会盟碑》中记载,“…… 今蕃汉二国所守见管本界,以东悉为大唐国疆,已西尽是大蕃境土,彼此不为寇敌,不举兵革,不相侵谋。… … ” 从而大家清晰地看到,当时藏汉双方彼此称呼为“大蕃”和“大唐”,而且,互相疆域之间有明确的划分和互不侵犯的承诺。
   
   
   
   3)世俗观念
   
   
   
   按吐蕃的军纪为例,有一整套军功奖励。 “归纳起来有:军功授田,军功告身制(依照军功大小顺次授予铁,铜,银,金,玉告身),军户甲门制(为国战殁悬甲于门,以示光荣),赏赐虎皮马垫,厚礼荣葬;懦弱败阵的,把狐尾挂在头上,作为耻辱的标记,为社会所唾弃。”[2](注2)
   
   
   
   4)崇尚英雄
   
   
   
   崇尚英雄部分以上有专论,这里不再重述。
   
   
   
   5)政教分离
   
   
   
   虽然吐蕃前后引进袄教“二元论”对“世续苯教”文化的冲击和整合,第2是引进以大乘显密佛教为主体的印度文化对吐蕃“雍仲苯教文化”的冲击和整合。这2次大文化的影响中,西藏传统文化以柔克钢的肚量不仅吸收了2者,并丰富了自己的哲学系统。但是,除了咒师和巫师等主持宗教誓师等活动之外,宗教人员始终不许参与政治,只是扮演着丰富和指导精神领域的引导者角色。
   
   
   
   由于以上原因,藏人普遍“崇尚英雄”的古老习俗,又经过千年的佛法传承基本上“崇尚英雄”被“崇尚喇嘛(活佛)”所取代,但是,近六十年中共政府对藏人的统治淡化了“崇尚喇嘛”,尤其是“班禅灵童争夺战”开始,强烈地动摇了藏人的信念,而且,历经镇压和反镇压的严酷现实,自然就藏人心目中激活了潜在的“崇尚英雄”精神。简而言之,学术界把这个精神称之为“吐蕃赞普精神文化”,其特点现今体现在“非暴力”和“不合作”统一为行为准则的一种抗议形式。
   
   
   
   二、从内向型性格中寻找精神
   
   
   
   从心理学角度看,现今藏人基本上属于内向型性格的一个群体,主要体现在藏人注重精神领域,不太在意外在因素,因此,回过头去寻找藏人的内向型性格形成的过程时,与佛教的引进有一定的关系,所以,需要从佛学的核心价值观去考察这个现象。
   
   
   
   (一)身归虚无又灵魂不灭
   
   
   
   佛家曰:“诸行无常, 诸漏皆苦, 诸法无我,涅盘寂静”。虽然大乘和小乘佛教对这四句话有不同的解释,又是宗教色彩浓厚而不易理解,但是,按着现在的话来讲,第一句话指一切在变化之中;第二句话指苦乐在交替中前进;第三句话指一切事物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独立性;最后一句话的归宿为涅磐,即虚无中沉没。当然,西藏是大乘佛教的继承者,主张“涅磐无际”,即身归虚无又灵魂不灭。
   
   
   
   “涅磐无际”又要从“无我”观中探讨。此乃至少现今为止人类所找到的阐释为何要大家和睦相处的最具说服力的哲学理论之一,其意义在于对解救人类精神危机有望能够提供解围的途径。同时,苯教和佛教共同奉行的“灵魂不灭”又给人们带来了再生的希望,藏人对此深信不疑。对藏人来讲,“生,即走向死亡的第一步;死,又是将要诞生的开始。”
   
   
   
   至于“无我”而言,简单地讲所谓的“我”只是依赖于人体的一种精神现象,“人体”又是依赖于各个组成部分的灰尘结构。西藏哲学虽然不主张绝对意义上的“我”,又不否定相对意义上的“我”,其理由在于应用解剖思路去在人的身上找不到绝对意义上的“我”,也找不到精神和物性两方面独立存在或独立完成的任何事情,比如,从两性结合生产“人种”开始,人和衣食住行的关系,人和知识的关系,人和事业的关系,人和自然的关系等等没有一个不是相互依赖或互动中形成的,尤其是现今全球经济一体化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因此,佛家的“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的道理也就此。
   
   
   反观西藏哲学,“万物有灵,众生为母,慈悲为怀”的理念,其实“无我”境界的相处艺术。既然万事万物在依赖或互动中延续和发展,“平等”或“敬人敬物”意识起着互动的桥梁作用。因此,世人亲眼目睹了焚身抗议中除了自己,不危害他人生命的壮举。可以说这种理念的最高境界。
   
   
   
   (二)憎恨的大地上播种“爱”的种子
   
   
   
   纵观藏人的处境,“艰辛”两个字编织着整个生活过程和寻求生存的每一块小步,甚至佩着枪林弹雨中走过一段自由在落日后的漫漫长夜,但是,“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眼里的太阳是紫色的又是红色的 … … 世界就在你的掌上”[3] (注3)就支撑着藏人的野心或自信,因为以自残的方式,他(她)们虔诚地实践“爱”在“憎恨”的大地上播种,无论收成如何? 他(她)们有勇气敢于面对现实,敢于面对死亡,敢于面对一切。也许世界屋脊恶劣的气候和被随时夺命的环境把钢丝式的性格特征烙印了他(她)们的内心深处,还有坚强的信念为后盾。
   
   
   
   如果说西藏当代母语文学之父端智嘉前辈笔下的诗作《青春的瀑布》开启了藏人关闭依旧的灵感之门,那么,醒世之作《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赞普精神文化复兴之道》作者扎加(学懂/学东)先生开创的“新学派”展示了藏人通向自由的更新之路,又敲响了藏人灵魂深处沉睡千年的赞普精神行为之钟。虽然表面上西藏的零八和平革命失败而告一段落,但是,囚禁千年的赞普(布)精神在血管中开始起步。真如为《骚动的喜马拉》一书而囚禁十二年的西藏作家卓玛加先生预言不如说对零八革命写成了预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